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八章 争才气、夺文位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到了午时,陆鸣一路来到圣庙,这是一个庄严的庙宇,其中供奉着至圣孔子还有历代圣人。

    陆鸣站在圣庙前就能感觉到圣庙有一股非常玄妙的力量,令人心生敬仰,不敢有半点的亵渎之心。

    此时圣庙大门紧紧的关闭着,门口有士兵把守,圣庙外站立着众多前来祭拜的书生,为首的是一名身穿官服的年轻男子,气宇轩昂,目光炯炯。

    “想必他就是新上任的江县县令韩逍了!”,陆鸣心中如此想着。

    “你们看,陆书生来了!”

    “你没去看公告吗?朝廷已经赐封他为江县大学才,咱们应该叫他陆大学才!”

    “陆大学才?不好听!不好听!他不是诗成鸣州么?我看不如叫他陆鸣州好了!”

    “陆鸣州!”

    其他书生非常热情的迎了上来,满脸笑容。

    “诸位客气了!”,陆鸣微微一笑。

    “原来这位就是你们说的陆鸣,在下是江县新任县令韩逍,见过陆学才!”,韩县令走来拱手说道。

    “小生见过韩县令!”,陆鸣立即还礼。

    韩县令说道“恩师嘱咐过我,来到江县以后要尽力照顾你,如果你有什么难处,尽管来衙门找我。”

    “一定,一定。”

    人群中的严卫青冷哼一声,说道“陆鸣,你现在可真是威风啊,我可是金榜案首,任何书生见了我都要躬身行礼,而你对我却视若无睹,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陆鸣反驳说道“我是天赐文位书生,论对联,你不如我,论诗词,你也差上许多,我又为什么要向你行礼?”

    “好,很好!”

    严卫青不怒反笑起来“看来你还是很得意的,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笑到最后呢?”

    “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我不和你废话,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会让你哭着离开这里。”

    严卫青说到这里,就带着其他几位书生走到了另外一边去。

    陆鸣脸色一变,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他真的要在拜圣时夺走我的才气?”

    不多时,圣庙的大门开启,韩县令立即叫大家整理衣冠,并且根据金榜上的名次排成三列,进入了圣庙。

    陆鸣微微抬头,看到了一座至圣孔子的立像,其次就是周文王、孟子、荀子、曾子、子思子和颜子等众多亚圣的立象,亚圣立象之下,就是历代半圣的牌位,不立雕像。

    陆鸣的心里有些激动,又有一些紧张。

    “给众圣敬香!”

    韩县令当即带头,其他人也不敢怠慢,按照顺序恭敬的给诸位圣人敬香。

    敬香之后,众人立即感觉到一个神秘的力量从天而降,原本紧张的情绪竟然莫名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这就是众圣的力量么?”,陆鸣心中吃惊。

    韩县令站在最前,对着众多书生说道“今年由我来主持圣庙祭拜仪式,按照以往的惯例,大家都要小声诵读自己的诗词对联,才能感应才气获得灌顶。”

    “每个人都可以获得才气灌顶,但同时也要小心自己的才气被其他人夺走,如果才气被他人夺走,就会很难开辟出自己的文台,从而影响到才气灌顶的过程。”

    说到这里,众人面面相觑,都变得互相忌惮起来。

    而有些人则悄悄移动自己的位置,不敢和文才比他们高的人站在一边,这些举动韩县令却视若无睹,说道“吉时已到,行大礼!”

    话音落后,众人立即跪在身前的团蒲上,身体挺直,同时各自都闭上眼睛,神色如常。

    韩县令对着众圣深施一礼,然后朗声说道“下官韩逍携江县一百名书生祭拜众圣,请众圣降下才气,为我读书人开辟文台!”

    话音落后,陆鸣就感觉整个圣庙忽然一个振动,一大片的橙色才气从天而降。

    其他人见此纷纷诵读自己的诗词对联,每个人的声音都很不敢将自己的音量放出。

    霎时,一道接一道的才气缓缓降下,落在众多书生的头顶,场面颇为壮观。

    陆鸣不敢怠慢,立即诵读了一遍自己的早春,上空的才气顿时受到感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而下,直入陆鸣的眉心。

    陆鸣闭着眼睛,感觉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非常舒服,并且可以内视自己的“文府”。

