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赖的革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四章 天隼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林海紧了紧夹克的扣子,不让海风灌入,瘦弱的身躯立于船头竟然十分沉稳。

    海哥不进去跟兄弟们一起打会儿牌?一个头发染成金色,但模样十分英俊的年轻人来到杨林海的后面说道。

    杨林海回头打量了黄发青年一眼,说道:里面闷,出来透透气,倒是阿文你怎么也出来了。

    阿文道:跟海哥一样啦,不过要是海哥进去玩恐怕大家都要散场了!

    杨林海道:我有那么可怕吗?这离海岸线还近,大家放松一下也可以的!

    阿文道:不是这个啦,是海哥太厉害了,谁不知道海哥以大智慧闻名啊!

    对于阿文的马屁杨林海并没有什么得意的神色露出来,只是多看了这个平时没有多注意的年轻人一眼,平时只注意他一头黄毛,没想到模样倒是十分帅气。

    阿文又道:海哥,我们这次本来前几日就定好要出海的,一拖再拖,是不是为了避之前军方的物资?

    杨林海惊讶地看了阿文一眼,想不到这个平时没怎么注意过的手下竟然还挺机灵,点了点头,只听那阿文继续道:咱们什么时候也需要这么小心翼翼了,谁还敢查咱们的货?

    杨林海拍了拍阿文的肩膀,微微一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走吧阿文,下去跟兄弟们赌两把。

    清晨,顾晓宁又被隔壁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吵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地坐了起来,今天就要正式前去天隼训练了,往后的一段日子里可能再也没有如此轻松惬意的睡眠了。

    下楼吃了碗肠粉,又和老板瞎侃了一阵,顾晓宁打车来到军区大院。

    再次见到郑成玉是在天隼独有的格斗室,两个擂台上分别有一对精壮的汉子在对阵着,拳**汇声中不时传来闷哼声,却是没有人吵嚷。

    郑成玉打量着眼前的顾晓宁,除了眼神中偶尔流露出的一丝炽热,郑成玉并不能在这个少年的身上找到任何军人的气质,他不知道首长这么安排的用意,可是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没有过多的寒暄,郑成玉仿似从没有见过顾晓宁一般,直接叫停了正在训练的天隼队员们。

    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只在短短十五秒之内便在郑成玉面前列队完毕,等着郑成玉发号施令。

    自我介绍一下吧。郑成玉看着顾晓宁说道。

    看着面前个个笔直挺拔的身影,顾晓宁心头涌现出一股热血,也把身体站得笔直,开口中气十足道:顾晓宁前来天隼大队报道!

    声音洪亮有力,郑成玉也赞赏地点了点头。

    新兵顾晓宁为何未穿军装!郑成玉忽然大声斥道。

    顾晓宁立刻便傻了眼,我草,军装?没人跟老子说啊?想着脸立刻苦了下来,支支吾吾道:报报告队长,因为因为了半天,顾晓宁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来。

    滚出去,五百个俯卧撑!郑成玉一点面子不给。

    什么?五百个?这小子整我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是大声道:是!队长!

    姜鹏出去数着!

    是!长官!队伍里一个高大的汉子笑嘻嘻地敬了个军礼,扭身悄然向其他同伴做了个幸灾乐祸的鬼脸。

    顾晓宁跟在姜鹏的身后,学着他的样子小跑出了格斗房,二人来到天隼平时训练的校场,姜鹏出来之后懒洋洋地往地上一坐,开口道:做吧,我给你数着,老郑挺心疼你啊,这么简单的惩罚。

    顾晓宁心说这还叫简单?没有说话,伏在地上开始做起了俯卧撑。

    一,二,三姜鹏嘴里衔了根狗尾巴草,懒懒地数着。

    对于军人来说,五百个俯卧撑算是挺严重的惩罚,但只要是正规军人,咬咬牙都做得下来,特种军人就更不在话下了,可是顾晓宁哪有那个身体素质,做了一百来个便趴在地上任凭他怎么用劲也撑不起来了。

    我草!一百来个就成这样了?姜鹏目瞪口呆地看着气喘吁吁的顾晓宁,吃惊道:你怎么进的天隼?

    歇息了好一阵,顾晓宁又吃力地做了起来,只是每做一个,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手臂疼得他呲牙咧嘴,一边的姜鹏不住地摇着脑袋,心里怎么也不理解天隼的标准何时降得这么低了?

