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六章 府文院新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日,陆鸣很早就离开了庆丰客栈,并租了一辆马车前往府文院。

    许久之后,马车终于在府文院停下,陆鸣下了马车,付了车费,背着行礼走向府文院。

    府文院比县文院还要大数倍,就连大门都可以容纳十几辆马车通过,陆鸣心中吃惊,但想想也就释然了。

    每年府试,都会有来自各县的书生前来科举,人数会有近万之多,所以府文院才会这么大。

    今天府文院开始招收新生,一大清早,便有数以百计的书生聚集在府文院外,到门口的文吏那里去报名,多数都是来自县下的书生,本地的却是很少。

    陆鸣脸色不变,自觉排着长队报名,目光扫视四周,打量着其他人,发现很多人虽然都互不相识,却都主动跟其他人打招呼,彬彬有礼,非常礼貌。

    “初来绍明府,朋友圈也很重要,读书人都很喜欢游山玩水,结交朋友,朋友越多,路也越好走。”,陆鸣心中如此想。

    “这位文友也是县下人士吧?鹿县书生楚云轩有礼了!”

    一名十六岁年纪的书生过来和陆鸣打招呼,手上拿着一把折扇,穿着干净的书生服,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陆鸣立即拱手还礼“江县书生陆鸣,见过文友!”

    读书人除了互称“兄台”,也可以互称为“文友”,“同窗”也可以。

    “你就是那个江县大学才?昨天在绍明府关外,敢揭下苏州第一文士帖子的陆鸣?”

    楚云轩脸色有些吃惊,随后却是大喜“三生有幸,没想到我来绍明府结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有名的大学才,太幸运了!我在县文报上看过你的鸣州大作早春,简直就是一绝的春题诗,我们鹿县有名的才子都写不出来呢!”

    “你说什么?他就是江县大学才?他也来府文院报名了?”

    “哦那个扬言要和严卫青争夺头名茂才的人就是他啊!简直就是不自量力,他才刚刚考上书生,就想夺同年的茂才,真是可笑!”,有人讥笑起来,

    “就是啊!他连案首都当不上,也妄言当茂才?他以为他是谁!”,一人附和。

    “虽然他是江县学才,可我们的文才未必就比他差!”

    “陆兄,这就是你的那个来自江县的表弟?听说他老爹连书生都考不上呢,你们陆家子弟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吹牛了?”,一名青年笑道。

    “哼!严兄,我有承认过他是我的表弟、我们陆家人么?他爹连续三年都没能高中,丢尽我陆家的脸,所以我爷爷才让他爹去江县游历一番,没想到他爹不识好歹,居然和我陆家恩断义绝,简直猪狗不如!”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应和着说道“说的也对,那种人根本就不配是陆家人,把他们赶出陆家天经地义!”

    “就是!那种人六亲不认,简直龌龊!”

    “他根本不配是你的表弟!”

    陆鸣顺着声音看向那名陆家子弟,乃是一名穿着书生服的青年,正是那日来江县拜访自己的陆文杰。

    一些人主动远离陆鸣,投来了厌恶的目光,但是陆鸣却脸色如常。

    “胡说八道!我爹分明就是被陆家赶出,不得已来到江县落户,以前那些拜访的亲戚经常那这事讽刺我爹,现在居然反说成是我爹和陆家恩断义绝,简直可恨啊!”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们来江县拜访时,我爹早就将他们赶出门去,还会忍气招待他们?”

    “我爹一心想回归陆家,可你们陆家却屡次刁难,简直无耻!”

    陆鸣握紧了拳头,并没有将这些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些争辩不仅没用,反而还会引来一阵讥嘲。

    楚云轩见此脸色一变,也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目光,也不好意思开口聊天了。

    陆文杰得意洋洋,瞥了陆鸣一眼,微微昂首。

    陆鸣冷笑一声,说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不管你怎么说,谁又会求证呢?”

    “也就只有你这种人念念不忘,经常挂在嘴边,拿别人的事情来讥讽别人,看来你也就这点本事而已了。”

    “你”

    陆文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时间无言以对,只好冷哼了一声。

    其他人这才释然,这句话说得也对,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何必去耿耿于怀?再者说陆文杰也是一面之词,未必就能全信。

    陆文杰旁边的严卫龙大笑说道“好一个陆学才,我看你也不过如此,除了能说会道以外也毫无长处,也敢扬言争茂才,怕是连我都比不过呢!!”

    “以一己之力妄想和严家作对,白日做梦!”

