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赖的革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六章 坚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少年,林若青唯有摇头叹息,素手拿着一块沾了消炎药水的棉帕,小心翼翼地替顾晓宁擦拭着手上的伤口。

    手臂被林若青柔软的一只玉手握着,顾晓宁悄悄打量着一脸温柔疼惜的美丽医生,伤口处火辣辣的疼痛一时竟也感觉不到了。

    真的谢谢你,林医生,这一段时间以来总是麻烦你。顾晓宁带着歉意地苦笑,轻轻说道。

    林若青没有抬头,手上的动作不露痕迹地停顿了一下,一边继续擦拭着顾晓宁的伤口,一边开口说道:你要是不想麻烦我的话,好好爱惜自己的身子就是了。

    顾晓宁听她这么说,只有尴尬地笑了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接话了,病房里突然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林若青将顾晓宁手上的伤口处理完毕,又挪了挪椅子,来到床尾,准备处理他脚底的伤口,脚底布满了血泡,脚面上也都被磨破了皮,脚底有些血泡已经破裂开来,往外汩汩淌血,林若青握着棉棒的手臂有些颤抖,顾晓宁整个脚已经面目全非。

    顾晓宁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脚往回缩了缩,美女医生责怪地瞪了他一眼,小手用力地握着顾晓宁的小腿,轻轻地擦拭着脚上的伤口。

    剧烈的疼痛让顾晓宁眉头紧蹙,不时咧嘴吸着凉气,却碍于美女在场,硬生生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口。

    林若青将他两脚都处理完毕,拿了一卷纱布,小心翼翼地将它们裹了起来,叮嘱道:我知道我劝不动你,可还是希望你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说完看了一脸感激地顾晓宁一眼,扭头离开了病房。

    当天隼的队员们列队来到校场的时候,跑道上已经有一个笨重的身影在缓步跑着,太阳都还未升起,他却已经在跑道上挥洒了许久的汗水,看到众人的集结,那个身影稍微加快了一点速度向队伍跑了过来。

    顾晓宁略带腼腆地跟大家笑了笑,众队员也对他回以微笑,看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让大家渐渐接受了自己这个新兵。

    身前立着的姜鹏扭头冲顾晓宁露出满嘴洁白的牙齿,道:不错,好样的!

    顾晓宁对他回了一个感激地微笑,正好看到郑成玉站在了队伍前面。对方也看到了他湿漉漉一身汗渍,不着痕迹地冲着顾晓宁点了点头,开始训话了。

    昨天一天连走带爬地辛苦下来也不过二十五圈而已,因此郑成玉依然没有给顾晓宁安排其他的训练任务,不等大家解散,郑成玉就示意他不用跟大家一起了,顾晓宁拖着沉重地身躯又走上了跑道。

    脚底的疼痛实在难以忍受,顾晓宁索性一边跑一边大叫地给自己鼓劲儿,有时踩到小石子垫到了脚底的伤口更是频频破口大骂,正在接受郑成玉指示的队员们听着远处不时传来的骂声,都不禁露出莞尔笑意。

    连郑成玉这个魔鬼教官的眼角都有了隐隐的笑容,开口说道:好了,我们今天的安排依旧是

    我草!!远处顾晓宁的喊声打断了郑成玉的话。

    哈哈哈哈!!队员们再也憋不住,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

    郑成玉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了声:这小子,还真有意思。

    饶是顾晓宁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又跑五圈下来也吃不消了,脚底火辣辣的疼痛,他能感受到腿上绑着的沙袋已经将他小腿的皮肤也给磨破了,汗水浸入伤口,顾晓宁呲牙咧嘴地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还是往前爬吧!顾晓宁立了一会儿,便伏身趴到了地上,两条手臂撑在跑道上交叉向前挪动,双脚和膝盖一齐用力向前推进,这样一身的重量便同时分散给了四个支点,渐渐习惯之后,顾晓宁发觉这样还轻松不少,而且不仅锻炼腿部的力量,上肢和腹部的力量也同时可以训练得到,只是脸离地太近,自己的呼吸又因为劳累而十分粗重,大把的灰土钻的满鼻子都是。

    身体感觉轻松一些,顾晓宁的速度也稍稍快了起来,虽然姿势不雅,可顾晓宁还是因为自己这个天才的办法有些沾沾自喜,一边用力向前匍伏,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老子是董存瑞,老子是黄继光!老子要去堵抢眼儿!老子要去炸碉堡!

