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白之恋之白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回忆之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哇救命啊!小沨哨正在玉清公园喂鸽子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立马跑了过去。

    喂!你一个大孩子欺负小女孩看我不给你点教训!沨哨这么小就学会英雄救美啦?

    小小的沨哨对着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将近半头的小白源艺说完这句话后又打了他一拳喂,你打我哥哥干什么啊!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加些成熟的声音,刚刚在凳子上哭的小女孩站了起来。

    哈?他还没等小沨哨说完哼!一个小小的粉拳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打我干嘛?小沨哨委屈极了,他以为小源艺要欺负她,他才会打小源艺的。

    只是还你一下而已嘛。小白陌季嘟起了粉唇我和哥哥刚刚只是在玩儿而已,没想到你居然打我哥哥。

    小沨哨顿时懵了你们刚才只是在玩儿?

    对啊!

    好吧,是他自作多情了。

    小陌!小源艺醒了。(小源艺刚才被小沨哨打晕了)

    哥哥,你没事吧?小陌季把小源艺从脚到头扫描了一遍噗,哈哈哈哈!哥哥,你成成熊猫啦!

    哈?

    噗!还真是!看着面前两个笑地前仰后合直不起腰的两人,小源艺的头上立刻出现了三条黑线。不过也确实够搞笑的啦,刚刚被小沨哨打到眼睛上,今天还正好穿了一件黑白相间的衣服,刚出炉的国宝大熊猫啊!

    。小陌季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怨气,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该回去了。小源艺的语气又恢复了温柔唉,真是翻脸比翻书都快!小沨哨和小陌季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

    唉,你叫什么?小沨哨似乎很喜欢和小陌季一起玩儿。

    我?我叫白陌季,我哥哥叫。我对你哥哥不感兴趣,我叫沨哨!噗!风骚?我记住了!你,你还磨叽呢小沨哨有些气急败坏了,看着越来越小的背影,他倒是有些失落。

    ———————————————————————————————————————————

    哥哥,哥哥,你在哪儿啊?白陌季在音乐厅找了好长时间,本来今天是和哥哥一起训练六一儿童节的节目的,可是她才刚在一个地方停留了一小会儿(其实是十几分钟)哥哥就不见了。

    唉,有音乐声。白陌季顺着音乐声找到了一个音乐厅,这里面是以绿色为背景,中间放了一架乳白色的钢琴,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生坐在钢琴前面。

    你是谁?子飞以正陶醉在自己的音乐中,突然听到了细小的脚步声。

    我叫白陌季,我和哥哥走散了,听到了你的音乐找了过来。白陌季打量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将近一头的男生,一头浅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处在变,声期声音成熟中多了些许稚嫩,听起来很有磁性。白嫩的皮肤还有些粉红,一身乳白色的西服把他衬得格外帅气。长得这么帅,以后绝对是祸害!白陌季小声地嘟囔着。

    哦,要不然我帮你找哥哥吧!子飞以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哇!谢谢你。

    走吧。子飞以直接拉着白陌季的手往广播室走。

    广播室

    对不起,请在这儿等一会儿,里面有人。刚要进去就被保安拦下来了。

    不用管他,走。保安一看到子飞以也就不敢说什么了,谁让他是这个音乐厅的少爷呢。

    啊?白陌季想问问为什么,但看到保安不在说什么也就不吭声了。

    进去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哥哥!

    小陌?!你跑哪儿啦?我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白源艺真有点生气,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对不起啦,哥哥,我下次注意!白陌季向白源艺一撒娇白源艺就不说什么了。

    要排练了,走吧。

    等一下。白陌季跑到了子飞以的面前你叫什么?

    我叫子飞以。子飞以,嗯,我记住了,我交你这个朋友!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要这个!两种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我先看到的!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两个人的身上好像有'斗志‘的火焰。

    服务员,这个项链还有没有了?两人异口同声。

    对不起,只剩这一个了。服务员无奈地看着两个人。

    瞬间,白陌季换了一种方法呜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喜欢的,你你还要跟我抢!顿时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哎哎,你。。你别哭啊!叶墨最怕女孩子哭了,白陌季这一哭真的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了,立马把刚刚到手的项链放了回去。

    嘿嘿!趁着叶墨安慰她的时候,白陌季立马把叶墨刚刚放回去的项链拿了过来。

    你。你居然骗我!叶墨这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耍的团团转。

    兵不厌诈!谢谢喽,你的项链。白陌季调皮地向叶墨吐了吐舌头,立马跑向了收银台。

    嘿嘿,我已经结完帐了,现在是我的了。好啦,别生气哦!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白陌季。

    额。。我叫叶墨。叶墨,那。。我要回家了,后会有期了。白陌季冲叶墨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

    ————————————————————————————————————————————

    诶,那里有一个人!每个月白陌季都会来这里一次,这里能看到浩瀚第的星河,还能看到最美的月亮。

    平常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她这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远远地望着那个男生,银白色的头发在月光下反射着银光,黑色的休闲装与星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170的个子站在广阔草地上,月光和星光笼罩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迷茫,有些虚幻,让人不忍心破坏这个场面,仿佛一层纱,可望而不可触。

    阴月听到了白陌季的脚步声,回头看到了她。她坐在离自己不远的秋千上,望着自己。

    两个人凝视着对方,过了许久,白陌季走向了阴月。

    你看起来好孤独。白陌季此刻的眼神有些迷离。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他,这个女孩很特别呢。

    我们交个朋友吧!白陌季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嗯,可以。这可是阴月第一次答应和别人交朋友呢,而且还是刚认识的人,奇迹!

