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章 咏针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家让一让,县文院张贴通告!”

    这时一名文役来到了这里,在金榜旁边的公告栏上贴上一张公告,顿时引来了众多人的围观,发出了议论之声。

    “苏州文院的院君两天后将会来我们江县举办一个文会,邀请本县的一百名高中书生参加,一是庆祝本州出一头名案首,二是考验一下本县学子的才能!”

    “大名鼎鼎的杨大学士居然会来我们江县,这可真是不得了!若是能够被杨大学士看中,从此必定青云直上,飞黄腾达啊!”

    “哈哈,这可真是江县之福啊!”

    “严案首,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咱们可千万不能错过!若是你成为杨大学士的门生,将来府试必定能得头名的茂才!”

    “那是自然,这个机会谁会愿意错过呢?”,严卫青得意洋洋的笑道。

    陆鸣也若有所思起来,苏州文院的院君“杨修远”乃是大名鼎鼎的“镇州大学士”,深受百姓爱戴。

    听说曾经有一妖龙在苏州境内的苏海湾为祸一方,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朝廷派了许多的大学士前去也拿他没有办法。

    忽然杨修远横空出世,以“妙语连诛”之力口诵寒冰调,刹那间冰封海水三千里重创妖龙,最终妖龙施展大神通才得以保命逃生,不敢再犯,所以便有镇州大学士的称号。

    除此之外,杨修远也为大梁培养出了不少人才,他的门下子弟都有所成就,多数都成为了小有声名的才子,也是在朝廷上唯一敢和首辅大臣“严坤”叫板的人。

    严坤乃是万民所指的奸佞,手握重权,他有许多的学生在朝廷任职,势力极大,哪怕是皇帝也不敢轻易动他。

    杨修远求贤若渴,对江县的书生来说自然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但陆鸣也认为,这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这个想法非常大胆,也很危险,如果成功了,也许可以夺回属于自己的文位,一旦失败了,后果也将不堪设想。

    陆鸣开始犹豫起来,最后眼中闪过了坚定了的光芒,心里想道“既然严卫青敢让我落榜,那我就借此机会文斗一县书生,让你们声名扫地颜面无存!”

    “陆鸣,你在想什么呢?”,林小雁忽然问道。

    陆鸣回过神来“啊?哦,没什么,没什么。”

    陈俊说道“陆鸣,我知道落榜让你很难过,你放心吧,等到了祭拜圣庙的那一天,我帮你报仇!”

    “谢谢,但是不用了,我自己会争取!”

    陆鸣对这个朋友很是感激,陈俊所说的“报仇”其实就是在拜圣时争夺严卫青的才气,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冒险了,以他的才能怎么可能争得了严卫青的才气?

    “两天之后吗?那我可要做好准备了!”

    陆鸣抬头望着金榜,暗自下了决心“我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上面的!”

    两天之后,江县大酒楼外,正有以罗县令、严主审还有县文院的王院君为首,带领着一百名江县书生在那里恭候。

    此时已经到了午时,天边忽然出现一道亮光,那道亮光迅速接近江县的招牌大酒楼,仔细一看,竟然是一辆飞在天上的马车。

    两匹白马背生双翼,拉着这辆马车在天空迅速飞行,迅如疾风。

    “那是镇州大学士的飞天俊马!好生威武!”

    “飞天俊马灵兽极难驯服,也就只有杨大学士才能够驱使它们,真是叫人见了好生羡慕啊!”

    “大开眼界,头一次见过可以在天上飞的俊马!”

    这时,天空中的飞天俊马忽然间嘶鸣一声,振动翅膀拉着马车降落到了大酒楼前,顿时卷起来一阵狂风呼啸而过。

    “嘶好冷的风啊!”,众人心中震惊。

    “恭迎杨大学士!”

    众人纷纷躬身行礼,态度非常的恭敬,不敢有分毫的怠慢。

    “呵呵诸位不必多礼!”

    车帘掀开,走下来了一名近五十岁的男子,剑眉星目,捋着下巴的黑色长胡须,身穿白色的大学士袍,浑身散发着一股仿佛平淡而又仿佛威武的气势,让人感觉到亲切而又心生敬仰。

    “老夫早就听说江县人杰地灵,所以就趁着江县出一案首之便,顺路过来游山玩水,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不错!”

    罗县令躬身说道“大学士驾临江县蓬荜生辉!”

    严卫青行礼道“学生严卫青见过大学士!”

