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啦啦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消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市中心是我常去的地方。没有为什么,只是在那里吃饭可以看见形形色色的人,就会觉得这个世界很新鲜。饭后,走在阳光灿烂的商业大道上,我的脚步突然停在一个露天停车场前,我看着那栋独立的楼房。

    这栋楼有三层高,最底层是一扇新油漆过的木门,往上一层只有一扇雕花的窗户,再往上就只有雪白的墙和尖尖的瓦砌的屋顶。这是什么时候有的?

    我绕过一排排车子,走到楼下。它并没有像海市蜃楼一样消失。我踏上真实的阶梯,看那门上挂着的牌子,古代历史博物馆。

    开放时间:周一周五9:00——18::00

    周末:10:00——17:00

    我推了推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透出微微的亮光。我又把门开得大了一些,吱呀声更刺耳了,灯光也更亮眼了一些。

    屋内却是空荡荡的。

    我迈步走进去,身后的门悄无声息地自动关上了,如果不是因为灯光突然不那么明亮,我根本察觉不出来。

    沿着光亮的地方一直走,我的脚步声慢慢出现了回响,前面应该是一个很空旷的地方了。那里亮着灯,依稀看出那是一个展示厅。我加快了脚步走进去。

    这里的墙上满满的排列着的全是画,好像这些画是墙纸一样。它们真实得令人不敢相信,就像那位画家坐上了时光机,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用照相机照出来的一样。每一幅画旁边就有一个镶嵌在墙内的格子,外面罩着一层玻璃,里面装着画上的人使用的器具。

    这样的地方理应是行人络绎不绝。我没有想太多,看得非常入迷。但越是往前进,画面就变得越黑暗,出现了青面獠牙的鬼怪,还有迫于恐惧而不得不臣服的人类。

    有一幅画,上面只有一个红色的大圆壶,没有壶口,壶身通透,还带着一点点玉的颜色。实物却只是一颗很小的石头,大约拇指盖大小。它的名字叫收鬼瓶。

    我怀疑地想,这真的是个古代历史博物馆吗?

    喜欢?我的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被他吓一跳,转过身,眼前是一个身材伟岸的老人,花白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没有一丝凌乱。他身穿一袭黑色的西装,笔挺地站在我面前,笑着。在他眼里我看不到一丝慈祥,反而十分诡异。

    我是馆长。他说。

    我皱了皱眉。

    你很喜欢这个?他又问。

    我只是好奇。

    送给你。

    什么?这不是文物吗?我瞪大了眼睛,怎么可以随便送人?

    文物也曾被人拥有。如果你不是它的主人,那它就不会属于你。老人用奇怪的腔调说道。

    我不是它的主人。我可不想跟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沾上关系,光是听这东西的名字就已经够渗人的了。

    可是那个老头硬是把那个小挂坠塞到了我的手上。我看着掌心里的那个触感冰凉的小玩意儿,不知所措。

    带着它。你最近不祥啊。他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告诫我。

    不祥?我挑眉,感到不悦。不过,我最近真的挺倒霉的,所以还是收下了那个挂坠,当做一个吉祥的象征。

    离开博物馆以后,继续在附近的商店转了一圈,给小狗买了狗粮,给我买了几件衣服。

    回去后,头一次,它没有扑过来舔我。奇怪了。

    我的狗呢?我问离我最近的人。

    姚晓琳一脸紧张,我们打你电话不通

    怎么了?

    它不见了。你走之后它就不见了。

    我的眉头机械地挤在一起,我没有看见它跟着我出去。

    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姚晓琳眼神有些飘忽,明显不是因为她们弄丢了小狗而感到内疚的神情。

    李巧巧加入了对话,这狗你该不会是在哪儿捡来的吧,王映?

    我看着她,并不友好,找不到它我还得陪我朋友一只狗。

    你会有朋友?她轻蔑地冷笑一声。

    我只跟你不是朋友。我回道,现在它也没有伤害过你们,就不要瞎担心了可以吗?它可能只是趁你们不注意溜出去了而已。

    是吗?它消失的时候可是连影子都没见着啊。指不定哪天就凭空回来了。

    我怒瞪着李巧巧,疑神疑鬼!等你哪天出事了再找它算账啊!

    闭上你的臭嘴!李巧巧的脸被气得扭曲,好像非常介意我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也没理她,拿上东西,关门就出去了。</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