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虚无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嫁,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偌大宫殿内,散发着猛烈的寒气。空旷的宫殿除了层层的帷缦,只有一张被围在水池中的白玉床。水池内的水没有丝毫的涟漪,平如镜,透若无物,就这样稳稳的包裹着中间的白玉床。白玉床上躺着一名黑色华袍的女子,华袍上的红色丝线勾勒出诡异的轮廓,和她纯白的头发形成鲜明的对比。女子虽是白发,但是脸上没有丝毫的衰老之状。突然像是感应到什么,她睁开了眼睛,乳白色的瞳孔散发出浓郁的寒气。只见她动了动身子,坐了起来,偌大的殿内传来轻微物体碰撞的声音。这满屋的寒气好像因为她的苏醒变得更加寒冷。

    你是不是见过她了?女子将脚伸入水池,似是玩闹一般划起水来,但这句话却说的有些突兀,因为她身旁空无一人。但就在这时,水中慢慢凝出一个是字。女子看到这个字,眼中顿时有了神采,等了这么久,这么久她终于来了。瞬间只觉得寒气变成了冰刃,随着她的开怀大笑,片片从她手腕脚腕滑过,空气中传来清脆的撞击声,不消一会,她的身上就有了很多伤口,但是瞬间又愈合了。此时,才看见空气中隐隐约约貌似有着锁链的影子。

    巫南来到地府已经有些时日,每日都是在寝殿内一边修炼一边等着阎川。这样的日子和她曾经的生活貌似也没有多大出入。

    只记得地府去提亲的那天晚上,府内到处弥漫着混乱的阴气,爷爷从她身边离开不过须臾,再回来时就带来了她成鬼后的消息。一连很多天,她都窝在宗庙内,感受着独属于人间的繁华和喜气,还有,能够给她温暖的太阳。对于她来说,地府和人间唯一的区别怕也只有这些东西了。

    阎川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巫南发呆的样子。

    南儿,怎么了?阎川将她轻轻拥入怀中。

    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巫南一边窝在他怀里一把把玩着他袖口的衣襟。怎么了,南儿可是想家了?阎川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巫南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抬起头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阎川看着她依赖的样子,勾起嘴角笑了笑。巫南情不自禁的说了句:真好看。

    一句话让两个人身子都是一僵。阎川皱起眉头看着巫南,这些天他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南儿眼睛里面开始有光华流转,真是失策。巫南看着他的表情,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的事?阎川的口吻已经开始有些冷冽。听到他的口气,巫南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顿痛蔓延开来。见巫南迟迟不说话,阎川有些急躁,搂她的手不自觉有些用力。巫南皱起眉头推开他:就是那次掉进忘川,而后。还没说完就又被阎川拉住手腕,那为何你不早些告诉我?你可知道这样会发生什么?看着阎川冰冷的表情,巫南笑了一下。然后徐徐跪下,巫氏巫南今日为冥界地府带来灾厄,特向地府阎王请罪。同时也自请废去鬼后一位,贬出地府。阎川眯起眼睛,感觉心里有些难受。而后,他扶起巫南搂在怀里。

    南儿,为夫并没有认为你是不详,为夫只是害怕这之后你要面对的一切。这些我无论如何避免都无法真真正正去保你安然。巫南听到这些话的同时,感觉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滴到自己的脸上。巫南抿紧自己的嘴巴,不再说话。

    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阎川捧起巫南的脸问到你嫁来时,巫族长可有特地给你什么东西?巫南皱起眉头想了想,而后摇摇头。嫁过来时,一切都是由别人操办着,我只负责走路上花轿。听到这里,阎川突然有些戏虐莫非闺房之事都没有人告知?,看到因为他这话羞红脸的巫南,他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刚才压抑的气氛也有所缓解。