    实在无兴趣再看下去,姜鹏起身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转身走向了格斗房。

    纵然心里有万般委屈,顾晓宁也没有开口解释什么,也没有埋怨姜鹏离开时眼神里透露出的浓浓的轻蔑,他们是部队的骄傲,天隼更是部队的王牌,自己这个样子的确该被人家瞧不上。

    直到日头偏西,顾晓宁才断断续续地做了三百多个,手臂的肌肉已经肿了起来,浑身也早已经被汗水浸透。

    郑成玉带着队伍在远处做着其他的训练项目,似乎早已忘记这个苦苦挣扎着的新兵,趴在地上已经虚脱的顾晓宁想起中午队员们列队离开格斗房经过他时个个脸上的鄙夷,疲倦的脸上又浮起无奈地苦笑。

    一定不可以让他们看扁了!顾晓宁摇牙忍着手臂传来的剧痛缓缓撑起身子,可是刚刚到一半,身体又重重地摔下,苍白的脸无力地贴在地面上,粗重的呼吸将地上的大量的尘土带进嘴里也浑然不觉。

    郑成玉远远地看着趴在地上已经虚脱的顾晓宁,瘦弱的身躯还在吃力地挣扎着,平静的眼神里闪过丝丝赞赏,却没有上前询问的意思。

    四百八十九!顾晓宁用尽浑身力气将身体尽量撑到自己所能达到的极限,然后又重重地摔下!

    身体伏在地上已经有轻微的抽搐,可是他还是不屈,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他还想尽力地保持最后一分清明。

    为了我,胜楠连命都可以舍弃,这点磨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姜鹏也回头远远望了那个不屈的身影一眼,眼神中的不屑之意依然淡了不少,行不行是能力,坚持到底才是态度,态度往往可以决定一个人能力。

    四百九十九!顾晓宁额头的青筋仿佛要爆出,咬着钢牙,眼睛凶狠地瞪得巨大!

    砰!

    又一次重重摔下的少年再无声息,浑身已经严重地抽搐,嘴里也开始有白沫流出。

    我竟然被累死了,真是不中用啊!这是顾晓宁残存意志里最后的想法。

    还是那间特护病房,林若青眼神愤怒地盯着床上昏迷不醒的顾晓宁,开口道:他才刚刚伤愈,你想害死他么?俏脸上因为愤怒而有一丝潮红。

    身后的郑成玉一脸淡然,并未有一丝歉疚地说道:天隼没有孬货,这只是最基本的考验而已,等他醒了,明天还是如此。

    林若青愤愤地哼了一声道:恐怕你心中还有别的想法吧!说完眼神愤怒又轻蔑地看了郑成玉一眼。

    天隼队长的脸上浮现些许黯然,轻轻道:若青,你误会我了。语气里带着重重的失落,有些落寞地转身离开了。

    林若青眼神中的不忍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便被愤怒替代,转过身去没有说话。

    顾晓宁睡梦之中又涌现出天隼汉子们一张张不屑地面容,仿佛看到姜鹏脸上挂着戏谑的笑意在说:你小子竟然也能进天隼,走后门的吧!

    林若青看着病床上皱着眉头昏迷不醒的顾晓宁,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这个少年,为了那个女子,注定要一生背负枷锁,不知那叫胜楠的姑娘在天上看到,会不会希望他如此呢?

    病房里又恢复了寂静,出了窗外偶尔传来的虫鸣,便只有轻轻地呼吸声。

    黑暗里的顾晓宁缓缓睁开了疲倦的双眼,回想起白天自己的无能表现,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四百九十九啊,终究还是没有完成任务啊!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洁白的病床上,床上有一个少年,吃力地翻身趴在了床上,似乎是哪里的痛苦让他咧了咧嘴,只见他双手撑在床铺上,仿佛费尽全身力气似的,做了一个不太标准的俯卧撑。

    五百!

    黑暗中传来疲倦,但是又隐隐透露出愉悦和骄傲的声音。

    做完最后一个俯卧撑,顾晓宁终于趴在床上沉沉睡去,病房门上的玻璃后面,有一双明亮的眸子,静静地目睹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幕,月光穿过玻璃,映入那两潭漆黑墨玉般的眼里,分明有一丝雾气萦绕。

    哒哒的脚步声渐远,清脆地回荡在病房外的走廊里,愉悦欢快。

    清晨的集结号响起,顾晓宁睁开双眼,床头整齐摆放着一套崭新的军装,坐起挥了挥疼痛的手臂,换上那套军装,少年人英姿飒爽地离开了病房。

    太阳还未升起,踏着清风,顾晓宁再次站到了郑成玉的面前,天隼队长的眼神里依然平静,看着眼前的顾晓宁朗声道:天隼队新兵顾晓宁归队!

    是!长官!</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