返回

天域三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章:夜袭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宇回到如家客栈,雅倩早已经离开,木雪在房内发呆,看到小宇回来急忙站起身走上前问道:怎么样了,和清灵姐姐商量好了么?今晚真的要动手么?小宇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点头说道:恩,今晚她会来接你,雅倩哪里怎么样了?你说通她帮你了么?她很重要,黑螟虫不可能寄居在冯彪体内太久,等吞噬完冯彪的精元,就会离开寄主,陷入沉睡,要等到下次变异才可使用,灵脉的入口有封印,你们去后一定要小心行事,万万不可暴漏,剧冯彪的情报透漏,我见到的神秘人至今都没有出现,可是唐门的高手带着另一批神秘人进入了灵脉内部,我们要做的就是引出那些人,然后让帝国解决,毕竟这里可是欧阳王的地盘,木雪神情紧张,转身走到窗前,略带忧伤的可爱小脸,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胸前,开口说道:希望这次安然无事,雅倩和我本就情同姐妹,我开始也是试探试探她,现在看来我完全多虑了,她答应会帮我得!小宇点点头,事情现在往着预定的方向发展,只要今晚成功,那么之后的一切事情就好办了,小宇在纳戒中取出白青灵给他的木盒,里面放着满满的阵符,在房间内简单的布置起来,木雪站在一旁想要帮忙,却不知道怎么做,愣愣的看着小宇在房间内忙活着,小宇做了简单的封闭阵法,拿出极品灵石和一些药瓶,又拿出一个通体黑色的炉鼎,将小药瓶挨个打开,倒出里面五颜六色的粉末,把粉末用灵气包裹送进炉鼎内,掐指刻印打入炉鼎内,里面的粉末开始旋转起来,又在呐戒中拿出一块血色石头扔进炉内,炉鼎内温度瞬间升高,药粉在旋转中合为一起,形成一颗大大的药丸,小宇咬破指尖逼出一滴精血,甩手扔进炉内,炉内温度再次升高,药丸在疯狂的旋转起来,紧接着又拿出一些木盒,一些丹药灵材统统一股脑的扔进炉内,拿出三张符纸,按在炉鼎上方,掐诀打出很多奇怪的阵型,阵型每一次撞到炉鼎,空间都有一点波动,大约一刻钟左右,三张符纸已化为灰烬,小宇从静坐中醒来,注视着炉鼎的情况,炉鼎内满是紫色的液体,拿出极品灵石扔进液体中,极品灵石包含浓重的灵源,进入液体中开始迅速融化,紫色的液体慢慢变得清澈,等到液体完全变成青色后,小宇停止了放入灵石,拿出一支笔,笔身成暗黑色不知道什么质地,笔的尾部有一颗骷髅,骷髅空洞的眼睛内泛起悠悠的绿色火焰,笔杆上盘着一条青龙张着大嘴咬着笔头,两侧的龙须无风自动,青龙的双眼也泛起绿油油的亮光,足有一尺长的怪异毛笔,小宇拿着笔沾了一些鼎内的液体,在放好的符阵背面开始画起,木雪站在一旁,不知怎么对这支笔感到恐惧,没有灵力从这支笔上发出,就是简单的看着,内心却不时的紧张起来,小宇慢悠悠的书写,看上去行云流水,就像在简单的书写作画,抬头看看了有些紧张的木雪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害怕这支笔,不用担心,这支笔叫炼狱苍龙,本身就是剧毒无比,内有炼狱之气,再配合我所炼制的毒液,以阵符启发,现在毒液内有我一丝精血,到时我可以控制毒气弥漫,今晚我去天通府就是把这些阵符安放在府内,这支笔来历很大,是上古之物,所以你会感觉到紧张和恐惧。