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十章 劝学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又过了片刻时间,还是没有人敢主动说话,严卫东见此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也罢,既然大家都无话可说,那就开始今天的压轴活动吧!”

    话音一落,众人顿时眼睛一亮,各个抖擞精神,满怀期待。

    “总算是要开始压轴活动了,我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嘿嘿”

    “到底是什么活动,居然搞得如此神神秘秘!”

    “一会儿就知道了!”

    严卫东面带微笑,对着众人缓缓说道“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活动,每个人出十点学分报名,各自根据我出的题目写一首诗,再经过大家的点评排好名次,以榜上的名次来获得相应的学分奖励。”

    说到这里,用手指向了某个方向,那里正立着一个排行榜,第一名奖励二百学分,第二名奖励一百五十,第三名奖励一百分,第四名八十分

    许多人的脸色难看起来,在场的共有一百多读书人,每人十点学分,总值也就一千多点而已。

    也只有排名靠前的人,才能够获得学分值奖励,排名越靠后,所得的学分也就越少。

    “严卫东真是好手段,居然要搜刮咱们这些外地人的学分,有严、陆两家子弟在此,咱们怎么可能上得了排行榜!”

    “就是啊!不得不说,严卫东这个家伙还真有头脑,居然利用文会之便来打压咱们,如果我们不参加,那就是不给他面子,就会得罪严家!”

    “可如果文才要胜过严家,超过严家子弟的排名,同样也是得罪他们,虽然他们明的不来,可却能来暗的。”

    “哎早知道就不来参加这个破文会了,现在倒好,弄得自己骑虎难下,算了,就当买个教训吧!”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小声的议论起来,其中有些人则流露出了得意洋洋之色,看向外地来的读书人都满是讥讽。

    严卫东自信一笑,对着大家说道“本次文会获得魁首者,我们东家将会额外奖励他三千两银票。”

    “三千两!”

    一听到有银票作为奖励,除了陆鸣还在喝茶以外,其他人都顿时眼睛放光,流露出了浓浓的贪婪之色。

    “东家真是慷慨,一出手就是三千两银票,真是太大方了!”

    “好!这个活动我喜欢,我报名!”

    “嘿嘿这才像是文会嘛!有压力才有动力,有动力才能有进步!”

    “又可以看到不少诗词大作了,很期待啊!”

    “好!为了三千两银子,这一次老子也拼了!”

    众人摩拳擦掌,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严卫东心中得意,转首看向正在默默喝茶的陆鸣,脸色微微一变“三千两银子也不动心?还挺有定力的嘛!”

    随后一挥衣袖,对着陆鸣说道“陆学才,你似乎对这个活动并不感兴趣,还是说你觉得这次的奖励太少了,不入你的法眼?”

    陆鸣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对文会感兴趣,至于其他的,我并不怎么在乎。”

    “好,如果学才不介意的话,也就来参加这个文比活动吧,相信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也非常希望你能够指点大家的诗词。”,严卫东笑道。

    “既然严文士盛情,我当然不会拒绝,至于指教之类的话,那可就有些言重了。”,陆鸣神色如常。

    “既然陆学才都参加,那咱们自然也不能落后了,我报名!”

    “我也报名!”

    “好!那就请大家先将自己的学分转移到我的玉佩,等文比选出排名之后,我再将学分一一发放,请大家放心,这里面的学分我一个点也不会动!”

    严卫东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他的才气学分玉佩,放在了旁边的桌面上。

    一些人面面相觑,开始有些犹豫了。

    “哼,一群胆小鬼!”

    陆文杰冷笑一声,走到严卫东的身前,一手握住了他的玉佩,往其中注入了一道才气。

    玉佩顿时闪出一道光芒,快速进入了严卫东的玉佩里,紧接着,严卫东的玉佩才气涌现,出现了一行字来。

    十点学分!

    “很好!”,严卫东点点头。

    陆鸣也握住自己的才气玉佩,往严卫东的玉佩里传送了十点学分,其他人也都同样如此,然而严卫青并没有参加。

    现在的严卫青根本就不是陆鸣的对手,他屡次在陆鸣那里吃亏,对陆鸣非常的忌惮,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跟陆鸣比试。

    严卫东玉佩上的字开始改变,五十分八十分一百三十分三百分最后达到了一千四百分才停下。

    “严文士,我们已经传送好了学分,现在可以开始文比了吧?”,有人问道。

    “当然可以!”