    待到中午时分,顾晓宁惊喜地发现自己已经完成了二十七圈,比昨天一天还要多出两圈来,一天半的时间,已经完成了五十多圈,也就是五十多公里,顾晓宁忽然觉得似乎没有那么困难了。

    心中感觉到愉快,身体上的疲倦和疼痛仿佛也不那么严重了,伸手抹了抹脸上被汗水浸湿的泥土,奋力向前继续爬去。

    好了,歇一会儿吧,先吃点东西!姜鹏不知何时来到了校场,将手里的饭盒搁在地上,伸手将顾晓宁扶了起来。

    顾晓宁站起身来,将脏手胡乱在身上抹了抹,对着姜鹏微微一笑道:多谢姜大哥了!

    姜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看你这么拼命,也不知道去吃饭,快趁热,吃饱才有力气训练。

    顾晓宁肚子早已经咕咕直叫,也不再和他客气,抄起饭盒饿狼似的吃了起来,普普通通的大锅菜吃在嘴里,顾晓宁感觉竟比得上绝世佳肴。

    姜鹏看他吃相狼狈,不禁有些好笑,伸手将腰间水壶解下来递给了正噎得面红耳赤的顾晓宁。顾晓宁接过水壶汩汩灌了几大口,身上疲惫瞬间扫去了大半。

    吃完饭后,顾晓宁没有多休息,和姜鹏聊了几句便又开始他的爬行,爬的过程中顾晓宁也总结出了许多技巧,比如将一千米的距离以校场上某个物体分段,一段一段地去完成,每当累得不行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再坚持这一小段就休息,可是这一小段结束,立刻又告诉自己,下一段很短,顺便完成之后再休息。

    不停地重复着类似的心理暗示,加上不断摸索着让自己更省力的方式,顾晓宁竟然真的感觉轻松了许多,到了傍晚的时候,顾晓宁已经又爬了二十多圈。

    姜鹏又给他带了饭,而且给他自己也打了一份,坐在顾晓宁身旁跟他一起边吃边聊。

    怎么样兄弟,第几圈了?姜鹏问道。

    七十七圈了!顾晓宁声音无力,却透着一股子欣喜,今天的效率要比昨天高太多了。

    姜鹏竖了个个大拇指,道:不错,明天一定可以搞定的。

    顾晓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早,我想今天就完成!

    惊讶地张了张嘴,姜鹏又道:看你小子都快虚脱了,三天的期限,明天还有一天,你着什么急?

    顾晓宁吃完最后一口饭,看着姜鹏笑道:今天就能完成的,干嘛拖到明天,我想早些跟你们一起训练!

    将饭盒交给姜鹏,顾晓宁冲他笑了笑,原地就开始爬了起来。

    姜鹏被这小子这股劲头震惊到了,说道:你小子来两天了,宿舍门都没进过,医院里躺了两晚,今晚不会又被弄过去吧!

    怎么可能!顾晓宁头也不回地向前继续爬了起来。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寂静的操场只剩下顾晓宁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声和重重地喘息声,他开始爬几米远就休息好久,因为身体已经越来越沉重了,方法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顾晓宁此刻已经爬到第八十二圈了,一天的时间比昨天多了几倍,还是在身体有伤的情况下。

    远处一个黑影小跑过来,待跑得近了,顾晓宁才看到原来是姜鹏去而复返,只见他浑身也裹了厚厚一层负重,露出满口白牙对着顾晓宁爽朗一笑道:怕你小子昏倒没人管,我来陪你!说完还用力拍了拍身上的负重。

    姜大哥,谢谢你!可是白天你的训练已经很辛苦了!顾晓宁眼里写满了感激。

    没事,我体力充沛的很!

    于是,跑道上原本孤零零的一个人,此刻变成了两个。

    你还有十八圈,我单手往前爬,而且我身上的负重比你多,看咱们谁先完成!姜鹏始终领先着顾晓宁一个身位,扭头对着顾晓宁说道。

    顾晓宁本来就是少年心性,被他这么一说,好胜心便被勾了出来,咬牙奋力向前面领先自己不多的身影追去。

    还有九圈!姜鹏此刻也有些微微喘息,他本可以将身后少年远远甩开的,可是他却始终只是保持着速度,领先身后的顾晓宁一个身位。

    顾晓宁此刻脑海里只剩下麻木地向前的意识,哪能想到姜鹏这一点小小的善意伎俩,只是不停地对自己说:就快了!就快追上他了!

    还有两圈了,你还行不行!姜鹏不时回头和身后眼神已经有些呆滞的少年说着话。

    开,开什么玩笑,马上马上追到你!顾晓宁依旧不服输地说道。

    嘴上虽然强硬,可是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说完这一句,顾晓宁趴在地上再无动静。

    兄弟?又晕了?姜鹏停下来,拿腿蹬了蹬顾晓宁的手臂,见他没有反应,又说道:看来又得送你去医务室!

    正要起身,后面伏在地上的顾晓宁忽然开口道:继续!还有两圈!</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