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章 雪中送炭、锦上添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夜过后,今天早上县文院重贴金榜,吸引了许多人在此围观。

    “高中了!陆鸣真的金榜高中,而且还排在第二名!”

    “案首还是严卫青?奇怪,镇州大学士不是说,陆鸣可以争夺他的头名案首么?怎么还排在严卫青的后面?”

    这时,人群中的严卫青大笑说道“哈哈真是笑话!就凭那个陆鸣也想夺走我的头名案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咦?陆鸣在哪儿?他怎么没来?”

    众人面面相觑,都找不到陆鸣的身影。

    江县,一间破旧的小屋子里。

    陆鸣刚刚洗漱完毕,准备去买两个馒头填肚子,可刚刚打开自己的房门时,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眼前已经聚集了近百名邻居,一个个都带着部分礼品挤在门外,笑容众多。

    “恭喜陆鸣高中梁国县试科举第二名书生!恭喜恭喜!”

    “陆书生成绩虽然次于头名案首,却是天赐文位,丝毫也不比案首弱上分毫,当真了不得!”

    “我早就说过,陆鸣这个孩子天资聪慧,必定一鸣惊人,如今看来果真不假!”

    陆鸣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目光扫视众人,他的眼神一开始有些迷茫,随后又转变成了厌恶。

    这些邻居,大多数都曾经欺辱过以前的陆鸣,所以陆鸣对他们自然也没有好感。

    但他们毕竟是来贺喜的,自己虽然讨厌他们,但也总不能赶他们走吧?

    片刻之后,陆鸣有了个主意,对众人拱手说道“多谢乡亲们前来贺喜,只是学生家境贫寒,倒是没有什么可以招待诸位。”

    “呵呵,陆书生言重了,倒是我们以前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心中有愧啊!”,为首的一名白袍男子微笑说道。

    陆鸣笑道“承蒙诸位热情,小生无以为报,不如写副对联赠送给大家如何?”

    “好啊!那就请陆书生赐联吧!”,众人纷纷大喜。

    陆鸣点点头,随即取来笔墨纸砚,开始写对联。

    片刻之后,一副对联便写成了,将纸张交与为首的白袍男子。

    白袍男子欣喜接过,急忙念道“回忆去岁饥荒,柴米尽焦枯,赊不得,欠不得,虽有近亲远戚,谁家雪中送炭。”

    说到这里,顿时全场寂静,鸦雀无声,多数人都脸色一红,面露羞愧之色。

    “这这就是陆书生写的上联?”,有人不信的开口。

    “没错,上联的确是这么写的!”

    白袍男子脸色难看,不敢继续去读那个下联,将纸张往门口一丢,拂袖离去。

    “他这是怎么了?下联还没读完,怎么就走了?”

    “就是啊!一声不吭就走了,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哼!因为一副对联就莫名其妙的离开,这家伙吃错药了吧?”,有人讥笑开口。

    陆鸣目光一寒,从地上捡起对联,目光扫视众人,缓缓说道“不知道谁愿意来读这个下联呢?”

    “我来读!”

    一人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抢过纸张,目光先在上联扫过,其次就是下联,正欲开口读时,却忽然脸色一红,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喂!你在发什么呆?快念啊!”,有人催促。

    “这这”

    那人脸色越来越惭愧,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狠心丢了纸张,迅速离开了人群。

    “嘿?这家伙也发什么神经?”

    众人更是好奇,便陆续有其他人来看这幅对联,可当他们看到下联之后,一个个都默不作声,拂袖而去。

    “这到底是什么对联?为什么大家都默默无闻的走了?”

    “我不知道啊!我又没见过!”

    “奇怪,真是奇怪!”

    最后,这幅对联传递到了一名剑眉星目的男子手中,此人看了下这幅对联先是一愣,随后又呵呵笑了起来“此联写得真是入木三分,难怪没有人能厚着脸皮念这下联!”

    “这个声音很耳熟!”

    陆鸣向前一看,立即躬身行礼道“见过镇州大学士!”

    其他人也愣了一下,随后有人认出他来,跟着行礼。

    “不必了!”,杨修远摆了摆手。

    “您怎么知道我家在这?”

    “跟着人们一起来的。”

    杨修远微微一笑,目光扫视其他人,说道“既然你们不敢念这下联,就让老夫替你们念吧!”

    “你们听好了,下联是今年侥幸科举,金榜上高中,名也扬,姓也扬,不拘张三李四,尽来锦上添花。”

    “这这就是下联吗?”