    为什么你刚才会那般严肃?巫南踌躇半天才问出心中的疑惑。南儿想知道?阎川虽然这样说,可是表情却是一副我怎么也不会告诉你的样子。还未等到巫南说话,阎川轻轻将手点住她的嘴唇。为夫以后自然会告诉你,不过现在,为夫觉得应该带你回一趟娘家,毕竟你也想家了。说完不论她的反应,将她带出冥界。

    忘川岸旁边,坐着一个穿着白衣,戴着黑白面具的人,他的脚伸入忘川之中,乳白色的眼珠看向从通道离开的两人。然后跳下忘川,瞬间被吞没。

    巫南回到巫府的时候,巫府正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虽然说是夜晚,但巫南还是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自己曾经住了十几年的府邸。面对突如其来的的巫南和阎川,整个巫府的人都惊了一下,惊的忘了继续手中的活计,最后还是族长出来迎接了两位贵客。在厅内坐下,巫族长挥退了下人,盯着巫南一直看。巫南也同样看着呵护自己十几年的爷爷,果然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慈祥但是也严厉,看着不禁落下泪来。老族长惊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南,南儿,你的,的眼睛。看着自己孙女眼睛内流转的光芒,老族长叹了一口气,阎川看着他的反应,也不做声。

    南儿这次回来,是为了参加夏儿的婚礼吗?听到爷爷这般说,巫南愣了一下。婚礼?说罢转头看向阎川,阎川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温润,巫夏小姐和轩辕北少爷的婚礼,听到轩辕北,巫南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倒是其他二位很注意她的反应。巫南笑了笑,原本只是想家才回来探望,只是没想到北少爷和夏姐姐也正好成亲,南儿没有带贺礼倒是不该。我带了。阎川接话,从虚空中幻化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到老族长手上。巫南疑惑的看了看阎川,知道这事的时候你尚在昏迷,后来就把这事忘了。

    南儿如今已经破了封印,万事要小心为上。老族长慈爱的看着巫南,既为她能够视物感到高兴,也为她能够视物而担心。巫南很疑惑,为何知道她能视物,阎川和爷爷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又为何说她视物是破了封印。阎川,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话还未说完,阎川就亲了上去,然后对老族长说:巫族长,请问那个东西在哪里?巫族长还没反应过来,顺口回了句,在嫁妆里。话才落,厅内传来一滴水滴声。阎川脸色大变,抱着巫南就消失了。而老族长还是一副被惊到的样子,直到喷涌的寒气拉回了他的神识。

    阎川巫南回到地府的时候,已经有一人站在殿内等候。来人一袭青色华袍,周身散发出淡金色的灵气,巫南拉了拉阎川的衣角,淡淡吐出仙界二字。阎川点点头,大步走了进去。不知上仙光临地府有何贵干?来人转过头看了一眼阎川,而后目光就紧紧跟着巫南。本座是奉天帝之命,特来恭贺阎王再次大婚。说话不卑不亢,但是让巫南二人都有些不自在了起来。这再次着实有来者不善的感觉,巫南皱起眉头,她不难察觉那人眼里的杀气,所以不自觉捏紧了阎川的手,直勾勾的看着他。阎川一甩袖子,拉着巫南坐到主位之上。

    既然是天帝好意,本王也不能怠慢,麻烦上仙转告天帝,就说阎川感谢天帝美意,择日定上九重天谢帝恩德。无奈今日冥界事物繁忙,有所怠慢,望天帝谅解。话说完,那人正还礼将礼物拿出,阎川就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句送客,一挥手,那人便消失在大殿内。

    看着自己被阎川赶出来,木青云甩甩袖子,直往九重天上去。

    然而木青云才走,自魔界位,闪出一道灰光进入地府。阎川才透过目印看木青云离开,然后便见魔界也来人了,他的脸瞬间黑了几分。阎川,巫南才开口,阎川就坐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大殿外通报魔界来访,阎川袖子一挥,一名红衣如血的妖艳女子走进来,向他们二人福了福身子。巫南皱皱眉头,参见阎王鬼后,话说完,离溧就朝阎川眨了眨眼睛。巫南挺直身子说:不知使者来访所谓何事?离溧眯起眼睛,小妖是来为魔界送礼祝贺二位新婚大喜。说罢也拍手让几名侍者搬出几个大箱子。多谢了,你可以走了。巫南说罢,掐住阎川,阎川眉毛一挑,挥手将准备说话的离溧送出了大殿。

