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章 案首之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鸣这首元日有鸣州之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信!”

    “如果这首元日真的有鸣州之才,那为什么陆鸣还上不了金榜?难道真是严主审和罗县令蒙蔽圣听,不让陆鸣高中么?”

    “那换句话说,罗县令岂不是可以随性所欲的让任何人高中,也能够让任何人落榜?”,有人脸色难看的开口。

    “胆大妄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岂不是可以一手遮天?这种人果真该杀!该死!”

    “简直就是荒谬!那根本不可能!罗县令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绝对不敢这么做!”

    “安静!”

    杨修远声若洪钟,如同一个晴空霹雳在人群中响起,议论之声顿时戛然而止。

    “和文会无关的话题就不要讨论了,没有任何的意义!”,杨修远说道。

    “遵命!”,大家只好如此回答。

    严卫青强行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缓缓说道“杨大学士,你说陆鸣这首诗也能鸣州?这句话未免有些骇人听闻了,陆鸣不过是区区书童,能写出一首鸣州诗来就已经非常不错,怎么可能会写出两首鸣州诗来?”

    杨修远笑道“我绝对不会说错的,这首诗绝对鸣州,诸位若是不信的话,便让陆鸣来将这首诗写下来吧!”

    “学生遵命!”

    陆鸣微微拱手,便提起笔来将元日写在纸上,写完之后,一股才气立即踊跃而出,聚而不散。

    现在陆鸣获得了文位,自身也具有了一些才气,鸣州之象非常明显。

    “鸣州!果真是鸣州!”,一人惊道。

    “陆鸣真的连续出了两首鸣州之诗,这若不是亲眼所见,说出来肯定不信!”

    “哈哈若是和严卫青的达府诗比起来,他根本就不值一提!”

    陈俊大笑说道“严卫青就写一两首达府诗就能当案首了,我看这个案首也是名不副实!”

    “陈俊,你大胆!”

    严卫青一拍桌子,大声说道“我的案首之名是经过大梁国各县的筛选,再由圣院的肯定才能获得,你以为是怎么来得?靠罗县令给我弄的?真是搞笑!他还没那个本事!”

    陈俊讥笑说道“如果不是罗县令让陆鸣落榜,还会轮得到你这厮来当案首?敢不敢把你的考卷拿出来和陆鸣的考卷对比一下?倘若真的胜过陆鸣,我立马从这里滚出去,若是不能胜过,你滚出去,你敢打这个赌吗?”

    “你你胡说什么!”,严卫青吓得脸色一白。

    杨修远微笑说道“他说得也对,我看今年的头名案首的确应该重新审核一下了,我会上报圣院,对陆鸣的试卷重新审核!”

    陆鸣顿时大喜,行礼说道“多谢大学士主持公道,学生感激不尽!”

    “另外,为了避免还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本县所有考生的试卷都要连夜重新审核,若有蒙蔽圣听,祸害有真才实学的书童,当以罗县令和严主审为例!”

    杨修远又将目光落到了王院君那里,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身为本县院君,担任县级审卷官员,你也脱不了干系!”

    王院君立即跪下说道“下官知罪,请大学士饶命啊!”

    “老夫知道,你虽然是县院君,却受到罗县令和严家的欺压,表面上你是院君,可实际上是严主审说了算,老夫姑且饶你一名,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若有半点叵测之举,小心满门抄斩!”

    “是!是!”

    王院君吓得后背一凉,急忙叩头行礼,这时候陆鸣可以看到,他的腿还在禁不住的发抖,觉得一阵好笑。

    杨修远继续说道“本次文会,陆鸣独斗本县众书生夺得魁首,诸位可有异议?”

    “这”

    众人面面相觑,有的人神色如常,有的人脸色愤怒,还有人则吓得脸色铁青。

    杨修远明面上虽然宣布陆鸣夺得魁首,可实际上却向大家传递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他保定了陆鸣,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金榜高中,并且争夺严卫青的案首之名。

    “我没有意见!”,陈俊当先说道。

    “我没有!”

    “我们也没有!”

    其他人也陆续表示,而这时候,严卫青的脸色已经难看到难以形容的程度,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陆鸣,仿佛迸发出了无数利剑一般。

    严卫青握紧拳头,心里想道“陆鸣,我不会就这么被你踩在脚下,想夺走我的案首?哼!休想!明天金榜重放,也是圣庙打开的日子,到时候了我会夺走你的所有才气,让你开辟不了文台,成为一个才气最少的废物书生!”

