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灭世史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四章:羞涩的胖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如”那如墨的眉毛周而复始的蹙起然后平缓,楼远黛见他纠结了好一会之后才缓缓开口“就叫腰花吧?”

    这语气是征求了楼远黛的意见,楼远黛虽然对这个名字表示无力吐槽但是也不好逮着人家的人就给她起名,主要是因为她起名的水平比沈止高明不了多少,沈止这箱是一个腰花,放到楼远黛手里去她说不定能改成翠花。如果说前一个名字还别出新意让人感觉焕然一新那么这后一个名字是土的不能再土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腰花”楼远黛用略带不忍的目光看了一眼仿佛对自己的名字并没有什么异议的腰花“那就叫腰花吧。”

    听着还好吃。

    对于腰花这个名字胖子非常满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喜欢吃腰花的原因楼远黛看胖子自从那个少女有了名字之后就对她亲切了不少,前前后后一口一个腰花的叫着,真是过足了嘴瘾。

    而一边的墨玺则是对沈止起得这么名字表示相当嫌弃。

    “还不如叫烤麻雀”墨玺说的时候眼神似有似无的瞟向在场之中唯一一个鸟类凤九“比较符合女孩子的审美。”

    你这可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楼远黛默默地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快要滴落下来的汗,哪个女孩子愿意叫烤麻雀这种名字?

    凤九遭到墨玺的冷嘲热讽一下子就怒了:“烤麻雀起码还能吃,不像某些连身体都没有的人,自己扑到火上去都没人看一眼,真是可怜啊,啧啧啧。”

    这两个人是来搞笑的么?凤九和墨玺那边再次成功爆发大战。

    “我说个烤麻雀某些人那么激动干什么?”墨玺狠狠地瞪着凤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有个麻雀变成的妖精。”

    我的妈!楼远黛看着两个快要掐起来的人表示自己非常的悲痛欲绝,这两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在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世界?现在她严重怀疑当初林澈离开他们就是因为受不了他们时时刻刻都能掐起来的样子。

    如果是两个没有什么本事的人随随便便的掐起来倒没有什么,在末日之中根本无法掀起什么大浪,但是眼前这两个可是高级人物,楼远黛现在要是放任他们打起来的话恐怕方圆百里的屋顶都能被掀了。

    不过周围的屋顶非常幸运地没有被掀飞,楼远黛看着那个成功地阻止了即将动手的凤九和墨玺的人,心中却并不感到庆幸。

    为什么第一批追杀的人来的这么快?楼远黛心中想着。

    没错,这个组织了即将动手的两个人的高大身影就是来追杀的异能者,楼远黛绝对不会相信一个路人会闲的没事把人家的屋顶掀飞。

    没错此时此刻刚刚还罩在楼远黛头顶的屋顶就像被掀锅盖一样让人掀飞,露出满天的星光,如果不是当下的情况不允许的话楼远黛绝对会感叹一下今天的夜色是如此的美丽星星是如此的闪亮,但是现在这个掀屋顶像掀锅盖一样的人很明显不会给她感叹的时间。

    “这位英雄……”楼远黛看着那个从没了屋顶的墙上跳下来的高大身影,既然能够一把把屋顶掀飞一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而且经过一号基地之后一些小兵小虾是不敢再来造次了,所以这次来的人自己没有把握打过,但是另外那两个有能力的实在是太不靠谱。

    楼远黛刚想让那人坐下来慢慢聊,但是那高大的身影却一下子向着这边冲过来。

    ……目标并不是楼远黛,而是已经缩在腰花旁边的胖子。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向前冲了很小的一段距离,甚至连那胖墩墩的人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就被一道黑色的身影挡了下来。

    好快的速度,楼远黛看着呆愣在原地的胖子,原本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穿着灰黑色衣服的漂亮少女,但是就这么一会功夫那少女已然消失,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挡住异能者的那个黑色的身影正是消失在原地的少女。

    这是人?此时此刻凤九还有墨玺已经停止了斗争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不这不是人,他们重新定义了一下黑衣少女的位置,她是新世界刚刚形成的异能者,第一代异能者。

    于是问题来了:这真的是第一代异能者?

    单挑几乎无敌。世间武功唯快不可破。楼远黛今天是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

    只见原本身着黑衣在胖子身边的少女此时此刻已经围绕着那个身形高大的异能者异能者转了好几个圈,身形快成了一道闪电,楼远黛眼中只能看见一道道黑色的虚影。

    因为速度很快所以无论中间的人手舞动的如何迅速都无法抓住那个环绕在自己身边的少女,然后那个人终于用出了异能。

    “原本觉得一群新世界才得到异能的新人而已”那个大汉不知道身上是被腰花用什么武器划的,上上下下都有伤痕流出血来,但却刀刀不致命,腰花的武器好像根本划不开这大汉的肌肉,划痕最多只停留在皮肤的深度“但是没想到既然是一群有能力的,一号基地的事情我听别人听说了,就是想来看一下是何许人能够用那种计策坑了我们一群资深者,顺便打听一下石碑的下落,我还以为不用动用自己的异能。”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似乎在计划着什么危险的事情。

    不好,楼远黛看着大汉的冷笑立刻警觉地向沈止那边挪动了两步。

    为什么要向沈止那边挪呢?紧接着楼远黛就给出来答案。

    就在鬼魅的身影掠出一道残影经过大汉胸口地方又给他划上一刀的时候那个大汉突然发力,楼远黛只见他身上红光一闪,紧接着那道原本还游刃有余的黑色残影瞬间好像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向后飞去,直接飞到房间的角落里去给了墙壁重重一击,光芒都是从那被划开的道道伤口之中散发出来的。

    然后那二十几道被划开的伤口之中的红光大盛,混合着血色的光芒从那一道道伤痕之中迸发出来,仿佛下一秒秒就要破体而出了一般。

    然而事实果然像楼远黛想象的那样,那些被划开的划痕奇迹一般的从壮汉的皮肉之上消失来到了空气之中,而且愈来愈大,更加闪耀,最后直接到了一道红光足足有半米长的地步。楼远黛记得腰花在他身上划伤的都是最多是十厘米的伤痕,他这直接给放大了三倍。

    而紧接着那些闪耀着血红色光芒的像是浮在半空之中的红色弯刀一般的血刃就对着他们狠狠地飞过来,这个时候楼远黛却并没有做出什么防护措施,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躲在了沈止的身后。

    沈止:???

