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章 早春、天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穷酸,论对联的本事,我自然比你要略胜一筹,但想要分出胜负的话可就要多浪费一些时间了,到时候即便我赢了你,你恐怕也不服气!”,严卫青冷冷地说道。

    “那你想要干什么?”,陆鸣问道。

    “我们以诗词分胜负如何?”

    严卫青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缓缓说道“我也不需要你胜我,倘若你能在诗词上能够和我相提并论,那我就立刻认输,并把案首之名赠送给你。”

    “但如果你的诗词不能够和我媲美,那你就立刻跪下道歉,然后滚出酒楼,你敢不敢接招?”,严卫青讥笑起来。

    “好,我同意。”,陆鸣点点头。

    话音刚落,罗县令和严主审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惊恐。

    “严贤侄!”

    严主审站起来说道“你乃是江县神童,用诗词来和陆鸣比较,未免有些欺负人了吧?我看这样吧,你们继续以对联比试,毕竟我们的时间很充足。”

    “就是啊!在咱们江县,谁的诗词可以和你媲美呢?更何况你在考试时诗成达府,这么做的确有些欺负人了。”,罗县令也如此说道。

    “但是陆鸣已经答应了。”

    严卫青目光看向陆鸣,嘿嘿笑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该不会反悔吧?”

    “当然不会,但不知诗词的题目是什么?”,陆鸣微微一笑。

    严卫青对杨修远说道“请杨大学士赐题!”

    “好!”

    杨修远站了起来,微笑说道“今年县试的题目是春节,而现在又是春季,那今天的文会就直接以春字为题,你们二人同时作首诗来,写与纸上!”

    “学生遵命!”

    严卫青抱了抱拳,便取来笔墨纸砚,开始写诗。

    罗县令和严主审气得咬牙切齿,刚才他们有意不让严卫青比诗词,就是因为陆鸣在考试时写了一首鸣州诗来,严卫青哪里会是对手?

    “哎,没想到我们是作茧自缚啊!”,罗县令悔恨不已。

    片刻之后,才气跃动而出,罗县令立即惊道“好活跃的才气,已经接近于鸣州了!”

    “好!”,杨修远满意的点点头。

    写完后,严卫青说道“此诗取名为晴景

    雨前初现花间蕊,

    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

    疑是春色在邻家。”

    “好!”

    杨修远一拍案桌,赞叹说道“此诗的确非凡,可惜的是严案首没有获得正式的文位,否则的话必定成为鸣州大作!”

    “大学士过奖了,学生愧不敢当!”

    严卫青虽然如此说,但是眼中却流露出了得意之色,非常自豪。

    “严案首的晴景近乎鸣州,料陆鸣就算有再大的文才也不可能超越他,这一次严案首赢定了啊!”

    “就是说啊!那可是近乎鸣州,非同小可,一般的达府诗都不能够与其并论,陆鸣输定了!”

    “惨了,这下惨了!若是陆鸣输了,岂不是要遵守约定从酒楼滚出去?”

    陈俊的脸色越发难看,并不看好陆鸣,心里想道“陆鸣,这次你可闯了大祸,我可帮不了你啊!”

    “陆鸣,你还愣着干什么!到你写诗了!”

    严卫青讥笑说道“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连一段诗句都没有想出来,哈哈这次我看你如何嚣张!”

    “原来才气跃动就是达府么?好,我了解了!”

    陆鸣却神秘一笑,走到一张书桌,看着桌上摆放好的笔墨纸砚,开始写诗

    早春

    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

    诗成,一股才气如泉水般迸发,从天而降,醍醐灌顶。

    陆鸣只感一股暖流直入眉心,霎时精神一振,仿佛置身于春风的吹拂之中,浑身都是说不出来的舒服。

    “天降才气!天赐文位!”

    杨修远拍案而起,罗县令和严主审还有众多书生也纷纷站起,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书生祭拜圣庙,得才气灌顶才能获得正式的“文位”,而在那之前得到天降才气灌顶,并且获得文位的,便是“天赐文位书生”。

    许久,陆鸣才从陶醉的状态回归现实,低头一看自己的诗,却看到文字之中仿佛有一景象,乃是春雨滋润大地的情景。

    “这不是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景象么?书生的才能是下笔有神,写出来的诗词可以显现出诗中美景,莫非我成了传说中的天赐文位书生?”

