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章 文斗对联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愧是大学士,这一上联乃是就地取材,想要对上极为不易,以陆穷酸的才能根本不可能对出来!”

    “就是啊!上联就地取材,下联也必须如此,否则就对不上题意!”

    罗县令也心中一喜“这个上联又妙又难对,这三十大板我打定了!”

    杨修远笑道“诸位也可以尝试着对下联来,不管能否对上都不要紧,最重要的还是文会自身的交流。”

    然后又对严卫青说道“不知严案首可有下联了?”

    严卫青拱手笑道“大学士的上联出得甚妙,学生一时间也没有想到合适的下联来,请容我斟酌片刻。”

    “下联有了!”

    陆鸣忽然间开口,只见他指着墙上的那幅画,画里西岸边有一塔,高耸入云,同样信手拈来“西岸尾一塔似笔”

    说到这里又顿了一下,众人顿时恍然,画里的塔的确形如笔尖,与上联的南桥头二渡如梭正好巧妙的对上。

    陆鸣思考片刻,然后说道“直写天上文章!”

    “好!”

    杨修远笑着说道“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西岸尾一塔似笔,直写天上文章,对得妙!对得好!”

    “这不可能!”

    严卫青大惊失色,不可思议的想“我都没有想到的下联,为什么这个陆穷酸会先对上!”

    陈俊顿时大喜“绝对!真是绝对啊!这首对联都是就地取材,十分巧妙,简直就是自然而成的对联!”

    众多书生面面相觑,颜面都有些挂不住了,他们都是高中书生,却让落榜的陆鸣先他们对出上联,如同给了他们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

    “陆鸣的才学要在严卫青之上,若是被陆鸣压制,怕是案首之位难保!”

    罗县令的脸色难看至极,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了,早知如此就让陆鸣上榜,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现在倒好,有杨大学士在此,陆鸣又施展才华,反倒是让自己不敢难为陆鸣了。

    这时候,罗县令看到杨修远向他投去了一道寒冷的目光,顿时后背一凉,打了一个哆嗦。

    严卫青冷哼一声“我有一上联,看你能不能对出来!”

    “请说!”

    “北斗七星,水底连天十四点!”

    严卫青略微得意地笑道“陆鸣,你不是自认为很有才华么?这道上联不是就地取材,我看你怎么对上!”

    “那就更容易了!”

    陆鸣微笑说道“南楼孤雁,月中带影一双飞!”

    “妙!真妙了!北斗七星,同水底倒映的七星正好是十四点,南楼孤雁,连同影子正好成一双,绝对啊!”,陈俊惊声说道。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个下联的确对得很好!”

    “陆鸣有才!绝对的大才啊!居然这么快就对出了下联,换做是我就做不到!”

    “胡说!那不过是陆鸣运气好而已!”

    一人起身说道“我也有一上联炭黑火红灰如雪陆鸣,你来对!”

    陆鸣扶着下巴思考起来,现场一片安静,没有人敢大声说话。

    “谷黄米白饭似霜!”

    “又对上了!”,那人脸色一变,只好坐回了位置。

    陆鸣目光扫视众人,缓缓说道“诸位高中书生,难道就只有这点文才吗?罗县令,你是如何选的这些人!”

    “陆鸣,你太狂妄了,你简直就是放肆!”

    罗县令大声一喝,气得脸色有些铁青。

    “陆穷酸,你太大胆了!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也配跟我们比!”

    “严案首!给他一点厉害瞧瞧,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严卫青冷声说道“哼!陆鸣,不得不说你的确勇气可嘉,但是这种行为却非常愚蠢,好!今天我就代表本县书生和你文斗!倘若你输了,你就给我滚出酒楼!”

    “若是你输了呢?”,陆鸣反问。

    “哈哈你说我会输?真是笑话!我堂堂案首岂会输给你这个穷酸?痴心妄想!”

    “你会不会输也要比过才知道,今天我既然来了,就让我见识下你的文才吧!”

    “如你所愿!”

    严卫青冷笑起来,又对杨修远说道“杨大学士,既然今天在此举办文会,应该不会反对我和陆鸣文斗吧?”

    “当然不会,老夫本就是来见识江县学子的才能!”,杨修远微笑说道。

    “好!”

    严卫青得意地笑了起来,朗声说道“我出一上联重重叠叠山青,青山叠叠重重。这是一个回文对,我就不信这次你还能对上!”

    “回文对?”

