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妮历险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艾妮指挥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977年6月2日

    星期四

    上午

    天空浓云密布。但在海滨大道的空旷处,却有许多的人正在忘我的舞着,而大多的人则是和着艾丽雅乐队演奏的爵士乐节拍,随着它的每一个乐符动作着。在他们上空,一只红色的热气球正嘶嘶作响,它那庞大的体积,触目的红,顿时使下面的景象都有些黯然失色。谁都知道这只气球是属于大冒险公司。就如它的生产地。

    沿着它的侧面看去,在一片血红的下方,桔黄色与绿色形成了一个一个水滴。

    大西洋城,祝你好运!

    在气球座舱里的人用电喇叭高叫着。下面舞着的人哄然大笑,向它频频挥手致意。

    空中飞扬着州长候选人的竞选广告。但今天离初选还有5天,所以这些人并不是为了这事而欢闹。

    三十四年前,这儿所有的大型伴舞乐队都有自己的舞厅可供演奏,冲着这儿的摇摆舞音乐,释放者激情与梦想,人们甚至从数百英里外赶来跳舞。

    拍岸浪花和广阔的海滩,款款而行于用木板铺成大道和码头令人兴奋,人们可坐在柳条摇椅上仰望星空,在这儿吸引了无数游客。

    百万富翁好好莱坞名人下榻于这儿的豪华旅馆,在这些第一流的旅馆中,胜地皇后旅馆被吹嘘为全美游乐场所的尤物。

    但好景不长,当初的朝气,活力,兴奋和朴实一去不复返了。随着火车票价的不断下跌和廉价喷气机旅游的兴起,人们开始奔向更具异国情调的地方。

    滨海大道区的冷落已有不少时日,镇上大多数的跑马场商场,货摊以及商店已关闭很久了。因此,这儿可以供游乐的场所所剩无几,钢铁码头也已多年不用。这个旅游胜地在50年代中期便开始衰落了,谁也没能阻挡它衰落的步伐。

    到了70年代初期时,这个城镇已到了萎靡不振的地步。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贫民,大部分的商业设施都已撤走,留在这里的都是些无处可去的老人和孩子,而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则早已抛弃这个烂摊子远走他乡。

    因此,出现今天这样的景象真是个奇迹了。《大西洋城报》的记者们在欢欣鼓舞的人群里钻来钻去,忙不列迭地记下这个光耀的时刻。

    今日便是集圣诞,新年和国庆子于一身的大庆典。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光。这就是工作。这就是一切。当高楼拔地而起,财源滚滚而来时,人们就会觉得幸福。

    祝它兴旺,兴旺,再兴旺。这是毕生难遇的乐事。现在这个城市应有尽有,海洋,海滩,现在还有赌博。拉斯维加斯城却是提供不了海洋的了,在现在人们的眼里它们所有的都是破烂货。

    丑角们蹦来跳去,人们互相抛掷彩色纸屑。一些人兴高采烈地放掉了手中的气球,气球腾空而去时,他们还挥手相送。许多纪念章上这么写着:请你相信,大西洋城爱你。

    从今天早上6时起,艾妮就忙开了。她关心着这次盛典的每一个细节。她知道如果稍有差错,便会断送这次盛典。这时她正手持文件夹,边走边翻里边的文件,向座落在乔治亚路和太平洋大道交汇处的会议中心西大厅匆匆走去,那儿集结着即将出发的乐队。

    来自三个中学管乐队的孩子们正在调试乐器,乐队的女队长们对着神情严肃的演奏员挥舞着指挥棒。艾妮把乐队总监们叫了过去,翻开文件夹与他们开始与交谈起来。

    她好,好,听着。我们再仔细检查一遍。接着开始宣读演奏安排,a,c乐队高奏名曲为车队引路。然后我到你这儿来。从阿肯色路到密苏里路,乐队一路演奏而来,汤姆斯河乐队将在密苏里路迎候车队,进入宣传车和ac乐队之间。德特福乐队将在哥伦比亚路与之会合。

    艾妮稍微停了停,抬头问道:现在清楚了吗?好,从密西西比路到会议中心入口,a,c乐队一路演奏而去。其他乐队则在密西西比路的北边掌握好时间,a,c乐队演奏完毕后,就加快脚步赶到指挥台左边,在那儿原地休息。

    汤姆斯河乐队在从密西西比路到会议中心中央的一路上演奏乐曲,这时德特福乐队在密西西比路掌握时间。当汤姆斯河乐队演奏完毕,就能加快脚步赶到指挥台的右边。

    接下来轮到德特福乐队了,从密西西比路到会议中心中心中央的路上,你们一路演奏乐曲,在曲子结束时,你们赶到指挥台的左边。

    艾妮凝视着这三个人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到了庆典结束时,所有乐队都退到西大厅集合。他合上文件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马上又说:顺便说一下,如果老天作梗,我还有一个应急计划,到那时我们再说。

    他匆匆离开,忙着解决下一个问题去了。这是艾妮第一次作为州长大人的先遣人员。她今年34岁,担任来自海阳县的州参谋员约翰卢梭的立法助手,在这次州长竞选期间,她受命跟随州长,为了使今天庆典上的一切完美无缺,她已经为之操劳了几个星期。

    可是谁会想到一个简单的庆典会这么复杂?

