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要逆天:狂帝傻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452.第452章 你走吧41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现在我就出发,去南海,将这个事情告诉他们!一切该怎么做,还要看我的那两个徒弟。一切因他们而起,也要他们自己去解决。他们的事,不是你我能够干预的。”安九公高深莫测的看了皇甫御扬一样,随后二人相识一眼,笑了。

    夏天的雷阵雨,来的汹汹,去的也匆匆。

    当安九公从那民居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放晴,除了地面有些湿,一点都看不出刚刚下过一场大雨。

    夜空中星星点点,却又静谧无比。

    三天后。刘伟佳率领着数十万地人,朝南海的小镇出发。

    百姓已经把刘伟佳封为了皇甫王朝地守护神。战神。

    刘伟佳的出征,就意味着,又将有一场胜仗。

    当那浩浩荡荡的军队走出长安城之后。这长安城中地乞丐也突然之间少了好多,仿佛随着大军一起消失了一般。

    自从上次冯华久带人攻打小岛失败之后,后来又带领军队攻打了数次。可惜,后来连海岛的边缘都无法靠近。

    这样大大小小的战役。一个月之内,打了数十场,可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围绕在海岛上那种压抑地气氛,慢慢的被吹散。

    海上地百姓对第五月离的帮众越来越有信心,同时,对与冯华久带领的人前来攻打,也变得不似以前那么担心了。

    海岛上的日子,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和快乐。

    可惜,这样的日子不过又只是持续了一个月而已,当小镇上的人拿着从陆地收集的消息赶回海岛时。紧张的气氛再一次笼罩在这个美丽的小岛之上。

    “大当家!大当家!不好了!”一个帮众急冲冲地冲进了正在开会地地方。

    “什么事?”第五月离皱皱眉头。看着气喘吁吁的帮众,按理说。现在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地?

    “长安城来的消息,刘伟佳率领地军队不久之后就会到达南海。攻打我们!”那人的话音一落,会议厅里立即陷入了沉静之中。

    “他总算是来了!接下来,战斗才刚刚开始!”第五月离的脸上,再度挂起一抹那久违的,魅惑的笑容。

    “大当家,我们该怎么做?”

    “二当家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还有三四天的样子!好,等他回来,我们会容易很多。另外,将前面冯华久搜过的小岛给我做一个示意图出来,寻找一条比较方便的途径,以方便岛上的人随时撤退。”第五月离那笑容一收,顿时变的十分的肃穆,他冷静的下达着命令。

    “是!”那帮众一听,随即领命下去。

    “各位,接下来,我们有一场好战要打了!这场战,我不敢保证结局会怎么样,但是我会尽自己的全力。有现在想要退出的,我没有任何的意见!”第五月离扫过在座的各位,面带微笑。

    “誓与海岛共存亡!”

    “誓与海岛共存亡!”

    下方响起了帮众的呼应之声,第五月离微微的笑了。

    吴健熙和苏辰风还在那边的岛上守着,而许腾飞则和第五月离一起商议新的对策。

    “大当家,这次的战役,你有多少胜算?”许腾飞看着海上布战图,抬头问着第五月离。

    “要听实话吗?”第五月离的嘴角,一直挂着自信的笑容,那种蔑视一切的态度,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

    任何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是这样的一副神情。

    “我觉得我们的胜算不大!”许腾飞冷静的开始分析:“首先,我们的人手不够,我们岛上不够数千人,加上陆地上的,也不过万把人,而刘伟佳带领的人,却是有数十万,想想一万对数万,我们成功的几率很低。其次,虽然这一年中,我们训练有素,兵器也全部改进过,但是相对于刘伟佳的部队来说,我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九牛中的那一毛。再次,我们虽然长期在海上,对这海上熟悉,但是不一定这老天就一定会帮我们。”

    第五月离微微一笑,然后抬头,很不在意的问了一句:“所以呢?”

    “所以,我们输的可能性很大!”许腾飞表情严肃的说。

    “是的,我们输的可能性很高!”第五月离站起身来,望向窗外,随后又继续说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场战役的最后,有可能是我们输。因为一开始,冯华久带领的人,不过是乌合之众。你我都见过水师的真正实力,不可能像冯华久带领的人一般,轻易被我们打败。他们之所以失败,那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刘伟佳名正言顺的到这南海来,与我一较高下!而我,这次却是不能躲,不能逃!因为,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块乐土了!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所以,这次,我一定要将这件事解决!”第五月离的语气,无比的坚定。

    “我支持你!”许腾飞一掌拍在第五月离的肩膀上,是兄弟,就要共同承担。

    “我希望如果遇到什么事,你能帮我保护弄玉!这就是最好的支持!”第五月离反手拍在了许腾飞的肩膀之上。

    “不!我要与你共进退!”许腾飞还没有来得及答话,会议厅的门被推开,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正是弄玉。

    此刻的她,看着第五月离,一如既往坚定。

    “娘子!”第五月离看着弄玉,有些动容。

    弄玉几步飞奔进了第五月离的怀抱,与他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许腾飞笑着,退出了这个会议厅,其实他想说的是,就算是他要帮第五月离照顾弄玉,弄玉也不会答应,按照弄玉的性格,绝对会和玉敏蝶一样,和他同生共死。

    “傻瓜,我这不过是以防万一吗?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娘子呢?”第五月离将弄玉抱在怀中,感受着弄玉的存在,他清楚的感觉到,弄玉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将他抱的很紧。

    她在害怕!

    “不!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从我跟你从长安城逃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此生再也不要离开你!”说着,她将第五月离抱的更紧,一刻也不愿意与他分开。

    她明白,刘伟佳的到来,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刻了。

    她害怕,可是怕的却是和第五月离分开。

    她已经不能容忍和第五月离分开的日子了。

    一刻也不要!

