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四章 请先生先对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学才,你想对下联?”

    车夫微微一愣,顿时变得非常期待,因为他完全相信以陆鸣的才能绝对可以答出下联。

    陆鸣望着上联沉思起来,这时便听一名过客讥嘲说道“一个外地来的书生也妄想对苏州第一文士的下联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说什么?有人要写严文士的下联?快过去看看!”

    “呵呵此乃苏州第一绝对,区区书生怎么可能会有那个文才答出下联?他不过是凑个热闹而已!”

    “嘿嘿那可说不定,看起来这小子胸有成竹,说不定真的可以写出下联呢!”

    “哈哈真是可笑,可笑啊!他才看了对联多久,就想答下联?他以为他是谁?大学士吗?笑死人了!”

    陆鸣回头看了下讥嘲自己的人,脸上毫无异色,对车夫说道“拿笔来!”

    “是!”

    车夫立即取来毛笔递给陆鸣,然后就站在他的身后,睁大眼睛,十分期待。

    “等等”

    陆鸣停顿一会儿,问车夫“如果我写下对联,又去哪里领取这奖励呢?”

    车夫说道“关口的守卫士兵就是严家子弟,你若写出下联,可以去那里留个姓名,等严家核实之后,自然就会把奖励送到你的手里。”

    “原来如此,难怪可以成为苏州第一对,怕是有些人不是不能对,而是不敢对!”

    陆鸣嘴角微微上扬,别人怕严家报复,自己却完全不怕。

    反正得罪一个严卫青,就已经把整个严家和首辅世家一脉全部得罪,既然如此,就先给绍明府严家一个见面礼。

    念及至此,陆鸣题词在空着的下联处写道

    出对易,对对难,请先生先对。

    “还真对上了!”,一人惊呼。

    “开什么玩笑,苏州第一绝对啊!片刻之间就被这个小子答上了?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嘿嘿这小子可惨了,答上了严文士的对联,就等于打了他的脸,严文士肯定不会放过他!”

    “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这种对联什么人都可以对?等着吧!这回有好戏看了!”

    有人对下联啧啧称奇,有人则幸灾乐祸起来。

    陆鸣抬头看了下那个“苏州第一绝对”的字帖,略微踌躇之后,便将此帖揭下,对着众人说道“既然不是绝对,这张字帖也理应撕下来!”

    “放肆!谁敢撕我严家公子的字帖!不想活了吗!”

    一名关口士兵怒气冲冲的走来,但一见到陆鸣穿着书生服,立即脸色一变,拱手说道“原来是书生大人,您为何揭下此帖?”

    陆鸣瞥了此人一眼,缓缓说道“我已经写出下联,所以就将此帖揭下,请问军爷有什么指教么?”

    “你写出了下联?”

    关兵有些不信,抬头一看前方的对联,顿时脸色一慌“怎么可能?这这下联真是你写的?”

    “众目所见,岂能有假?”

    “书生,能答出我家大公子上联的人,整个绍明府你是第一个人,当然,也是最后一个人!”

    关兵的语气阴沉起来,其中还带着一丝威胁。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如此说也太过奖了!”

    “哼,好一个铁齿铜牙!”

    关兵说道“留下你的姓名和住址,待我回报公子之后,立即派人给你送去奖励。”

    “我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目前还没有一个定居。”

    陆鸣随即又问车夫“你对这里比较熟,你打算送我去哪个客栈?”

    “庆丰客栈,那里我熟悉得很。”

    “那我们就在庆丰客栈等候。”,陆鸣说道。

    “可以,不过你总要留下一个姓名吧!”,关兵说道。

    “我叫陆鸣。”

    “陆鸣?这个名字貌似在哪儿听说过”

    关兵思索片刻,紧接着脸色大变“你就是江县大学才陆鸣?”

    陆鸣点点头“正是在下。”

    话音一落,许多过客立即停下脚步,对着陆鸣行礼,十分恭敬地开口“见过陆学才!”

    “我说是谁敢揭严文士的帖子,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陆学才,久仰久仰!”

    “我在文报上读过他的鸣州诗早春,万分佩服!”

    “陆学才的早春对初春的情景描写极好,犹如身临其境,陶醉其中,难以自拔!”

    “他的元日也非常不错,其中的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有一种万象更新,向往美好的情怀,很有憧憬之意!”