    念及至此,陆鸣顿时大喜,天赐文位,谁也剥夺不走,哪怕是圣院也不行!

    “陆鸣是天赐文位书生,我居然要他落榜,埋没他的文学,我完了!我完了!”,罗县令绝望起来。

    “陆鸣居然成了书生!太厉害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啊!”

    “严卫青这个神童和他比起来,根本就不足挂齿啊!神童算什么!和天赐文位没法相提并论!”

    “陆鸣!你真是让我好生担心,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陈俊惊喜的想着。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陆鸣怎么会成为天赐书生?我不信!我不信!这不是真的!”

    严卫青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双目通红,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只是一个穷酸,凭什么成为天赐书生!你凭什么把我踩在脚下,毁我名声!陆鸣,你好狠啊!我跟你势不两立!”

    “住嘴!”

    杨修远一拍案桌,吓得严卫青不敢说话,随后又指着罗县令和严主审喝道“你们可知罪!”

    “我的妈呀!”

    罗县令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苍白无血,绝望至极。

    “扑通”一声,严主审也跪倒在地,身为主审的他绝对同罪论处,立即磕头说道“下官知错!请大学士饶命啊!”

    “蒙蔽圣听,埋没学子,你们说,按照大梁法律当如何!”,杨修远又一声大喝。

    “当当斩”,罗县令和严主审都身体一振。

    杨修远脸色一怒,妙语连诛“十载砺剑,锋利出自寒窗里一朝弹刀,刃光挥洒远梦中!”

    话音刚落,杨修远口中才气涌现,化为一把利剑破空而出,迅速的在罗县令和严主审的脑袋上飞过。

    “砰砰”两声,飞起了两颗血大的头颅,这一幕顿时吓得所有人脸色惊变,更有甚者直接尿了一裤子。

    “严坤走狗,本就该杀!”

    杨修远对此不以为意,其实他来江县除了举办文会,试试江县学子的才华以外,便是顺路找个借口把这两个“严坤走狗”给杀了,为民除害。

    “杀得好!这种祸害学子的狗官就应该如此下场!”,陈俊拍案说道。

    很快,便有衙役前来拖走了尸体,将血迹迅速擦干。

    这时候众人再看陆鸣的纸张,金色的才气汹涌澎湃,凝聚在纸页上而不溢出。

    “才气不散!鸣州之象啊!这首诗居然达到了鸣州之境!”

    “你说什么?鸣州?不会吧!”

    “还真是鸣州啊!不会错的!这可真是了不起啊,陆鸣刚刚还是书童,可写出来的诗却出现鸣州之象,数十年难得一遇!”

    “不可能!不可能!他的诗怎么可能会胜过我!我是江县神童,怎么可能会输!”

    严卫青情绪崩溃,直接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心里恶狠狠的想着“陆鸣,你害死了我的叔父,我一定要杀了你!”

    “陆鸣,你来念一下你的诗,老夫倒要看看此诗为何能够鸣州!”

    陆鸣点点头,将这首诗念诵了一遍,读完之后,众人纷纷点评起来。

    “这首诗的天街小雨润如,草色遥看近却无写的是初春小雨滋润大地,小草刚刚萌芽,看起来若有若无,很符合春字的背景!”

    “没错,这两句看似平平,但是第三、第四句的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口气极大,非常赞赏初春之美!”

    “整首诗对韵对律,用朴素的文字描绘出非凡的初春美景,难怪可以引出鸣州之象!”

    “此诗绝对当得上鸣州大作,佩服,佩服!”

    “绝妙之诗!陆鸣今日可谓是文斗一县书生,独占鳌头,我等自愧不如啊!”

    这时杨修远说道“好一个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等你文位进步,说不定可以成为千古佳句!”

    “大学士过奖了!”

    杨修远微微一笑,说道“陆鸣,那你在县试时写的又是什么诗?你也念来听听!”

    “我在县试上写的诗题名为元日”,陆鸣缓缓说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此诗也好!符合县试春节之题!”

    “哼!这首诗也不过如此!”

    严卫青不屑地笑道“我在县试中诗成达府,这首元日依我看来,还是差了点!”

    “那你可就想错了!”

    杨修远捋着胡须说道“此诗亦有鸣州之才!”

    “怎么可能?”

    严卫青呆若木鸡,有些不能置信,其他人同样也都再次吃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