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江县科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这是在哪儿?”

    陆鸣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考桌上,身上穿着破旧的白色粗布衣衫,手里拿着一只短毛笔。

    “这里是圣林大陆!”

    陆鸣愣了一下,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此时他正在大梁国苏州绍明府江县的文院考房,参加书生科举。

    陆鸣环顾四周,发现各位考生都正专心致志地答题,丝毫也没有注意到陆鸣。

    忽然,陆鸣感觉自己脑子一痛,庞大的记忆顿时涌了上来。

    陆鸣咬了咬牙,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他的表情极为难看,若不是他前世有着坚强的毅力,恐怕会承受不住而晕过去。

    许久之后,疼痛的感觉才逐渐消失,陆鸣也恢复了自己的脸色。

    “原来这是一个修儒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孔子以儒成圣,创办儒家圣院,拜他为师的人可以获得才气,通过才气可以掌控天地间的力量!”

    “这个世界的诗词歌赋可以转化为杀敌的力量,读书人掌控之后,击败入侵的东妖和南夷两大部落,最终平定天下!”

    “孔子逝去之后,圣院遵从他的遗愿,摒除门户之见,容纳百家精华,创立十大天赐文位,书生、文士、才子、翰林、学士、儒生、大儒、半圣、亚圣、至圣,只有书生才能够拥有才气,而才气必须要去祭拜圣庙才能够让圣人降下,在才气灌顶的过程中还要小心自己的才气被其他人夺去,否则就会被夺走文位”

    念及至此,陆鸣心中有些激动,没想到自己会来到这么一个神奇的世界。

    这个世界同样经过了秦、汉、三国还有晋朝时期,但是在晋朝之后,就分为了七个国家。

    这时候,陆鸣却犯愁起来,原因无他,此时他还是一名十六岁年纪的书童,家徒四壁,在江县靠打工为生。

    他有一个未婚妻子名叫林小雁,乃是江县书生林东海的女儿,而林东海又和陆鸣的父亲是至交,从小就定下了这门亲事,而陆鸣从小也就和林小雁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陆鸣十岁时,他的父母外出经商,不慎感染了一场流行病,便不幸身亡了。

    自那以后,林东海对陆鸣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再也不同意陆鸣和林小雁往来,并且出言羞辱,而邻居也从此对陆鸣冷眼相看,时常讽刺。

    后来陆鸣才知道,本县严家的公子严卫青居然也喜欢上了林小雁,在他得知林小雁和陆鸣有婚约时,便开始欺压陆鸣,不让他在江县做任何生意,只让他靠打工过日子,人送外号“陆穷酸”。

    邻居多数都趋炎附势,自然没人帮助陆鸣,更没有人同情。

    于是陆鸣发奋图强,决心要金榜高中,出人头地,等到了十六岁便参加科举考试。

    然而本年参加科举的足有一千多人,而江县每年的书生试只收一百名书生,而每年祭拜圣庙时就有四十多人因为才气被他人夺走而无法获得文位,不能晋升为书生。

    按照这个比例,陆鸣脸色有些难看,觉得自己想要高中的话很是艰难,不过他的前世可是地球上的一名“文科状元”,读过很多书籍,说不定还可以应付一些。

    低头一看试卷,发现已经答完了一半的题目,试卷的材质非常好,不会让墨水渗透下去。

    陆鸣开始浏览试卷,每浏览一题,一些记忆都会随之浮现。

    县试是梁国中最基础的科举,其中的题目并不困难,考的都是论语中的问题,只要熟读背过都可以答上来。

    而根据自己获得的记忆,这些已答的试卷都很符合题意,基本上是不会出错的。

    陆鸣稍微放心了一些,接下来考的是对联,根据已有的对句写出上联或者下联。

    说起这对联,乃是起源于后蜀主孟昶,在春节前夕突然下了一道命令,要群臣在“桃符板”上题写对句,以试才华。

    可是,当群臣们把对句写好给孟昶过目时,孟昶都不满意。于是,他亲手提笔,在“桃符板”上写了“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便是一副最早的春联。

    陆鸣看了第一题,乃是一个上联

    静泉山上山泉静。

    仔细一看,不难发现这是一个回文联,不管顺读还是倒读都是相同的文字,所以下联也必须要回文才行。

    “对联么?”

    陆鸣的嘴角微微上扬,前世自己最喜欢玩的就是对联,对于这个再拿手不过,当即提笔写道

    清水塘里塘水清。

    紧接着第二题

    碧天连水水连天,水天一色。

    “有点意思!”

