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冥界之花冥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十章 冥阎三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东门高中再次发生学生失踪事件,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失踪的是男生。

    百里墨冢每天听着耳边的各种传说,依旧我行我素的坚持每晚去坟地修炼,就好像他那晚从没见过寝室长一样,而寝室长的尸体也早已经被百里轩处理掉。

    他每晚都会去看墨冢的修炼,见他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理改变如此之大,内心安慰至极。

    这晚,百里墨冢修炼完毕,感觉自己的身体和往日完全不同,一提气,丹田处升起一股阴寒之气,渗透进身体的每一根血管,全部汇聚到手掌心。

    他往不远处的一棵树一挥手,顿时这棵树轰然倒下,被击中的地方上赫然是一层黑冰。

    百里墨冢看着自己的手掌,呆了呆,进而又笑了起来。

    他终于练成了阴寒之气,以后就可以专心修炼冥法,自由出入冥界了,冥冥,我可以帮到你了。

    百里轩看到儿子这么快就练成,十分高兴,此时他认为,花冥冥能让自己选中的继承人如此优秀,留她性命又何妨。

    这段日子,百里墨冢没有再去找冥冥,一心修炼冥法,只为早日和冥冥在一起,所以进步也是飞快。

    而花冥冥这边,桑吉也在教她一些基本的法术。

    比如虚空画符——

    冥冥每天就是对着空气练习画符,这样她的乌鸦嘴才不会单单偶然为之,真正达到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目的。

    冥冥一直习惯说自己是乌鸦嘴,而桑吉告诉她,这叫——

    阎冥三式。

    想要练成阎冥三式,必须是历代冥主的嫡亲血统,所以即使你熟悉所有的招式,可是没有血液为基,也是白搭。于是这阎冥三式的招式能被所有人知晓,可是却没有几人可以练成。

    阎冥三式只有简单的三招,不过想要练成最后一式——冥阎绝杀桃花式却不是那么容易,至少目前是无人到达此境界。就是冥冥的父亲,号称冥界最有潜力的宇文如风都只是练到冥阎三式的第二式后段。

    冥界的职责就是管理六界生死,而冥主主宰这一切,生死簿上一划拉,你的小命还在不在就不知道了。冥冥觉得这帅呆了,于是练习的也是相当刻苦。

    虚空画符看起来就是站在原地不断的用手指练习,其实十分耗费体力,要将体内的真气转换成手指上实实在在的符文,符文的清晰度,以及符字的大小决定着符的威力大小。

    虽然桑吉熟知冥阎三式的招式,可是他没有冥主嫡亲血统,没法真正使用冥阎三式,所以一切都要靠冥冥自己的练习。

    其实当百里墨冢拼命在坟地修炼的时候,花冥冥同时也在不停的练习虚空画符,因为之前在神秘的森林中达到的十格体能,所以练习起来倒也没有过不去的坎。

    这天桑吉叫停了冥冥的练习,直接将她拉到了东门桥下。

    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桥下休闲娱乐,情侣、小伙伴以及无事的老人们。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冬天进行冬泳,东门桥下就是起点。

    冥冥看着桑吉,桑吉的脸色凝重,转身对花冥冥说

    “你不仅能把人给咒死,同时你还可以救人,你现在就在这里救回两个人就算及格。”

    冥冥一翻白眼,

    “你什么意思啊?就说我不救,还得有两个人死在这?”

    桑吉也不恼,耐心解释给冥冥听,

    “都是遇到危险而已,不应当死的,即使不会游泳也不会死在这里,该死的就是你来救也救不活。所以你救得人都是阳寿未尽之人,我们不可能违背天道的。”

    花冥冥看着桑吉好看的侧脸,点了点头,于是她接下来就一直守在东门桥下。

    于是人们就看见一个姑凉每天在那里溜达来溜达去,什么也不干。

    就当花冥冥快憋出病来的时候,这天一大早,冥冥就按时上岗了,在桥下溜达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便坐在桥下的石头上打发时间,突然传来呼救的声音,冥冥弹起来,奔向呼救的地方,老天作证,她心里真的喜了一下。

    河中央冒出来一个小小的头,正在上下起伏的挣扎着。眼看就快要沉下去了,岸边的路人手忙脚乱的找东西救人,可是时间容不得耽搁。

    花冥冥开始虚空画符救人。

    真气自丹田齐聚,迅速聚拢在手指末端,花冥冥嘴里念念有词,伸手在虚空中一挥舞,一张符便现了出来,当然一般人是没法看见的。

    岸边的人只是觉得这个形迹可疑的姑凉此刻就像个神婆,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手舞足蹈。

    而此时河中央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落水者好似突然踩到了实地一样,慢慢的朝岸边飘来,神经质的姑娘已经停止了手舞足蹈,看着靠岸的落水者,脸上充满了得意,没错,是得意。

    待热心人将落水者救起,再回头看时,神经质少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不敢肯定,落水者得救是因为花冥冥,但是大家潜意识里都认为和她有关。

    花冥冥站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看着自己刚刚用虚空画符的手法救起一个人,心中满满的成就感。

    这时,桑吉出现在她身后,说道

    “你不觉得你太高调了吗?你说有多少人看到你就在现场画符。”

    冥冥头也不回的回答

    “对呀,好多人都看到了,你看到了吗?我救了一个人耶。”

    虽然桑吉现在和冥冥的关系比纯粹的主仆关系亲近了许多,不过却不敢过度的打击花冥冥,毕竟她还是公主。于是稍微委婉的对她说

    “冥冥,画符其实也可以用心画,并不一定要用手。形体画符只是起步而已。冥冥你明白吗?”

    花冥冥转头看了桑吉一眼,略有所思,然后点着头。

    “你说得对,我这些确实还不够,那我这次没有完成任务咯?”

    桑吉捏了捏下巴,相当认真的说道

    “意思就是冥冥你没有及格,回去继续练习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

    冥冥在身后做了一个鬼脸。

    装什么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