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要逆天:狂帝傻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1.第1章 穿成傻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梦里,无边无际的水向苏轻涌来,苏轻感觉自己胸口闷得快要死了,想喊救命,却有冰冷的水灌入了口鼻。苏轻觉得自己正被拉向无尽的黑暗,之后,苏轻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苏轻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全身无力,似生过一场大病。头缓缓转动,陌生的雪白纱帐,陌生的床,陌生的……,总之,一切都很陌生。奇怪,难道自己还在做梦。

    “李妈妈,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大夫说无碍便是无碍了。”苏轻听见一个女人压抑的哭声,和另一个女人轻声的安慰。

    “造孽啊!三小姐一个痴儿,他们都不放过,大小姐和二小姐竟然不顾一点姐妹亲情,那么狠心,要不是别人发现得早,三小姐恐怕就……”接下来是一阵轻轻的啜泣声。

    “好了,李妈妈,你就不要太伤心了。”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在三小姐吉人天相,总算是救过来了。”

    “唉!王妈妈,你不知道,我每次看到三小姐受苦,就恨不得让自己代替她受这些苦。一想到这么冷的天,三小姐被推进湖里差点淹死,我的心就疼得……”紧接着又是轻轻的啜泣声。

    “唉!可怜的孩子,怪只怪老天不长眼,本来水灵灵的一个漂亮女娃,全国都找不出一个比三小姐漂亮的,怎生就成了痴儿了呢?”接着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不关老天的事,三小姐七岁以前可是很聪明的,是大夫人她……呜呜”显然是王妈妈捂住了李妈妈的嘴。

    “天哪,你不要命了吗?如果被人听见,你我就别想活了!”李妈妈的声音稍显急促。

    “好了,我不说就是了……”

    接下来是一阵长长的沉默,也让苏轻有时间消化刚刚听到的消息。看来,她不是在做梦,梦里不会有这么清晰的酸疼感。苏轻动了动自己酸疼的四肢,差点呻吟出声。

    看来自己是赶上“穿越”这班车了,而且听刚才的一段对话,自己还穿在了一个命苦的痴儿身上。苏轻想起穿前听到的那个诡异的声音,难道是神听到了自己的愿望?可是,貌似自己想做的是一个好名的痴儿吧?不要这样,她好像遇到不负责任的神了!这也太扯了点吧。这叫什么福报啊!!!明明就是陷害嘛!!!

    苏轻的脸皱的象苦瓜。

    “好在三小姐马上就要嫁给万俟公子了,希望他能对三小姐好点吧。”李妈妈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哎呀!说到这个,这可是我们三小姐的福气呀!”王妈妈的声音兴奋得有点抖,“听说万俟公子可是我们国长得最俊,最富有,最有才,最……”李妈妈一连说了几个最,都是对那个万俟公子的歌功颂德。

    接下来是李妈妈的附和,都是关于那位万俟公子的传言。苏轻总结了一下,总之呢,这位万俟公子俊美无俦,富可敌国,才华横溢,武功盖世……总之是天神下凡,完美无瑕。

    苏轻听的一愣一愣的,貌似那位不知名的神也没搞错,还真给了他一棵大树靠。苏轻不自觉地咧开嘴呵呵傻笑。某作者怒吼:大姐,请清醒一点,你也不想想,那么一位神人,你一个痴儿,嫁过去十之也是下堂妇的命。某灵抗议:可是我不是痴儿啊!!!某作者鄙视之:可你不是立志要做个痴儿吗?大姐,你还真健忘。某灵傻眼:哦……呃……

    “还是逝去的玉夫人英明,给小姐早早定下了这门好亲事。”

    “可是,小姐成了痴儿,可能万俟公子还不知道,那家过去恐怕……”某作者得意洋洋:看吧,我就说吧,脑袋稍微清楚点儿的人就能想到这个问题。某灵腹诽:你这个脑袋稍微清楚点儿的毫无同情心的自诩为家的……

    “唉”一声长叹之后是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咳咳!!苏轻似乎在这沉默中记起了自己的不适,尤其是干涩的喉咙,咳出了声。

    “三小姐,您醒了?!”两声惊呼声伴着凳子跌倒在地的声音响起。

    “王妈妈,麻烦您去叫一下大夫……小姐,小姐……”有人跌跌撞撞地奔向床边。

    陈设华丽的大厅中,苏廖坐在首位,中年发福的身材,身上华丽的绫罗绸缎,无不显示着主人的养尊处优。

    下手坐着的是他的大夫人黄美珠,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身后立着两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他们的大女儿苏凤,二女儿苏凰。

    “老爷,您还真打算把那个傻子嫁给万俟公子啊?”黄美珠咄咄逼人的气势将她的气质破坏殆尽。

    “咳咳……”苏廖放下手中的茶杯,“可那是她娘给她从小定的娃娃亲呀,我能有什么办法?”