    令艾妮头痛的第一个问题与约瑟夫朗扎罗有关,虽然朗扎罗与伯恩州长在社会上各执一端,但她却一再坚持要再庆典上介绍布雷登伯恩州长。

    约瑟夫是大西洋县集团的核心人物,而州长却来自纽瓦克核心集团。

    他们俩人早有成见,伯恩根本不相信朗扎罗会以最合情理的观点描述自己,尤其在自己的生涯中出现险情时。同样,伯恩也不会相信来自大西洋县的州参谋员约瑟夫麦肯。

    麦肯虽然是伯恩的伙伴,但他目前正经受着来自州众议员斯蒂芬帕斯基德有力挑战,而帕斯基是州长大人的密友。

    伯恩希望由帕斯基介绍自己。艾妮的工作就是务必使州长顺心如意。可是朗扎罗固执已见。他认为自己是市长,今天又是他的城市的大喜日子,由他来介绍州长是理所当然的。

    更何况对任何贵宾他都是这么做的。市长与州长的一些朋友反复磋商,吵吵嚷嚷了半天,毫无结果。艾妮也与朗扎罗碰过头,同样不得要领。艾妮直率地告诉州长,她撵着这个蠢驴的屁股,到处奔波已经厌烦死了。

    庆典前一天,伯恩通过电话给朗扎罗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遵从帕斯基的意见,否则他将在特伦顿在办公室签署解除他的职务的命令,朗扎罗被迫投降,艾妮这才得以继续工作下去。

    艾妮今天最要紧的问题是对付伯恩在初选时的其他9个对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这儿,而他们的支持者也在这儿。这些支持者手拿气球,标语牌,胸佩徽章,穿着t恤衫,戴着稀奇古怪的帽子。

    背着塞满文件的背包,乱哄哄地挤成一堆,取笑着州长。今天应该是他大出风头的日子,但是连太阳也拒不露面。

    伯恩州长这时仍在普林斯顿窝着,他已经晚了办个小时,为了照料那7个从22到7岁的孩子,要他每天早晨准时出门决不是件容易的事。

    今天早晨也不例外,他匆匆走向停在车道上的豪华轿车时,仍不忘看上一眼莫文大厦,这幢历史遗物现在是他的官邸。

    莫文大厦由理查德。斯托克顿建造,他是《独立宣言》的签署人之一。201年前斯托克顿跨出这道门,去签署那份历史性的文件。今天早上,伯恩也迈出了同样重要的一步。

    他的秘书杰里和心腹顾问杰夫已经等在豪华轿车中。伯恩满面笑容地在后座坐下。他们从这儿驱车前往春之谷乡村俱乐部,然后再那儿换乘直升飞机,用45分钟时间飞往大西洋城的贝特体育场。

    如果老斯托克顿知道我今天要干的事,他会作何感想呢?伯恩这么想着。

    艾妮在海滨大道区上急急走着,满腹心事。伯恩州长根本人不可能被重新提名,这是毫无疑问的。他在对手的眼中早已构不成威胁。

    在1973年竞选时,伯恩并不支持州收入,但后来他促成立法机构通过了该项法案,如今他正逐渐失去人心。他的竞选顾问顾问试图把他从提案问题的尴尬处境中解救出来。

    他们把他描绘成一个讲原则的人,并不恐怕为维护信念而奋斗。他的口号是,是要对的,就勇敢地去做。

    种种迹象表明,州长手下的人似乎都是想借在大西洋城举行的庆典捞一点资本,因为所有的传播媒介都到场了。艾妮有许多事要操持,这是他第一次跟全州的客们打交道,因此他感到责任重大是很自然的。

    不过,伯恩州长还是颇有市场的。从书面资料看,他的经历非同寻常。1943年3月,19岁的伯恩从塞通学院退学加入空军。作为一名空军中尉,他一支名叫翼与祈祷者的飞行中队里当飞行员。

    他的战区在欧洲,在那儿他荣获一枚飞行十字勋章和四枚飞行奖章。

    他在战后退役,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主修公共关系与国际事务。从普林斯顿毕业后,他又到哈佛法学院拿了个学位,随后他开始投身白领。他曾担任罗伯特州长的秘书,也在纽瓦克代理过一职员,负责管理埃塞克斯县的检查员。

    随后又一气干了9年的检察官工作,再接着当了两年总统的公用事业委员会专员,最后出任高等法院的法官。1973年春天,他离开竞选州长,他的得票数之高是该州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因此引起的注意,使他有可能成为潜在的总统候选人。

    艾妮钦慕伯恩的声望。但他也知道,对一别人来说,光看他的书面材料时远远不够的。

    伯恩人长得高高瘦瘦,有着一副有贵族气质的面孔,黄中带红的头发正惹人注目地被越来越多的丝丝银发所代替。他与其说是一个待人和气,善于笼络人心,早为公众所轻信的拉票老手,倒不如说是一个演技娴熟的扮演着州长角色的性格演员。</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