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要逆天:狂帝傻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458.第458章 你走吧49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五月离一身月白色的战袍,一手拿着青龙偃月刀,一手叉着腰,迎着风。看着对面的战船。也看到了那个一身红袍的刘伟佳。

    弄玉并不在这战船之上,从一开始,第五月离就没有打算让弄玉参与到其中,更是不打算让她遇到危险。

    所以在他起床的时候,他点了弄玉地昏睡,等弄玉醒过来地时候,想必,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

    温和的海风徐徐的吹拂着海面,白色的海鸟盘旋在海面上。不时的发出几声叫声,海浪一阵又一阵的拍打着船舷,一浪又一浪的冲击着海岸,却并不汹涌。

    今天的天气很好,好到根本不像是大战即将来临。

    “大当家,现在怎么做?”许腾飞站在第五月离的身旁,同样地注视着对面的战船。

    “敌不动,我不动!”第五月离淡淡的开口,依旧是注视着对面的情况。

    “我想我们需要商议一下怎么做?”吴健熙站在身后。看着对面的战船,曾几何时,那些水师队伍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好!”第五月离点了点头,随后几人进了船舱之中。“我想现在有几个方案可行。一就是直接与他们对战,可是,目前看来。我们实力相差甚大,根本就不可能占得过他们。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与他们硬碰硬。其次就是讲和!大家都知道刘伟佳的目的,此次战事的引起,主要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如果他愿意接受单打独斗,那更好,如果不接受,我们只有想一下。除了讲和和对战。我们还有没有更好地办法?”第五月离虽然是这南海的霸王,对待敌人。从不手软,可是对待自己人。他却是愿意付出生命。

    所以这次由个人恩怨引起的战争,如果能够私下解决,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大当家,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我们共同的事!”许腾飞一听就知道第五月离想的是什么。

    “我倒是觉得,第五帮主讲和这个想法不错!”吴健熙摸着胡子,低头沉思。

    “你做什么我不管,只要不危及到弄玉,我就全力支持你!”苏辰风冷冷地声音响起,一切都是以弄玉为基础。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试着讲和!刘伟佳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杀了我,为了得到弄玉,这是私人的恩怨!来人,帮我送信给刘伟佳,就说我要讲和!”第五月离一招手,将一个帮众招了进来,约刘伟佳午后面谈。

    弄玉一直睡到午后,这才缓缓的醒转过来,一醒过来,她就发现,第五月离早就已经不在了。

    她急急的起床,推开门,才发现,太阳早已经照到了正中央。

    “菲菲!菲菲!我相公呢?”她提起裙子,几步跑出去,拉着朱尔映菲问道。

    “公主,他们已经在海上了!还吩咐我好好的看着你!诶公主”朱尔映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弄玉就一个箭步的提起轻功,朝海边奔跑了过去,朱尔映菲根本就追不上她。

    跑到海边,弄玉才发现,海边也守着不少人,根本就不可能就让她出海。

    她站在海边上,有些郁闷,看着海边上地守卫,看着那一浪接一浪地潮水,眉头越皱越紧。

    她怎么就睡着了呢?

    突然,她一拍脑门,灵机一动,想了一个死角。

    就是那个第五月离曾经带她去玩耍过的悬崖。

    一想到这里,她飞奔而去。

    本来与刘伟佳讲和,就是他们抱着微乎其微地希望,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刘伟佳会是这样的残忍和不义。

    那个先前出去送信地帮众,再回来的时候,却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人头下,放着一张血书。

    血书上赫然写着:将弄玉送过来,第五月离自杀谢罪,我就放过这海岛上的百姓,不然,所有的人都和这个人一样的下场!

    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可是刘伟佳居然砍下了这个帮众的头,第五月离看着那个两个争得大大的眼睛,狠狠的将手中的纸捏成了团。

    “刘伟佳!欺人太甚!”第五月离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恨,那双好久不曾变蓝的眼眸,在这一刻,变得绚丽夺目,莹莹的放着光芒。

    “大当家,我们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准备作战!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与你共进退!”许腾飞一手拿出那把圆月弯弓,一边坚定的说道。

    “我要保护弄玉,所以,我会誓死一战!”苏辰风冷冷的声音响起,实际上,他也怒了!