    “万俟公子真那么说,不在乎那个小蹄子是个痴儿?”

    “是啊,我也……”

    “爹,那您把我的画像给他看了没?”苏凤和苏凰几乎同时出声,打断了苏廖的话。

    “我问爹爹话,你着什么急?我可是家中的长女,要嫁也是我先嫁!”一身紫衣的苏凤对着一身红衣的苏凰怒吼。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万俟公子会比较中意我。”苏凰挑衅地望着苏凤。

    “咳咳”苏廖重重地咳了两声。

    “凤儿!凰儿!”黄美珠低斥。

    不过两位骄纵的大小姐可没听见,依然吵得不亦乐乎。

    “你少不要脸了,万俟公子是什么人,能看上你这种货色?笑死人了,也不找个镜子照照。”

    “说什么呢?你这个丑八怪!”

    “你才是丑八怪!”

    “你是丑八怪!”

    “你丑!”

    “你更丑!”……

    二位大小姐骂到最后似乎感觉不过瘾,干脆互相撕扯了起来。

    苏廖在怒吼数声无效后,怒哼了一声,起身走人了。黄美珠气的直揉额角。

    “这下人都死光了吗?还不快进来把二位小姐拉开!”黄美珠站了起来,朝站在门外的小婢们怒吼。

    几个青衣小婢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战战兢兢地靠近打得不可开交二位小姐。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只得挤进二位小姐中间,尽量把她俩隔开。唉!下人难做呀!本来是主人要商量事情,把她们撵得远远的。谁知两位小姐竟然打了起来,她们来不及阻止,还得被夫人怪罪。而且拉二位小姐的架,一个不小心,会把二位小姐的怒气引向自个儿。唉!几个小婢在心中直叹气。

    在几位小婢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将两头暴怒中的母狮子拉开。这才阻止了一出姐妹相残的闹剧。

    “看看!看看!这成何体统!”黄美珠指着两位爱女,手被气的直发抖。看着刚才还整齐光鲜的两人,现在完全变了样,头发、衣服凌乱,脸上还有指甲印。

    “……”两位小姐一边喘气一边互相怒瞪,几个小婢则低着头,一声不敢吭。

    “你爹都被你们气走了!”

    “……”

    “凤儿,你也是,凰儿比你小,你也不知道让着点?”

    “娘我她”凤儿急得跳脚。

    “就是嘛。”凰儿得意洋洋地瞅着自个儿的姐姐。

    “闭嘴。还有你,她是你姐姐,你竟然敢和她动手”黄美珠看着这两个不知悔改的女儿,气的直摇头。狠狠瞪了二人半晌,也气哼哼地转身走了。

    “哼!都是苏轻那个贱蹄子。”沉默了一会儿,苏凰开口。

    “听说她醒了。哼!这次没弄死她,算她走运。”

    “走,去看看那个傻子去。顺便给她点苦头吃。”

    刚才还闹得不可开交的二人,马上又找到了共同的目标,变得“团结”了。

    “小姐,您的……您的……”几个小婢怯怯地盯着自个儿的主子,欲言又止。

    “有话就快说,有屁就快放!”二位大小姐怒吼。

    “您的脸上有伤。”

    “您的头发乱了。”

    “您的衣服破了。”

    几位小婢飞快的说完,就立刻低下头。生怕晚一秒就要被两位小姐迁怒。可怜的她们,说实话会被迁怒,不说实话吧,让二位小姐在别人面前丢了人,她们铁定会死无葬身之处的。

    两位大小姐摸摸自己的头发和脸,看看自己的衣服,怒火又一次烧亮了她们的眼。

    “苏凰你个贱人,竟然弄伤我的脸。”

    “你下手也不轻啊!”

    两位大小姐之间的战争又爆发了。只是苦了几个小婢了。明天她们可怎么向夫人交代呀?如果二位小姐受了伤,到时候还会罚她们保护不周。所以,指甲拳头就向自个儿来吧。呜呜!几位小婢又一次挤进了两位大小姐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