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虚无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章 端倪,中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阎川正在为这些时日鬼灵消失的事情烦闷,就感觉到一双柔嫩的手扶上自己的额头,亲亲按压了起来。闻到熟悉的香味,他将身旁的人抱在怀里,低声叫了一句,启儿。巫南此时听到这句话眼睛猛然眯起来,而后又恢复如初。只听她笑着说:王莫要太劳累,臣妾为您熬了安神汤。说罢准备站起身来,却依旧被阎川紧紧抱住。启儿莫走,巫南捏起拳头,最后还是抱住了他。

    睡梦中的阎川依旧紧紧拉住自己的手,害怕自己离开。可能不是害怕自己离开,是害怕他口中的启儿离开。巫南苦笑了一下,挥手熄灭了香炉中的香。手捏成一个诀,只看到黑光一闪,屋内如初。启儿怎么哭了?阎川看着眼前的睡颜,眼中闪过挣扎,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巫南睁开眼,直勾勾的看着阎川,阎川笑着说:启儿先贪睡一会,我还要去处理些事情。说罢在她额头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巫南紧跟着阎川起身为他整理衣袍。而后点了一下他的鼻头,说:王可不许太累,必须要抽时间回来看看我。阎川眯了眯眼睛,而后笑着点点头。

    巫南行至奈何桥的时候,孟婆尖叫了一下,就冲上来噼里啪啦的摘除了巫南的发饰。好好一个女娃打扮的跟个老太婆似的干嘛,说罢又将她脸上的妆擦去。巫南看着孟婆的举止,哭笑不得。孟婆你这是干嘛?巫南准备唤婢女来梳发。却被孟婆抢过梳子梳了起来,我老婆子最不爱你这等小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戴那么多东西也不嫌累。巫南笑着摇了摇头,只得任由孟婆为她梳发。王后还是这般好看一些,不知何时,离香也走上了这奈何桥。哎哟,这小花妖修炼的倒挺精致,离香浅浅一笑,对着孟婆行了一个大礼。参见孟婆大人。孟婆倒是很受用这一礼,昂着头从鼻孔里哼出平身二字。

    离香缓缓走到巫南身边,代替身旁的婢女扶住她。王后气质脱俗,嫡然如仙,并不适合太过于繁复的装扮。巫南看了她两眼,你来这里可有何事?离香浅笑如常,奴家是来这里看彼岸花的。哦?!巫南挑挑眉那你快去,本后也要快些回去,王估计快处理完事物了。说罢,就告别了孟婆和离香朝寝殿走去。

    一回寝殿,她就将那个侍女叫来,依旧恢复了华贵的妆容。

    离香顺着忘川一直走,直到一道冰冷的结界挡住了她的路,离香转身离开时,在原地撒了一片花瓣,花瓣融入土里瞬间消失。

    臣妾为王弹奏一曲可好?阎川到寝殿的时候,巫南已经端坐在琴桌后,准备伸手抚琴。阎川抓住巫南的手,说:吹笛子吧,你最擅长的,是笛子。我知道。巫南听到这里,手僵了一下,接着说:那,王您来尝尝这个汤可好?而正准备转身,却被阎川一把抱住。我不想喝汤。巫南咬咬嘴唇,准备接着再说话,却被阎川吻住。

    巫南顿了顿,一把推开阎川。王,臣妾突然感觉身子不适,今日就不服侍您了,让,让离香服侍您。丝毫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就冲了出去。 阎川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但是他能做的只是伸手捏了一个咒,没入巫南的体内。逃离开阎川,巫南没有丝毫的逗留就出了冥界。

    木青云接连几日来拜见天帝时,都被回绝,回绝的原因竟是因为寒月郡主这些日子心痛这老毛病又犯了,需要王寸步不离的守着。木青云在大殿外转来转去,心里极是烦闷。有重要事情禀告偏生见不着主,正六神无主之际,迎面走来的一个人像是让他见到了曙光,蹭的一下就凑了上去。

