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八章 赴会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醉香楼乃是绍明府颇有名气的酒楼,今天正是府文院招收新生,就有许许多多的读书人来这里订下包厢,举办文会。

    整个醉香楼共有五层,高大宽敞,今天也特地做了许多装饰,烘托出了一种文雅的气氛。

    陆鸣拿着请帖走到门口,立即就有小二迎了过来,热情的笑道“公子是来赴文会的吧?可带有请帖?”

    “请过目。”,陆鸣递上了请帖。

    “原来是陆学才,失敬,失敬,快里面请!”

    小二急忙将陆鸣迎了进去,来到了五楼最顶层。

    五楼非常宽阔,摆着许多酒席和文会上所用的文房四宝,聚集了一百多名读书人,各自谈笑风生,传来了非常热闹的声音。

    “听说今天的文会将有一个压轴活动,很是令人期待啊,只是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活动。”

    “嘿嘿这有什么好猜测的?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今年的入学文会是由严家做东举办,相信会是一场非常热闹的文会,你们看,就连号称苏州第一文士的严卫东也来了!”

    “咦?严文士旁边的那位青年很是陌生,莫非就是来自江县严家的大案首严卫青?”

    “没错,就是严大案首,听说他和陆学才可谓是水火不容啊,两人都扬言要争夺头名茂才,就是为了各自的一门婚事!”

    “哼!严案首要说他争夺头名的茂才,这点我自然毫不怀疑,但陆鸣那个家伙只是因为两首鸣州诗,才被赐封为一个江县大学才的虚有名号,其实谁都知道,那是朝廷看在镇州大学士的面子上,这就想争茂才了?”

    “就是说嘛,我们称他为学才,就代表他一定有学问了?那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其实他是穷酸出身,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嘿,还别说,陆学才他来了!”,有人忽然大声开口。

    这时,众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陆鸣的身上,有的人面带冷笑,有的人满脸讥讽,还有一些人则面无表情。

    “在下有礼了!”,陆鸣拱手说道。

    “哼,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子罢了!”,一名五十多岁的老文士不屑的笑道。

    “说的也对,哪里能跟冯文士您老相提并论?”,一人献媚着附和。

    人群中的陆文杰手摇折扇,看了一眼严卫青,然后又看向陆鸣,说道“今天文会的头等好戏,陆学才对严案首,我们可是迫不及待了呢!”

    “文杰兄,听说陆鸣就是你的远房表弟?陆家子弟果真一个比一个有出息啊。”

    “陆鸣早已不是绍明府的陆家子弟,所以请不要将他和我们陆家相提并论,因为他,不配!”,陆文杰冷笑。

    那人回答“文杰兄言之有理!”

    陆鸣目光扫视四周,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有许多人的目光都注意着自己,感觉很不自然。

    特别是严卫青,他的目光仿佛就能够杀人一般,充斥着深深的怨恨。

    至于陆文杰,除了一些憎恨以外,还有一些嫉妒。

    至于其他人,各自的目光也都有所不同了。

    “诸位,请安静!”,一道雄厚的声音忽然响起。

    众人闻言都停止了说话,目光转移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台上,那里正站着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对着大家作了个揖,说道“在下是苏州第一文士严卫东,非常欢迎各位能够参加这次的入学文会,在下不胜荣幸!”

    虽然语气非常客气,但是“苏州第一文士”那里还特别加重了语调,然而即便有人心中不服气,也不敢说些什么。

    严卫东又继续说道“本次文会是为了欢迎各地来绍明府的新学生,就由在下先介绍几位新朋友给大家认识如何?”

    “首先是来自苍县的李邱生,在苍县的县试中排名县里第一,大家鼓掌欢迎!”

    “在下李邱生,见过诸位文友!”,一名男子走到前面去,对着诸位行礼,面带微笑。

    话音一落,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

    “其次是来自嵩县的周行云,县试成绩在嵩县排第三名,诗成出县,大家欢迎!”

    “周行云给诸位见礼!”

    紧接着又是一片热闹的掌声,表示欢迎。

    严卫东又陆续介绍了其他有名气的读书人,让大家互相认识,直到最后又语气一顿,说道“最后我将介绍一位朋友,他的名声都在之前我所介绍的这些人之上,相信大家应该都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说到这里,陆鸣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脸色微微一变。

    “我知道!他就是陆鸣!”

    一人说道“他的名声不仅远超前面这些人,恐怕就连严大案首也略有不及,他的鸣州诗在绍明府也非常有名!”