    严卫东目光扫视四周,微笑说道“既然是入学文会,那诗词的题目就以学习二字为题,只要附和题目即可。”

    “好!”

    众多读书人纷纷点头,表示没有任何的意见,然后就各自准备好笔墨纸砚,写自己的诗词。

    严卫东目光转移到了严卫龙的身上,说道“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大哥请放心,我一定能够夺到魁首,就算不是我的,也绝对轮不到外地人!”

    “外地人”那三个字咬得极重,许多县下书生立即变了脸色,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外地人?”

    陆鸣眉头一皱,目光在严卫东的身上一扫而过,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睿智的光芒。

    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吼起来“外地人怎么了?陆鸣他也是外地人,却还弄了个大学才的名号,也不见得你们本地人也能像他一样啊!”

    “就是!严卫龙,你也不要狐假虎威,你如果不是靠关系的话,你今年也能够高中书生吗?”

    “别以为我们外地人真的就什么都不懂,其实我们的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什么人什么样,都可以看出来!”

    严卫龙顿时一怒“放肆!这里是我们严家举办的文会,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教训我们了?”

    “三弟,你闭嘴!”,严卫东厉声一喝。

    “大哥,我”

    “退下!”

    严卫东瞪了他一眼,然后对众人拱手说道“小弟年纪小不懂事,还请诸位文友不要和他计较。”

    “还是严文士通情达理,我们当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那些人也顺着台阶下来了。

    严卫东又说道“时间有限,请大家尽快写好诗词。”

    众人点头称是,陆鸣却依旧坐在凳子上喝着茶水,吃着糕点,一点也不慌不忙。

    冯文士阴阳怪气的笑道“陆学才,你不打算写诗吗?还是说不敢?”

    “人太多了,挤在一块会影响我写字。”,陆鸣回答。

    “是吗?本来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诗词,然而现在看来,只能是遗憾了。”

    冯文士微微昂首,眼神中流露出了浓浓的轻蔑,说道“对联写得好,不代表诗词就能写得好。”

    “冯文士所言极是。”,陆鸣淡淡的点头。

    许久之后,大家都已经写好了诗词,呈到了严卫东的身前。

    “大家开始互相点评各自的诗词吧!”

    众人开始对着诗词议论,声音很大,十分的喧哗,不一会儿就开始起了争执,最后还是在严卫东的调节下平静下去,

    最后,纸张从左到右排序,名次也接着增高,排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严卫龙的诗。

    “哎呀,想不到居然是卫龙兄夺得了魁首,真是大感意外!”

    陆文杰冷哼了一声,虽然心中不服气,却是大家共同点评的结果,无法抗议。

    严卫龙看着桌上的诗词,得意地笑道“我早就说过,魁首必定会是我的,就算不是我的,也绝对不会轮到外地人,可笑的是,那些外地人还偏偏不信,现在我倒要看看,谁敢不服!”

    忽然又人大声说道“严卫龙,你高兴的太早了,陆学才他还没有写诗呢!”

    “那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我赢了?”

    严卫龙冷笑一声,指着自己的诗说道“我诗成鸣州,已经夺得魁首,谁敢不服!就算陆鸣也写出鸣州诗词,又能胜过我几分?天底下不是只有陆鸣才能写出鸣州诗来,你说是不是啊?陆学才?”

    陆鸣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淡然的走到书桌旁边,提笔准备写诗。

    众人纷纷靠近过来,睁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陆鸣。

    劝学

    三更灯火五更鸡,

    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

    白首方悔读书迟。

    诗成,才气迸发而出,闪烁着一片金色的光芒。

    “鸣州!近乎镇国!”,有人惊呼起来。

    “天啊!居然是近乎镇国的劝学诗!陆鸣大才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陆鸣怎么可能写得出这种诗!”

    严卫龙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陆文杰也长大了嘴巴,惊骇至极,差不多可以容纳一个鸡蛋了。

    “怎么会这样!”

    严卫东脸色铁青,近乎镇国的诗他都写不出来,为什么陆鸣却能写出来?

    这时冯文士忽然间大哭起来“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我好恨!我好悔啊!”

    “我不该虚度光阴,浪费了这么多的年华,到头来还仅仅只是中了文士而已,却还眼高于顶,倚老卖老,不知羞耻!”

    “我我好后悔啊!我不该如此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此时此刻我才知道,我原来就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