    “这一次,我是真要的要与朝廷为敌了!不过,我不后悔!”吴健熙也站起来,他的眼底不是精光,而是沉着,下定决心一般的舒了一口气。

    “还有我!我说过,我会永远和你站在一起!”熟悉的声音,坚定的面容,从容的眼神,正是弄玉走进了船舱。

    “玉儿,你怎么会来?”第五月离看着弄玉,担忧多于惊喜。

    “我说过,我会和你在一起,共同奋斗,我不会逃的,更不会离开你的!”弄玉走上前来,拉着第五月离的手,旁若无人。

    “娘子!”第五月离反握着弄玉的手,有一丝的激动。

    “相公!”弄玉回以一个微笑。

    他们早就是共同体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紧接着。大炮地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

    众人一惊。立即跑出船舱。却看到从对面地战船上。不断地朝这边地战船发射火炮。那一支支地箭羽。纷纷地射向第五月离所在地船队。

    “布阵!”吴健熙高喊一声。顿时混乱地人群马上行动起来。一个个举着盾牌。在甲板上列出一个防护地阵势来。将战船完完全全地挡在了盾牌地后面。那一支支地羽箭虽然仍然在继续。可是却没有射到后面。射到那盾牌上。发出霹雳囔地声响。

    那火炮还一个劲地朝这边发射。击沉了几艘小船。

    苏辰风看了看风吹地方向。然后冷静地下令:“放漂雷!”

    在苏辰风的命令之下,一个个的漂雷从船上放出,朝着刘伟佳所在的船队漂去。

    不一会儿,边听到对面传来巨大的声响,不过。由于对面地战船全部连在一起,居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战争已经爆发,以一万多人对数十万人,这场战役,会是一场苦战,更可能会一败涂地!

    刘伟佳站在船头之上,阴鸷的看着对面的几百艘战船。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一个南海的小岛而已,一个海上的海贼而已,凭什么可以得到弄玉的倾心?

    拥有几百艘战船又怎么样,今天,自己还是能像踩死蚂蚁一样把这些人踩死。

    自己已经变得强大了,自己已经征服了这天下。只等着弄玉回到自己地怀抱之中。

    这一次,弄玉再也没有逃离的借口和机会了吧?

    “放箭!”刘伟佳的手一挥,那漫天的箭羽顿时就朝对面放了过去。

    顿时,挡在前面的盾牌上,又发出巨大的声响。

    虽然前面已经排阵,挡去大部分地箭羽,可是,还是有不少箭羽越过了盾牌,飞向了后面,一时间。惨叫之声此起彼伏。纷纷有人落海。

    对面的火炮一阵接着一阵的放过来,海水剧烈的震动。四处是炸开的水花。

    甲板上,苏辰风冷静的指挥着帮众防守。稳固船只,而许腾飞则指导着众人纷纷射箭,吴健熙则安排着人把一个个的水雷漂向了刘伟佳所在的战船。

    一时之间,双方的船员开始了新一轮的拼战。

    弄玉跟着第五月离冲出了船舱,看到了眼前地这一幕。

    一旁地战船上,弥漫着浓浓的黑烟,船体已经倾斜,一般地船身已经沉入大海,正慢慢的往下沉去。

    而对面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水雷和火炮地攻击,对方虽然人手和武器都比这边先进,可是慌乱程度并不比这边好多少。

    “玉儿,进去!这里危险!”第五月离眉头一皱,看到了对面甲板上的那一抹红袍,顺带也看到了他看向这边的眼光。

    “不,我说过要和你共同进退!相公,让我帮你!我一定可以帮到你的!”弄玉看着第五月离,祈求的说道。

    “玉儿,不要任性,你我都知道,刘伟佳的目的在于你,我不能让你有一点的危险,更不能让你有一丝的机会被刘伟佳带走!”第五月离扶着弄玉的肩膀,眼神里第一次出现了焦急的神色。

