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超级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六章 李助、武松和方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任持盈没有接刀,反而推回去道:你拿着吧,我既然让你当我的亲兵队长,就是把脑袋放在了你的刀子边,以后你当我是你她看了看明智光秀的脸,问你一句,你多大了?

    二十五岁。明智光秀一板一眼地回答。

    哦,那你比我大两岁,我二十三。任持盈把刀亲自给她挂回腰间,以后你当我是你妹妹,我当你是姐姐,咱俩姐妹相称。

    明智光秀看了女皇帝很久,简练道:好。

    非攻笑道:姐,你这样认亲用不了多久就会皇亲国戚一大堆了,小心外戚干政喔!

    任持盈笑骂道:要说外戚,你是第一个,日后我卸磨杀驴,首当其冲除掉的就是你!

    众人继续前进,可能任持盈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继蓝莲花刺杀失败之后,前方又挡了三个人。

    一个穿着青服儒衫,干净利落,面皮白皙,颌下三缕美髯甚是潇洒,背后背着一把宝剑;一个戴着头箍,披头散发,身长八尺,背后背了两把钢刀,穿着蓝色粗布行者服,面容果毅,一圈钢针似的短胡显出了丑恶之气;最后一个则穿着银色甲胄,看脸却年轻的过分,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岁,一杆方天画戟被他拿在手里,平添肃杀气氛。

    这是要买路钱的?我爱含羞草猜测。

    星诺则把手按在剑柄道:来者不善。

    任持盈和孟璇对视一眼,心说台北的地面邪,今天不就是打个金策行会吗?这一路上就没有消停的时候,蓝莲花走了自己收个美女亲兵队长,这些人来了好吧,都是男的,她没兴趣。

    三人中,那个青服儒衫的背剑书生站出来,他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笑呵呵道:在下金剑先生李助,这位头陀兄弟是行者武松,白甲兄弟是方杰,在下代表两位兄弟给夏皇陛下和孟城主行礼了。

    哗!一阵骚乱,非攻瞪大眼睛看着披头散发的凶恶汉子道:武松?又是智慧npc?

    维纳斯之臂和含羞草看着奶油小生一般的白甲小将,双手捧心道:真帅啊!

    我爱含羞草酸溜溜道:绣花枕头!

    星诺皱眉道:这好像都是水浒中的人物?

    任持盈一听赶紧问道:哦,水浒?我读得不多,星诺你给我说说吧,这三人都什么来头。

    星诺道:武松就不说了,你们应该了解。关键是李助和方杰,李助号金剑先生,剑术无敌,一把剑舞将起来,如掣电一般,此人是水浒中惟一一位单打独斗让卢俊义抵挡不住的人物,后被公孙胜用法术制服;然后是方杰,方腊侄儿,惯使一杆方天通戟,有万夫不当之勇,与秦明战三十余合不分胜负,关胜与方杰战十数合,花荣又上,方杰力敌二将全无惧色,又战数合,难见输赢,李应朱仝再上,方杰才退。在水浒全书中,李助武力稳排第一,方杰可能次于卢俊义,但也能排到第三,武松武松是步将,先天吃亏,排不进前十。他这样说着,自己先倒吸一口冷气。

    其他人也听得傻眼了,非攻结巴道:辣块妈妈,这原来都是牛人!

    任持盈整理一下心绪,扯着假笑对李助道:那先生拦在路中有何见教?她心里还在想:邪门了嘿,这智慧npc咋这么多,今天出门先碰上明智光秀,现在又撞到水浒中的三头巨牛,主角光环太耀眼了吧?

    李助笑容满面,文质彬彬道:夏皇陛下见问,黔首不敢不答,我们是来讨教一二的。

    孟璇和明智光秀一起把手按在剑柄上,任持盈上前一步道:讨教?一对一还是混战?

    自然是一对一。李助说。

    任持盈又道:你们输了怎么办?

    李助道:简单,任凭夏皇陛下处置。

    任持盈笑了笑,问:谁派你们来的?

    李助淡定道:没人派我们来,其实若不是武松兄弟坚持,我们直接投靠夏皇陛下亦无不可。

    任持盈眨眨眼道:你们也听说我有‘明君风范’了?心里想着原来是一场另类的面试,虚惊一场啊

    李助笑道:夏皇据有两岛之地,从海上虎视中原,又礼贤下士,天才英杰自然争相投诚。

    任持盈看了一眼穿着行者服的头陀武松,说:好吧,一对一,我这边出她回头看了看,一指明智光秀,秀姐,这次劳驾你出马了。

    明智光秀点头,踏前一步,拔刀,将刀尖搭在地上,冷峻道:请指教。

    李助捋着颌下美髯,退后道:武松兄弟,方杰兄弟,你们谁先来?眼睛却一个劲儿地盯着明智光秀鼓涨的胸部,彻底破坏了他的儒雅形象。

    武松从背后抽出一把钢刀道:我来!

    他用刀指着明智光秀,你是女人,武某让你三招。

    明智光秀清冷道:不必!

    武松道:我武二郎的话说出去从不收回!

    非攻和我爱含羞草一起拊掌赞叹道:二哥威武!

    任持盈斜视一眼,原来这俩人还是武松的粉丝啊

    明智光秀则再不废话,挥刀直劈武松,这时候其他人才知道她的速度有多快,非攻是弓箭手,强项在速度,然而看了明智光秀从出刀到下劈,从原地到接近武松,众人只是眼前一花,而两人已经交上了手!

    武松能徒手毙虎,走的自然是刚猛路子,游戏公司不可能狗血的把一个大汉弄成身轻如燕上房揭瓦的江洋大盗。在躲了虚张声势的三刀之后,武松——他也看出来了,自己说让三招,明智光秀也就出了花里胡哨在高手眼中破绽百出的三刀,她还同时想好了退路和后招。

    好快的刀!虽然没什么攻击力,却从侧面给武松敲响了警钟,硬碰硬他不怕,问题在于人家不会和他硬碰。武松躲过一刀,反手从背后抽出另一把钢刀,双刀合璧,舞成一片白光,明智光秀近身无望,只有依靠速度从侧面进行骚扰攻击,慢慢消磨武松的锐气。

    武松这个郁闷啊!

    他出刀打不到人家,人家出刀他要是尽力防守还好,若是分心就有可能被阴一把。虽然明智光秀的伤害不高,以武松的hp值照这种情况打下去,打到猴年马月是夸张了些,但到天黑分不出胜负却是肯定的!

    他这样一想,心生烦躁,然而在游戏里再怎么暴躁也激发不出潜能,反而因为分心又被明智光秀砍了一刀,血没掉多少,但对于精神的打击着实不小。

    啊啊啊!武松暴走了,眼睛布满血丝,肌肉贲起,几乎将衣服撑破,他挥刀的手越来越快,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刀光,终于逼退了明智光秀。

    同时,以此为中心漾起白光,武功双臂平展,身体快速旋转,如龙卷风一般,明智光秀再也不得向前,反而步步后退。

    观战的任持盈等人傻眼了,这招数猛得一塌糊涂啊,只要不自己停下来别人就突破不了防御,明智光秀没有绝招的话肯定要栽在这里!

    所有人都看向风暴袭击的对象,到底她会怎么办呢?</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