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五章 嘴尖皮厚腹中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放心,我严家不是那种赖账的人,区区一千两银子还是给的起的。”

    严卫龙说道“但是你的下联毕竟还是太牵强了,所以我大哥决定再出一个上联来,你如果能答上,一千两银子你都能够拿去,但是,如果你失败了的话,奖励就只能是取消了。”

    “好,这个条件我答应了。”,陆鸣说道。

    “有勇气!”

    严卫龙自信一笑,说道“我这上联是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很有意思的上联。”

    陆鸣沉思起来,从表面上来看,这个上联说的是芦苇,芦苇上重下轻,根底很浅。

    可事实上,真的是在说芦苇么?

    不!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读书人骂人不带脏字,用对联羞辱人更是可以达到神不知、鬼不觉的程度!

    上联中的“头重脚轻根底浅”意指陆鸣头脑愚笨,四肢发达,一点本事也没有,暗示他很难在绍明府立足。

    “不愧是苏州第一文士,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真以为上联写得是区区芦苇,看不出其中的羞辱之意,到时候即便对杖工整,怕是也不符合其中的涵义。”

    “上联如此,下联也要借物来对,要么明志,要么反唇相讥,都可以!”

    念及至此,陆鸣目光扫视,看看有没有题材可以找。

    严卫龙讥笑起来,说道“陆学才,这上联乃是一语双关,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对上,你如果半天都想不出来,我总不能够一直等你吧?”

    “放心,对联可是我的强项,天下无不能对之对。”,陆鸣微微一笑,对此并不着急。

    “呵呵好,我等,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严卫龙就在对面坐下,满脸的讥嘲之色,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我就不信你真的有那个本事对上,如果你不能够理解其中的意思,就算对上也不可能符合其中的含义,嘿嘿”

    “好厉害的上联,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严文士真是太厉害了!”

    “就是啊!一般人谁能借着芦苇去骂人?只有苏州第一文士,才能够有这个本事啊!”

    “你们说,那个陆学才能答出下联吗?”

    “不能!这个上联的意思暗藏太深,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想出下联,除非他是一个天才。”

    时间缓缓流逝,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时间,严卫龙脸上的表情越发得意。

    这时,陆鸣忽然脸色一变,想到了那天陆文杰对自己说的那个上联竹笋如枪,乌鸦焉能尖上立。

    “竹笋竹笋下联有了!”

    陆鸣脸色一喜,说道“我已经有了下联。”

    “真的?”,严卫龙满脸不信。

    “哈哈”

    一名文士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大的口气,这才过去了多少时间,他就说有了下联,口气倒是蛮大的!”

    “呵呵他还是太年轻了,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没有什么见识。”

    “就是,他在绍明关揭下严大公子的帖子,就等于是打他的脸,现在反过来被打了吧”

    “这才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有些人幸灾乐祸起来。

    陆鸣神色如常,说道“我这下联同样也是一语双关,你听好了,我的下联是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你你”

    严卫龙闻言顿时脸色大惊,仔细一琢磨,顿时气得面红耳赤,连手都有些颤抖了。

    一人暗中惊道“好下联!争锋相对,字字珠玑,简直绝妙!”

    “这家伙太大胆了,居然讽刺严卫东嘴巴尖、脸皮够,胸中无志向,这骂人简直够狠毒!”

    “佩服!佩服!不愧是江县学才,这个名号并不是浪得虚名!”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陆鸣身上,有的人心中敬佩,有的人则带着愤怒,也有人则不以为然。

    “陆鸣,你好大的狗胆,居然如此羞辱我大哥!”

    严卫龙气得咬牙切齿,大声咆哮。

    “严卫龙,你弄错了吧,我明明只是和你对联,如何羞辱你大哥了?”

    陆鸣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下联我已经对上了,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你我”

    严卫龙脸色铁青,这时候他才知道陆鸣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他的文才超乎常人,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

    “难怪可以逼得严卫青差点丢了头名案首,现在他有杨修远那个老东西保着,我严家又不能随意够动他”

    “既然如此,就用下一个计划试探!”

