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拜金剩女相亲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001第九十九次相亲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朱晓童,三十二岁,典型的拜金女,同时也算得上是大龄剩女,而且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滋味?像她这种三十出头还没结婚的女人也有,大街马路上一抓一大把。和某些大龄剩女差不多,她除了本身有点保守以外,就没有别的特点了,还有那么一点神经大条,不知所谓。

    其实朱晓童比条件,也不比那些和自己同龄的姑娘条件差,论长相,她虽然无法跟倾国倾城的西施相比,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但也不至于长得那么丑,好歹也对得起观众吧?爸爸是个体户老板,妈妈是全职太太,家在浦东新区,有一套一百平方左右的房子。只不过自己没有别人那么争气,一天到晚都宅在家里开网店,是一个没有正常生活规律的夜猫子,晚上睡得很晚,白天懒得起床,基本上还和小孩子一样,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被爸妈轮流伺候着。不过独生女家的孩子就是这么矫情,娇生惯养的。

    然而朱晓童找不到合适的心上人原因有很多种,和自己的家世背景并无太大关联,最主要的就是在于她自身。过于保守的思想,让她不敢随意和任何异性交往,生怕用情太深会伤害了自己,其二就是她的性格,属于外向张扬的那种,她最喜欢的男人是那种既有钱,长得又帅的男人,而且还要对自己千依百顺的,但是像这种好男人到哪里去找呢?恐怕她找一辈子,都很难找得到。

    有的时候自己在挑剔别人的时候,朱晓童根本不会反省,问问自己长得什么样?有什么资格配得上别人?对男人要求过分高,喜欢挑三拣四的她挑来挑去,最终把自己挑出了一个剩女。有的时候,就算她努力去寻找自己的感情,想争取都争取不了。爱情的路上总有来来往往的人,你挑我选,也难以找到合适的意中人。喜欢自己的她看不上,自己喜欢的,却不喜欢自己,双方都愿意的却又遭到父母的反对。她时常在爱与不爱中徘徊,人生中的婚姻大事一年脱一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所爱的人。

    爸妈为了朱晓童的终身大事一直在操劳着,眼看她的年龄在不断增长,他们也逐渐老去,如果还不能为她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爱情,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然而从她二十八岁那年起,他们就开始为她操心,到现在不知道相了多少次亲了。虽然相亲一次又一次失败,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而放弃的。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进了房间,尽管太阳已经晒到了屁股上,可嗜睡不醒的朱晓童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因为睡得太死的原因,正在熟睡中的她还打起了呼噜,睡姿憨态可掬,就像一个婴儿一样。

    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哟。

    正在酣睡中,朱晓童床边的闹钟却突然响起。尽管闹铃时刻在耳边响起,可她却无动于衷,还躺在不动。一次两次的闹铃声吵不醒她,时间久了,她就觉得厌烦了。在这一刻,她猛然坐起身来,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

    猛然间醒来,朱晓童就对闹钟发起了脾气,该死的家伙,吵什么吵?你真是可恶,居然敢打搅我的美梦!说出这句狠话,她就随手将它一扔,又钻进被子里,呼呼大睡起来了。

    不想被吵醒,看朱晓童睡得这么香,可见她有多么的慵懒,不过不喜欢运动的女生总是这样的。整天除了宅在家里,也不会做其它的事,过着这种衣食无忧的生活,自然而然就变成这种性格。所以人是因环境而发生改变,这也怪不了她。

    样的。整天除了宅在家里,也不会做其它的事,过着这种衣食无忧的生活,自然而然就变成这种性格。所以人是因环境而发生改变,这也怪不了她。

    挂在墙上的时钟正在滴答滴答的走着,妈妈刚好忙完了厨房里的事,来到了朱晓童的房间。当她看到躺卧在床,嗜睡不醒的她,顿时皱紧眉头,连连摇头叹道:这孩子,怎么一天都晚都知道睡懒觉?这样下去怎么行呢?说着,她就捡起了地上的闹钟,放在床头柜上。

    妈妈知道朱晓童很疲劳,连起床的精神都没有,就没有去打搅她,让她多睡一会儿,待饭菜做好,就去叫她了。

    从厨房端出一盘盘刚烧好的美味饭菜,妈妈就脱下围裙,来到了朱晓童身边,晓童,晓童。她拍打着她的身体叫唤道:醒醒,快醒醒。

    对闹钟,朱晓童会对它大发脾气,但是她不会对妈妈这样。在妈妈的叫唤下,她缓缓睁开双眼,从熟睡中醒来了。老妈!怎么了?你叫我有事吗?她眯了眯双眼,不情愿的爬起床来,还在半梦半醒中打着盹,整个人都神情恍惚的。

    该吃早餐了!

    妈妈话音刚落,朱晓童的肚子却发出了阵阵咕噜的响声,这种响声的发出在提醒她,肚子饿了,马上就要吃饭了。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她嘟嚷着嘴,你还别说,我的肚子真饿了,现在几点了?

    快到十一点半了!

    噢!恍恍惚惚的朱晓童猛然回过神来,啊!这么晚了?她立即站起身来,跳下床并向衣柜奔去。

    虽然自己暂时没有正式的工作,但朱晓童还是有点时间观念的。她并不想睡得太晚,只是有的时候控制不住时间,有时熬夜,太晚睡了就会很晚起来,这是很正常的事。不过就算她起得再晚,也不会有人说她。在外面工作,迟到了要看老板脸色,罚款是在所难免的。

    匆忙穿上衣服,稍微整理,梳妆打扮了一番,喜欢臭美的朱晓童就在妈妈面前炫耀起来了,她撩起裙角,原地转了一圈,嬉笑道:老妈!你觉得我这身衣服怎么样?漂亮吗?

    妈妈点头道:漂亮是漂亮,只不过我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朱晓童闻言皱眉,问道。

    朱晓童的神色闪烁一下。</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