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登顶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连吃饭都能炫耀出优越感,这种人是有多自我感觉良好啊!

    许多读书人对此只能是心中不满,没有说出什么过激的言语来,越发的讨厌荀家人与曹家人。

    午饭吃过之后,陆鸣继续迎着泰山奇风攀登,陆文祥与苏黎等梁国人随其左右,荀家人与曹家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出发。

    现在大家都吃饱了有力气,而且这里已经离玉皇顶不足八十丈高,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后劲,发起最后的冲锋。

    各国读书人已经正式互相竞争,即便是泰山奇风如此厉害,此刻也都咬紧牙关,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诸位同窗!玉皇顶已经近在眼前,只要挺过这最后难关,我们就可以攀登绝顶!”

    “谁能第一个到达玉皇顶,必定能够名扬天下,四海皆知!这是一个宣扬文名的大好机会!”

    “此言极是!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机会,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

    “冲!”

    一群读书人浩浩荡荡向玉皇顶而去,紧接着,许多读书人都受到了泰山奇风的攻击,一个个都脸色难看,减慢了速度。

    可紧接着,他们咬了咬牙,脸色变得无比坚定,忍着疼痛继续前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鸣渐渐与其他读书人拉开了距离,一人当先,紧接着是荀家与曹家读书人。

    “该死!他的速度为什么能够一直保持下去?难道他一点也不怕泰山奇风!”

    “不可能!我不相信陆鸣真的不受泰山奇风的影响,他现在也一定与我们一样都在强忍着,我们是半圣世家,不可以再输给他了!”

    “那我们用疾行诗如何?”

    “不可!前车之鉴!如果泰山奇风把疾行诗的力量给吸收了,那岂不是自讨苦吃?”

    “陆鸣都没有用疾行诗,我们若是使用,岂不是更会被其他人笑话!”

    荀家与曹家读书人的脸色都越来越难看,而这一幕,却让梁国读书人纷纷脸色狂喜。

    “好样的,陆解元!你一定要代替我们梁国人攀登绝顶!”

    “加油啊陆解元!千万不要被其他人追上!否则将前功尽弃!”

    “陆鸣必胜!梁国必胜!”

    前面的陆鸣听到喊声,转首向后面看去,面露自信的笑容。

    “荀兄,怎么办!难道连你翰林文位的修为也追不上陆鸣吗!”,曹洛问荀天风。

    “哼!我若是可以的话早就追上去了!”

    荀天风沉声说道“我不相信陆鸣的修为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他的身上说不定有强身健体的文宝,所以不会惧怕泰山奇风!”

    “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看来这一次我们注定要输了!”,曹洛有些绝望了。

    “输?也不定有那么惨!”

    荀天风沉声说道“只要我们能够夺得第二名次,同样也能够扬名立万,虽然低于梁国会心有不甘,但是这笔帐,我们可以在文斗的时候跟他算!”

    曹洛闻言脸色一喜“说得有理!陆鸣得意的了一时,得意不了一世,等到时候与陆鸣文斗,我们一定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泰山奇风虽然厉害,但也是有限的,一旦达到了那个点,泰山奇风的力量就会十分稳定,无法再变得更强。

    半个小时后,陆鸣成功到达玉皇顶,在踏上玉皇顶的一刹那,泰山奇风的力量瞬间消失不见。

    同时,一股神秘的力量降落下来,让陆鸣觉得非常舒服,整个身体暖洋洋的,似乎变得轻盈起来。

    “呼……舒服!”

    陆鸣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松了口气,抬头向前方看去,顿时脸色一变。

    玉皇顶上是一个宽阔的场地,正有三人在中间盘膝而坐,正是儒生段墨与孔策还有景崇明。

    此时,段墨正一手握住自己的官印,他的身前浮现一道光幕,是整个泰山的全景,任何一个地方和角落都尽收眼底。

    “小生陆鸣见过三位前辈!”

    陆鸣躬身对三人行礼,毕恭毕敬。

    孔策笑道“陆解元,我就知道你是第一个到达玉皇顶的人!”

    景崇明却面露无奈之色,“哎,又赌输了,我本以为会是荀家的荀天风第一个到达这里,没想到竟然会是陆鸣,真是让我大感意外。”

    “我早就说过了,陆鸣的本事可是众所周知,当今天下,哪怕是翰林文位的读书人修为也没他高。”,孔策略微有些得意。

    “孔大学士过奖了。”,陆鸣只能是这样表示谦虚。

    “崇明兄,你可别忘了咱们之间的赌注。”

    “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你我交往这么多年,难道还信不过我?”,景崇明面露不满之色。

    孔策只是笑了笑,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这时候,荀天风与曹洛一同登上玉皇顶,他们都先是向陆鸣投来狠厉的目光,然后才发现孔策他们。

    “见过三位前辈!”

    荀天风与曹洛等人一同行礼,面露恭敬之色,陆鸣则站在一旁。

    “各位辛苦了。”

    段墨一边“俯察”泰山,一边说道“你们的表现都非常出色,我用官印都看得一清二楚,特别是荀家的那位翰林,我一直在关注。”

    荀天风心中一喜,这些荀家人中就只有他是翰林,那段墨关注的人肯定也就是荀天风。

    这意味着什么?这说明儒生段墨非常看好他,非常欣赏他。

    可随后,他却忽然转念一想“不对!如果他真的把泰山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那我与孙义的事情他岂不是也……”

    念及至此,荀天风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完了!段儒生一定会认为我见死不救,只要他一句话,我的文名不仅会毁于一旦,就连在家族中也很有可能会混不下去了!”

    “完了完了!这可如何是好!”,荀天风在原地焦急起来。

    陆鸣看出了他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荀天风,这一次是你自毁文名,可别再怪到我的头上来了。”

    “你这厮……”,荀天风脸色铁青。(。)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