    陆鸣兴致更浓,开始沉思起来,片刻后写道

    明月伴星星伴月,星月交辉。

    趁着这股兴致,陆鸣很快就答完了对联试卷,进入了诗词歌赋的考试。

    一开始是默写大晋诗词中的名人诗句,陆鸣根据自己得到的记忆,其中的诗词都有背诵过,很快就写上了答案。

    最后一题比较难,是根据题目来写一首诗,没有要求必须的平仄,但是要符合题意才行。

    试卷上的题目是“春节”,这让陆鸣联想到了春节时放烟花,玩爆竹,大门两边贴对联的热闹景象,一首诗也随即而生

    元日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诗成,一股金色的灵气涌现而出,久聚不散。

    “这就是才气么?”

    陆鸣脸色微变,随后便将试卷放下,不去理会了。

    只有成为书生才能够掌控才气,所以这首诗所凝聚出来的才气并不能为自己所用,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必要当回事了。

    这首诗乃是地球上的王安石所作,反正这个世界又没有经历过唐朝和宋朝,自然也就没有唐诗宋词了。

    “咚!咚!咚!”

    忽然响起了三道钟声,这也就表示已经结束了考试时间,众多考生将试卷放在案上,纷纷离开了考场。

    “这么快就结束考试了?”

    陆鸣抬头望向窗外,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傍晚,用毛笔写字极慢,所以才需要大量的时间。

    念及至此,陆鸣收拾好文房四宝放入背包中,然后就随着其他考生一起离开了考房。

    同时,陆鸣也在回想着那些题目,确认基本上都不会出错时才放心下来,走出了文院大门。

    “陆穷酸,你总算出来了,考试考得怎么样?”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陆鸣寻声看去,见是一名身穿锦衣的青年走来,神色十分倨傲。

    陆鸣先是一愣,整理了一下关于此人的记忆,正是那严家的大公子严卫青,很有文采,被赞为“江县神童”。

    “考得还行吧。”

    陆鸣如此回答,对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

    “是吗?”

    严卫青讥笑一声,说道“陆穷酸,你就不要抱有任何的侥幸了,你不可能高中的!”

    “为什么?”

    “呵呵你可不要忘了,罗县令跟我严家可是有交情的,只要我们严家不同意,你的名字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在金榜上,我这么说你可明白了?”

    严卫青说完哈哈一笑,摇着扇子大步离去,其他人也都向陆鸣投来了讥讽的目光。

    “你”

    陆鸣的脸色顿时难看至极,这时候他才想到,江县的罗县令和严家有着很深的交情,而今年的主审文官又是严家的人,只要他们稍微动点手脚,想要谁落榜就要谁落榜。

    “真是倒霉!”,陆鸣瞬间就没了兴致。

    “小鸣,别听那家伙胡说!每年科举都会有圣人坐镇圣院俯察天下,他们岂敢蒙蔽圣听!”

    一名瘦弱的书童开口,满脸的不以为然之色,此人名叫“陈俊”,乃是陆鸣的同窗好友。

    “真是这样么?”

    陆鸣半信半疑,难道这个世界的圣人就有“尽观天下”的能力了?这也太离谱了吧?退一步说,就算圣人有此能力,就能知道江县发生的各种事情而毫无纰漏?

    “走吧,别胡思乱想了!”

    陈俊笑着说道“等咱们哥俩一起高中,看那个姓严的还有什么话好说!”

    “好吧,咱们回家吧!”

    陆鸣没有心思继续多想,便和陈俊一同回家。

    途经南街边的一家“朱记酒楼”,乃是陆鸣打工的地方,顺路而来只是今天正好到了发工钱的日子。

    “朱掌柜,请把我的工钱结一下。”

    “陆鸣,你可来了。”

    朱掌柜是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见到陆鸣后微笑说道“陆鸣,真是不好意思,你已经被解雇了,至于工钱嘛自然也没有了。”

    “解雇?”,陆鸣脸色一变。

    陈俊立即怒道“朱掌柜,你开什么玩笑,陆鸣辛辛苦苦在你家工作,到最后你居然过河拆桥!”

    “陈公子,这也不能全怪我啊!”

    朱掌柜陪笑说道“你也知道严家势大,我们酒楼只是小本经营,可不敢得罪严家,严家早就发话,我也不能违抗不是?这样吧,我就给陆鸣十文钱,就当作是赔礼了。”

    “你”

    陈俊气得咬牙切齿,却也无话可说,因为严家的确是是个土霸王,江县无人敢得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