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城长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22章 黄昏果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昏林并不是果林,严格说来尽管这儿有许多果树,但却因常年疏于打理,至今没有一颗还能长出果子。当肯尼和艾伦初次听闻凯恩·艾琳谈起这里时,他们以为这得是片多大的果林,才能供应得了整个乌尔都城的水果供应,可在他们策马钻入林子的过程中,很快就明白了这个想法有多蠢。

    四周到处是枯死烂树,错乱的盘根掀起泥土,雨水浸泡后,一股难以想象的恶臭在空气中漂浮,打从他们钻入林子的那刻起,便如影随形。“可我们必须得经过这儿,那幢有该死炉子的古老神殿就在林子尽头!”凯恩低头躲过眼前袭来的树枝,对身旁不耐烦的艾伦喊道,“快!跟上!不远了!”

    与其说那是座神殿,倒不如说是一处年久失修的庄园。围墙用未经粉刷的粗石砌成,高约八尺,其上雕刻着火焰纹章。北面有扇侧门,与大门同样通往主殿。庄园大门镶满铁钉,里面有两根小树般粗的铁门闩,地上有插门闩的洞,门上则有金属托架,门栓穿过托架后,呈斜十字形。而那口硕大的神炉,正安安静静的坐在神殿中央,里面根本没有神火,只有一堆废铁的残渣,但它确实大到能把所有人能装下。

    此外,塞尔西还在老旧的谷仓里,现了一条曲折狭窄而潮湿的暗道,埋藏在稻草堆下面。他试着沿通道行进到底,爬了好长一段,最后竟然从那片死林里走出。

    余下的人彻底搜查完庄园内部,便匆匆退出去,前往果林与塞尔西汇合。

    能提前熟悉地形,得全赖有禽语师卡米尔同行。一刻钟前,在快要接近庄园时,凯恩·艾琳提前下了马,众人纷纷效仿。年轻巫师下马后,一只鸟儿停在他肩膀上,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四个守卫,外面两个,里面两个。”卡米尔挥手扫开肩膀上的鸟,对身前俯身在树丛中的肯尼说。

    “他们可不能死。”塞尔西推了推眼罩,一只眼的视力不足以让他看清远处的神殿。

    “近朱者赤。伙计,你好像变聪明了一点。”艾伦斜靠在枯死的树干上,眯眼眺望枝隙间的神殿,“肯尼,听迈克说,你的亲兵可不止这点能耐。我想开开眼界,行吗?”

    “瞧戏吧,艾伦大人。”卡米尔自信的笑了笑,随即拍了下白狼的脑袋。小家伙如一缕劲风窜了出去,结实的四肢在泥泞中溅起一阵泥花,疯狂的奔向神殿。

    不过半分钟后,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嚎叫,那声音似乎正是来自于神殿。“上马吧,大人们,它恐怕拖不了多久。”卡米尔说话时,艾伦瞧见两个人影正往南面逃窜,还有两个刚刚从神院出来,在他们身后,一个白影嘶鸣啸叫,凶狠的扑向那两个倒霉蛋

    夕阳西垂,枯死的树木洒下长长的黑影,疲乏的旅人们不敢生火,只能借冰凉的清水,吞咽已经硬的面包。“他们应该已经退出边境线了,”艾伦仰头看着渐渐失去光彩的天空,“卡米尔,你能喊那只乌鸦下来吗?帮我问问它,是不是在帮莫里斯送信。”

    “总有一只是,”卡米尔也抬起头,一大群乌鸦正由北飞往南方,“我们只需要考虑,乌尔人是不是真的诚实守信。”

    “那是自然,乌尔人向来守信,神仆尤甚。”凯恩·艾琳含糊不清的说。

    “米欧,”肯尼将最后一点面包塞进嘴里,一边说,“我把妮娜交给你了,如今她怀有身孕,行动不便,一定要把她平安送回日光城,明白吗?”

    “放心。”米欧耷拉着眼皮回答。刚刚听闻这个决定时,他果断拒绝,一想到不能与同伴一起行动,而是护送孕妇回日光城,这简直比死还难受。但艾伦的拳头是个好东西,很快就帮他改变了主意。

    与寒冬相比,春夜已不算太冷,但雨水让这该死的林子潮湿异常,再加上不能生火烘烤衣服,晚餐后的众人只能挑了块相对高势的地点,倚靠树干小憩。

    “肯尼,你爱妮娜吗?”艾伦与肯尼靠在同一颗枯树上,如果没有半人抱粗的枯木阻隔,他们的背便会靠在一起,但却只能听见彼此的声音。其他人则在不远处,卡米尔与米欧在一起,正小声私语,塞尔西似乎正被凯恩的夸夸其谈吸引。只有他们这儿寂静无声。

    “为什么会这么问?”肯尼没有直接回答。

    “因为米拉·凯尔琳。”艾伦直截了当的说,“我的母亲是个虔诚的纳穆神徒,她曾告诉我,在这片土地上,任何有信仰的男人都不能娶第二个妻子,即便丧偶,也只能孤独终老。虽然,大多数丧偶的人不会这么做,但听你提及那个女人时,似乎”

    “我失忆了啊,伙计。”肯尼的声音有些复杂,包含愧疚与困惑,失落与疲乏。“如果能早点记起来,就不会生这么糟糕的事了。”

    “现在到底是有多糟?”艾伦追问,“你们上床了?”

    “别乱猜。”

    “不,这是事实,眼睛从来都不会骗人,那天在废旧神院,我看的很清楚,你——”

    “闭嘴!”肯尼的口吻变得有些愤怒。

    “生气了?”艾伦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笑了笑,“那就是承认了。你们不仅上了床,而且不止一次。你爱上她了,是吧?”

    “艾伦,我让你闭嘴!”肯尼这次换成了低吼。

    “她怀上你的孩子,或许是个女儿,又或者是个大胖小子。”艾伦不予理会,接着说道,“而你真正的妻子,那个与你一同在神院接受祝福,如今身怀有孕的姑娘,是不是很可怜呢?你要抛弃她了?或者不再理会肚子里那个孩子?还是——”

    不等艾伦说完,肯尼高大的身影已经将其笼罩。“闭嘴上你的嘴,艾伦,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

    艾伦低下头,嘴角的笑意有些奇怪。他将乌钢剑解下,放到一旁,扶着树干站起身,身高几乎与肯尼一般。“实话说,肯尼·道尔顿,有时候我真想揍你。”他挠挠头,低垂的眸中闪着愤意,“可——”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肯尼第三次打断道。

    “没什么。”艾伦推开同伴,只身走入泥泞,没再回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