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九章 拜访林府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开辟好文台之后并没有停止才气灌顶,多余的才气依旧会继续进入文台,成为陆鸣可以调动的力量。

    紧接着,文台上的才气开始往中间凝聚,随着时间的流逝,从其中凝成了一把看起来极为锋利的剑。

    “这是才气孕剑!”

    陆鸣心中一喜,书生养才气能够下笔有神,文士则能够孕出“才气灵剑”,配合着诗词对联伤敌。

    “难怪会有那么多人想方设法夺取他人的才气,原来在文台开辟之后,就能够用才气来孕育灵剑,一旦孕剑成功,就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头顶上的才气都被陆鸣吸收入文台,结束了才气灌顶,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环顾四周。

    周围的一些书生脸色极为难看,向陆鸣投来了狠毒的目光,仿佛要将他千刀万剐似的,其中一道目光的主人正是严卫青。

    其他人也陆续结束才气灌顶,有的满脸喜悦,有的无奈叹气,还有的则怒目圆睁。

    这时韩县令说道“才气灌顶结束,谢圣人!”

    “多谢圣人!”

    众人恭敬的磕了个头,以谢众圣。

    韩县令又说道“请正式晋升为书生的人向前一步!”

    话音落后,陆鸣和其他获得文位的书生向前一步走出,走出的人数加在一起,只有不到四十人,其中就有严卫青,但是没有陈俊。

    “难道陈俊的才气被夺走了?”,陆鸣脸色一沉。

    “来人,发书生服!”

    韩县令一声令下,立即就有衙役走来,给每个人都发了两件洁白的书生服。

    书生服是只有书生文位的读书人才能够穿的衣服,没有文位的人穿的话,就要被打四十大板。

    书生服并不要求书生常穿,但凡是参加文会,又或者是举办任何活动,都要穿上这种正式的衣服,否则就不符合礼节。

    “书生服的面料似乎很不错!”

    陆鸣仔细端倪,又看了下自己的粗布衣衫,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如果这不是书生服的话,也可以当成是过年的新衣了,这让陆鸣有些感慨。

    “回去再换吧!”,陆鸣微微一笑。

    随后,在韩县令的带领下,众人退出了圣庙各自离去。

    陆鸣和陈俊一路,此时的陈俊脸色不好,有些沮丧。

    “陈俊,别难过了,下次你还能够来圣庙接受才气灌顶,到时候了你也还是能够获得正式的文位!”

    “话是如此,但”

    陈俊叹了口气,有些不愿意说话,陆鸣也不好多问。

    “陆鸣,现在已经获得了文位,是不是要去拜访一下林伯父?”

    “这”

    陆鸣愣了一下,没有想到陈俊居然会这么问自己,随即思考片刻,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去林府的话一定还会被赶出来的。”

    陈俊说道“你已经成为了天赐文位书生,林伯父绝对不敢那么做,再说你和林小雁还有婚约,说不定这件事还有转机。”

    “那我明天再去拜访他吧。”,陆鸣有些无奈的说道。

    “相信自己,林伯父一定会改变对你的看法,另外,我也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就此分别吧。”

    陈俊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而走向了另外一条街道。

    陆鸣心中很是感动,陈俊没有获得文位,却反过来鼓励自己,这才是真正的知心朋友啊!

    第二天,陆鸣换上了洁白的书生服,前往林府拜访林东海。

    然而就在林府前面,陆鸣正好遇上了一队人,带着许多聘礼来到林府,路人见了都纷纷让开。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书生案首服的青年,昂首挺胸,摇着一把折扇,看向路人的目光流露着浓浓的轻蔑。

    “严卫青?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陆鸣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一名家丁走来喝道“陆穷酸,快让开!别挡了严案首的路!”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挡谁啊?”

    陆鸣双手倒背,瞥了这名家丁一眼,流露出了不屑之色。

    “小子,你胆子挺大的,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家丁闻言一怒,挽着袖子就要动手。

    严卫青顿时脸色大变,没文位的人当街打书生可是重罪,一旦他的家丁动手,可是会把他自己也牵连进去,当即喝道“慢着!别动手!”

    “少爷,这小子不识抬举”

    “闭嘴,给我退下!”

    严卫青厉声一喝,那个家丁立即不敢说话,只好乖乖的退了下去。

    “呵呵严卫青,我就知道你不敢让你的家丁打我!”,陆鸣讥笑说道。

    严卫青冷哼一声“你来林府做什么?又想被林伯父当众赶出去么?陆鸣,你不要不知廉耻!”

