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桃花开的时候记得要爱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七章 不信命只信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顾清歌的嘴角是惨淡的笑意,她在冷浥辰怀中瑟瑟发抖,却一个痛字都没有喊出来。

    冷浥辰将她轻轻放在床榻上,动作轻柔,和平时的他有些不一样。

    顾清歌手臂上的伤最为严重,烧焦了的衣服还黏在皮肤上。冷浥辰看着她,眼眸中是说不出的情绪,疼的话告诉我!

    顾清歌点点头。

    冷浥辰小心翼翼地撕开顾清歌手臂上的衣服,为她处理伤口,显得有些笨拙。虽然自己也经常会受伤,但是没有一次他是那么小心谨慎的。只是因为他怕弄疼了顾清歌!该死!自己什么时候那么爱多管闲事了!

    当冷浥辰的手接触到顾清歌的皮肤时,手指不自觉僵住。她的身体好冰!

    顾清歌察觉到他的动作,淡淡道:是因为旧疾复发

    冷浥辰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终于处理好了伤口,伤得很重,虽然用了最好的药,估计也要养上一段时间。

    冷浥辰转身,往外面走去。殿下顾清歌下意识喊住他。

    本王去端药冷浥辰没有回头,声音却柔了很多。

    顾清歌突然鼻子一酸,但是没有哭出来。

    冷浥辰回来时不仅端了药,还带了一方脸帕。药有些烫冷浥辰是难得的温柔。

    他原本是想要给顾清歌擦拭脸颊的,但是在快要接触到的时候,动作一顿。

    你自己可以吗?

    顾清歌接过脸帕,可以。

    随着顾清歌的动作,冷浥辰才注意到她肩臂上鲜红的印记,那抹鲜红流淌出妖魅的气息。

    顾清歌察觉到他的视线,道:这是我的胎记,一种叫做曼珠沙华的花。

    顾清歌看着冷浥辰的眼睛,继续道:传说中,曼珠沙华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有花无叶,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花。所以 它还有一个别名,叫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冷浥辰眸光晦暗地看着顾清歌,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这就是曼珠沙华的宿命。也许有些事情是早已注定的,注定了,只能在空虚的两端彼此抗衡,注定了,只是彼此的过客而不是永远殿下,你信命吗?顾清歌垂下了眼睑,好像很累的样子。

    药快要凉了,趁热喝吧冷浥辰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他故意避开了这个话题。

    顾清歌推开冷浥辰送来的药,固执地说:殿下,先回答我好吗?

    等你喝了药冷浥辰本想先敷衍过去,可是顾清歌接过药,一口气喝完了,然后依旧固执地问:殿下,你信命吗?

    其实顾清歌知道冷浥辰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偏偏她就是想知道答案。

    许久,冷浥辰都没有说话。顾清歌别过脸,泪水默默滑落,殿下,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我相信命的话,就不会偏执地爱了你九年。所以清歌不信命,只信你!顾清歌的声音有些哽咽。

    冷浥辰握紧了一块紫玉晶石,他看到顾清歌的泪水,终于还是狠下了心, 你不要信本王!因为你不配!

    顾清歌的嘴角泛起一丝自嘲,她闭上眼睛,对,是我不配,是我犯贱。明明知道爱不起,却义无反顾去爱了,明明知道你不爱,却又傻傻地和你说这些话。但是,冷浥辰,爱情里没有配不配,只有愿不愿!

    爱情里只有愿不愿冷浥辰低声,有些走神。

    顾清歌有些麻木,她喃喃:九年的时间只能换你一句不配,呵呵,只能换一句不配!

    冷浥辰看着顾清歌,看着她的泪水,心蓦然有几分刺痛。七年和九年?夕瑶,本王是不是该试着忘记你?

    冷浥辰俯身,龙涎香的味道萦绕在顾清歌鼻尖,他轻轻在顾清歌的眼睛上印下一吻,薄凉的一个吻。

    也许,本王会试着喜欢你冷浥辰轻声。

    顾清歌的泪水还凝在脸上,她倔强道:如果是施舍,我宁可不要!

    冷浥辰没有正面回答,为她掖好被子,好好休息吧

    顾清歌确实是累了,她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冷浥辰在一边呆了很久,他看着顾清歌苍白的小脸,思绪却在游离。最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只走了几步,又折身回来,将那块紫玉晶石轻轻放在顾清歌枕边。忘记你,就要忘得彻底</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