    “严兄,不必理他,等进了府文院,咱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哈哈,说得也对!”,严卫龙冷笑一声。

    “走着瞧!”

    陆鸣一挥衣袖,脸色如常。

    许久之后,终于轮到了陆鸣报名。

    陆鸣首先递上了自己的文书,上面有自己的身份介绍,按现在的话来说,就等同是学生证。

    “可有县下的举荐文书?如果有的话,府文院是有优待的。”,文吏说道。

    陆鸣点点头,来报名的人只有少部分才有举荐文书,有了举荐文书,府文院就会对那些学生特殊照顾,比如免除一半的学费,或者是免费吃住什么的。

    “这是江县县令的举荐文书。”,陆鸣递上了文书。

    文吏看了之后,说道“既然你是县下来的,我们文院可以给你提供免费的寝室和伙食,但八十两银子的学费是免不了的。”

    一两银子是一千铜钱,八十两银子就是八万铜钱,按照比例一折算,府文院简直就是名牌学校啊!

    陆鸣果断支付了银子,然后就根据指示站在了文吏的一边,脸色如常。

    随后,另一个文吏又发给了陆鸣一块蓝色的玉佩,说道“这个是才气玉佩,里面记录有五十点基础学分值。”

    “这有什么用?”,陆鸣很是好奇。

    “当学分值达到一定数值时,可以兑换文院里的文宝,也可以兑换出银子,甚至是护身武器。”

    “那怎么增加学分值呢?”,陆鸣又问。

    “很简单,文院经常会举办文会,只要你在每次的文会上取得成绩,自然就能获得学分值作为奖励。”,文吏说道。

    “原来是这样。”

    陆鸣恍然,没想到府文院还会有这种特殊的规定,这样倒是很激励学生发奋学习,如果想要获得学分值兑换文宝,就必须要刻苦努力才行。

    如常看来,府文院内必定鱼龙混杂,卧虎藏龙,任何人都不容小觑。

    这时轮到楚云轩,他很快就完成了报名,来到了陆鸣的身旁,微笑说道“陆鸣兄,你应该不介意我跟你一个班吧?”

    “当然不介意。”,陆鸣笑道。

    紧接着,又有两人结束了报名,都是和陆鸣年纪相仿的书生,其中一人名叫“高孟”,体型较胖,满脸的敦厚模样。

    而另一人名叫“秦旭”,面无表情,十分的冷漠,一言不发。

    这时一名文吏对四人说道“你们四人都是县下来的书生,正好凑成一个寝室,你们随我一起去寝室先安顿下来。”

    “好!”

    陆鸣和楚云轩异口同声,高孟则是嘿嘿笑着,跟在后面,秦旭依旧是一言不发。

    “喂!秦旭,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现在大家都是同寝室的朋友,就不能聊两句吗?”

    高孟嬉笑开口,但是秦旭却不为所动,冷冷地哼了一声。

    “秦旭老兄,别这样好不好啊?今晚我请你吃最好吃的红烧鲤鱼,你看怎么样?那可是我的最爱!”

    “对了秦旭,你除了读书以外还喜欢什么运动?你看对联怎么样?这个很好玩哦!”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就算你不喜欢,好歹你也要回复一声吧!”,高孟最后摆出了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没兴趣!”,秦旭冷漠开口。

    “你我我真是白费口舌,哎,这得吃多少红烧鲤鱼才能补回来啊!”

    “呵呵”

    陆鸣和楚云轩忍不住偷笑起来,这个胖子书生还真是热情,没想到却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

    “喂!你们别笑,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高孟,有什么好笑的!”

    高孟白了两人一眼,那个憨厚模样再次将两人逗乐。

    “哼!无聊!”

    秦旭环抱双手,走到了陆鸣的旁边,说道“你就是陆学才么?听说你诗词对联都很不错,能否有空切磋一下?”

    陆鸣脸色微变,其他人见到自己都作揖行礼,唯独秦旭的态度却非常冷漠,一副谁也不服谁的模样,让陆鸣觉得不好相处。

    “有空的话当然可以,但我还要准备今年的府试,怕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陆鸣说道。

    “怎么?稍微有点名声就自以为很了不起了么?哼!我看你也不过如此!”

    秦旭微微昂首,流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但是楚云轩却能看出,这是他的激将法。

    “我并没有这么认为,如果你真的很想跟我切磋,每晚睡觉前倒是可以切磋一下,反正我们都是同寝室的同学了。”

    “好!”,秦旭点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