    巫南走到巫府的时候,施了一个咒避开阵法,隐匿了身形进入府内。她走的日子不久,但是巫府内内外外总觉得有些陌生,不知不觉,她又走回到自己十年如一日居住的藏书阁旁边。才不过在外面,就能闻到腐朽古老的味道,巫南呼出一口气,走了进去。闭上眼睛,她都能知道藏书阁第几层放着哪些书。

    以前读阅时,你也是这般认真的模样。闭着眼睛,好像其他一切都是与你没有关系的。轩辕北不知何时出现,巫南睁开眼睛,对上他深邃的眸子,两两无话。轩辕北走上前来,将她手里的书放好,拉着她的衣袖往楼台走去,不急不缓。北少爷的修为还是要比巫南稳重些,竟然轻易破了巫南的隐身术。轩辕北笑了笑,原本是不知道你在这里,是察觉到你的味道才开始破咒的。好了,到了。轩辕北让巫南坐到蒲团之上,转身去为她沏茶。

    巫南也没有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高楼之外的人间繁华。

    我听说,这个人间在许多年前曾因为一个人而经历了一次浩劫,生灵涂炭。后来诸神把她封印在天之极,地之端。从而拯救了这个世界,是吗?听到巫南说出这样的话,轩辕北笑着点点头。那么,之后,那个人的灵力呢。突然的一句话,让轩辕北的茶瞬间洒了几滴。南儿在开什么玩笑,那不过是一个传说,终归有些唬弄人罢了。哪能尽数便信了。巫南没说话,只是闭上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而后嘴角溢出几滴血丝,一张古旧的画卷便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南儿,你这是?轩辕北准备擦去他嘴角的血丝,却被巫南阻止,反手就在他手指上划了一道口子,几滴鲜血落到画卷之上。看到她这般举动,轩辕北像是明白了什么,而刚抬头看到她的眼睛,心里却又是一惊。无色的光华已经不再是随意的流转了,反而是慢慢的聚集了起来,仔细看还能看出貌似像是一个封印的形状。

    北哥哥,原谅南儿。这是轩辕北昏迷之前,巫南说的最后一句话,真好,又愿意叫他北哥哥了。巫南安安静静的坐着,一口口品着方才轩辕北为她沏的茶,但是四周愈发寒冷的温度生生让茶水结了冰。

    那时候,你喜爱戴着面具,一排排抚摸着各种书籍。气质卓然不群,姿态极美。可以修为太浅,始终察觉不到我的存在。如今能日日伴着你,总觉得你生生变了样子。阎川的身姿就直接从冥界出现在巫南面前。在地府倒是没发现你的气息能寒成这般。巫南面无表情的看着阎川,阎川笑了笑,起身牵住她的手。莫要再轻易受伤,也莫要再轻易使用那股力量。也是奇怪,每每触到自己,阎川的手总是温的。巫南不答话,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见阎川又要带她会冥界,她反抗了。

    不愿回冥界?阎川回头看着巫南,巫南诚实的点点头。那也好,我正想办些事情,便留在人界几日罢。也正好这些日子可以查查新鬼灵消失的事情。

    等到巫南阎川二人赶到的时候,原本死去的人,只剩下一副躯壳,四周的人围着吊唁,却殊不知他们心心念念希望死后有个好轮回的人已经消失了。你看那,巫南拉拉阎川的袖子,阎川眯起眼睛。原来棺木上有一小块快速蒸发的水渍。气息很熟悉。巫南再次开口。二人来到院子中,都是寻常人家的格局,但是须臾,二人同时注意到了院中的井。

    下一个将入地府的鬼灵,家中无井,四周无水。阎川搂着巫南,吐出这样一番话,巫南点点头。二人便消失在原地。这股子气息我总觉得像是在哪里碰到过,只可惜近来也不知怎么了,记性太浅薄了些,总会忘事。阎川抱住巫南,听到她这般说,心里倒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得紧紧的抱住她。而巫南此时手却偷偷的捏了一个诀,待到最后一笔画成的时候,光芒没入阎川体内。阎川眉头一皱,闷哼了一声,接着就软软的倒在巫南怀中。