别太注意这支笔就行,你越是关注笔,小心被他给控制了心神,来看我刻符,等事情稳定了,我在给你留下一些符咒的典籍,到时就算功力平庸,如果能在符阵上有所成就,也是很强的, 木雪将目光转移到小宇的脸上,微微一笑,走上前认真的观看起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宇长长舒了一口气,:搞定!这些足够了,炉鼎内毒液得收起来,这可是我全部的毒粉啊,不过以后也方便了,想毒害谁直接抹一点就就够他受了。木雪在一旁,皱着眉头,小宇收起炉鼎和符纸,又把房间的禁制解除,走到木雪身边,从呐戒中拿出一把雨伞,木雪傻傻的笑了一下,疑惑的开口说道:小宇哥哥,你这戒指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百宝箱啊!全部都是我没见过没听过的法宝,丹药,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把伞又有什么特殊之处么?小宇微微一愣,随即打开雨伞,伞面是一层金丝绸缎,上面有青龙,火凤两只神兽在伞面上游荡,内有云朵日月,转动伞杆,内部的景色就像活着的一样,全部动了起来,木雪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盯着扇面的青龙和火凤,两只神兽在内部来回游走,惊讶的问道:这小宇哥哥这把伞!好神奇啊!小宇停止转动伞杆,收起伞递给了木雪,木雪惊讶的说道:我不能要了,这感觉太贵重了,我有冯彪的戒指就可以了!小宇又拿出一本秘籍,开口说道:收下吧,我没真正送过你礼物,这把伞名叫混元伞,这本秘籍是混元一气决,可以配合使用,你先收好,等你进入冯家我在教你诀窍和法门,我是一个男孩子不适合修炼这等阴柔的功法,雅倩的功法我已经给她了,哦!记得在危险的时候服用那颗御神丹,它的主要功效是增加寿命,因为内涵灵气较大,所以会让你瞬间提升等级,到时你在用这把伞逃离,清灵也有自己的保命法宝,不比我的少,到时如果有突发事件最起码你可以保命!赶紧拿着吧,放我这也没用,你能带着它我还放心点!只要不是太厉害的角色,不会有事的!木雪愣愣的接过伞,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感激小宇,眼圈微红,低着头抚摸着伞面,轻咬的嘴唇,刚要开口,门外传来敲门声,急忙把伞收进自己的呐戒,小宇转身喊了一句:来了!走过去把门打开,两个人站在门口,全部都是一身风衣头戴斗笠,小宇侧身让两人走进屋内,关好门,小宇说道:怎么样,地图已经找到了么?一人摘下斗笠,朗声的说:明宇兄的事,我怎么敢耽误。从呐戒中拿出一幅卷纸,递给了小宇,小宇接过卷纸,摊开观看了一下,微笑着说道:真不愧是慕容家,龙兄我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来请坐。两人坐下开始研究起来。另外一人也摘下斗笠,看到还愣愣站着的木雪,眉头微皱的走到木雪身旁,木雪有点紧张的看着走过来的女孩,可爱清纯小姑娘,上下打量着木雪的身体,走到近前突然双手捧住木雪的小脸,木雪紧张的向后退了退,慕容龙辉抬头看到妹妹不尊敬的举动,轻声训斥道:妹妹,你怎么能对木姑娘这么无礼!莫容蓦然怔了怔衣衫,微笑的说道:木雪姐姐,我是慕容末然,我们第一次见面,听小宇哥哥说你带着面具,能不能摘下来让我看看啊?