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啦啦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少女的死亡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是一名新闻系大三的学生,报道这件事情是我的实习工作。

    早早得到通知,我便坐上公车赶往采访现场。鸿福小区的一单元三楼挤满了人,301的大门打开着,客厅的沙发正对着我,我要采访的对象就坐在那沙发上。

    她的脸白的像雪,灵动不已,可她的嘴唇发青,像发霉的墙,毫无生气。

    她死了。

    我正朝她迈出一步,突然那原本紧闭着的眼睛睁开了。她的眼眶红得发黑,好像是眼珠子曾被挖下来后来又给晚回去了似的。她站起来,半张着嘴唇,发出嘶嘶的吸气声,一步一步朝我走了过来。我吓得连连后退,摔倒在地上。

    她离我越来越近,诡异无比地看着我,伸手将我扶起来。我尖叫着推开她,别碰我!

    定睛再看,那人却只是好心想扶我起来而已。那女孩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好像她从来没有活过一样。

    我飞快地逃出了那间屋子。下楼梯时,我的脚抖个不停。见鬼了,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直到交稿日期的来临我还是惊魂未定,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编辑部的主任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训了我一通。

    主任,这个报道我做不来。

    为什么?

    我觉得,报道死人这种事对人家不太尊重想起她我就忐忑不安。

    你害怕?

    我看见她站起来了!很恐怖的,比电影里诈尸还可怕。

    什么?主任冷笑了一声,不再愿意听我解释,好了,我交给别人做。你明天也不要再过来了。

    啊?为什么呀?

    你还是比较适合在家里当大小姐,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

    我紧握着拳头,咬着牙,她那一脸你有病吧的表情,看着真让人恼火。

    回家时,心情像被人浇了一锅热油。我决定化悲愤为购物欲,冲进了商店里血拼。直到晚上,战果累累,我坐在麦当劳里泄愤地啃着汉堡包,吸着可乐。心情不好,食如嚼蜡,就连窗外的风景都变得异常奇怪。

    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穿黄色袈裟的和尚,围着一对中年男女,嘴里喃喃有词,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地上,被火焰化成了灰的纸钱,随风飘,穿过了玻璃,飘进了我的眼睛里。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一切祭奠的景象全部不见了,那对中年男女只是手挽手穿过了马路而已。

    我眉头紧蹙,再也没有胃口吃东西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刚刚那一幕的影响,我回去的时候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几次回头都没看见可疑的人。于是我走进路边的一家咖啡厅,坐在门口,看一会儿进来的人是谁。

    没人再进来。

    我恐惧万分,打电话叫老爸来接我。

    二十分钟以后他的车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我上车以后告诉他,有人跟踪我。

    谁敢跟踪你?老子一枪崩死他。老爸认为这个玩笑很好笑,自己在那里哈哈大笑着。我把脑袋靠在窗玻璃上,没理他

    回到家,我很不安,觉得是不是跟那个女孩有关。于是向报社里工作的同事打听了一下那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张蕾,她也在三十三中上学。这是我以前读书的初中。这不奇怪,因为三十三中是市里比较出名的中学,但她和我竟然还是同一个班的。

    我听到这些信息的时候,脑子晃了一下。马上联系到我们以前的教务处主任,他听到是校友要回学校做采访,很愿意帮忙。

    但是提到张蕾的事他们还是不想多说,我可以理解,毕竟对于一个学校来说,发生毕业班学生自杀事件影响还是很不好的。

    我只好从她的同学那里寻找线索。

    熙熙攘攘中,那些孩子把一个男生推了出来。他们说这是张蕾的男朋友,可我看那男孩却很不高兴拥有这个头衔。他一脸阴沉沉的,像脸上打雷了一样。

    我悄悄地打量着他的长相,像韩剧里的那种酷帅吊炸天的男主角,眉宇间带着很淡很淡的忧伤,好像经历过多大的痛苦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

    张乔。

    我惊讶地眨了眨眼,刚想开口说话,张乔却像什么都了解了一样,打断我,说,全世界姓张的人都得跟她有关系吗?态度十分恶劣。

    你是张蕾的男朋友?

    不是。张乔冷淡地说。

    是张蕾喜欢他!一个男孩替他回答道。

    张乔脸色更难看了,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他的样子,让人不敢接触,生怕说错了一句话他会用眼神杀死你一样。

    我赶紧转移话题,张蕾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啊,以前还挺正常的,后来就不行了。

    怎么说?

    说不上来,反正她整个人看起来都疯疯癫癫的,没人敢接近她。但她就是喜欢缠着张乔,我们都以为她不会有喜欢的人呢。

    我观察着张乔的反应,他不高兴,很不高兴。现在下定论说他讨厌张蕾,我总觉得还太早了。

    那张蕾是什么时候变得不正常的呢?

    秋游那次吧。一个女生说。

    大家都纷纷点头,议论,好像就是从那之后,是去年,学校组织去林山秋游。

    林山?那她是不是单独去了什么地方?

    好像——也没有吧。当时她还蛮合群的——不过时间这么久了,要有也忘记了。

    他们的下课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上课以后我就离开了。

    我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张乔叫住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了我。我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那串数字,心想,这小子是怕人多不好说话吧。

    离开时,我给张乔发了条短信——

    他没有回我。

    路上,我瞟见一个报刊亭,心想,关于她的报道应该出来了吧。于是我掏钱买了一份报纸。

    没错他们已经把事情登了。

    9月19日北安路鸿福小区发生的自杀事件引人深思。死者小蕾(化名)今年仅有十五岁,夜里趁父母睡觉时,喝下家中的杀虫药,毒发身亡。警方搜寻线索的过程中在小蕾房间里发现大量类似于小说的文字。专家现已着手分析文稿背后的心理问题。如今青少年自杀死亡率一直攀高,又一朵祖国花的凋零,为人们敲醒警钟,重视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尤为重要。

    文章旁边附上了一张黑白的照片,那个女孩笑得非常甜美,一双大眼睛十分有神。

    我盯着报纸看了好一会儿,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可能精神不正常呢?</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