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三章 笠翁对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韩县尊,你就这么轻易得到了镇国诗,这个便宜占得也太大了吧!”

    “就是啊!我们连镇国诗都没有碰过,就直接被你收入囊中,太不仗义了!”

    “这是陆学才送给咱们的诗,你可不能够独占,快来给咱们看看,哪怕是摸摸一个角也好!”

    “你们”

    韩县令尴尬的哭笑不得“你们怎么可以如此轻视本官?正因为这是首镇国诗,所以必须得交给本县来管。”

    “凭什么就得交给你管?不公平,我也要把玩把玩镇国诗!”,一名书生嘿嘿笑道。

    一名老者说道“你们别闹了,如果把镇国诗让给咱们看管,说不定过几天就得被严被他们抢走,放在县尊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此话言之有理,但是咱们哥儿几个就是有点不平衡,县尊,啥都别说了,今晚你请客!”

    “对,对,你必须请客!”,众人立即应和。

    “好,我请,我请还不行吗?”,韩县令即是无奈,又是高兴的开口。

    陆鸣笑着说道“时候差不多了,我也该启程上路了,乡亲们,后会有期!”

    “一路顺风!”

    陆鸣在马车上坐好,说道“车夫,启程!”

    “学才您坐好,驾!”

    车夫一挥马鞭子,马匹顿时鸣叫一声,向着绍明府的方向驰骋而去。

    陆鸣坐在马车旁边,看着四周的景象,却也闲着无聊,忽然念道“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雷隐隐、雾濛濛,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

    车夫闻言笑道“大学才,您念的是什么文章?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似诗非诗,似词非词,却也朗朗上口。”

    陆鸣说道“这是笠翁对韵,熟背之后可以掌握不少对仗的技巧。”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不过刚才听你念到天对地,海对风也的确如此,我还正好奇这是什么对,原来是对仗中的用词!”

    “没错!其实这笠翁对韵本身并没有意义,仅仅只是适合作为启蒙而已。”

    陆鸣如此回答,他前世在地球可就背熟了笠翁对韵,所以无论是对句还是对联,都是他的强项。

    “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东江上,漫漫朔雪冷渔翁。”

    “好对!真是好对啊!”

    车夫惊喜说道“那个什么笠翁对韵应该是本书吧?大学才,你能否让我见识一下那本书?”

    “那本笠翁对韵可是在清朝时期才有,这个年代可没有。”,陆鸣说道。

    “你说什么?,清朝?”,车夫一愣。

    “额我是说这本书还没有写出来呢。”

    车夫顿时失望至极,用责备的语气说道“那你为何不写?倘若这本书能够传遍天下,对人族定是大功一件!”

    “难道圣林大陆还没有人写出对韵的书来?”,陆鸣问道。

    “当然没有,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听你念那个笠翁对韵,反正路上你也是闲着,为何不趁机写下笠翁对韵?”

    车夫说到这里,忽然间眼睛放光,仿佛看到了一件非常珍贵的宝贝似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想试试,好!我立即去写!”

    陆鸣说完钻进了马车,然后从行李中取出笔墨纸砚,准备书写。

    “笠翁对韵字数太多,短时间肯定是写不成的,而且我带的纸张也非常有限,不如先写上卷!”

    “等哪一天写完这本书,就可以交给书行印刷出版,在前世我没有当作家,没想到在圣林大陆却能体验一番!”

    “李渔前辈,我也想为国家做点贡献,您应该不会介意我在圣林大陆弘扬你的笠翁对韵吧?”

    陆鸣有些愧疚的在内心祈祷,开始提笔天对地,海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写完第一句后,纸页上升起了一缕接一缕的才气,围绕在陆鸣的身体周边,然后缓缓被收入体内,进入文府中的文台。

    “才气虽然不多,但是如果每写一句就能获得一点才气,那整篇笠翁对韵写下来,就可以获得庞大的才气!”

    “书生养才气,每写一首诗、词或者对联,甚至是文章,文台里的才气就可以获得增长,一旦达到某个层次,就能够晋升文位。”

    陆鸣心中微喜,提起毛笔继续书写。

    车夫在外面驾驶马车,而陆鸣就在车中写笠翁对韵,不知不觉中已到了黄昏。

    车夫找了个地方暂时歇息,然后就和陆鸣坐在一起吃些点心,陆鸣问道“还要多久才到绍明府?”