我想知道小宇哥哥处心积虑要帮助的人,到底怎么把小宇哥哥迷的神魂颠倒!小宇拿着茶杯刚要递给慕容龙辉,手上一抖差点把茶杯捏碎,慕容龙辉快速的接过茶杯,向晓宇递来歉意的眼神,小宇转过头装作生气的说道:末然妹妹,你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用好么?什么处心积虑,什么神魂颠倒啊,木雪你别听她瞎说,这位是慕容家的小公主,是慕容龙辉的亲妹妹,慕容末然吐着小舌头,对着小宇做了个鬼脸,转头笑眯眯的看着木雪,木雪对着慕容龙辉侧身行礼,手慢慢的放在脸上摘掉了面具,当真实容颜呈现在慕容末然面前的时候,末然瞪着明亮的大眼睛,欢喜的开口道:哇塞!木雪姐姐你好美啊,怪不得小宇哥哥这么拼命,原来是英雄救美,然后木雪姐姐无以回报,就以身相许,哇好浪漫啊!噗!小宇低头喷出嘴中的茶水,呛的一阵咳嗽,慕容龙辉则哈哈大笑起来,伸手递给小宇一块手帕,转头看向小妹伸出大拇指。木雪羞红了小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内心也曾想过要怎么报答小宇,可是这被别人说出来就害羞的向找个地缝钻进去,慕容末然盯着木雪的胸前看了看,又看了看自己的,木雪依靠在窗边,有点胆怯的也开始注视着眼前的小美女,末然虽然比自己小,可是已经是个美人胎子了,那份可爱天真的小脸,吹弹可破的肌肤,酒红色的长发侧面还梳一个小辫,大大的眼睛旁还有一颗美人痣,让人看到会不自觉的注视到那双美丽的眼睛,那俏皮的神色木雪轻声恩了一下,末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抹上了自己的胸部,还轻捏了一下,吓得木雪紧了紧身体,脸色更红了,末然生气的开口说道:哼!为什么我的这么小,怪不得,白青灵的就够大了,现在木雪姐姐的也这么大,原来小宇哥哥喜欢胸大的女孩!完了我没希望了。慕容龙辉再次笑场,完全没心思和小宇商讨事情,小宇则尴尬的看向木雪,一脸的无奈,木雪捂嘴轻轻笑了起来,上前拉过末然两人坐在床上,木雪则趴在末然的耳边轻声嘀咕起来,小宇对着还在笑的慕容龙辉说道:龙兄,你这妹妹得管管了,这以后怎么嫁人啊?哎摇了摇把心思又放在天通府的地图上,慕容龙辉摇了摇头说:没救了,这丫头我父亲都说不听,能不能嫁人我管不了,别惹出大麻烦我就烧高香了!房间中的气氛被末然带动了起来,木雪和末然在旁边轻声嘀咕着有说有笑,小宇与龙辉也商讨今晚的事宜,夜晚慢慢临近子时。

    慕容兄妹起身返回住处准备,小宇和木雪也穿上风衣带上斗笠从客栈的后门走出。客栈的小巷内,白青灵隐藏在黑暗中,拿出手链轻轻摇晃了一下,小宇和木雪也刚刚走出后门的小巷,小宇感觉戒指内一阵波动,拿出手链也摇晃了一下,转头对着木雪轻声说道:此行一定要小心!清灵就在街尾的小巷中,记得千万不要过多逗留,冯家的人会在第一时间前往,然后你们就撤离,知道么?木雪点点头,一下扑到小宇的怀中,温柔的开口说:你也要小心,千万不要受伤,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有清灵姐在不会有事的!你放心!抬头不舍的看着小宇,起身向街尾走去。

    小宇看着离去的木雪,叹了口气摇摇头:我这是又留下情债了!下次得注意了,要有美女就躲着点!哎都怪我太帅了。转身嬉笑的向城内走去!

