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王大人别傲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俗不可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仿若置身云端,柔软舒适,头部的痛感慢慢舒缓,腹中似吃撑了一般出现饱涨感,又渐渐消失。

    一定是在做梦,原来死去并没有那么痛苦,反而挺舒服的。我要不要睁开眼睛呢?万一四周都是狰狞恐怖的鬼差和幽灵,咳咳,再闭会吧。

    擅长做鸵鸟状自欺欺人的蔡多多真的在那里躺了半天。

    直到听到有人说话。纷乱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老大,这个女的穿得好奇怪啊,不过长得倒是不错,要不弄回去给您做压寨夫人!

    哈哈哈,言之有理,行!抬回去!

    话音一落,蔡多多就感觉到自己被七手八脚地抬了起来,再也没法回避了,慢慢睁开一条缝,那一瞬如雷击胸膛,震惊不已。

    天蓝山青水秀,行在前头的几个魁梧的男人穿着古装,提着大刀,被男人抓住抬起的身体传来痛感。

    这一切的一切,都按照狗血的网络穿越剧情走着。

    我,蔡多多,穿越了!

    吼吼吼!接下来,我就可以发挥我超常的智慧,现代的科学技术,文化水平,舞蹈歌曲,经商才能,肆意地碾压你们!最后,我将和一个帅得掉渣的男人结婚,一步步走上至高的位置,权倾天下!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不过,要怎么摆脱这些山贼呢?

    没有帅哥出来解救我,那,我会不会有武功什么的,试试,气沉丹田,别说,还真有一股隐隐的沉闷感,接下来呢,我轰!

    只见蔡多多双手腕部靠拢,朝外发掌。

    那十余人一瞬间似被抽去了浑身的气力,纷纷倒地不起。

    啊哈哈!我蔡多多居然还有绝世武功,随便一轰,就倒下那么多壮汉。

    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不可思议,余光扫到旁边有颗大树,摆好姿势准备再轰击树干试试威力。

    我,轰!!!

    除了风声,再无别的动静。

    我,再轰!!!

    树上飘下来一片落叶,兜兜转转,停在多多的头上。多多还保持扎着马步,双手腕部靠拢,朝树干方向发掌的姿势。

    这不科学!!说好的绝世武功呢,这就失效了,是一次性的么?

    沮丧着脸的多多终于回到现实,刚才大概是凑巧,谁知道这些山贼得罪谁了呢。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绝世武功,赶紧跑路才是正经,不然再遇到一波山贼,老娘真的要英勇就义了。

    跑了几步,又回来打量起横七竖八躺着的山贼。

    借点钱花花啊!话音一落,蔡多多就挨个搜起身来。

    山贼就是山贼,身上的财物贼多,估计刚刚抢了一票。她蔡多多这也算是打击恶势力,收回不法财物,师出有名!

    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把金银珠宝用外套裹起来,打成包袱状。

    看着自己里面穿着的紧身毛衣,贴身牛仔,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多多想了一下,又开始扒起山贼里大哥的衣服。他的衣服看着最贵最好看,嘻嘻

    穿戴完毕,虽说有些宽大,好在她是1米七的身材,差不多也能撑起来。

    这个时候多多才发现贼大哥手上戴着一个骷髅戒指,一闪一闪,发出紫色的光。酷爱紫色的多多对此萌物抵抗力为零。马上就捋下来戴自己手上,说来也奇怪,她的手指比贼大哥的纤细几个号,戴着居然也大小正好。真是越看越喜欢!

    背起沉重的包袱,正准备走的时候,居然看到了自己那可亲可爱可人的黑色行李箱!

    飞奔过去,一阵抚摸,老娘前世所有值钱的家当都在这里了啊,这个箱子就是我的宝库啊,任何一件拿出来都闪瞎古人的狗眼啊!!

    一个大包财物太招贼,就把一些大部分都装进箱子里,指纹关锁。拉起行李箱走起来,天黑前要找到店家投宿,不然就要露宿街头了。

    魔王大人,就是这个女人。苍老的声音,却很有威严。他是魔王大人的卜师。头戴长尖黑色帽,帽子压得极低,看不清表情,身着深红色宽袍,暗金纹饰锁边,那干枯的手上执一个水晶球,里面正是蔡多多拉着行李箱的画面。

    俗气,俗不可耐!看了整个过程的魔王不耐烦地一挥,那水晶球就仿佛断电一般,没了影像。

    卜师收回水晶球,躬身劝说:虽然此女略有不合规矩的举动,不过五官端正,且是天命储王之母。赤焰一族虎视眈眈,必须将天命王后安全护至

    行了行了,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别说了,本王会照拂她。话音刚落,那酷黑高大的背影就不见了踪影。

    沿着大路走,很快就见到了行人,蔡多多心里安心多了。只要随着人流,一定能找到投宿处。

    对不起,对不起,等我赚了工钱,一定还给您,再宽限我些日子吧!

    等你赚了工钱,老子都进了土了!今天还不出来老子就把你卖给香梦院里去干活。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

    好奇心促使蔡多多跑过去凑热闹。那跪地求饶的女孩看着才145岁的样子,穿着薄薄的衣衫,明显短了一截,看着惹人心疼。摸了摸包袱,站了出来。

    她欠你多少钱,我还!

    逼债的那位扭头看过来,一个清秀的公子哥,猥琐地笑笑,丫头你看,都不用去香梦院,这会就有公子哥看上你了!

    刻意把声音弄粗的蔡多多看不惯女孩子受欺负,言语上的侮辱也不行。上前一步扶起丫头,轻声问她欠了多少钱?

    七十金。丫头小声回道。公子若帮小花还清债务,小花愿意一辈子给公子做牛做马报答您!说着膝盖一软又要跪下来。

    连忙扶住丫头,蔡多多对古人动不动下跪真是深感头疼,不过更头疼的是,七十金是多少?完全没概念啊。

    这边蔡多多正在纠结怎么付钱,那边债主看着以为公子哥还是不愿意替丫头还钱,拖过丫头就作势要走。

    等一下,我买丫头可要会算账的,考她一考,能做算术就付钱。说着她从包袱里摸出一个银元宝,问道:丫头这是多少?

    公子,这是50金。丫头回答。

    离七十金还差多少金?要怎么补齐?

    还差二十金,再加两颗银板子就补足了。

    嗖噶!老娘终于整明白了!外人看来对丫头深感满意的公子哥从包袱里又摸出两个银板子,债主不等她说话就夺了过去,深怕她反悔似的。

    小花是么?以后你就做我的丫头吧。

    小花又要跪下叩谢,多多忙把行李箱给她,赶紧拿着,还要赶路呢!天黑前要找到住处。

    是是!小花拖着行李箱快步跟上。

    后面一个白色身影在树冠之间跳跃,也悄悄随后跟上了。</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