    第五月离地心狠狠地一抽。一种强大地震撼从心底扩散出来。

    他地玉儿啊!

    今生他何其有幸。得到了这个女子。

    第五月离俯身。轻轻地吻上了弄玉地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地!我们还要生好多地孩子。我们还要到处去游玩。难道娘子忘记了吗?所以不要担心。你夫君我一直都是最厉害地。难道你忘记了吗?”

    “嗯!没有!我们夫妻齐心。其力断金!”弄玉扬起那张小脸。坚定无比。

    第五月离伸出手。缓缓地抚摸上了弄玉地脸。

    今年。弄玉已经二十岁了,褪去了年轻时地青涩,却多了一份成熟。

    那娇蛮地性子已经不见,却是多了一份妩媚。

    如今的弄玉,看上去比以往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让他放不开手!

    自己尚且如此,那刘伟佳呢?

    绝对不能让弄玉再遇到危险。

    在众人的紧张之中,刘伟佳终于是来到了这个南海的小镇。

    “大……大人!”冯华久看着那个一身红袍,威风凌凌的站在他面前的刘伟佳。吓的两腿一软,立即跪倒在地。

    “属下办事不利,请大人责罚!”冯华久跪在地上,终于是将事情说完整了。

    “呵呵,冯大人何罪之有啊,功劳很大嘛!”刘伟佳不怒反笑。

    “大…大…大人!”冯华久一听,更是吓地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是说你真的办的很好,你不是成功的被打败,而且找到海岛的位置了吗?”刘伟佳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可是却令冯华久冷汗直冒。

    “属下不敢领功,不过确实是找到了海岛的位置,只是久攻不下,请大人定夺!”

    “整顿军备,明日攻岛!”刘伟佳并没有说说要惩罚冯华久,而是挂上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随后离开。

    吓得冯华久连站都站不起了。

    选择冯华久,就是因为他地性格,知道他会邀功,所以才配备了一群乌合之众给他,再加上余幼安在他的指示下,屡攻屡输,这才有了刘伟佳的名正言顺的出战南海。

    刘伟佳朝青烟的房间走去,看见青烟正站在窗前,若有所思。他上前。轻轻的握住青烟地手:“你是在担心明天的事吗?”

    “我……”青烟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放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我受伤。又担心那些岛上的人。你放心吧,我的目的,只是要他们投降,不继续与小琉球勾结,不继续危害南海的百姓,不会对他们出手的!刘伟佳给了青烟一个放心的微笑。

    “你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就好!我会平安回来地!”刘伟佳轻轻地将青烟拉进怀中,在青烟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个阴狠地笑容。

    只是,越到这个时候,他对青烟的动作越是亲昵,因为利用青烟地时间越来越近了。

    第二天,当太阳高升的时候,这南海的局势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南海上整整齐齐的排着上千搜战船,他们的目标方向,一直对着的,就是那个第五月离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海岛。

    这一次和冯华久带领的水师不一样,这一次的水师队伍,威风凌凌,首先从气势上,就能感受到一股压力。

    更重要的是,这次是刘伟佳亲自督战,他的铁血,他的残忍,现在已经在整个军队中让所有人的都深深的知晓了。

    在高压的政策之下,所有人不得不服从,不得不尽力,不得不拼命。

    所以这次的队伍,和之前冯华久带领的乌合之众,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刘伟佳一身铠甲,大红的披红,手执一柄银枪,站在主站船的甲板之上,看着对面的海盗和战船,眼里的狠厉之色更重。

    不过,他的脸上却是挂着一抹微笑,因为,弄玉就在那里,很快,很快他就能见到弄玉了!

    而这边,同样是整整齐齐的上百搜战船并列的排开,与刘伟佳的上千搜的战船相比较,他们或许是少了一些,不过,这依旧掩饰不住他们坚定的决心。

    他们的桅杆上,全部都是整整齐齐的一面游龙旗帜,迎风摆动。

    第五月离一身月白色的战袍,一手拿着青龙偃月刀,一手叉着腰,迎着风。看着对面的战船。也看到了那个一身红袍的刘伟佳。

    弄玉并不在这战船之上,从一开始,第五月离就没有打算让弄玉参与到其中,更是不打算让她遇到危险。

    所以在他起床的时候,他点了弄玉地昏睡,等弄玉醒过来地时候,想必,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

    温和的海风徐徐的吹拂着海面,白色的海鸟盘旋在海面上。不时的发出几声叫声,海浪一阵又一阵的拍打着船舷,一浪又一浪的冲击着海岸,却并不汹涌。

    今天的天气很好,好到根本不像是大战即将来临。

    “大当家,现在怎么做?”许腾飞站在第五月离的身旁,同样地注视着对面的战船。

    “敌不动,我不动!”第五月离淡淡的开口,依旧是注视着对面的情况。

    “我想我们需要商议一下怎么做?”吴健熙站在身后。看着对面的战船,曾几何时,那些水师队伍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好!”第五月离点了点头,随后几人进了船舱之中。“我想现在有几个方案可行。一就是直接与他们对战,可是,目前看来。我们实力相差甚大,根本就不可能占得过他们。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与他们硬碰硬。其次就是讲和!大家都知道刘伟佳的目的,此次战事的引起,主要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如果他愿意接受单打独斗,那更好,如果不接受,我们只有想一下。除了讲和和对战。我们还有没有更好地办法?”第五月离虽然是这南海的霸王,对待敌人。从不手软,可是对待自己人。他却是愿意付出生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