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爸爸今年六岁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免费的私人医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心远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医院的工作还要经常加班,本来就很困扰了。尽管她是个非常喜欢小孩子的人,然而每天还要应付一些难缠的家长就很无聊了。

    晚上这一点点时间是心远想要都用来陪着白雪,一个人照顾女儿很累,但是白雪也一定很辛苦吧。明明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非常寂寞,当她回来的时候,懂事的白雪却从来都是很乖巧的笑着。

    有这样懂事的孩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心远愿意用所有的个人时间陪着白雪。

    然而最近几天,仅有的这一点点幸福也受到了挑战。

    某个没有眼色还脸皮奇厚的家伙总是会弄的一身伤,然后就厚颜无耻的往这里跑。如果不是小雪很喜欢钟鸣,心远早就把门摔上了。

    “不是说过了吗?快点给我去医院。”这次真的没客气,就想着将钟鸣踹出去然后关上门安静的享受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

    只是,眼角不经意看到了躲在钟鸣后面的铃语正怯怯的四处张望。

    “进来吧。”头疼的揉着头发。“这次找来自己的妹妹当盾牌吗?”

    白雪看到钟鸣之后脸上很自然的就染上了一层红晕,铃语敏锐的察觉到白雪的变化,有点疑惑的歪着头看着小女孩。

    一发现铃语,白雪都忘记了要躲起来,直接扑过来拽住了铃语的手。也不管自己的妈妈有没有同意,拽着铃语就跑回了屋里。

    “那么我先告辞了,爸爸妈妈说不定担心的不得了。”被心远阴沉的脸吓到,文清还向心远行了个礼,这才踏着碎步恨不得能快点逃走。

    “这次又怎么了?额头一处伤,胳膊还有一处伤。”

    “额头是被叉子扎的,胳膊是被铃语咬的。不过这次不是我,希望您能帮铃语检查一下。”

    “哦,这样。”

    都已经翻出来包扎用的东西,心远又放了回去。

    “我还是”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心远已经跑去陪着白雪和铃语了,还很专业在铃语身上摸来摸去检查身体。

    医生们不都是眼睛里容不下病人的吗?按照电视剧里的经验,这个时候医生不是应该强硬的把病人按住,然后很细心的包扎才对吗?

    “我究竟再期待什么?”偷偷的瞄着心远,有点惊恐。

    算了,反正也不怎么疼。钟鸣能想象到自己在这位医生心里的形象有多糟糕。

    “铃语”白雪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

    “不要玩我的耳朵啦,呜白雪。”铃语抱着自己的猫耳趴在心远的怀里。

    “白雪也想要像铃语一样可爱。”

    心远皱着眉抬起头,不解的看着钟鸣。

    喂喂,你可是医生。别随便露出这种表情,会让病人不安的。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铃语身体方面健康过了头,只是看心远的表情就会忍不住怀疑家里养的猫得了让人绝望的病症。

    如果是狂犬病的话瞅瞅胳膊上那两个血洞,咦?开始害怕了!我?

    “这孩子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动作有些奇怪。”

    和白雪玩在一起的铃语像是小猫一样挥着爪子。

    “不是你让铃语这样做的吗?”

    “那是当然的吧,把我想成什么了。而且最近说话的方式也比较奇怪。”

    “哪里奇怪了。”模模糊糊的话听的心远更头疼了。

    “只要戴上这个就能像铃语一样可爱了喵!”说着还摘下自己的猫耳朵装饰的发卡就按在了白雪的头上。

    看白雪红扑扑的脸,这才是正常的反应。一般人戴着这种奇怪的饰品都会觉得害羞吧。

    “哇啊,白雪变得比铃语还要可爱了。”

    “哪有啊。”白雪按着毛绒绒的猫耳朵,害羞的低着头。

    “还要这样哦,喵!”

    铃语已经在毒害小女孩纯洁的心灵了,这是在樱雪家里经常会摆出来的姿势。虽然很可爱,然而恐怕只有铃语才不会觉得害羞了吧。

    “嗯,喵”很轻的声音,然后就红着脸说什么都不肯叫了。

    “就是这样。”钟鸣指着铃语。“所以,希望您能帮忙检查一下铃语的这里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说着钟鸣指了指自己的头,示意心远应该检查检查铃语的脑子。

    然而,警惕的目光却停留在钟鸣身上。

    “咦?”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这样看着。

    “我像是精神方面的医生吗?”

    很无耻的点点头,只能说抱歉了,只有来这里才会有免费的医疗服务。

    心远的眼角再跳,不止是找麻烦的钟鸣。后面的白雪已经开始学着铃语的样子在床上乱爬了。

    “去外面帮我取些东西。”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是快递吗?”

    “啊,没错。”

    “可是为什么要拎着铃语?”

    有点不解,然而却已经到了门外。

    没必要再掩饰下去了,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就爬满了憎恶。

    “我不管你在家里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些什么,但是不许来教坏白雪。”

    说着直接将铃语丢进钟鸣的怀里。

    喵!!!

    日常完成,将最喜欢的小鸣撞翻在地。

    “适可而止吧,再继续下去的话我要报警了。”

    砰,说着关上了门。连白雪想要帮忙解释的话都一起堵在了门里。

    久违的家,久违的自由。欢快的铃语里里外外的跑了个遍,然后就不怀好意的冲了回来。看那跳起来扬起爪子的架势,就想要在钟鸣脸上留点纪念。

    忍无可忍!

    伸出一只手按着铃语的额头就让铃语定在原地。

    “小鸣!笨蛋!!我才离开几天家里就变得脏兮兮的。”为了表示不满,铃语还伸出一根手指点着钟鸣的鼻尖。那上面厚厚的一层灰尘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蹭下来的。

    “我可是很累的!!每天还要打工,刚刚休息两天”

    抱怨的话还没说完,铃语已经抱住了钟鸣的腿。

    “蹲下来行吗?”

    “噢。”古怪的气氛。铃语这副乖巧的样子对文清出现过,对樱雪出现过,对自己的儿子还是第一次。

    听话的蹲了下来,姿势不怎么好看,像是一只大块头的狗。

    铃语轻轻的靠在钟鸣的胸膛上,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别做奇怪的事情!!!”

    没有味道吧,今天可是在山里转悠了好长时间。

    “爸爸想死你了呢,钟鸣哥哥。”

    紧张的心莫名的就安静了下来,钟鸣迟疑的摸了摸铃语的头发,顺便也捏了下毛绒绒的猫耳朵,早就想试一下了。

    “欢迎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