    木雪走到街尾,看着路上还有一些行人,侧眼看到从旁边小巷中走出一位和自己一样带着斗笠的人,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向城外走去,后面的人很快就跟了上来,两人一起出了城,快速的向小树林方向前进,刚进小树林,白青灵一把拉起身边的木雪,踏空飞起,急速的朝着林家堡方向窜去,

    林家堡旧址,整个城池已经不像被灭门时的惨状,已经收拾成平地,一些完好的建筑物还在使用,还有一些空地上搭建起帐篷,都是一些小家族小门派在这里居住,等待幽冥域的开启,两人没有停留,直奔林家祖宅,祖宅内没有任何人居住,不过附近有些小阵法,在白青灵的眼里形同虚设,只是耽搁了一会,两人就潜入到内部进入后花园,木雪带着白青灵走到一处假山前,从戒指中拿出一枚精致的发钗,插进了假山的小孔,轻轻一按,假山旁的一面石壁从中分开,形成了一个向下的通道,两人看了看四周,谨慎的向通道中走去,当两人进去之后,木雪又在墙上按动了一下石雕的眼睛,甬道的门渐渐关闭,白青灵在呐戒中拿出一盏灵石灯,两人悄悄的向内走去,转过几条密道,进入了地下的一间石室,木雪走到石台前,从呐戒中拿出一块灵石 镶嵌进石台的凹槽内,整个石室亮了起来,白青灵收起灯,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慢慢走到一个壁画前,闭上眼睛双手掐指,在空中虚化结印,脚下亮起一个阵法图案,太极图,一只手轻轻按向墙壁。木雪想起小时候偷偷跑来这里哭的场景,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偷偷的跑进来,在这里习武练功,还记得父亲教自己识字画画,经常在石台上睡觉,拂过桌面已经满是灰尘,泪水顺着脸颊慢慢的滑落,环顾四周,每样东西都能勾起曾经的回忆。再也回不到从前,家族只有她一个人还在,看着林家唯一保存下来的东西,很快也会毁灭,捂着嘴让自己不要发出一丝声音,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身体也不自主的抽搐起来。白青灵收起双手,开口说道:就在这下面,我能感觉到下面强大的封印,但是入口显然已经有人在把守了。我们想要捣毁,只能从这里开始了,那这里也会随之毁掉!你决定吧?木雪轻声咯咽着,努力的平复下情绪,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白青灵点了点头,从呐戒中拿出小宇给他的雷珠和震符还有一些磷份,白青灵清珉了一下嘴唇,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木雪,看到木雪已经开始准备了,也在呐戒中拿出一些东西也开始在周围布置起阵法来。

    灵脉内。空洞的石洞内部,向下百米延伸,一些黑衣人盯着洞内的灵脉,里面一些赤膀大汉,用法器向灵脉上冲击劈砍,木雪所在的石室就在正上方,几位黑衣人,监督着这些大汉的工作,石洞的边缘处一个凉亭内,坐着4人再吃酒,这tm什么鬼地方,连个好点的房子都没有,要在这凉亭中度日,妈的什么时候能打开内部封印啊,照这么刨下去,猴年马月能是个头啊,就是就是!那群人在冯家好吃好喝,咱们却在这受罪,哎好久没玩女人了,听说城中醉仙楼来了几位西域蛇女,等换了班劳资玩他个10天10夜,一位青年随口说道:够了,走漏了风声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安心等着吧!另外一人没有说话,蒙着面也不吃东西,静静的坐在旁边!青年侧过脸看着坐在凉亭长椅上的人说道:兄弟,你不过来一起吃点么?这夜还长着呢。蒙面人摆了摆手,静静的观察庭院中的深洞,青年自讨没趣的摇摇头对着两人说道:咱们喝咱们的吧,来!对面的人瞥了一眼蒙面人小声的说道:这些人可真tm的奇怪,每天换一个人来看着洞口,内部的人看着冯家的人干活,从来没看他们交谈过,这tm都是什么人啊?咱们门主到底在哪弄来这么多奇怪的人?青年人一皱眉头,使了个眼色,对面的人,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蒙面人轻声催了一句:操来喝酒!

