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浩然儒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割袍断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段墨看向荀天风,脸上流露出了厌恶之色,说道“荀家出了你这么个读书人,真是半圣世家的不幸!”

    荀天风吓了一跳,这几句话如果被其他人听到,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随即左顾右盼片刻,见没有其他读书人,便松了口气。

    段墨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专心致志的继续看他官印里的景象。

    陆鸣走到玉皇顶的边缘,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去,近处是峰峦叠嶂,远处是高山流水。

    此刻,大地在脚下,江山之美尽在眼中,陆鸣犹如君王一般俯视天下,俯视苍生,豪情万丈。

    “这就是登高望远!”

    陆鸣脸色凝重,视线由近渐远,他的视力远超常人,站在此处可以看到千里之外。

    众多景象尽收眼底,犹如掌上观纹一般清晰,此时的感觉更是让陆鸣永远无法忘记。

    “此生能登泰山之颠,足矣!”,陆鸣心中不禁感慨。

    时间缓缓流逝,其他读书人也陆续登上玉皇顶,他们也都站在此处瞭望远方,每个人都各有万丈豪情。

    “这就是泰山奇景!只有站在泰山的巅峰才可以看到,我们的努力终究是值得的!”

    “好一个泰山!好一个江山如画!”

    “但愿天下太平,四海同心!”

    可是,当所有人都到达这里后,段墨还是没有说出其他的话。【愛↑去△小↓說△網w  qu 】

    “段先生为什么一直盯着官印看,一句话也不说?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段先生似乎在等人。”

    “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他还能够等谁?这不是瞎搞么?”

    “嘘!小声点!此话与礼不符,不可胡说!”

    “是,是……”

    读书人交头接耳的议论,都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这时,一名读书人上前说道“请问段先生,现在我们人数都已经到齐,为什么还不让我们下山?”

    “你确定人都已经到齐了吗?”

    段墨流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说道“那你可就错了。”

    “啊?”,那人愣了一下。

    “你们看,他们来了!”

    段墨指向前方,立即就有读书人站在那里向下方看去,果真见到还有一群读书人正向这边攀登。

    “他们是……”

    “孙义!是孙义!他还活着!”,一人尖叫起来。【愛↑去△小↓說△網w  qu 】

    “还有李兄、赵兄和陈兄,我还以为他们都从阴阳界掉下去摔死了,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怎么可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他们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荀天风瞪大眼睛,流露出了不能置信的表情。

    段墨缓缓说道“我早就预料到会有人失足掉下阴阳界,所以我特地调来圣庙力量,暗中救下从阴阳界掉下去的人,让他们重新攀登泰山。”

    此言一出,众人恍然大悟。

    圣城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圣庙的力量覆盖,包括泰山也是如此,泰山本来就在曲阜的东方圣城之中。

    待他们上来之后,只听孙义指着荀天风的鼻子大喝道“你这个无耻小人,身为半圣世家的读书人竟然见死不救,亏我以前还那么尊重你,没想到你如此自私自利!”

    荀天风闻言一怒,自己是半圣世家的读书人,当众被别人指着鼻子呵斥那还得了?

    可正当他想喝出“放肆”二字时,立即意识到段墨他们也在这里,若是把这两个字给吐出来,那就是对儒生的不尊重。

    毕竟在这里,圣院的地位最大。

    “孙兄,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误会,这是一个误会啊!”

    荀天风厚着脸皮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主要是有段墨他们看着,可不能在他们的前面过分嚣张。

    “从今天起,我孙义于你割袍断义!”

    孙义一边说着,一边撕裂一块衣角,往地上狠狠丢去。

    “你……”

    荀家人一个个涨红了脸,他们是半圣世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孙义割袍断义,这是极为丢人的事情。

    可毕竟是荀天风有错在先,他们也不好出言反驳,只能硬着头皮忍了。

    “荀天风身为半圣世家子弟,不仅厚颜无耻,而且还见死不救,此等小人不配与我为友,在下也要与他割袍断义!”

    “你们荀家越来越让人觉得厌恶,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许多人主动站出来与荀家划清界线,但唯独不为难曹家人,因为曹家人目前并没有做出招惹众怒的事情,大家自然也不会主动得罪。

    曹洛在心中暗自幸灾乐祸,荀家的名声一旦被搞臭,那自然就是曹家压过荀家一头了,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了一副愤怒的表情。

    “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荀兄?你们也要站在他的角度来看待事情,他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挽回整个昌国的声誉!”

    “曹兄!”

    荀天风有些感动,对着曹洛深深作揖,表示感谢。

    “一派胡言!”

    陆文祥厉声说道“荀天风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为了他的一己之私,宣扬他们荀家的名声,他何曾尊重过大家,何曾看得起我们梁国人!”

    “够了!不要吵了!”

    段墨忽然开口,说道“荀天风的所作所为,我都已经用官印记录,我会将当时的情景转发到荀家,让他的长辈来处理这件事情。”

    荀天风闻言顿时绝望了,“惨了!这下真的惨了!这次我不仅没能扬名立万,还把自己的文名毁了,到最后还得被家族惩罚,我……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现在大家才是真正的到齐。”

    段墨收好官印,缓缓站了起来,说道“山攀登了,景色也看了,想必大家都对今天的经历颇有感慨吧?”

    “就拿阴阳界来说,让你们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相信你们一定从中得到了更加宝贵的东西。”

    段墨扫视众人,语重心长的说道“各位读书人,你们一定要牢记今天,只有记住今天的苦,这条路才能够走得更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