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侠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苍穹剑主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枝繁叶茂的林子里,数百名黑衣蒙面人正在持刀火拼,距离两方人马不远处的灌木丛中蛰伏着七八十位白衣剑客,他们静静地观察前方黑衣人们的厮杀,等候首领下达命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兄弟们!上!”随着一声清朗的号令,正准备冲锋陷阵的李笑只觉得眼前一黑,背上像是被无数铁蹄践踏,等他将脑袋从杂草堆中抬起来的时候,却见自己的手下们个个鼻青眼肿一脸关怀的望着自己。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站在这,还弄得如此狼狈?”李笑扫视灰头土脸的众剑客诧异道。

    “是这样的,剑主。”白影一闪,一位披头散发遮住面孔,犹如鬼魅般的白衣人挤了过来,嘴上愤愤不平地说道“刚才我们……加入战斗的时候,看到一支十几人的小队正在欺负只有五个人的团队,我们自然不能视而不见,于是就向他们提出交涉,加入他们的欺负阵营,要知道我们早就看得心痒痒了,谁知那十几人的小队不识趣拒绝了我们。”

    “我们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于是扔掉武器,摆出各种魅惑的造型引诱他们,哪料到这几个王八蛋一脸孤傲竟然反魅惑了我们,我们死活赖脸的要跟着他们,他们就是不甩我们!”

    顿了顿,他义愤填膺道“我们……我们气不过,就仗着人多与他们对骂了起来,这些小菜鸟还蛮厉害的,我们八十位九品高手齐心协力下愣是被对方骂得狗血淋头。”

    “最后……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只好动用武力抢夺,那十几个王八蛋不知道吃了什么药,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我们只好改变策略使用人海战术,依仗人多的优势派出一部分人缠住敌人,另一部分人趁机欺负那五个人的小团队,他们急得眼红了就发信号叫人来,一来就是二十口,我们不傻就主动丢掉武器引诱他们,谁知他们再次变得孤傲反魅惑了我们,于是,我们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贴着他们,结果就被他们无情地伤害了!”

    “岂有此理!”李笑恼羞成怒,大吼道“马上叫人!把兄弟们都叫来!”

    闻听此言,众白衣剑客精神大振,纷纷从怀里摸出一块巴掌大小遍布纹路的玉牌,对着它大声嚷嚷起来。

    魅眼率先摸出玉牌,轻轻划了几下放在耳边小心翼翼地低声说道“喂!雨妹!等这场战斗结束了我们就去约会,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一起去剑山挖煤怎么样?你挖煤,我在一旁努力督促你。”

    “好啊!”他背后一粗犷男子模样的白衣壮汉拿着玉牌兴奋道“不过挖煤太幸苦了,不如晚上我们偷偷地去剑山山脚的矿场搬砖如何?你搬砖,我帮你把风,万一被人发现了我就立即杀人灭口,你放心吧,一旦你死了,我就给你安个淫贼的名头,绝对不会影响我的清白。”

    “雨妹,这样不好吧?万一你一剑没杀死我,我岂不是玷污了你的清白?要不我去矿洞挖煤,你在山脚努力搬砖,一旦有人来了将你抓住,你就把我给供出来,我们最多被判一个连续盗窃罪,顶多就是挂个大盗的牌子游街,被人吐一身口水,运气好的话,让人拖出去打个半死然后吊在城门口几个月而已,决计影响不到你的清白。”

    “这个办法好!只是如果我被抓了,其实不用你说我也会第一时间把你供出来,因为我们是情侣嘛,嘿嘿。”

    “雨妹……”

    “魅眼哥……”

    “喂!你们两个!以为站在我身边使用玉牌,我就不知道你们是在对话?”李笑面朝着己身旁站着的魅眼和壮汉般的女子大吼道。

    见二人惊慌失措地跑开,他鬼鬼祟祟地摸出玉牌,低声说道“喂!师姐!我终于想到怎么约会了!等我手上的琐事一结束,我们就携手去剑山,你在山脚努力搬砖,我在山上用心挖煤,一旦有人来了抓住了你,你就把我给供出来,我们最多被判盗窃罪,无非就是挂个“大盗”牌子游街,被人吐一身口水,运气好点,让人拖出去打个半死,吊在城门口几个月而已,绝对不会影响你的清白!”

    “师弟,如果我被抓了,其实不用你说我也会第一时间带人上山抓你,哪怕你不在上,我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会带人抓住你,因为我们是师姐弟嘛,嘿嘿……”

    “师姐……”

    “师弟……”

    恋恋不舍地收起玉牌,李笑看到自己麾下二百多高手已经尽数赶了过来,加上原本的八十位,他身边一共有两百位九品高手,这样一股强大力量放在三大武域任意一个江湖中都是不可忽视的超级势力,相信对付眼前这几百位黑衣人轻而易举。

    就在他准备发号施令之时,一声狂傲的大笑在林子里回荡,“哈哈!大名鼎鼎的苍穹剑主果然非同凡响,剑主大人不仅拥有十三品武尊高阶实力,连一帮手下都是九品高手,如此强大势力,我们武域各大门派都不一定拿得出来,只可惜你即将成为神侠系统下一任继承人主宰江湖!注定要陨落至此!”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打斗的两伙黑衣人立即默契地聚拢到一起,周围密林里同时冲出几百黑衣人,将李笑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哼!一帮见不到人的家伙!我不去找你们,你们倒自己送上门来!”李笑冷漠地遥望敌方阵营内缓缓走出的黑衣壮汉以及陆续赶来的十几位黑衣蒙面人,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几人身上每个都拥有不弱的真元波动,最低的也是十品高阶,最高的那个赫然已经达到了十二品中阶境界。

