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落榜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俊,算了吧!我换家店打工就是了!”,陆鸣叹气说道。

    “可是陆鸣,那可是你这一个月的工钱,你就这么算了?”,陈俊瞪大眼睛,满是怒火。

    朱掌柜微笑说道“还是陆公子识时务,这才是做大事的气度啊!”

    “朱掌柜,风水轮流转,告辞了!”

    陆鸣丢下这句话后,就拉着陈俊一起离开了酒楼,而朱掌柜笑容顿收,朝着陆鸣离去的方向吐了口吐沫,眼神中流露出了浓浓的讥笑。

    “一个穷酸也配要我的工钱?呸!哼,原以为你会发火跟我吵,那样的话我就有借口教训你一顿,没想到你小子这回学乖了。”

    而此时在街道上,陈俊还是很生气,陆鸣无奈的说道“朱掌柜就是个笑面虎,别看他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如果咱们跟他闹起来,咱们两个都得玩完!”

    “说得也对,”

    陈俊这才醒悟,下一刻又不惊异地说道“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静了,你就不生气么?”

    “生气,当然生气了!”

    陆鸣说道“可咱们毕竟是穷人,跟他们没法斗,等以后有了功名,再去跟他们一起算账!”

    “好!有志气,今晚你就来我家吃饭吧,明日一早,我们一起去看金榜!”

    夜幕,县文院审卷房里,正有以罗县令、严主审为首的十几名官员在审核考卷,整个房间堆满了一堆试卷,但是每一份试卷都摆放整齐。

    这时,县文院的李学正惊呼说道“才气聚而不散,居然是诗成鸣州!严主审,这可是大喜之事啊!我们江县又出了一名神童!”

    “你说什么?”

    严主审站了起来,走到李学生旁边观看,而李学正手里拿着的正是陆鸣的考卷,上面写着的正是元日那首诗。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严主审低声念完之后,气得整张脸都红通通的,试卷上的才气聚而不散,正是鸣州之象!

    才气成型是出县,才气跃动是达府,才气聚而不散是鸣州。

    他刚刚审核完严卫青的试卷,他的才气已经消散了一半,最多只是诗成达府,远远不能和陆鸣相比。

    江县出一达府诗来已经算是了不起的了,没想到陆鸣的诗居然达到了鸣州,他不过是一个穷酸,何德何能把严家的神童踩在脚下!

    严主审又看了下陆鸣的对联答卷,许久后已经气得脸色发青,却偏偏无话可说。

    “严老弟,你怎么了?”,另一边的罗县令问道。

    严主审冷哼一声,把试卷递给罗县令“老兄,你自己看吧,这是陆穷酸的答卷。”

    罗县令粗略游览,随后脸色大惊,立即非常仔细的审核起来。

    许久,罗县令一拍案桌“论语甲等,对联乙等,诗词乙等,金榜不中!”

    李学正脸色大变“县尊,万万不可!下官以为陆鸣文才出众,必能得三个甲,说不定还可以争夺本年的案首!”

    “李老弟,这你就不懂了。”

    罗县令摆手说道“陆鸣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论语自然是没话说,但是他的对联仅仅只是对韵,却不对题,他的诗同样也是如此,如何能得三甲?”

    “你”

    李学正怒道“县尊,您何必强词夺理,陆鸣的文才绝对远胜其他人,你怎么能够让他落榜?不行!绝对不行!”

    严主审立即说道“李老弟,你要注意你的身份,你只是偏审,而不是主审,更不是县令,让谁上榜或者落榜都不是你说了算!”

    李学正毫不示弱地说道“我说了不算?笑话,我乃是文院学正,既然能够参与审卷,就有资格让有才的人上榜!”

    “好了好了,咱们就别争论了!免得伤了和气!”

    罗县令摆手说道“就让其他的官员来看一下,陆穷酸到底能不能上榜!”

    最后的几个字,罗县令还故意加重了语气。

    其他官员闻言也都涌了过来,依次审核着陆鸣的试卷。

    “好!”

    一人拍桌惊呼,这时罗县令忽然一声咳嗽,那人立即脸色一变,正色说道“论语的试卷回答的很好!至于其他的,也就一般而已!”

    “你你怎么能如此!”,李学正大怒。

    “让我看看,嗯也就一般般而已!”

    “在下以为,陆鸣的文才实在一般,不能够高中!”