    “你就是严案首么?眉目俊秀,气宇轩昂,不错!”,杨修远微笑说道。

    “学生愧不敢当!”

    严卫青表现的很谦虚,一反常态,没有了往日的飞扬跋扈。

    罗县令说道“大学士,我们早就备好了酒席,快里面请!”

    “请!”

    杨修远也很是高兴,便和罗县令当先进入酒楼,其他人只能是跟在后面。

    大家来到二楼入座,这里除了一排排的酒席之外,还布置好了文会所需要的笔墨纸砚。

    酒菜正香,大家先是小酌了几杯,然后杨修远起身走到窗边,望着街道上人来人往,微笑说道“既然是文会,那咱们就来对对子助兴如何?”

    严卫青立即说道“如此还请大学士指教!”

    杨修远缓缓说道“我这上联是一条小路通南北。”

    “一条小路通南北?”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琢磨起来。

    严卫青也走到窗边一看,立即笑道“下联有了两边小店卖东西。”

    “对得好!妙极!”

    “不愧是咱们江县神童,好厉害啊!”,其他人忍不住赞叹。

    这时从街道上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各位父老乡亲,学生有一首诗想要送给罗县令,自认为非常适合罗县令的为人,请路过的人帮忙做个评论如何?”

    “这是这是陆鸣的声音!”,酒席中的陈俊脸色惊变。

    “陆穷酸?他来干什么!”

    严卫青低头看着街道上的陆鸣,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诧异。

    杨修远也感到好奇,这个不知来历的小子,光天化日之下在搞什么花样?

    “陆穷酸也会作诗?说来听听!”,一个路人很感兴趣的开口。

    “这首诗的题目叫做咏针,大家听仔细了!”

    陆鸣顿了一顿,接着大声说道“百炼千锤一根针,一颠一倒布上行。”

    忽然间声音又大起来“眼晴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

    话音刚落,顿时激起了一阵的波浪。

    “放肆!”

    罗县令拍桌而起,气得整张脸都红通通的,那个叫陆鸣的小子,居然当街骂他“只认衣冠不认人”,简直就是对他极大的侮辱。

    “大胆!那小子真是太狂妄了!居然敢羞辱我们的罗县尊,定要将他严惩!”

    “可恶至极!一个穷酸也敢和县令叫板,狗胆包天!”

    “呸!陆穷酸莫不是找死!”

    这时陈俊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陆鸣,你今天怎么突然发起了疯!有大学士在此,你可玩完了!”

    没过多久,立即就有衙役走出酒楼,二话不说便将陆鸣拿下。

    “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哼,带你去见县尊!走!”

    衙役押着陆鸣上了酒楼,来到了杨修远和罗县令等众人的面前,陆鸣目光扫视,最后落到了杨修远的身上,心想“想必他就是杨大学士了!”

    杨修远也和陆鸣的眼神对上,但依旧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捋着自己的胡须。

    “县尊,这个陆穷酸如何处置?”,衙役问道。

    “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罗县令面无表情的说道。

    陆鸣大声说道“慢着,罗县令,你就算要打我也得给个理由吧,不然如何服众!”

    “哈哈笑话,你当街侮辱本官,难道就不该打吗!”

    陆鸣立即反驳“我有真才实学,而你却让我落榜,难道你不该骂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严家指使你让我落榜的!”

    “你胡说!”

    罗县令脸色大惊,立即拍案而起,这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立即阴沉“这小子莫非是要”

    “来人!将他拖出去重打!”

    “且慢!”

    杨修远忽然开口,让众人纷纷变了脸色,衙役这时候也不敢乱动了。

    “杨大学士,他”

    “今天举办文会本是个好事,怎么能因此乱了诸位的兴致?”

    杨修远对陆鸣说道“既然你自认为有才华,那我倒是想考考你,我出一上联来,你若是能对出下联,那我便不罚你,但如果你对不出来,那就只能是挨三十大板了!”

    此言一出,罗县令的脸色顿时难看至极,而严卫青却是大喜过望,幸灾乐祸。

    “以陆穷酸的才能,也想对上大学士出的上联么?绝对不可能!你就等着挨板子吧!”,严卫青恶狠狠的想着。

    陆鸣恭敬地说道“请大学士赐教!”

    杨修远目光扫视四周,看到墙上有一幅画,乃是苏州有名的“南莲江”,南边桥头正有两艘船来回摆渡,一句上联信手拈来“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

    话音刚落,严主审立即惊道“好上联!船如梭,江如锦,生动形象,妙不可言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