    更令他吃惊的是,周围近千黑衣人都拥有五品以上的实力,其中四五百人实力达到了七品,加上为首的几位十二、十三品高手,这些人的力量已经可以横扫武域任何一个超级门派,看来三大武域中的几个超级势力已经按耐不住要除掉自己了。

    “剑主真会说笑,分明是你今天在劫难逃,偏偏死要面子说什么我们送上门来,真是好笑!只是可惜了那张俊俏的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咯咯,人家还真有点不忍心下手呢!”说话的一位身材妙曼的黑衣蒙面人,最后走出的几位十二、十三品高手之一。

    “看不看得到,可不是你说了算!”李笑双眼一眯,“既然诸位执意与我为敌,那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系统的真正威力!”说完,他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惊天气势,仿佛一座大山般瞬间降临在四周近千黑衣人身上。

    感受到这股无法抗拒的庞大威压,领头的十几位超品高手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望向前方丰神如玉的白衣青年,其中一位体态臃肿的黑衣人失声大叫道“神威!你领悟了主宰技能!怎么可能!你成为系统继承人也不过几个月时间,就算是修炼天才,没有十几年的参悟根本不能学会主宰技能!你……你……”

    “主宰技能?不过是系统里的一些低级招数罢了!”李笑不屑瞄了那人一眼,瞧见近千黑衣人在自己强大的威压下瑟瑟发抖,他得意的笑了笑,当机立断对着众手下发号施令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这些人暂时失去了战力,现在不出手更待何时?”

    “兄弟们!我们一起上!吼!”两百白衣剑客像打了鸡血似地大怒吼着冲向众黑衣人,只见领头一人凶狠地张开双臂猛地抱住一位黑衣人准备将他扳倒在地,不料对方大脑袋猛地撞了过来,那位领头人立即头晕眼花,脚跟没站稳一个酿跄跌坐在地。

    几步外,另一位白衣剑客尚未冲到敌人面前就被对方口中飞出的暗器击中要害,躺在地上“嗷嗷”打滚。

    同样的情景连续发生,两百位九品高手被黑衣人用各种手段弄得狼狈不堪,只好丢下对手灰溜溜地逃了回去。

    “这群混蛋!”李笑膛目结舌地注视着这梦幻般的一幕,回过神来的他咬牙切齿地对着众手下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痛骂,“你们这群王八蛋,让你们去打一些不能动弹的人都这般狼狈,居然全都不要脸地跑了回来!连失去力量的普通人都打不过,九品高手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你们怎么不去死啊!”

    众人羞愧地垂下了脑袋,其中一位瘦弱的青年为难道“剑主,不是我们打不赢,而是那些人个个身怀绝技,他们身体固然无法动弹,但耳朵、眼眉、鼻子、脚趾头都是非常厉害的杀器,我们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他憋屈的话语一出口立即引起其他人的共鸣,一位抱着双臂的虬髯汉子苦着脸说道“是啊!剑主,我之前就是被一个人的脚趾头夹住了万里苍山,幸亏我豁出老命跪下来求饶方才等到对方玩爽了之后放我离开。”

    “你是男人哪来的苍山?”

    “好吧,孤峰。”瞧见李笑没有说话,双目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心虚道“草原行了吧!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我什么也不知道!”

    “既然那人敢用脚趾头夹你的……孤峰,那你就不会用脚趾头夹他的草原吗!”李笑愤愤不平地盯着壮汉。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壮汉闻言豁然明朗,兴冲冲地挤开人群跑回去钻进石化般的黑衣人群中,紧接着里面传来一声惊天动地惨叫,“啊!剑主大人!他的脚趾头比我的快,我鞋子都没来及脱就被夹住了!快来人!救命啊!……”

    遥望那个被两位同伴架着跑出来的壮汉,李笑阴沉着脸思索道“不愧是三大武域的超级势力,当真小觑不得。”

    扫视自己面前心灰意冷的手下们,他无奈道“如此便只有用人海战术了,联合多人之力群殴对方,一对一不行就二对一,再不行就七八个打一个,我就不信这几大势力的人再强还能抵挡住七八人的围殴,你们就按我说的做吧!”

    “剑主就是剑主!果然智勇双全、举世无双!”某位九品高手崇拜地怪叫一声,然后意气风发地领着众人分成十几个小队再次杀入黑衣人群。

    李笑沉浸在众人的吹捧话音语中,突然想到什么,举目望向几步外的魅眼时双目一凝,但见披头散发如幽灵般的魅眼不知何时怀中抱着一个造型古朴的小木箱,正兴奋地撕掉封条慢慢打开。

    见状,李笑的眼皮狂跳,他敏锐地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萦绕在心头,当下顾不得危险,疾步冲了过去试图阻止魅眼,同时嘴上大喊道“魅眼!快住手!”

    只是,他的动作虽快,却为时已晚,耀眼的白光从木箱内爆发而出顷刻间将他笼罩在内,他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之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经此一役,黑衣人伤亡惨重,三大武域六个超级势力同时宣布自封山门三年,至于苍穹剑主麾下九品高手们则折剑归隐山林从此不问江湖事。

    半个月后,一位苍发如雪的白袍老妪跪在苍穹剑主墓前轻轻抚摸着墓碑泣不成声,那张爬满皱纹的老脸几乎拧在了一起,一双猩红的眼睛泪光盈盈,嘴上喃喃道“师弟,你放心!等我替你报了仇就下去陪你!到时候我们一起携手共赴幽冥山,你在山上挖煤,我在山下搬砖,我们琴瑟和鸣,永不寂寞!”

    夕阳下,山林间映射出老妪步履蹒跚的背影,风中隐约传来细微的呢喃低语“系统,师弟已经去了,你说我是该找二十位美男伤感一下呢,还是找二十位美男狠狠地伤感一下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