    虽然那大汉信心满满的来了,但是因为这边有两个巨头,一个神兽一个鬼王,所以楼远黛根本不用出手,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可怜的人儿被凤九还有墨玺一顿围殴之后然后被捆了起来,困得比粽子还要严实上三分。

    “真可怜。”楼远黛在粽子旁边假惺惺的揩了一把眼泪,把那被捆住之后扔在地上的粽子气的几乎要蹦起来。

    “我是该自豪呢还是该伤心呢?”就在这个时候沈止阴森森的发出声音来。

    楼远黛听见沈止的声音脖子缩了一下,刚才她确实是一下子蹦到沈止后面去了,但是现在沈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或者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既然那么相信我藏在我后面,一定是对我实力的肯定”沈止继续用自己阴测测的声音刺激着楼远黛“但是当时你为什么要把我当成挡箭牌呢?”

    楼远黛听到这里又理直气壮地把脖子伸长,活像一直刚刚把头从龟壳里伸出来的乌龟。

    “当然是对你实力的肯定”事实确实是这样,沈止的实力得到了肯定,那些血刃打到身上竟然连一道白印都没有留下,只是有些疼而已“我早就知道你本身并不会受到这种伤害。”

    楼远黛说这话的时候注意到旁边被困成粽子的人已经停止了挣扎,反而伸着耳朵想要听什么一般,显然不想错过沈止身上的秘密。

    她抽了抽嘴角看着伸长了脖子的大汉,然后回头示意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绿眠:“拖出去弄死。”

    拖出去弄死?大汉听到楼远黛的话之后挣扎着想要把自己外面的那层粽子皮弄断,但是这些挣扎都是无用的,这可是凤九亲自给他捆上的绳子,无论怎么挣扎都不可能被挣开。

    “所以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感到自豪”楼远黛一边看着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弄出去的大汉一边和沈止说着“你有那个能力,所以我才会躲在你身后。”

    现在旁边没有别人了楼远黛也能够畅所欲言,不必顾忌要在其他人面前隐藏沈止石碑的身份。

    想到这里她回过头来看着好奇的凤九还有墨玺,这两个人不知道沈止就是石碑,所以非常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办到被那些血刃砸中还没留下一点伤痕的。

    “你的异能是防御?”墨玺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止却又觉得不像,就算是防御也不能一点现象都没有就把攻击防御下来的。

    “石碑你们知道吧?”楼远黛觉得凤九还有墨玺混迹在高级世界之中那么多年总归应该明白石碑有什么作用。

    “当然知道”凤九道“我们之前绑架的转移师说过如果没接触过那个世界的石碑他们是无法转移的。”

    楼远黛听见凤九话沉默了一会,该不会他们对于石碑的认识就截止在这里了吧?

    “……”

    “……”

    二人相顾无言,楼远黛等着凤九继续说自己对石碑的了解,凤九则是等着楼远黛的下文。

    “怎么了?”风九有些奇怪的看着默不作声的楼远黛,刚才自己说错了什么?

    “就这些?”楼远黛问过之后觉得可能这个意思不太明确“就知道这些?”

    “不然呢?”凤九看上去呆呆的“难道石碑还有别的作用?”

    确实是有别的作用,楼远黛扶额向凤九还有墨玺大体的说了一下石碑的其他作用,这两个人像是被惊到了一样长大了嘴巴看着楼远黛,两人第一次如此默契。

    “可怕。”来自凤九的评价。

    “世界形成的玩家一定不如我厉害。”这是墨玺发自内心的感慨。

    凤九听见墨玺的话默默地抽了抽嘴角然后问楼院黛:“他能够挡住那些血刃和石碑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位小姐说我身上的这些痕迹就是应该印刻在石碑上的”楼远黛身后突然传来的沈止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看见沈止已经用一只手扯开了她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子从里面露出一些汉字来“换而言之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石碑。”

    此时听到这番话的凤九脸上的表情无比精彩,先是惊讶然后就是开心,开心到无以复加的那种。

    楼远黛看着凤九画风突变的表情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谁料凤九一个不注意突然跑到胖子旁边把他扯住了向这边拉过来,胖子对沈止有不小的阴影,但是这下被扯着还是极不情愿地来到了沈止面前。

    但是紧接着凤九就向胖子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你不是转移师么,快摸摸他。”

    摸谁?自然是沈止,此时此刻楼远黛眼看着凤九要死要活的扯着胖子的一只小胖手向沈止的领口伸过去,心中不免一阵恶寒。虽然这是很纯洁的摸,但是现在一个男人扯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去摸第三个男人,画面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幸亏纯洁的绿眠还在外面处理那个大汉没有进来,不过一想起具有独特审美的绿眠楼远黛就觉得有些头疼,怎样才能把绿眠的审美给掰直呢?

    胖子地手虽然是被风就抓着伸向沈止的,但是也碍不住颤啊颤啊的,甚至在要摸到沈止的一瞬间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楼远黛:“……”

    沈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