    “大概今天傍晚就能到了,不过要快一点,不然的话找不到客栈。”

    “那我们可不能耽搁太久。”

    “放心,你继续吃点心,我去马车上拿水。”

    车夫一边说着,一边上了马车拿东西。过了许久时间,车夫还没下来,陆鸣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不好!我的笠翁对韵!”

    陆鸣忽然一慌,立即冲上了马车,就见到车夫坐在其中捧着纸张念读,而且还津津有味,陶醉不已。

    “贤对圣,是对非,觉奥对参微,鱼书对雁字,草舍对柴扉。”

    “鸡晓唱,雉朝飞,红瘦对绿肥,举杯邀月饮,骑马踏花归。”

    “啧啧真是朗朗上口,陆学才真是太有文采了!”

    车夫正要继续读下去,忽然抬头看到陆鸣,顿时吓了一跳“啊呀!”

    “我说车夫,你不是找水喝吗?捧着我的手稿干什么!”

    陆鸣目光一寒,带着一丝怒气,看向车夫的眼神很是不满。

    “啊?是陆学才啊”

    车夫愣了一下,赶忙陪笑说道“我刚刚看到你写的这篇笠翁对韵,就忍不住读了起来,没想到一读就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陆鸣哼了一声“沉醉?你以为是看小说?赶紧出去,今晚必须要赶到绍明府!”

    “这倒不难,不过我有些事相求。”,车夫说道。

    “什么事?”

    “你的笠翁对韵实在绝妙,能否将这手稿送我?当然,车费我分文不取,还另外送给你一些银子。”

    陆鸣立即说道“不行!这份手稿我可是写了好半天,能让你读上卷就非常不错了,送你?不可能!”

    “你若不送我,我就不干了!”,车夫微微昂首,摆出了傲慢的态度。

    “你你这是明抢啊!”

    陆鸣气得咬牙切齿,这是什么世道?一个车夫也敢抢他大学才的手稿?这个世界也太大了吧!

    “车夫,你简直是太大胆了,我若是给韩县令写一封信,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学才,求求你了,你就让我多看几遍笠翁对韵吧,实不相瞒,我家的两个儿子就是不争气,这本对韵具有启蒙效果,所以我想”

    “就算如此,我也不答应!”

    陆鸣说道“等这本书写完之后,我会拿到书行去印刷,到时候你可以去书行买,何必操之过急?”

    “这个陆学才,那你就让我把后面的内容看完,看完我就立即赶路!”

    车夫紧紧地抱着手稿,这个模样让陆鸣又是生气又是好笑,只好无奈地说道“好吧,就借你再看一下!”

    “谢谢学才!”

    “只能是一下!看完了马上赶路!”

    “是!”,车夫顿时大喜。

    直到黄昏时分,才赶到绍明府的地界,陆鸣坐在车外看着夜色,无奈地说道“终于到绍明府的境地了,不过离绍明府的关口还是有不少距离。”

    “放心吧,迟早都会到的!”,车夫不以为然的开口。

    陆鸣瞪了他一眼“若不是你非要看笠翁对韵上卷,我们早就到府城了,回头扣你工钱!”

    “扣光也没事,反正能有幸成为您的第一位读者,就算让我贴钱我也乐意,哈哈”

    “你”,陆鸣无话可说。

    临近夜幕,马车终于来到了绍明关前,大关城门有六七丈高,关口过客众多,有官车、有商行,也有来客。

    最为醒目的,是关口旁边贴着一副对子开关早,关关迟,放过客过关。

    但只有这个上联,而并没有下联,横批一行字“苏州第一绝对”。

    “好大的口气,居然敢自称为苏州第一绝对,真以为别人对不上来么?”

    陆鸣的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

    车夫说道“大学才,您有所不知,这是绍明府文士严卫东写的对子,贴在关口上也有几个月了,过往的读书人都未曾对出下联来,故成为苏州第一绝对!”

    “原来如此,那个严卫东又是什么人?”

    “绍明府严家的大公子,去年刚刚高中文士,远近闻名,自称为苏州第一文士。”

    “第一?”

    陆鸣一愣,严家子弟还挺喜欢抢第一的,不是县试第一,就是苏州第一,感情这第一都是他们家的。

    “车夫,凑过去看看!”

    “好嘞!”

    车夫驾车来到对联下方,赫然就看到那里贴着一个榜文,是严家的手笔,如果有人能对出下联,就能得到一千两银子的奖励。

    又看了下日期,居然是半年前贴的。

    “呵呵刚到绍明府,严家就给我送钱来用,这可真是不错!”,陆鸣嬉笑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