    呐,你为什么喜欢这里呢?

    因为我喜欢月亮,喜欢星星。

    为什么呢?

    月亮和星星一样,即使你不关注它,看不见它,它也会永远关注着你,守护着你。

    我也要当一个小月亮,永远守护和关注我身边的每个人!包括你哦!听着如银铃般的笑声,阴月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他淡淡地笑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在这个被白陌季叫做空灵地方可是很少能见到其他人的影子呢。

    嗯?你是谁?白陌季转过头,看到了一个如太阳般的少年,他有一头橙色的头发,脸上挂着好似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一身橙色的休闲装把他衬托得更耀眼,更活力四射!

    我叫晴阳,晴天的晴,阳光的阳,你呢?

    哦,我叫白陌季,白。白陌季的白,白陌季的陌,白陌季的季。白陌季一脸玩味地看着脸上写着啊?的晴阳,邪邪地笑了。

    噗,哈哈,你还真是可爱中掺点傻啊!不逗你了,是白色的白,陌生的陌,季节的季。

    哦。晴阳无语了,原来这丫头是在耍他啊,还有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是在夸他?还是在变着法儿的骂他呢?

    嘿嘿!对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而且你是怎么进来的?白陌季很奇怪,这个地方是封闭的,外界很少有人知道,而且这四周都是很高的墙,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这个地方是阴月带我来的,至于怎么进来的嘛。当然是翻过来的啦!那堵墙虽然的确有点高,但是对他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哇!你好厉害哦!白陌季能进来自然也看见过那堵墙,那高度可不是一般人能翻过去的。阴月和晴阳认识吗?对了,那阴月是怎么知道的呢?下次见阴月一定要问问他!白陌季在心里想。

    呵呵,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怎么进来的?这两个问题晴阳还是对前者比较好奇。

    这个地方是一个回忆,是一个秘密。是ta告诉我有这个地方,也是ta带我来的,有一个地方有一扇门,门两边都是藤蔓,根本看不出来。ta的秘密和回忆已经永远埋藏在白陌季的心里了。

    天空不会一直都那么蓝

    很多事看起来就很难

    即使我们都不算很坚强

    只是心里还有线希望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给答案

    偷笑着看我们去闯

    有的人一身伤有的人更勇敢

    边走边唱那些风景闪过门窗

    不知觉又过了一站

    珍惜彼此还能同在一条船上

    每一天跨越自己多一段

    梦的爱和相信的能量

    每一天靠近远方多一段

    至少我们曾用心去闯

    每一天跨越自己多一段

    梦的爱和相信在发光

    有一天终于可以回头望

    至少我们曾那么闪亮

    晴阳的手机响了,是光良的《闪亮》。

    有什么事吗?。好,我马上就去。

    你既然有事就走吧。

    嗯,那我先走了,下次再见。晴阳匆匆离去,只给白陌季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女,你东西掉了。简尘溪正好最近没找到感兴趣的女生,准备在人多的商场找美女呢,一进去就看到了白陌季。

    白陌季鄙视地看了简尘溪一眼,随后腹黑地笑了笑帅哥,你卫生巾掉了!

    白陌季此话一出,惹得众人纷纷回头看着简尘溪,简尘溪瞬间脸红耳赤的,眼睛偷偷地撇了一眼地上,什么东西都没!

    哟,衰哥,你还真往地上看了看,你,不会真有吧?白陌季当然注意到了他那一细小的举动,挑了挑眉玩味地说着,而且还特别强调了衰这个字。

    你!简尘溪气得肺都炸了,这丫头居然不领他的情,还让他难堪,他简尘溪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女生。

    搭讪也不换个理由,一点儿技术都没!白陌季调皮地向他吐了吐舌头,若无其事地走了。

    好玩,这丫头我喜欢!简尘溪志在必得地笑了笑我一定要把她追到手!

    白陌季一看简尘溪就知道他肯定是那种花心大少,她才懒得理他。

    喂,美女,刚才的事我就宽宏大量既往不咎了,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简尘溪,简单的简,尘土的尘,溪流的溪,你呢?简尘溪一直在白陌季旁边叨叨,他不烦白陌季都烦了。

    你的名字还真适合你!头脑简单,还像很土!

    你!算了,我给你说,我曾经。。

    你说了这么长时间不烦吗?你不烦我都烦了!白陌季实在忍不住了,简尘溪一直在她旁边说他的事,他家的事,说他自己多牛逼,白陌季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

    不烦。简尘溪干脆直接把后半句跳过了。

    那你慢慢去找别的人讲吧,我不叫美女,也不是美女,拜拜。白陌季正准备跑,一下被简尘溪拦住了。

    哎呀,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呀!白陌季已经对简尘溪无奈了,只好用求的了。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简尘溪用非常坚定的声音对白陌季说。

    好吧,我叫白陌季。那个。。白色的白,陌生的陌,季节的季。

    哦~~简尘溪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为什么只问她的名字呢?因为他只要知道了名字,其他的一查就全部知道了!

    那,小陌,下次再见喽!

    最好永远不见!白陌季白了他一眼,这人,太会缠人了!</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