    陆鸣脸色一变,不愧是江县神童,这个上联居然如此难对,这下可要好好的斟酌一番。

    杨修远重新坐回位置,慢慢品味着杯中的美酒,脸色如常。

    但是一边的罗县令和严主审却非常紧张,他们都看过陆鸣的试卷,知道他的文才要胜过严卫青,一旦陆鸣文斗获胜,事情可就非常大了。

    其他人也各自交头接耳的议论,声音都非常的但是气氛却显得非常热闹。

    但是过了许久时间,大家都没有想到合适的下联,都开始有些焦急了。

    “严案首的回文联还真是难对啊,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拿什么情景作对,难啊”

    “严案首大才,我等自愧不如!”

    “哼!慌什么?陆鸣不也是没有对出来吗?我们对不出来,他肯定也不行!”

    陈俊也在冥思苦想,同样也没有想出下联,心中更是替陆鸣着急。

    这时,严卫青的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怎么样啊陆鸣,对不上来了吧?”

    “再让我斟酌一番!”

    “快点!我们的时间可是非常有限的,再给你三十息时间,对不出来赶紧滚出去!”

    “一息接近于一秒,三十息就是三十秒,这个严卫青还真是心急!”

    陆鸣心中不满,缓缓说道“如果你没有耐心,可以先滚出去在外面等!”

    “大言不惭!你以为你是谁?你真以为你能对上我的上联么?怕是再给你半柱香的时间你也对不上!”

    “那可未必,我的下联已经有了!”,陆鸣微微一笑。

    “哦?是吗?那就要看看是否工整,或者对题意了!”,严卫青不信的笑道。

    “那你听好了,我的下联是弯弯曲曲碧水,水碧曲曲弯弯。”

    “好工整,不错!”,杨修远微笑开口。

    “怎么可能?这么难的对子他又对上了?”,严卫青脸色一愣。

    “礼尚往来,我也出一上联!”

    陆鸣继续说道“我的上联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这有何难,待我细细琢磨!”

    严卫青冷哼一声,开始思考这首下联,这上联引用的是秦朝末年的历史。

    当时,秦国的三十万人马包围了赵国巨鹿,赵王连夜向楚怀王求救。楚怀王派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带领二十万人马去救赵国。

    然而宋义听说秦军势力强大,心中胆怯,走到半路就停了下来,不再前进。军中没有粮食,士兵用蔬菜和杂豆煮了当饭吃,他也不管,只顾自己举行宴会,大吃大喝的。

    项羽勃然大怒,二话不说就直接杀了宋义,自己当了“假上将军”,带着部队去救赵国。

    项羽先派出一支部队,切断了秦军运粮的道路,而他则亲自率领主力过漳河,解救巨鹿。

    楚军全部渡过漳河以后,项羽让士兵们把渡河的船凿穿沉入河里,把做饭用的锅砸个粉碎,把附近的房屋放把火统统烧毁,断绝一切退路。

    巨鹿一战,项羽大破秦军,威震诸侯,随后又过两年,秦朝就灭亡了。

    所以这下联,也要以历史为背景,否则的话就符合不了上联的题意。

    可是严卫青一时间也想不出用什么历史来作为题材,心里越来越着急了。

    许久之后,在场的众多书生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想出一个下联来,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陆鸣等的腿都有些麻了,但还是坚持着站在那里,神色如常。

    “有了!”

    严卫青忽然脸色一喜,大声说道“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此下联讲述的春秋时期,越国被吴国打败,俘虏了勾践。

    后来,吴国的差夫释放了他,让他回到了会稽。

    勾践在坐卧的地方吊了个苦胆,夜里躺在柴草上,面对苦胆。每天吃饭时都尝尝苦胆,与命运同甘共苦。

    经过十年发展生产,积聚力量,又经过十年练兵,终于率领越军灭掉了吴国。

    “好!下联对得真妙!”

    杨修远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这个下联真是妙极,不愧是江县神童啊!”

    “千古绝对!此联真是千古绝对!”

    “此联起码有鸣州之才了!想不到他们二人居然旗鼓相当,难分难解啊!”

    “精彩!真是精彩!以后我再也不叫他什么陆穷酸了,谁以后再这么叫他,我就跟谁急!”

    众多人各个兴致勃勃,满脸激动,再也不敢小瞧陆鸣,而是开始接纳并且尊重他。

    “严卫青果真有真才实学,看来他的案首之名并不是靠罗县令得来!”

    陆鸣念及至此,又说道“好,那我再出一个上联!”

    “且慢!”,严卫青脸色难看的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