    石室内,清灵和木雪已经准备妥当,木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抬头微笑看着白青灵,白青灵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开口道:怎么样,完事了么?是时候离开了,木雪点点头,走到白青灵的身边拉起手说道:清灵姐姐谢谢你能来帮我,我知道你是看在小宇哥哥的面子上,不过我林木雪还是要谢谢你,我也不只知道怎么报答你和小宇哥哥,我"白青灵伸手在木雪的小脸上轻抚一下,温柔的开口说道:哎呀你别太在意,我呢虽然是经过小宇才来帮你,不过如果换做是我的话还是会挺身而出的,感谢就不要说了,举手之劳,还有现在还不是感慨的时候,一切都等结束了再说吧!我们走吧!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开始!木雪凝重的点点头,两人走到出口处,白青灵掐指扔出一颗灵珠,两人急速的向外跑去,刚出假山,一声巨响白青灵从呐戒中拿出一个金色的大斗篷,包裹住两人娇躯,金光一闪消失在花园中,在一闪两人进入了一间倒塌的房屋,透过房屋的缝隙向外看,几百米外亮起了很多光点,没过多时更多的光点向那处飞去,白青灵看着身体略有些颤抖木雪,柔情的咬下嘴唇,走过去吧木雪抱在怀里,木雪抬头看了一眼清灵,笑了笑,又转头注视着那刚刚逃离的花园,打斗声此起彼伏。一场大战即将展开,白青灵轻抚着木雪的头发,心中嘀咕道:小宇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拿出手链轻轻的摇晃了三下,低头对着木雪说,走吧再有几个时辰天就亮了,我们回客栈等小宇。木雪点点头,两人刚要起身离开,白青灵一把按住木雪用斗篷遮住两人的身体蹲在地上,从破屋的上方瞬间飞过5人,有一人一掌击碎房屋,大喊道:鼠辈滚出来,那4人没有停留急速的冲进了前面的战场,白青灵抱起木雪扔出灵符急速的挣脱出废墟,甩手吧木雪扔出很远,大喊道:是魔族,你快走,会死的!转身祭出寒冰剑,在身前刻出杀阵,冲向那人,一身黑袍裹住全身,简单的一挥手掌,身前跳出一只巨型魔虎,一个跳跃冲向白青灵,木雪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白青灵,大喊道:要走一起走!祭出混元伞,起身跳入白青灵身旁,合力抵挡魔虎的攻击,黑袍人冷冷的说道:坏我魔君好事,今天你们就葬身这里吧,天魔意志,化血池,吞天下亡灵,练苍生,一片巨大的血雾慢慢覆盖到清灵和木雪的上方,白青灵拉起木雪急速的向后退去,魔虎顺势拍出利爪一下打在木雪的肩头,鲜血瞬间喷出,白青灵在身前画出太极阵,狠狠的拍出挡住了魔虎的前冲,一个停顿,血雾瞬间覆盖两人,血雾内无数的白骨幽灵,伸手向两人抓来,划过之处衣服破碎,雪白的皮肤上血痕深刻见古,木雪拿出御神丹吞进腹中,一股强大的暖流冲击,整个人差点晕过去,祭出混元伞打开,

    从中窜出青龙和火凤的虚影,围绕着血雾不断侵蚀着雾气中的怨灵,正好腾出一丝空隙,白青灵从戒指中拿出一个大钟,大钟漂浮在半空,白青灵席地而坐,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掐指念决,大钟一点点的扩大,瞬间落下罩住了两人,黑袍人收起手掌,注视着大钟,慢慢的说道:这个有点意思,这两个人类女子不简单啊?恨,我看你们能躲到几时!手上多出一副巨大的长刀,通体幽绿色,黑色的魔气环绕,双手用力狠狠的向大钟劈去,震天的响声震得人耳朵轰隆作响,黑袍人被反震的双手发麻,嘿嘿轻笑了一下,大喊道:我今天就劈了你,给我开!周身围绕起浓浓的黑气,眼睛发出暗红色光芒,双手把刀举过头顶,用近全身的魔力,狠狠的劈下,响声在空间中形成波浪,虚空都差点被震碎,大地被震出道道裂,整个大钟倒飞出去,滚落在地上,犹如一块废铁,上面散发着黑色烟雾,黑袍人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巨大裂缝,收起刀落在地上,纳闷的在四周走来走去,疑惑的说道:人呢?被我打碎了,血呢?奇怪了,附近都被血池围住了,不可能逃走啊?哎呀奇了怪了,遁地了,不可能啊!我明明感觉到气息,怎么突然就没有了?