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白之恋之白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挑战我的底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咔嚓听到门被开开的的声音,白陌季心一惊,赶紧把笔记本关上了,这个时间阴月应该不会回来的啊?

    陌陌白陌季握紧拳头,这恶心and找贱的声音,一定是简尘溪那二货!

    简!尘!溪!你知不知道你的出现打扰了老娘的的好心情啊?!给你一次机会,三秒钟内给老娘滚出我的宿舍!

    白陌季开始发飙了喽

    简尘溪看情况不妙,刚想跑出去,又突然转过头陌陌,是艺让我来找你的

    白陌季听到白源艺的名字,怒火一下没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哥哥?好吧,是我错怪你了,看来下次应该先把事情听完,不过哥哥找我有什么事呢?

    陌陌你又欠人家一个人情了简尘溪见白陌季不再生气立马凑了上去,白陌季露出了最美的笑容,将他踢到了月球与嫦娥姐姐作伴。

    白陌季整理了一下心情敲了敲白源艺寝室的门,门开了,但是却没看见白源艺的人影。

    白陌季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哥哥怎么会开门但又不在门口,难道他使用血狱之力了吗?可是为什么要用血狱之力?

    白陌季顿时变得警惕起来了,她能感觉到,这附近不止有一个血狱者。因为他在使用血狱之力,白陌季能感受到那种力量。

    你们是谁?!白陌季进去之后就把门锁上了,窗帘被拉到严严实实的,屋里一片暗黑,可是她能看到那两个人影。

    等等,他们身后的床上好像还有一个人,这两个人看起来不像白源艺,那床上的那个人是

    你是韩陌季吧?不用猜了。其中一个人说话了,突然间,屋里的灯亮了床上的就是你哥哥。

    ?!白陌季看到床上的白源艺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白陌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躺在床上的白源艺全身是血,他的嘴唇已经近乎白色了。

    白陌季跑到白源艺身旁,她解开了白源艺的上衣,眼前的一幕真的刺痛了她的心。

    白陌季看着白源艺伤痕累累的身体,握紧了拳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御倾池和御倾肆一惊,这个女孩身上的气场在改变,他们能听的出来她刚才说的那句话的时候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先别生气嘛,今天我们只是去办点事,因为当时分开走,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后来找到源的时候就看到他伤痕累累地躺在草地上。我们跟源也是好兄弟了,知道些他的事,就立马把他送过来了。

    敢伤害我哥哥,就是在挑战我的底线!白陌季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拍,桌子瞬间变成一堆木块。

    兄弟两个惊讶地看着白陌季的一系列动作,为什么一个女孩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你先别着急,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源救回来,我恐怕你再这样不管他,他就要死于非命了。御倾池这一句话倒是把临近发狂边缘的白陌季拽了回来,白陌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现在她必须冷静下来。

    说吧,谁能救他。白陌季的气场变得冷冽起来,既然他们没有救他,就证明他们根本就不了他肯定又是关于血狱者的吧。

    呵呵,小陌还真是聪明,不错,的确需要找到治愈能力性的血狱者,不过这茫茫人海,你想到哪找?御倾肆轻笑了两声,这小丫头还真的很聪明呢。

    要说就快说,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白陌季最讨厌他这种拐着弯子说话的人。

    我们倒是认识一个,我们的敌人,黑月中的治愈性——黑玉。

    听到敌人这两个字,白陌季叹了一口气,好麻烦!

    白陌季将手转了一下,手里就出现了一个小瓶子。她将瓶子里的三颗药丸到出来一颗,喂到了白源艺的嘴里,不知何时,小瓶子又消失了。

    渐渐的,白源艺身上的伤痕慢慢消失,只是身上还有些许狼狈。

    御倾池和御倾肆用凝重的眼光再次打量了白陌季一遍,她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他难道杀过人吗?

    可是血狱之力几乎没有强弱之分,可能只有防御或治愈性的有些弱,她的能力会是什么?难道是只有五种的攻击性?!

    这个要只能暂时稳住哥哥的性命,我会去找那个黑玉的,在我回来之前照顾好他,你们应该不至于那么弱。

    白陌季不带情感的说完了这句话,可是那其中分明就有嘲讽。白陌季嘲讽他们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弱了。

    虽然一个可以控制物体,但能多大的伤害?遇到一般人还好,要是遇到攻击性的或者意念控制性的,简直就是不懈一击。

    而另一个更废柴了,读取记忆?任何攻击力都没有。

    还是想想今天晚上的行动吧。

    那个黑月,让她有种危机感,他们绝对不是好惹的角色,很有可能会有攻击性的,虽然攻击性很强,但是造成的威胁还不足以致命,可是,如果那里有危险性的,那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白陌季走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试了试新的技能,时间停止。

    还真的挺不错的嘛。

    白陌季开心的笑了笑,雪岚和雪术的能力还是很厉害的,看来她没有做错,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两个,十几年的记忆,就这样失去了。

    算了,世上没有让他们痛苦,记忆都失去了,总比只有一个人失去记忆的好,反正到时候他们必须参加血狱之战,以他们这种能力,是根本不可能能抵得过攻击性和能力性的一些能力的,更别说还有危险性的那种人存在。</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