    每个人都具有文府,只是在成为书生之前,文府都是虚无的状态,可是当受到圣庙的才气灌顶时,就能够开启文府,继而辟出文台。

    只见在一片虚无之中,忽然间闪出一道光芒,一座文府浮现而出,闪烁着淡淡的橙色光芒。

    陆鸣在文会上就得过一次才气灌顶,文府已经初步开启,现在经过第二次才气灌顶,就完全开启了自己的文府。

    文府开启之后,就是开辟文台。

    文台,是才气的容纳之处,只有将文台开辟出来,才可以储存更多的才气为己所用。

    橙色才气继续灌下,陆鸣专心致志的开辟着自己的文台,仅仅是片刻之后,文台初步成型。

    忽然,陆鸣感觉到才气的力量减弱了许多,顿时脸色一变“才气减少,难道有人来争夺我的才气?”

    随即通过才气的感应,发现自己头顶的才气正有一部分转移到了另一个方向,落到了严卫青的头顶。

    陆鸣眉头一皱,下一刻顿时有些慌了,因为他的才气又被分成了四个部分,转移到了其他人的头顶。

    “不好!他们都冲着我来了!”

    “哈哈,陆鸣,有这么多人抢你的才气,你又能奈我们如何?”

    严卫青在心中狂喜,脸上也浮现出了欢喜的神情,心中大感舒畅。

    陆鸣的脸色阴沉至极,原来除了严卫青以外,还有其他人在念诵诗词对联夺取他的才气。

    若是只有一个严卫青,问题倒也不大,可现在却是有更多的人来争取他的才气,问题可就非常严重了。

    若是突发情况,陆鸣一定会方寸大乱,然而他早有准备,立即开口诵读一首诗来“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声音刚落,上空的才气猛然一个颤动,原本分开的才气霎时摆脱了其他人的牵引,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严卫青惊声出口,满脸的不信之色,有这么多人抢陆鸣的才气,陆鸣的才气怎么可能摆脱得了大家的牵引?这根本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我们这么多人连才气也都抢不过他?”

    那些人睁开眼睛向上一看,顿时脸色大惊,因为他们看到陆鸣的才气仿佛是一根挺尖的竹子,无论遇到多大的风雨都能够不动不摇一般。

    “才气成竹!”

    “才气明明是散乱状态,为什么陆鸣上方的才气却是竹子的状态?他到底念了什么诗词对联,居然可以改变才气的形态?”

    “哼!我们一起念诗词,我就不信陆鸣还能守住他的才气!”

    话音落后,几个人各自念了首诗,但是陆鸣的才气依旧不服从他们的牵引,直直挺立。

    这时陆鸣又念道“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念完之后,整个圣庙毫无征兆的一个颤动,一些人头顶上空的才气从四周往中间相聚,转而落到了陆鸣的头顶上方。

    “怎么回事!我的才气怎么没了!”,有人惊骇开口。

    “我头顶上的才气也没有了!”

    “不可能!我的才气也被牵引走了!”

    严卫青吓得脸色铁青,抬头一看,就见到他的才气还有其他人的才气全部都被陆鸣的诗所牵引走,双目瞪大,喷出了熊熊的怒火来。

    下一刻,严卫青又注意到除了自己以外,其他抢夺陆鸣才气的书生的才气都被陆鸣的诗所牵引而去,至于其他无关的人却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严卫青,我们都被你害了!”

    “严卫青,你不得好死!我居然听你的鬼话抢陆鸣的才气,今天我若丢了文位,我就跟你拼了!”

    “严卫青,一会儿出了圣庙你休想走!哼!”

    “陆鸣,你你好狠啊!”

    严卫青气得脸色由青转成了通红,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咬了咬牙,闭上眼睛重新念诗,去抢夺其他人的才气去了。

    “啊!我的才气!我的才气被牵引走了!”

    “别抢我的才气,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严卫青,你无耻!你卑鄙!抢不到陆鸣的就来抢咱们的才气,你的才气就那么不够用吗?”

    现场忽然间如同炸开了锅,沸沸扬扬,十分喧哗。

    韩县令对此却视若无睹,双手倒背,目光扫视众多书生,面无表情。

    陆鸣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现在,他正专心的投入到开辟自己的文台中。

    在牵引了严卫青还有其同伴的才气后,他的文台刚刚好开辟完成,文台上才气缭绕,非常漂亮。

    “文台已成,而才气却还有多余,看来还可以更进一步,这也就表示,严卫青那伙人中注定有人获得不了文位了。”

    “不过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既然他们想要抢夺他人的才气,就要做好才气被别人夺走的觉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