    “既然诸位都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杨修远满意的点点头,捋着自己的胡须说道“本次的文会交流到此为止,陆鸣,你也一起坐下享受这顿午饭吧!”

    “恭敬不如从命!”

    陆鸣说完之后,立即就在陈俊的身边坐下,在那里站了小半天,连腿都快要站软了,只是强行支撑着而已。

    旁边的人立即举起酒杯说道“恭喜陆书生得天赐文位!”

    “陆穷酸额不!陆大哥!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昔日斗胆冒犯,这杯酒我敬你,请不要见怪!”

    “陆鸣老兄,今日你文斗本县,必定声名远播,远近皆知,若是争下严卫青的案首,可要多多照顾兄弟几个啊!”

    陈俊见此冷哼了一声,这些人他早就见惯,虽然心中厌恶,却也不好多说。

    此时的陆鸣却有些愁眉苦脸,双手揉着大腿,小声呢喃“腿好酸啊”

    “呵呵”,其他人见此也笑起来。

    众人继续饮酒畅谈,谈天说地,重新恢复了热闹的气氛。

    但是严卫青却依旧板着脸,很难再流露出笑容,即便可以绽放笑容,恐怕也非常的难看。

    宴席结束之后,陆鸣和陈俊大摇大摆的从酒楼里走出来,同时,外面许多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这边,但是陆鸣和陈俊都视若无睹。

    杨修远坐着飞天俊马来到江县衙门,以州文院君的身份发布了三个公告,第一个公告是,罗县令和严主审蒙蔽圣听,只手遮天,祸害寒门学子,在文会上被当众斩杀。

    第二个是,杨修远已经通过随身官印,将信息传达给了圣院并且获得批准,江县的所有考生试卷全部重新审核。

    第三个公告,明天早上他的学生“韩逍”会赶来江县,继任本县的县令主持明天的圣庙祭拜仪式。

    公告发布后,江县顿时掀起了一阵风波,有些人拍手叫好,有些人则是变得非常惊恐,私底下的议论就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当天夜里,杨修远正在试卷房监督官员们审卷,忽然间脸色一变,取出自己的随身官印,一道光芒浮现出来,成为了封传书。

    杨修远看完之后,脸色顿时一沉,这是京城大首辅严坤的千里传书,表面上写得非常客气,毫无纰漏,可却在字里行间传达了一个信息,要求杨修远力保严卫青的头名案首,否则陆鸣性命难保。

    “这个严坤,为了保住严家的面子,居然亲自发来了传书,这可如何是好?”

    许久之后,杨修远忽然微微一笑“树大招风,陆鸣虽然有资格争夺案首,但毕竟是寒门出身,一旦获得头名,恐怕严坤门下的官员都会对他虎视眈眈,也罢,既然他们这么追求好名声,让与严卫青又如何?”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杨修远还是回复了一封拒绝信,不多时,他的官印连续震动,竟然有数十名大官对他发起了传书。

    “杨大学士!如果严卫青丢了头名案首,我们可不保证陆鸣那小子的安危!”

    “杨大学士,我们也是为了陆鸣好,让一个不知名的小子夺得头名,别说我们不服气,恐怕其他各县各州的人也不服气吧?”

    “我问您,罗县令和严主审蒙蔽圣听,你可有证据?没凭没据杀害官员,我们都可以参你一本!”

    杨大学士见此立即将陆鸣的两首诗发到了梁国的文榜上,顿时引来了许多官员的注意,纷纷发表评论赞叹,让严坤门下的官员气得无话可说。

    严首辅再次千里传书,暗中唇枪舌剑了一番,终于还是说服了杨修远保住严卫青的头名案首,但代价就是赐封给陆鸣一个“江县大学才”的虚有名号。

    书生面对长辈自称为“学生”,而这个“大学才”便是他人对陆鸣的敬称,不是文位,也不是官名。

    而杨修远又是“镇州大学士”,间接透露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谁要是敢动陆鸣,就得问他同不同意。

    有了这个“大学才”的名号,就等于是给陆鸣一个“护身符”,任何人都不得随意动他。

    有了这个名号,再加上那两首诗,陆鸣多少都能积累一点“文名”。

    某些官员都苦笑不已“这个大学士的老毛病又犯了,视才如命,求贤若渴,居然为了一个小子和首辅大人叫板!”

    “哎!没办法啊,谁让首辅大人死要面子呢?严卫青是他们大严世家的一个分脉,如果被传出严卫青的头名被陆鸣争夺去,他在朝中的声望就会因此降低!”

    “哼!便宜那个陆鸣了!”,某官员无奈的摇头叹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