    我的南儿是怎么了?吃醋了?阎川一边说话,一边朝大殿一个方向挥去一道灵力,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哼声,阎川便拉着巫南奔到那里。然而被攻击的地方,只有浅浅的一摊水渍,很快就消失了。

    阎川没说什么,只是拉着巫南回寝殿。然而才走到门口,黑白无常就跪在门前道:王,不知为何,这两日很多准备来地府的鬼灵都消失了,无论什么办法都找不到他们的踪影。送王后回寝殿,对着他们说完,也无视黑白无常两鬼,就偷吻了一下巫南的唇乖乖去寝殿等我。巫南皱起眉头,眼里赤裸裸的写着有你好看。但随即也只是点点头,被几个侍女簇拥着回到寝殿。

    听谛和血离也找不到吗?阎川顿时变得面无表情。黑白无常二鬼心里暗道,变脸真快。但嘴上也只应了一句是。阎川勾起嘴角:这道是有趣了,这一个接着一个来,本王还真是有些惊喜呀。

    忘川旁,那位身穿白衣,戴着黑白面具的人又坐在那里。巫南经过时,看到了他。那个人也一直看着巫南,巫南对他笑了笑,他将脚伸进忘川里。巫南惊道:莫要伸进去,这忘川还未说完,就见他将脚伸了进去,而后直直陷了进入。巫南冲过去,忘川却卷起大浪将她缠住。阎川此时也出现在她面前,她伸出手要阎川拉他。但是阎川只是奇怪的笑了起来,嘴里一直说着:只要你毁灭了,她就回来了。巫南挣扎着准备拉住他,却只见他又变成了一位白发女子,容颜清丽,也说着:只要你毁了,她就回来了。巫南就眼睁睁看着自己再次掉入寒气彻骨的忘川,然而这次,眼睛却散发出无色的光芒包裹着她的身躯。

    她一惊,醒了过来。刚庆幸原来是梦,就见床不远处,站着一位梦中穿着白衣,戴着黑白面具的人。巫南一惊,就见他飞快离开了寝殿。巫南也跟着追出来了。那人边移动,边回头冲着巫南发出呵呵呵的笑声,巫南不由来的烦躁起来,大喝:那个梦是你编造的,对不对?一招招灵力飞向他。

    我只是把事实告诉你,呵呵呵。那人笑着,一道水幕挡住了她的攻击。巫南皱起眉头,眼中不自觉流转出无色的光华,再一击,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那个人看到这般情景,也只是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水流,自动修复了他的身体。

    巫南穷追不舍,他挥出一道水幕,转身消失在不知何时踏入的花丛中。巫南也准备追过去,腰间却被几道银丝缠住,巫南回过头,发现是孟婆。

    你这丫头,没事往忘川里跳干嘛?忘川?!巫南惊了一下,再回头,发现花海几尺之外就是平静的忘川。我只是看了看这里的花。巫南破天荒的撒谎了,孟婆笑了笑,这里的花是曼殊沙华,也就是你们人界的彼岸花。这花,可是忘川滋养着。哎哟老婆子也不和你说了,本来以为你有什么好玩的事,原来是学老婆子跳忘川,无趣无趣,我老婆子还是乖乖去发孟婆汤吧。说罢,就伸了一个懒腰,慢慢离去。这时她的婢女也小跑着过来搀扶她。

