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焉知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一章 残忍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搀扶着自家小妹的兄弟感觉到不对劲,伸手探了下她的鼻息,糟了,小妹没气了。

    什么!几人围拢过来,把她小心的放到地上,看到她被扎毒针的那只手已经泛黑,这到底是什么毒,我们不是用内功把毒逼出来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三妹抬头看到刚刚那个黑衣人走上前来,心内升起一丝恐惧,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是你,我要为小妹报仇。二哥回头一见是她,怒气冲冲的举刀就砍。

    杀了她,为小妹报仇。其他兄弟见此也一并上前,也不管打不打得过,三妹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想要阻止他们,可是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得发不出声音,只能呆呆的看着他们冲上前的背影。

    箜离看着扑过来的几人,眼内是近乎残忍的冷漠,还真是手足情深呐,那你们现在去陪她,如何呢。寒光闪现,鲜血横飞,眨眼间几条鲜活的人命倒在血泊中,再未爬起。

    浓稠的鲜血溅到三妹的脸上,眼内不知有什么流了出来,啊!!!悲戚的哭声惊起林中的鸟儿,却又不知为何突然戛然而止,最终归于平静。

    天雪悠悠转醒,对于晕倒时的记忆有些模糊,怎么稀里糊涂的就晕了呢,好像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他救的我吗。突然一个颠簸,把天雪的思维瞬间就打散了,停车!

    呦,师妹你醒了啊。莫炎挑起车帘,就看到自己师妹一脸幽怨的小表情,怎么了这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哪里都不舒服啊。停车行不行啊。

    莫炎了然,这就快到前面的乡镇了,再忍忍吧。

    明月当空,繁星点缀,调皮的夜风微微吹拂起俊美男子墨黑的长发,修长两指夹起白棋落在棋盘上,粉嫩薄唇轻启,听说睿王派去的人至今一个消息都没有,虽说那些人功夫不到家,但也不至于一点消息也没有,只是不知是阿璟变强了还是有高手相助,又或者是那些杀手惹了不该惹的人。

    对面之人闻言满脸不屑,哼,高手相助也好,技不如人也罢,总之我那个父皇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只是实在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召三弟回京,总之不管结果如何,赫连睿那个没脑子的是不会好过了。

    俊美男子执白棋的手顿了一下,三皇子自幼祁山学艺,背后又没有什么家族势力,即使皇上偏爱与他,可是这皇位也是要看才能脾性,在我看来皇上在刻意让三皇子远离朝政,睿王又为何还要如此。如此愚蠢只怕不会善终啊。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祁山之上可还有你我都得罪不起的人呐,那百里家的少主百里轩可是老三的师弟,而且二人关系貌似还很好,要是老三有那个想法,那百里轩于情于理都会助他,要是让他们联手,呵你要知道自从他母后死了之后,这李相的势力也跟着衰弱,你是知道的,赫连睿从小就以为自己会是太子,如今盼了那么多年,他不急才怪,至于我父皇么,谁知道他又是怎么想的,在外人看来他偏爱老三,可又是谁让老三陷入这危机之中。真不明白父皇此举何意。

    你是说皇上故意为之。俊美男子有些诧异。

    谁知道呢啧。对面之人看着棋盘蹙眉,黑棋却迟迟未落,半响,把棋子放回去,我又输了。

    男子拱手浅笑,翼王承让了。

    这时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急急慌慌跑来,王爷,方才王妃在街上险些摔倒。

    赫连翼闻听此言脸色骤变,什么!现在怎么样了。

    现下已经无事了,只是王妃受了些惊吓。

    千叶兄那我就先回了,改日再聚。说着就起身走出了八角亭。

    男子静静的看着池中摇曳的荷包,那丫头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呐,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身子,小七,明日一早记得收集荷露,送到翼王府给王妃。

    是,公子。</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