    感受到屋中传来的气息,巫南一闪身就飞了围住。进去,只看到一股水流从她身旁快速的滑过。巫南紧跟着追了过去,一边追,手一边凝聚着各种结界,然而那水流并没有缠斗的意思,只一门心思要逃跑。眼看着快到水池边,巫南轻轻一笑,那水流四周突然拔地而起一圈淡金色的光幕将水流围住。

    感受着四周越来越强的压力,水流慢慢被挤压成一个漩涡,一双白嫩的脚就这样慢慢幻化出来,接着是身体的各个部位。

    眼前赤裸的少女被金光压制的动弹不得,一双茶色的大眼睛紧紧盯住几尺外的巫南,巫南挑挑眉,右手轻轻一捏,女子身旁的金光就变成了锁链分别锁住她的手脚。看着女子赤裸着身子没有丝毫的羞愧,巫南一甩手,将自己的外袍盖到她身上。看着倒在怀里的阎川眉头紧锁,巫南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怔怔的,不自觉就落了泪。

    既然舍不得,为何又要离开呢?旁边的女子发生不符合她形态的沙哑声,巫南头都没抬,只是眯了眯眼睛,那女子身上的锁链就紧了几分,痛的她一声闷哼,茶色的眼眸开始有些氤氲。巫南抱着阎川的头,手指点住他的眉心,须臾,一滴有着浓郁黑气的血滴从他额头中被抽出,巫南将它轻轻送入衣袖中。

    你这女娃,用冥界灵血做什么。见到巫南的举动,那女子有些急了,也不管身上的疼痛,急忙就要扑过来。手脚上的链子金光慢慢淡了下去,茶色的眼睛竟然慢慢变成了乳白色。

    巫南回头看着她,眼中流转着无色的光芒。女子心中一惊,准备挣脱链子,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巫南在对她抬起手的时候,手中散发的无色灵力就已经紧紧包裹住了她。女子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违背誓约,其罪当诛。

    阎川睁开眼睛,正好见到眼前的女子玩弄他的发丝。他笑了笑,轻声说了句:启儿别闹,然后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好好,启儿不闹。,启儿说着这话,转身为他准备衣物为他更衣。阎川端起茶杯,顿了一下,又轻轻将茶杯放下。这个时候,离香敲门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转身又出去了。王,你闻闻香不香。启儿拿着手中的华袍,为阎川穿上。这可是用曼淑莎华熏过的,对安神有很好的效果。阎川笑了笑,低喃道,这花,倒是活了过来。

    离香将衣物送过去之后,立马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释放出灵力设了一个结界。自己盘坐在结界中,手心散发出蒙蒙的灰光。忘川河旁的花开的很艳丽,这艳丽之中有一朵灰色小花,小花散发出银色的花粉,毫不起眼,但是这花粉却凝成了一根尖锐的小针,往它前面虚空的空间刺过去,然而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手摘下了这朵小花。屋中的离香口吐一口鲜血,正心神不定之际,四周的灵力突然向她挤压过来,她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就被一个漩涡吸了进去。

    虽然说不知道送你来地府是为了什么,但是老婆子我必须提醒你,那后面的人,你们魔界不要妄想动也莫要妄想其他的。孟婆将手中的灵石扔给离香,离香苍白着脸色,握住灵石开始吸收。可是你破了我的阵?恢复了一口气,离香才虚弱出声。孟婆看了她一眼,破你什么阵?老婆子我是看到你晕倒在结界旁的花丛里,才把你救回来的。说到这里,孟婆突然一惊,转身就消失在房中。

    然而等她出现在结界旁边的时候,一名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已经踏入了结界之内。那人回头看了孟婆一眼,化作星星点点消失在结界之内。</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