    “这两首都是鸣州之诗,非常难得!简直就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人群中沸沸扬扬,如同炸开了锅一般。

    陆鸣心想“这就是文名的好处么?有了文名,就会得到大家的尊敬,文名越能远播,就说明他的文才越是出众,在读书人中的地位自然也不一样了。”

    车夫说道“陆学才,时候不早了,再晚一些怕是没有客房了。”

    “哎呀,我也忘了这件事了!”

    陆鸣急忙对众人拱手说道“小生还有要事,不能陪诸位畅谈,请恕无礼。”

    “无妨,大家都是过客,我们理解。”

    “车夫,我们进关!”

    “学才请坐好!”

    车夫一挥马鞭,驾驶着马车进入了关中。

    入关之后,不远处就是绍明府城,道路十分宽阔,足够七辆马车并排前行。

    马车一路行驶进入府城,左右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建筑,随着夜幕降临,街道两边灯火通明,美不胜收。

    街道上人来人往,有举办小型文会,也有人对着夜色吟诗,也有人摆地摊叫卖,十分热闹。

    “这就是绍明府城?果然和江县有很大不同!”,陆鸣不禁感慨。

    “是啊!府城里的读书人非常多,经常会成群结队游山玩水,吟诗作对,猜灯谜,办文会,热闹的很呢!”,车夫笑道。

    马车一路前行,最终在一家客栈前停下,客栈上的牌匾正写着“庆丰客栈”四个大字。

    “大学才,我们到了!”,车夫说道。

    “辛苦你了!”

    陆鸣带上行李从车中出来,将银子递给车夫“这是说好的工钱。”

    “我既然看了你的笠翁对韵,哪里还敢收你的工钱?陆学才,咱们后会有期了!”

    车夫说完之后,驾驶着马车离开了这里。

    陆鸣整理好东西,走进了庆丰客栈,客栈里也有许多外地人,正在楼下吃着晚餐。

    店小二看到陆鸣后,立即热情地过来帮忙提东西。

    “客观,您住店?”

    “还有客房吗?”

    “有,当然有!”

    小二领着陆鸣找到柜台登记,等支付了银子之后,就给了他一串客房的钥匙。

    陆鸣根据指示找到了自己二楼的客房,将房间整理好就回到一楼,享用小二准备好的晚餐。

    饭饱之后,陆鸣就坐在桌子上等候。

    许久,从外面进来了一名书生打扮的青年,身后跟着两名家丁,还有一名士兵打扮的人。

    那个士兵,正是陆鸣在绍明关前见到的那个关兵,想必是带严家的人送奖励来了。

    “惨了!居然是严霸王来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小霸王,笑面虎,希望不要来找我麻烦!”

    “哼,不知道是谁招来了严霸王,这顿饭吃着真是扫兴!”

    “嘘!小声点,否则咱们都得玩完!”

    许多人如同谈虎色变,看向那书生的脸色都非常忌惮,也很害怕。

    “三公子,就是他!”,士兵指着陆鸣说道。

    “我还以为是何方高人,没想到却是个如此年轻的小子,不足挂齿!”

    那书生讥笑起来,走到了陆鸣的桌前,趾高气昂地说道“你就是陆鸣?那个什么说是什么江县大学才,其实狗屁都不是的寒门穷酸?”

    “你是谁?”,陆鸣问道。

    “严卫龙,严家三公子!”

    严卫龙昂首挺胸,眼神中流露出了轻蔑之色。

    陆鸣站了起来,微笑说道“你是来给我送那一千两银子的奖励么?辛苦你们了,放在桌子上你们就可以走了。”

    “大胆!区区书生也敢对我家公子如此无礼,知道我家公子是什么人么!”

    家丁大喝说道“识相的话给我放尊重点,否则让你跪在大公子的面前赔罪!”

    陆鸣目光一寒,不去理会家丁,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对方吓唬人的手段,真要动手,他们绝对不敢。

    “我的奖励呢?”

    “在这里!”

    严卫龙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一叠银票,放在桌上,笑着说道“不过你想要拿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可以拿。”

    “什么意思?”,陆鸣问道。

    “你在绍明关前写的下联,我大哥已经看过了,但是他并不满意。”

    “此话怎么说?”

    严卫龙冷哼一声,说道“我大哥的上联是开关早,关关迟,放过客过关你的下联是出对易,对对难,请先生先对。虽然对杖工整,但也有一点投机取巧,我大哥本就是出对之人,哪有反过来让他先对下联的?”

    陆鸣笑着说道“如果连出对的人都对不出下联,那我这个下联不就正好是唯一的下联了么?”

    “所以才说你投机取巧。”

    “那你想说什么?该不会是想赖账吧?我毕竟可是对出了下联啊!”,陆鸣语气一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