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爸爸今年六岁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重逢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久别重逢的时候总是伴随着感动,为此钟鸣可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衣服里面铺了厚厚的层垫子。Ω 81Δ 1z

    看铃语越跑越快,还磕磕绊绊差点在楼梯上摔倒,钟鸣就觉得这真是个英明的决定。

    “来吧,这次定会接住你。”自作多情的张开双臂,铃语也配合的扑了过来。

    然而,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用两只爪子强行在地面按了下改变了方向,朝着清那里滚了过去。

    “呜呜呜喵,青姐姐。”

    “咦?铃语?”毕竟这幅打扮太过奇特,清不怎么敢认。

    “哈哈哈,越来越可爱了。”猫耳、猫尾,还有华丽又轻飘飘的衣服。看到铃语就什么都忘了,包括之前对樱雪生气的事情。

    “钟鸣可是非常想你呢,也该去打个招呼了吧。”

    “不要!”通红的脸都恨不得将头藏进清的裙子里。不过如果真的这么干了,钟鸣会杀了自己的吧。

    “别害羞了。”偷偷的咬着铃语的耳朵催促,猫样的幼女才不情愿的和钟鸣面对面。

    那个……这是什么气氛,兄妹相遇不是应该很感动吗?

    清想象的重逢可不是这个样子,兄妹应该很亲昵的抱在起,诉说着彼此的心事,说不定还会哭出来。可是这是怎么回事,铃语和钟鸣那鄙视的小眼神,好像都看对方不顺眼样。

    “果然这对兄妹的关系很差吧。”樱雪还在有意无意的挑拨着钟鸣和铃语的关系。

    钟鸣究竟是为了什么来找铃语的,讨债?

    清都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了。

    “你那是什喵样子!!!!”

    “你那是什么打扮!!!!”

    这是只有兄妹间才有的默契吧,两个人同时指着对方吵嚷了起来,然后又是嘻嘻哈哈的大笑,弯着腰抱成团。

    “搞什么啊你,向猫致敬吗?”边说着还边揉着铃语的猫耳朵,想去拽尾巴的时候被清拍掉了手。

    “不许欺负铃语,明明这么可爱。”同情心泛滥的清又将铃语护在怀里。

    “就是,就是。”铃语附和着向钟鸣做了个鬼脸。

    “你的头上才有趣呢,顶着那么奇怪的东西很光荣吗?”

    头?

    没戴绿帽子也没有假,有什么古怪的。

    光想着铃语了,这件事完全抛在了脑后。

    还是第次见,会去想着看自己头顶的人。挤眉弄眼的滑稽样子弄的樱雪也笑出了声。

    “这里,你还准备顶着多久。”樱雪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就算你这个变态无所谓,清可是已经害羞的快要晕过去了。”

    额头?是清刚才给我的纸巾吗?想着就想要取下来。

    “不行!!”清终于忍不下去了,扑过去就将自己给钟鸣的东西撕下来。顺便也将刚刚结痂的血皮也起扯了下来。

    哈,哈哈哈。半边脸都被染的通红,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清那边倒是真的哭了出来,又从挎包里翻出来个厚实的小包裹就往钟鸣的脸上招呼。

    无论是从妹妹还是爸爸的角度来看,铃语都是不合格的。那家伙笑的这么开心,还将清揉成团,被血染的通红的棉制品重新揉展开,展示给钟鸣看。

    看那优美的流线形状,钟鸣的眼神瞟向了清。

    女孩羞涩的垂下了头,可能也只有不正常的铃语和樱雪觉得这很正常吧。

    “请借给我包扎用的纱布。”低头诚恳的向樱雪请求,用这东西来吸血,总觉得怪怪的。

    “为什么?”

    “别明知故问。”

    “呵呵呵,从卫生的角度来考虑,这可比随便买来的纸巾好多了。而且还要柔软舒适的多,吸收量也很大,随意活动也没关系,绝对不会侧漏。”

    “别再说了!!!!”

    那个性格糟糕的人,清和钟鸣的脸更红了,不过钟鸣的原因有点特殊。

    没心没肺的铃语还咯咯咯笑的开心,这么不辞辛苦跑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是为了谁呀。

    忍无可忍,扬起拳头在铃语头上来了下。

    这可真是意外,那个小家伙居然扁着嘴就哭出来了。

    明明没用力气啊?钟鸣捏了捏拳头,也没有用力打到东西的实感。

    “喂?”

    “很痛吗?”清急忙蹲下来查看。

    “你还真是个糟糕的人呢。”直看热闹的樱雪也过来帮忙。

    光摇头,不说话,就是有点委屈。明明点都不疼怎么就哭了呢?人生的污点又多了个,被自己的儿子打哭了。

    “快点帮钟鸣哥哥包扎好不好,铃语看到钟鸣哥哥这个样子心都碎了。”

    明明刚才还笑的那么开心!!!啊,真想喊出来啊,憋在心里太难受了。

    铃语都快被自己的机智蛰伏了,反正也没想着骗过樱雪,清姐姐相信就好了。

    这下好了,樱雪的施舍全都变成了铃语的功劳。

    然而那位大小姐抓起瓶酒精就往钟鸣的脸上倒。

    痛的直吸气,太突然了,而且哪有这么干的。

    “流进眼睛里怎么办?”

    “就当消毒了,省的偷看清和铃语。”

    鬼才去管干不干净,先把脸扑进沙里擦干净再说。

    “这里的沙是这个数。”樱雪在计算器上拨弄个数字就展示给钟鸣看。

    “考虑到现在通货膨胀和收藏品本身的升值,现在应该是这个数。”

    恐怖的数字,钟鸣却无所谓,多少也对这位樱雪有点了解。

    “没钱可以拿铃语抵债。”

    “樱雪!!!”也只有清会当真。

    “玩笑而已。”

    “不许用铃语开玩笑!!!”

    感动,太感动了。真想直和清在起。

    铃语又抱着清的腿乱蹭了,还像猫的习性样伸出舌头准备舔。

    还好被钟鸣及时扯了下来,用比樱雪还恐怖的眼神盯着铃语。

    “诶嘿嘿,最近变得有点奇怪喵。”说着铃语还舔着自己的爪子,可爱的样子清很消受,钟鸣可不买账。

    “不许你对清做奇怪的事情。”偷偷的凑在铃语的耳根警告,都不在意旁边还有别人,看来真的很在乎清。

    “喵喵喵?”

    “说人话。”

    “铃语只是只猫而已,不知道钟鸣哥哥在说些什么。”

    额头的青筋爆了起来,刚刚包扎好的纱布和医药棉又染的片通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