    因为,今天这个局势看来,要想赢刘伟佳,似乎很是困难。

    这里的几百艘战船,很可能被毁于一旦。

    就算是遇到危险,如果弄玉躲在海岛上,那里烟雾缭绕,又没有被发现,刘伟佳就算攻破了这里,也不会那么快找到。

    这样的话,他还有机会带着弄玉逃走,又或者是说,自己没有机会的话,苏辰风也一定有机会将弄玉带走,这样至少他不必担心。

    两年来,第五月离还是那个第五月离,在这海上,他依旧称霸,在这岛上,他依旧受人爱戴,而他,依旧是自信,带着狂妄,不把一切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的第五月离又和以前不一样了,因为现在的第五月离。心中有所牵挂,无论做什么事,无论在哪里,他的心里都会牵挂着一个人,那就是弄玉。

    弄玉就是他的一切动力,弄玉就是他所有的目标,弄玉就是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的人,更是让他变得更加成熟的原因。

    纵使他还是一样的骄傲。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地刘伟佳,已经和以前的刘伟佳不一样了。

    现在的刘伟佳,只手遮天,现在的刘伟佳,更加的疯狂。

    这场战,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大当家。大家快要顶不住了,快想想办法,对方的战火实在是太汹涌了!”许腾飞匆匆的上前,一边指挥着众人射箭,一边向第五月离禀报。

    虽然这里一开始就是一个假象,一开始就是一个制造出来地屏障,本来就带着就算是输。也要誓死一战建立起来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里很快就会被摧毁。

    “恩,命令大家,全力抵抗!”第五月离的脸变得森寒,这场战。不是一个国家对一群海贼,而是他和刘伟佳之间的决战。

    “玉儿,听话!”他说完,马上转过身一把抱起弄玉,就要往船舱去。

    “阿离哥哥,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帮到你的!”弄玉挣扎着,很是焦急。

    “不行!”第五月离斩钉截铁的说道。

    “对了!我记得了,刘伟佳他其实怕水!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水性!”慌乱之中,弄玉突然想起了小时候。

    那是第一次他和刘伟佳之间的决斗。在那个皇家宴上。在那个漆黑的偏僻地偏殿之中。

    那时的她,明明是输掉了。却耍着赖,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抱着刘伟佳的腿,泪眼婆娑的说:“伟佳哥哥,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许是那时的弄玉,圆圆的脸,亮晶晶地眼,可怜兮兮的神情,迷惑过了刘伟佳,让刘伟佳对她起了恻隐之心,甚至是想要弯下身来扶她。

    而她就在那一刻,抱着刘伟佳的腿狠狠的一个倒摔,将刘伟佳摔倒在地,不但如此,还狠狠的扑在刘伟佳的身上,点了刘伟佳地道。

    她还记得那时,她得意洋洋的指着刘伟佳的鼻子说:“和本公主斗,你还嫩了点!”

    之后的她,还更是把被点的刘伟佳丢到了御花园的鱼池之中,害的刘伟佳差点死掉。

    自从那次以后,刘伟佳便再也学不会凫水,便开始怕起水来。

    想到这里,弄玉的神情有一丝的恍惚,甚至有一些的伤感。

    那时地他们,是多门地快乐,多么的无忧啊!

    可是如今,他们却还是在相斗,就好像多年前地那一天,弄玉对刘伟佳说:“只要你打败了本公主,本公主就任你处置!”

    弄玉的思绪有些远,而在那一边地甲板之上,那个一身红袍的男子,此刻面带阴冷的笑,心中却还在在想着以前的种种。

    弄玉飞扬跋扈的脸,狂傲的语气:“只要你打败了本公主,本公主就任你处置!”

    只是因为这样的一句话,刘伟佳就一直在努力着。

    如今,他所做的一切,也是因为他心中信着弄玉的这句话。

    打败了她,打败了她身边所有的人,弄玉的承诺就会兑现,就会真的答应他的请求。

    如今,就算是他在朝堂之上,接受着所有人的恭维,就算是此刻他威风凛凛的站在甲板上,其实,心中想的,也是如此。

    只是他不知道,所谓的打败弄玉,并不是他所认为的,打败了她,打败了她身边所有的人,也不是像楼妤竹所说,征服了这天下,就能征服那个女人。

    有时候,你能够征服这天下,却不一定能征服那个人。

    因为,你所要征服的,是那个人的心。

    人心,永远是这世界上最难征服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