挠了挠头,在附近来回走动一圈,抬头看向远方的战场,哪里已经慢慢平息了,收起武器召唤回血池,一个跳跃离开了地面,向灵脉方向飞去。就在黑袍人离开不久,黑暗的夜色中想起了声音。噗!木雪你还好么?木雪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回去疗伤,不远处的残壁下面闪身飞出两道身影,白青灵身体已被鲜血染红,怀抱着木雪面色惨白,全身是血,清灵忍着疼痛,起身疯狂的跳跃离开,木雪你要坚持住,木雪!!不要睡,看着我,我会治好你!你相信我!白青灵一边急速的跳跃,一边对着怀中奄奄一息的木雪叫到,木雪侧过头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白青灵的耳朵鼻子都在流血,顾不上这些,疯狂的逃离林家堡,急速的朝着迷雾森林而去。

    天墉城,天通府内一颗大树上,小宇懒散的坐在树枝上,嘴里还吊着一小截树枝,默默的观察府内的状况,心中嘀咕道:这不合理啊,手链已经发出信号了,看来丫头们早就安全了,难道事情还没有传到城内,怎么还不见府内的大人物出来呢,看来我当初的判断没错,这欧阳王也和这事有关,要不怎么不管不问的,不行我得给慕容家发信号,让他们带全城的人去捣乱,我就不信这么大动静,还不出现,说完跳下树,几个翻腾离开了天通府,跑到一个无人之处,在呐戒中找出一小片玉石,轻轻捏碎,一阵波动划破夜空,急速一个前冲离开原地,又回到了那颗大树上,不多时城内开始热闹起来,也有人跑到府衙门口叫喊,天通府的人终于开始动了,小宇隐藏好身形,屏住气息,后院走出一位青年,妖艳的脸庞格外的醒目,后面跟着皇家卫队,还有一位贵妇人,也从正殿中走出,几人说了几句,妖艳男就带着一些人离开了天通府,小宇心中合计着:那妖艳男就是欧阳清亮,那贵妇人肯定就是闫玲娇没错,那四位审判者去那了,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不应该前去么?难道末然的情报不准确,还是那四人早就去了灵脉,遭了!突然想到这里心情瞬间沉到谷底,急忙拿出手链轻轻的摇晃起来,没反应,颤抖的手狠命的摇晃手链,翻身跳下大树,起身急速的向林家堡赶去!摘下风衣,跑到城中看到很多人也都向城外飞奔,小宇混在人群中,很快就赶到林家堡的废墟,场面惨烈,到处是尸体,附近的一些小家族小门派的驻地到处是血迹和破碎的尸体,小宇的脸煞白,林家大宅的附近还有战斗,心急的几个跳跃冲向林家大宅,只见一名黑袍老者站在一个巨大的深坑之上,用魔气刻画一个古老的阵法,四周站着4位同样穿着黑袍的中年人,在和附近的几人战斗,小宇不认识和几人交战的青年,目光注视着中间老者刻画的阵法,恐惧的瞳孔瞬间放大,用全身的力气大喊道:所有人快逃命!那阵法是召唤天魔尊者!!到时所有人都得死!大家敢快离开这里!说着反身就向城外飞奔,只听那老者轻声开口道:哈哈哈,晚了!声音虽小,可是却震得整片空间都随着声波震荡,附近围观的人能力低的直接吐血倒地,所有人都捂着耳朵大喊大叫,小宇被震得一口鲜血吐出,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几米远,拿出一颗丹药扔进嘴中,手上拿着一块灵牌,咬破舌尖,轻声道:遁!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林家堡瞬间血光冲天,哀嚎声不断,天空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沐浴在血光中,无数的血光慢慢像黑影靠近,一点点被吸收,黑影的身体也慢慢凝实,黑影仰天长叹:天上无路,地下无门,封天灭地,掌管乾坤,冥神我回来了小宇身影出现在百里外的树林中,躺在地上眼睛看着那巨大的身影,惊恐的表情,颤抖的嘴唇轻声的说道:冥神!身影急速收缩,血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黑夜一下变得宁静起来,小宇愣愣的坐直身体,嘴里嘟囔着:冥神冥神冥神,难道圣域的灾难又要在这里重演么?清灵!木雪!急忙起身,随手擦掉鼻子和嘴角的鲜血,拿出手链狠命的摇晃起来,心中咯咽道:快,快,快告诉我你们还活着!快啊!!!