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城长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23章 截救人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或许是因为雪莱的缘故吧。”听肯尼说完后,塞尔西分析道,“您比谁都清楚,他挺喜欢那姑娘呢。还记得她不告而别时,那小子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调动所有联盟军寻找可如今呢?人家贵为杰弗森领主的妻子,虽然那老头我没见过,如今也死了,可留在她肚里的种,却是日光城的合法继承人啊。”

    除了肯尼外,余下三人听得一头雾水。

    “这么晚了,他会去哪儿?“凯恩想了想,“你们说,他不会临阵脱逃了吧?”

    “那倒不会。”塞尔西笑着宣称,“他连马都没骑,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就算是跑,又能跑去哪儿呢?更何况,艾伦直向来喜欢热闹,这百年难遇的好戏,他可不会轻易错过。”

    余下的时间里,夸夸其谈的人从凯恩变成了塞尔西。他把关于艾伦的故事挨个细数,时而逗得大家闷声笑,时而把好友贬的一文不值,待眼皮实在扛不住疲倦的冲击时,众人相继和衣睡去。

    日月轮换,当阳光再次洒满阴暗的枯木林时,艾伦已经归来。没人知道他是何时回的林子,除了肯尼。

    他们如今所待的地方距离神院较远,但因为地势的缘故,只要视力足够好,很轻松便能瞧见树杈间的那座庄园。

    卡米尔一早就去了林子西面,去照看那些被拴在远处的马,艾伦和塞尔西因为抽到最短的树枝,结伴去林外找吃的,因为他们带来的那些面包实在已经硬到无法下嘴。至于剩下的人,只能百无聊赖的待在原地,祈祷早餐别是虫子或生肉,也祈祷时间快些过去,满月早点来临。

    约莫过了一个钟头,从西面归来的卡米尔带来了新的消息。“领主,如果乌尔人真的如凯恩大人所说,夫人现在应该已经从乌尔出来了。”禽语师的肩头站着一只信鸦,小东西歪着脑袋,漆黑溜圆的眼睛不停的眨啊眨。

    “凯恩。”肯尼轻轻唤了声。

    凯恩立刻拿出地图铺到地上。“保险起见,你们最好再记一遍地图。”他蹲下身,手指戳向羊皮地图上的某个地点,“瞧好了,我们现在在这儿,他们一定会从北门出来”那根手指转向另一个地点,然后顺直向上缓缓移动,“他们会途径日落村,马刺湖,然后转上乌尔大道,最终到达神眼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段路程大概需要三天。”

    “乌鸦到这儿需要两天。”卡米尔插话道。

    “那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过了马刺湖,在乌尔大道上。”凯恩续道,“在那之后,与之连接的是歪脖子林,其中贯穿绿叉河流域。你们由此向南,到达歪脖子林后,顺着林子继续往南,直到看见绿叉河,才能转道向西。歪脖子林这段流域只有一座封顶木桥,找到桥后,你们在附近藏好,等他们过来。”

    “护送人数会不会很多?”塞尔西皱着眉问。

    “不会。”凯恩站起身回答,“黑甲军如今全军覆没,那些顽固派和火焰信徒同样遭到了重创,而祭祀大典又近在眼前,那老头分不出太多人手。”

    “大概呢?”塞尔西追问。

    “如今乌尔匪盗很行,多半人即使看到火焰旗,也不会轻易让道,为了确保人质安全,如果让我猜的话,大约十名骑士。”

    “别担心,荀栗会陪你们一起。”卡米尔低头看了眼身边的白狼,然后抬头看着塞尔西,“大人,解决完那些家伙后,您可以骑它回来,荀栗从不会迷路。”

    “交给你们了,”肯尼拍着塞尔西和米欧的肩膀,“无论如何,一定要帮我把她救回来。”

    “放心,领主。”塞尔西点点头,米欧跟着一起。

    禽语师依依不舍的与白狼告别,众人目送米欧与塞尔西离开枯林后,又重新回到百无聊赖的等待中。

    艾伦坐在树下,一言不,肯尼也是同样,话唠凯恩的倾诉对象变成了卡米尔,但后者似乎并没有像塞尔西那般,对乌尔的往事充满兴致。

    时间悄无声息的溜走,晚餐比平日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众人似乎都想用睡眠来驱走无言的等待,然后他们吃了凉透的烤乳鸽,喝了些清水,期间大家都没多说话,连话唠凯恩也没吭声。饭后,他们继续用抽签来决定守夜顺序,凯恩抽到了第一班,卡米尔第二,肯尼第三情伤未愈的艾伦拒绝参加抽签,大家表示理解,于是他找了颗高大且粗壮的枯树,用披风盖住脸,试图早点忘掉这操蛋的现实。

    待众人都找到各自的栖息地时,第一班守夜的凯恩或许是话瘾难耐,便找躲在草丛的卡米尔,继续饭前关于乌尔人奇特洗澡习惯的典故。然而卡米尔很快就打起了呼噜,虽然凯恩知道那是装的,但也不好继续下去。他很快又找到了肯尼,但结果一样,最终他在塞尔西留下的东西里,找到一块磨刀石,磨起他那把满是豁口的佩剑。

    他一定是睡着了,虽然他根本不记得是怎么合上眼。在梦中,他看见自己的父亲,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声调卑微残喘,念着很多的人名字。有些他熟悉,有些他见过,有些他听过,当父亲念到他的名字时,他猛地从梦中惊醒。凯恩现自己置身泥泞,心脏砰砰乱跳。“肯尼,快醒醒!”他凭着记忆,摇晃着走到某个草丛边。“卡米尔,艾伦,起来!快点!有人来了!”

    被叫到名字的人纷纷行动,从树丛和枝杈上爬起来。“到我守夜了吗?”卡米尔揉着眼问。“生什么了?”艾伦想知道。“咋啦,凯恩?”肯尼最后一个走过来。

    “反了,往那边瞧。”凯恩指向南面。黑暗中,数百个光点在空中摆动,有些很高,有些很低,与之一起的还有马匹偶尔的嘶叫声。

    “往前一点,带上家伙。”肯尼摆摆手,试图靠近枯林边缘,看得更清楚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