    “我来不来与你何干?”

    陆鸣毫不客气地说道“再者说,你带着这么多礼物是要干什么?该不会是来林府提亲吧?”

    “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来提亲的!”,严卫青笑道。

    “你说什么?”

    陆鸣的脸色顿时阴沉至极,想起林东海对自己的态度,又想到严卫青现在又高中案首,恐怕

    “哈哈陆鸣,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提亲成功,到时候一定会请你喝一杯喜酒的!”

    “你”

    “我们走!”

    严卫青一招手,带着他的家丁扛着聘礼进入了林府。

    陆鸣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心中有些忐忑。

    “按照以往的惯例,恐怕我没进去多久,就会被林伯父赶出来了吧!希望我能够多待一会儿,至少让我看看林伯父会不会答应严卫青的这门亲事!”

    “严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一名中年男子迎了过来,身穿灰色的长衫,虽是一名书生,可打扮的却很朴素,但衣服却非常干净。

    “见过林伯父!”,严卫青躬身行礼。

    “陆鸣见过伯父!”,陆鸣也行礼。

    “切!”

    严卫青的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了一丝讥笑之色,似乎已经看到陆鸣被赶出门外的场景。

    林东海目光打量了一下陆鸣,见他穿着书生服,脸色微微一变,流露出了一丝莫名的欣慰,轻轻的点点头。

    “欢迎二位书生到来,请到客厅一叙!”

    “二位书生?”

    严卫青一愣,陆鸣同样也是一愣,不约而同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然而除了他们以外,并没有其他书生到此。

    “林伯父叫我们到客厅?不会吧?”

    陆鸣有些难以置信,几乎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林东海这一次居然没有赶自己走,是因为自己中了书生,所以他才不敢?

    也不对啊,林东海本人也是书生,同时又是自己的长辈,也有那个权利把自己轰出去,为什么

    “这其中肯定有原因!”

    陆鸣眉头一皱,随即又恢复如常。

    严卫青冷哼一声,说道“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请!”

    林东海随即领着二人来到客厅,按照主客的位置坐好,陆鸣有些紧张,没有说话。

    林小雁穿着蓝色衣裙,给大家倒上热茶,看见严卫青穿着案首服时,脸色略微一白。

    可是当她看到陆鸣穿着书生服时,脸色又是一喜,放松了自己的神色,退出了客厅,然后就在房外悄悄听着他们的对话。

    严卫青起身说道“林伯父,晚生今日到此,是有一件事情想跟您商量。”

    “严公子请说!”,林东海笑道。

    “是这样的,晚生对林小雁一见钟情,近日来朝思暮想,魂不守舍,已然新生爱慕之意,而晚生又侥幸中得金榜案首,故此趁着今天吉日特来提亲,恳请您成全!”

    话音一落,纵然陆鸣有所心理准备,脸色却还是变得很不自然,只好端着茶杯掩饰。

    在古代,女子的婚姻大事都是由父母做主,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子对于婚姻嫁娶多数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个世界同样也如此,只要她的父亲一个点头,哪怕是林小雁如何不愿意,也要嫁给严卫青。

    门外的林小雁则是吓了一跳,轻咬贝齿,从心里涌出了浓浓的厌恶。

    “我不要嫁给严卫青那个登徒子,爹爹,你可千万不要答应他!”,林小雁在心中祈求。

    林东海喝了口茶,没有立即作出回复,而是问陆鸣“那么陆贤侄,你来我林府又有何贵干呢?该不会也是来提亲的吧?”

    “呵呵”

    严卫青忍不住想偷笑,可下一刻他却意识到,林东海居然改变了对陆鸣的称呼,不再叫他“陆穷酸”,而是叫他“陆贤侄”。

    “林伯父高看你了,居然叫你贤侄,哼!”

    严卫青不动声色,心里却在盘算如何说服林东海,让林小雁嫁给他。

    “我这个我”

    陆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复,也许是因为紧张,竟然把提前准备好的说词给忘了。

    可下一刻,陆鸣又想起了什么,立即说道“林伯父,我和林小雁一直有婚约在身,如今我也金榜高中,取得功名,也该谈谈这件事了。”

    古时候的人成婚较早,所以陆鸣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

    严卫青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陆鸣一眼,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真是得寸进尺,你能进客厅就很不错了,也想提亲?做梦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