    严卫东笑道“说得没错,陆鸣的确很有才华,否则又怎么能被称为大学才呢?恐怕再过几年,他的名声就要超过我这个苏州第一文士了。”

    “严文士真爱开玩笑,哈哈”,众人哄笑起来。

    陆鸣则是脸色一沉,严卫东果真聪明,表面上是在夸赞自己,实际上却是让自己成为众目之矢,只要他对自己赞赏越高,其他人也就越不服气,马上就把自己孤立了起来。

    “大家鼓掌欢迎陆学才!”

    严卫东鼓掌起来,大家也跟着一起鼓掌。

    陆鸣只好对着四方拱手作揖,表示回礼,同时他还注意到,许多人的目光都对自己非常不善。

    “严文士实在是太过奖了,您乃是苏州第一文士,远近闻名,学才可不敢和您做比较。”,陆鸣如此说道。

    “陆学才实在是太谦虚了,我在绍明关外贴了一个对联,到最后不就只有你有本事揭下来么?”,严卫东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一些人顿时向陆鸣投去了狠毒的目光,还有人则摩拳擦掌,暗中威胁。

    陆文杰和严卫青站在一起,也向陆鸣投去了讥讽的目光。

    陆鸣心中微怒,也只能是视若无睹,说道“原来那是严文士贴的对联,我初来绍明府还不懂一些规矩,如果我知道那是你贴上的绝对,我又哪里敢把它揭下来呢?不过揭下来也好,至少说明那并不是苏州第一绝对。”

    众人顿时心下一惊,低喝一声“好大的胆子!”

    “狂生!够狂!”

    “不过此言也有道理,既然不是绝对,也就没必要贴在关口上,省得咱们读书人看了心里不平衡!”

    严卫东脸上依旧带着一丝微笑,说道“好了,其他的话咱们也就不多说了,咱们文会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请大家入座,各自随意。”

    说完之后,众人纷纷各自入座,开始了各种聊天,讨论着各自的诗词对联,十分的热闹。

    陆鸣正打算找个位置坐下,可就在这时候,严卫东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久闻陆学才大名,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跟我一同入座吧!”

    “严文士,您实在是太客气了,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陆鸣考虑到严卫东是东家,如果当面拒绝他的好意,不仅严家颜面无光,其他人对自己肯定就会有更多意见,所以只能是顺从了。

    “学才请!”

    “请!”

    陆鸣就在一张八仙桌入座,目光扫视四周,发现其中就有陆文杰、严卫龙还有严卫青,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几位年长的文士。

    “看来严卫东是有意这么安排。”,陆鸣心想。

    因为严家和陆家是文会的东家,能够坐在这里的必定是有名声的人,严卫东肯定是想打压自己的文名。

    酒席上总共只有一壶酒,也就相当于每人一杯,因为入学文会上有规定,不可以肆意饮酒,如果有人喝醉了,发起酒疯,那就是“有辱斯文”的事情。

    所以凡是一般的文会,都不会准备太多的酒水,以免发生意外的事情。

    “陆学才,我来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冯老文士,学习起步较晚,虽然文位不高,却是绍明府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见过冯老文士。”,陆鸣微笑着说道。

    “嗯。”

    冯老文士微微昂首,算是对陆鸣的回复,颇有一丝得意。

    “这位是小弟严卫青,他出身江县,也是你的老乡,我知道,你跟他的确有些意见不合,但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同县人士,既然难得有缘在一起吃饭,不如就借此机会握手言和,不知严表弟意下如何?”

    “呵呵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冤家易解不易结,在下当然愿意既往不咎。”,严卫青笑着说道。

    陆文杰立即说道“严案首真是大人有大量,此等胸襟当是我辈楷模!”

    “说得没错,严案首既然已经既往不咎,那陆学才能否也表个态?”,严卫东问道。

    陆鸣脸色微变,没想到严卫东居然有如此口才,把事情说得好像是自己得罪严卫青,而严卫青又对此毫不计较,无形间就将自己讽刺了一番,真是厉害啊!

    “其实有些事情我早就已经忘记了,不知道严案首说得是哪个事情?”

    “就是额”

    严卫青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立即转移话题“忘了也罢,反正也就小事一桩而已。”

    “既然是小事,严案首又何必念念不忘?”,陆鸣笑着追问。

    “我”

    严卫青脸色一红,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圆场,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暗自佩服陆鸣的反应力。

    刚刚严卫青还说不足挂齿,而在陆鸣的嘴里却早已忘记,完全就是将讽刺还给了严卫青,让他无话可说,无从反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