    严卫龙很快就镇定下来,便将银票递给陆鸣身前,但是陆鸣并没有直接收好。

    “陆学才,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

    陆鸣眉头一皱,感觉对方似乎会提出某种要求。

    严卫龙又拿出一叠银票放在桌子上,说道“这里有一万两银票,只要你放弃和严卫青争夺头名茂才,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陆鸣脸色一变,眼神中流露出了愤怒之色,其他人却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拿叠银票。

    “你说笑了,想争茂才的人数不胜数,我又有什么本事去争?况且严卫青又是头名案首,难道就没有自信去争茂才么?”

    “白痴!有一万两银子居然不要,蠢货!”

    “那可是一万两银子啊!严家出手真是大方!”

    “我要是他,早就同意了,谁会为了争一个无法得到的茂才而放弃银子?真是浪费,浪费啊!”

    严卫龙却不急不忙,说道“那我出十万两银子,这个数值可不陆学才,你确定真的不考虑一下?”

    说到这里,严卫青正要流露出讥笑的神情,但下一刻却瞳孔一缩,心中大骇。

    因为陆鸣神色依旧,一点异色也没有。

    “怎么可能?十万两银子他都不动心?不可能!我不信你真的不想要钱!”

    严卫龙大声说道“五十万两银子,不能再多了!”

    “嘘好大的手笔真是太厉害了!”

    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陆鸣的眼神很是羡慕,也很嫉妒。

    “哈哈”

    陆鸣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你是想用五十万两银子让我放弃和林小雁的婚事,还是换取严卫青的茂才?”

    “呵呵真是可笑,你真以为你有那个能力争夺茂才么?陆鸣,我可是在帮你啊!有了这么多钱,你这辈子都吃穿不愁了!”,严卫龙也笑了起来。

    陆鸣身穿一根手指,在身前摇了一下,讥笑说道“五十万两银子还不够!”

    “那你要多少?”,严卫龙眼前一亮。

    “你们严家有多少家产?”,陆鸣反问。

    “金山银山,要多少有多少,银票至少一个亿!”,严卫龙得意洋洋。

    “一个亿?很好!”

    陆鸣说道“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你拿出严家所有家产的一百倍、一千倍、甚至是一万倍,你在我这里也只能得到三个字不可能!”

    “你”

    严卫龙气得牙齿直哆嗦,一拍桌面大喝道“陆鸣,你放肆!”

    “大胆!”

    家丁立即摩拳擦掌,就要对着陆鸣动手,但是陆鸣却不闪不躲,因为陆鸣知道,家丁绝对不敢。

    “你你”

    几个家丁愣在那里,没想到陆鸣真的不怕,脸上羞红至极,仿佛都被打了一个巴掌似的。

    “混账东西,尽丢我的脸,退下!”

    严卫龙将家丁踹开,用威胁的语气对陆鸣说道“陆学才,你不要不识好歹,我严家可不是你所能惹得起的,我这是在救你!”

    “谢了,但是不用!”,陆鸣的语气斩钉截铁。

    “砰!”

    严卫龙一拍桌面,恶狠狠的说道“陆鸣,看在你是学才的面子上,我已经对你忍让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也总该给我一个面子吧!”

    陆鸣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答应,我知道你的真实目的,无非就是替严卫东试探我的底细,现在你的任务完了,可以离开了吧?”

    “你”

    严卫龙没想到陆鸣居然看穿了他的心思,顿时脸色一变“你很狂妄!不过你不要忘了,你始终只是一个人,独木不成林,你终究会阴沟里翻船的!我们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我就不信,我严家还治不了你!”

    说完之后一挥手,带着家丁转身离去。

    “等一下!”

    陆鸣叫住了严卫龙,说道“请你不要忘了,把我的下联一个字不漏的传达给严卫东,并且替我谢谢他送来的银子。”

    “你放心,我会的!”

    严卫龙气得拳头握紧,狠狠的咬了咬牙,离开了庆丰客栈。

    陆鸣心中思索“现在我可是彻底得罪了严家,不过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也怨不得我,而且我现在也积累了点文名,如果严家真要发难,我也不用怕了他们。”

    “明天就是三月中旬,府文院开始连续三天招收新生,府试比县试要困难许多,稍有不慎就会和茂才失之交臂,而且这次府试,严家说不定又会出面干涉,我必须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又坐了片刻之后,陆鸣回到了自己的客房看书,直到深夜才休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