眼泪慢慢的划过脸颊,就像失去方向的人,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里,全身颤抖着来回踏步,手链震动了一下,小宇紧张的拿起手链,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又一次震动,带着眼泪笑了起来,用灵气导入到手链中,手链发出微微的光亮,牵动着小宇的手指向森林方向,用尽全身力气急速的朝着迷雾森林冲去,冲进森林内,迷雾已经没有当初的浓重,只是有些星星点点的潮气覆盖,小宇急速的在森林中穿梭,手链的震动在次传来,几个跳跃,看到前方有光亮,快步的冲向亮光,站住脚,一下扑到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身边,一把抱起眼含热泪的白青灵,痛哭起来,白青灵咯咽的说道:我以为,以为见不到你了!微弱的气息,像是马上要昏过去,小宇擦了下眼泪,把戒指中的灵药灵丹一股脑的倒在地上,胡乱的翻出几枚,喂给白青灵,然后用功帮助清灵疗伤,大约一个时辰过后,白青灵身上的伤口不在流血,小宇收回功力,轻轻扶着白青灵躺下,此时的白青灵早已昏睡过去,小宇又检查了一遍才放下心来,走到木雪的身旁,缓缓抱起,看着脸色白的吓人的木雪,眼圈再次红了起来,拿起灵药喂进木雪的嘴中,调动全身仅剩的灵气开始疗伤,小宇虚脱的倒在地上,木雪依旧昏迷不醒身体也倒在一旁,小宇挣扎的坐起身,扶起木雪,看着那毫无生气的俏脸低声说道:都是我不好,我没有考虑周全!木雪,对不起!说完咬破舌尖,轻轻的吻上木雪的双唇,用舌头顶开木雪的牙齿,仍有舌尖上的血流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宇无力的向后一仰栽倒昏迷过去!

    天色微微亮起,小宇无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心中想到:我死了么?这是在冥界么?哎这一世有白白浪费了!手边有了感觉,一股暖流冲进身体,无比的舒服,早已干枯的灵海紫府也有了气息,眼睛慢慢的睁开,一个美丽倾城的小脸映入眼帘,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小宇微皱着眉头,微弱的气息开口说道:末然!你怎么在这?我!难道又是你俩救了我?慕容末然停止了向小宇体内输送灵气,开心的说道:是啊!我是你的大救星,你要怎么报答我啊!要不娶了我算了!我一定会答应的!说着就趴在小宇的身上,小宇却嘿嘿的笑起来,这时走过来一位男子,拉起末然说道:小妹,别在这吵明宇,去看看木姑娘好点没,也告诉她们一声,明宇醒了。末然起身在小宇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蹦蹦跳跳的跑出了房间,小宇连动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看着坐在身旁的慕容龙辉感激的说道;龙兄,谢谢!我谢谢你们!我还以为我吧你们也害了!慕容龙辉抓起小宇的手开始输送灵气,坦然的说道:哪有是你就了我们!要不是你那时候大喊,我们都会成为魔王的祭品,还好我们世家有逃命的法宝,要不晚一点就全扔哪了!小宇愧疚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轻声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那你们怎么找到我们的?慕容龙辉嘿嘿的笑道:还不是我妹,哎这丫头天天小宇哥哥的挂嘴边,那天晚上临走时在你身上撒了点星辰粉,为的是以后知道你在哪好偷偷跑去找你,没想到还真排上用场了!要不是有小妹在,估计我们真不知道你们还活着!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你先养伤,之后的事情我会跟你说的,你先休息吧,白姑娘和木姑娘都没事了,现在都在调理身体!你放心吧。小宇带着愧疚的神色,感谢到:龙兄,真的谢谢你,嘿嘿,还有末然妹妹!慕容龙辉站起身,无奈的说道:哎!你不是不喜欢太客气么,不过你的感谢我收下了,安心养伤!我走了!小宇默默的闭上眼睛,开始调动身体里那慕容兄妹输送的灵气,开始疗伤吐纳起来!</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