    试卷传到最后一名官员的手中,乃是李学正的好友。

    此人仔细地审核了下卷子,然后就将试卷放在桌上,没有说话,而是无奈的苦笑起来。

    “哎”

    李学正叹了口气“我身为朝廷官员,却只能眼见有才的学子因此埋没,上愧对国家,下愧对百姓,无颜面再做学正了。”

    “李学正,你要干什么!”,严主审厉声一喝。

    “这个官我不做了,交还官印!”

    “你敢!”

    罗县令大声说道“你是县文院学正,凭什么辞官?别说我不同意,恐怕连院君也不会同意!”

    李学正说道“那是你们的事情,反正我已经决定了!”

    “好!既然如此,那你最起码也要完成今天的工作,否则今晚若是选不出本县前一百的名额,你可逃不了责任!”

    “好吧,反正也是最后一天。”,李学正叹了口气,重新坐下。

    第二日,县文院放榜,一大早便有无数人前来围观。

    陆鸣和陈俊好不容易挤入人群,立即就往金榜上面看去,赫然就看到了严卫青的名字排在第一。

    “甲,甲,甲,案首!严卫青居然中了案首!”

    陆鸣脸色惊变,案首之名可不得了,乃是整个梁国县试科举中的头名,金榜第一,非同小可!

    “不愧是江县神童,居然中了案首!了不起!”

    “哈哈我居然中了案首,哈哈”

    人群中的严卫青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看向其他人的目光都充满了轻蔑,颇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模样。

    “恭喜严案首高中!”,众人纷纷道贺。

    “哎果真落榜了!”,陆鸣无奈的叹气。

    “我中了!我中了!”

    陈俊忽然间跳了起来,指着金榜说道“陆鸣你看,我的名字排在第八十九名!第八十九名!我中了!”

    陆鸣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拱手说道“陈俊,恭喜你了!”

    严卫青又大声笑道“金榜上没有陆穷酸的名字,他果真落榜了!哈哈我就说陆穷酸不可能高中的吧,哈哈”

    旁边有一人说道“严公子,区区陆穷酸岂能跟咱们相提并论,这不有损咱们的身份么?”

    “说得也是,哈哈对了,你叫我什么?”

    “我我是说严案首”,那人立即陪笑说道。

    “哈哈好!好!好!中午我请客,咱们一起去酒楼喝两杯!”,严卫青很高兴的大笑起来。

    “落榜了,我真的落榜了。”

    陆鸣有些遗憾,可是回想起自己的答题,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差错,应该也能高中才是。

    莫非真的是严家在搞鬼,有意让自己落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会高中。

    念及至此,陆鸣的脸色很是阴沉,看着严卫青得意忘形的模样,心中很是厌恶。

    严卫青走来对陆鸣说道“怎么样?落榜的滋味不好受吧?”

    “是你们严家搞的鬼?”,陆鸣问道。

    “是又如何?你该不会是想去告状吧?实话告诉你又如何,正是县尊让你落榜的,你去告啊!哈哈”

    严卫青说话毫无顾忌,其他人也都讥笑了起来。

    陆鸣闻言顿时一怒,下一刻脸色又恢复如常“果真是你们搞得鬼!”

    “严卫青,你简直无法无天!”,陈俊忽然一声怒喝。

    “行了陈俊,你再怎么生气也没用,你以为高中了就能够获得文位了?你不要忘了,每一年新晋书生都会参拜圣庙,到时候我会直接夺走你的才气和文位,哈哈”

    “你说什么!”,陈俊脸色惊变。

    “不然你以为就你那点文才就可以高中么?其实你们只是我的垫脚石而已,哈哈”

    严卫青猖狂的大笑,继续说道“等我获得才气灌顶,天赐文位,我就正式向林小雁提亲,陆鸣,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喝杯喜酒啊!”

    这时一道悦耳的女声忽然响起“严卫青,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陆鸣寻声看去,见到一名身穿蓝色长裙的少女挤在人群之中,看起来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一头黝黑的长发及腰,清秀美丽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气。

    “小雁?你怎么来了?”,陆鸣惊声问道。

    “我是来看文榜的。”

    林小雁失望的说道“陆鸣,你你落榜了?”

    “是。”,陆鸣点点头。

    “他要是不落榜那才就怪了!”

    严卫青说道“林小雁,三天之后就是祭拜圣庙的日子,那一天我会亲自登门提亲,你同意不同意我不管,只要你爹同意了就行,你总不能违背你父亲的决定吧?”

    “我爹也不会同意的!”,林小雁坚定的说道。

    “是吗?那也要试试才知道,我就不信他敢拒绝我严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