    其他人闻言脸色羞红,如同被打了一个耳光似的,特别是下联的那句“不拘张三李四,尽来锦上添花”更是充满了浓浓的讽刺。

    这句下联讽刺如刀,除了外人,这些邻居哪个又有脸皮去念出这下联?那绝对是自打耳光。

    “惭愧!我等告辞!”

    当即便有人主动离开,随后,其他人也默不作声,各自离去。

    杨修远心中非常赞赏,这个陆鸣果真不简单,用对联来下逐客令,比表面上赶走他们还要狠,而偏偏他们却无话可说,只能憋在心里。

    不多时,众多邻居全部走了个精光,只有陆鸣和杨修远二人。

    “此人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老夫真是捡到宝贝了!此人就算不能为我所用,也要让他的名声和地位超越我这镇州大学士,为国家,为人族做贡献!”,杨修远如此想着。

    “杨大学士,若是不嫌弃的话,能否到寒舍坐坐?”

    陆鸣硬着头皮开口,对方是镇州大学士,名声远扬,而自己的家里却揭不开锅,请他入舍肯定会怠慢他,可是如果不请他进来坐,又是失了礼节。

    “不必了,老夫前来一是祝贺,二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大学士请讲,学生洗耳恭听!”

    “虽然这一次你金榜高中,但是你并没有争到头名案首。”

    “为什么?”

    陆鸣愣了一下,他记得杨大学士说过,自己可以争取到头名案首,为什么又争不成了?

    “此事关系到很多,你虽然有才能争夺案首,但是严大首辅和其他官员却不同意,更何况你又出身贫寒,若是把严卫青的案首争去,怕是严大首辅的脸就丢大了!”

    “严卫青和严大首辅又是什么关系?”,陆鸣不解的问道。

    杨修远回答“你不知道吗?严卫青就是大严世家的一个分支家族子弟,严卫青自然也算是严首辅的亲戚了。”

    “原来如此!”

    陆鸣恍然大悟,其实他还正奇怪所谓的严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为什么可以让区区县令就敢做出蒙蔽圣听的事情,原来是有背后的严大首辅给他们撑腰。

    “我这里有一封来自朝廷文部的鸿雁传书,赐封你为江县大学才,虽然只是一个头衔,但是却能让严首辅的门下官员不敢轻易动你。”

    杨修远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一份文书,递给了陆鸣。

    陆鸣看了一下,果真是来自朝廷文院的文书,下方还盖有朝廷文部的大印。

    杨修远说道“这份文书很快就会在绍明府各县发布,我也将你的两首诗发到文榜了,其他人肯定不会有二话说,你只管放心就是!”

    “谢谢大学士!”,陆鸣感激的道谢。

    “今天中午就是圣庙开启的吉时,按照以往的惯例,新晋书生都要在天降才气时诵读自己的诗词或者对联,才能借助圣庙感应到才气,并且获得才气灌顶。”

    “这个学生知道,如果在中途被人抢走才气,就难以开辟出文台,并且有可能无法获得正式的文位。”,陆鸣接口说道。

    “没错,你如今已经和严卫青结仇,你是天赐文位,他肯定是夺不走的,但是他肯定会想方设法夺走你的才气,让你开辟不了文台。”

    “学生早有预料,我会见机行事的。”

    “如此就好,老夫也就放心了!”

    杨修远满意的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时,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我问你,等完成祭拜圣庙之后,你有什么打算么?”

    “这”

    陆鸣一下愣住了,对于以后的事情,他的确没有去想过,立即陷入了思考。

    许久后,陆鸣说道“书生试之后就是文士的府试科举,我打算去绍明府县文院学习,同时准备今年的府试。”

    “府文院?那有什么好去的,不如来我州文院!”,杨修远笑道。

    “谢谢您的好意,但是能入州文院的人各个都是有名的才子,我可没有那个本事去州文院,否则的话,严大首辅肯定第一个不同意。”

    “哈哈好一个聪明的陆鸣,我没有看错人!”

    杨修远大笑说道“也罢,你自己的路你自己选择,其他的话老夫也不多说,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杨修远转身离开。

    陆鸣立即问道“大学士,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当然是回我的州文院,我的学生韩逍已经赶到江县赴任,他是一个品德兼优的人,相信会是一个好县令,若有困难尽管找他!”

    杨修远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着,很快就消失在了陆鸣的视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