    才走几步,她就听见了水滴声。回过头,看见那人浮在花丛中,嘀嗒嘀嗒,瞬间化成水幕消失。

    这些时日,鬼灵消失的事情越来越严重,阎川也没有多少时间来陪巫南。巫南自己没事,就翻找着新婚各类礼品。她记得爷爷说过,阎川需要的东西在嫁妆里。慢慢搜寻着,一个大箱子若隐若现的散发出甜腻的香味。巫南皱起眉头,盯着眼前的大箱子,好像这箱子是魔界那个女妖送来。巫南想了想,伸手打开了它。才一打开,一道曼妙的身姿就慢慢出现,对着她低头行礼道:奴家离香是奉命来侍奉鬼王的礼物。话说完,极娇媚的笑着抬起头,却发现,眼前站着的是一位黑袍华服,气质淡雅的女子。看眼前人的装束,她立马猜到是谁,脸上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就那样僵在那里。

    倒是巫南先反应过来,原来这魔界的贺礼是一个女子,这是诚心给自己添堵吗。平身吧,我不过是来找些东西,你不必拘礼,先下去换身衣服安顿着。说罢,巫南就叫进来一位婢女带那个满身香味的人出去。那女子福了一礼,出去了。巫南也不再记挂,继续找寻着,但是所有东西翻遍都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她只知道阎川告诉过她,那东西是一块白色的玉,上面刻着神秘的花纹。

    阎川回到寝殿的时候,就发现巫南下首坐着一个美艳的花妖。他才看两眼,一抬头就发现巫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花妖也连忙跪在他面前:奴家离香见过阎王,阎川一脸的疑惑。那花妖又开口道:奴家是魔界送过来服侍王和姐姐的。听她叫自己姐姐,巫南心里冷笑了一声,阎川也冷下脸来。既然是魔界的好意,本王肯定不能拒绝,但是这服侍和姐姐倒是不用了,本王还没说谁随便送个人来,我就要纳为妃。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巫南身旁将她搂在怀里。离香听到这话,脸色苍白,阎川挥手唤婢女进来。

    直到离香被带下去,巫南一直都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阎川,阎川心里一虚。你们人界不是有一句话,叫,唯得一人心恩爱两不凝。哦?巫南,笑了笑。可是,我好像是你第二个娘子了?阎川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巫南捏着拳头,几息过后,阎川勾唇笑了笑。

    我的南儿莫非是吃醋了?说罢就深深的吻了下去。这才吻,就传来孟婆一惊一乍的声音,哎呀哎呀,我老婆子要长针眼啦。这一闹腾,巫南阎川两人都羞红了脸。阎川板着脸刚准备发作,孟婆又说道:别生气呀,老婆子我是发现曼姝沙华都枯萎了,才来禀报的,不然你们以为我老婆子愿意。阎川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回头对巫南说:南儿,你在这里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孟婆在跟着出去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巫南一眼。巫南一个激灵。

    不消一会,外面传来灵力碰撞的巨响。巫南准备冲出去,却被侍女拦住,巫南一瞪那侍女,那侍女就立在原地。不消一会,就瘫软在地。

    巫南赶到的时候,阎川正和那位黑白面具的人打的不可开交,但是这个人的头发不知道为何变成了乳白色。黑色和乳白色的灵力四处散射,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两人同时看向巫南。两人都想过来,却被互相牵制,到巫南明显看到,那人身体中窜出一个影子,朝巫南飞来。而本来和阎川打斗的人,头发寸寸变成了黑色,而且身体也慢慢化成水幕包裹着阎川。

    巫南这里刚要有所动作,就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寒气朝自己涌来,她连忙阻挡。但是冰冷的手还是掐上自己的脖子,意识就这样慢慢被寒冷侵袭。就在白色的影子要进入巫南身体的时候,她的眼睛突然睁开,无色的光华自眼睛散发出来,白色的影子就这样被阻碍了,而后飞离她的身体。正与阎川缠斗的的人见比情景,连忙飞向那影子,瞬间融为一体之后,将什么东西打入巫南的身体,跳下了忘川。巫南此时没有任何力气,浑身都是万般疼痛和无力,只能就着灵力飘向阎川。

    最后的意识,是阎川抱着她,眼神焦急,喊了一句启儿,而后就是无尽的黑暗。</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