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王大人别傲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章 吃,我叫你吃!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蔡多多彻底傻眼了,说好的和白马王子共进午餐呢?怎么变成了引狼入室?跟这头大笨牛吃饭,肯定要消化不良了。

    魔罗幽胤见她在门口踟蹰,双手不能抚摸着门板,就是不肯走,心下浮起一股不耐烦,大步过去扯过她的手。

    手心传来温热的触碰,五根手指尽数被包覆。多多心里一愣神,下意识就看了过去,只看到魔罗幽胤高挺的鼻梁和刀刻般分明的线条。暗暗琢磨,要是他不使坏,作为一个陪着用膳的男伴还是相当够资格的,就当是包了个明星吃饭,这么一想,她心里又happy起来了。

    拉着没走两步,楼道里吱呀吱呀作响,上来一个手托衣盘的小厮。衣衫整洁,行止端正,倒有些不羁的气质,行至兰字上房,敲了两下门,恭声道:国师大人,衣衫送来了。

    进来吧。

    魔罗幽胤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又拉起多多往前走去。

    听到这个声音,蔡多多都要吐血了,好死不死的,独独漏了一个兰字上房,还偏偏就是白马王子的住处。居然还是一个国师,国师耶,听着这个职位就牛逼得不得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节奏。要是没有刚刚的乌龙,现在老娘已经在和国师推杯换盏了,日后不能做对鸳鸯举案齐眉,也能做个朋友并肩作战啊。

    亏,简直是亏到奶奶家了。

    那个,胤多多寻思着把魔罗幽胤骗回去,再去叫小花来请耶律冥,太机智了。我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要不,我明日再摆一桌来叫你。

    魔罗幽胤一听,顿时眉头皱了起来。他也不是没听过卜师提起,王族的女人怀孕期间是有各种不适,特别是胎儿消耗精气量大,对母体的元神损耗严重,好几个甚至年纪轻轻的就因妊娠期元神流失太多而早逝。

    可是,这也是等魔胎成形后的事了,约莫也五月份大了,这才第几天啊,难道正如卜师所言,这孩子是超能力者,所以早早地就开始消耗母体了。那就说得通了。

    多多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眉头深锁,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眼神又在腹部逗留了一会,瞬间似醍醐灌顶,脑洞大开。你妹夫,这丫不会觉得自己来姨妈了吧。

    身体不舒服就是平时吃得不好,所以营养不良,都到了用膳的时间了,再不适也要吃,何况,我也饿了。魔罗幽胤扯着多多往房间去,懊恼不已,照顾孕妇真麻烦,吃个饭都要督促。

    吃,吃,吃,就知道吃,老娘都说了不适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分寸了啊,非要把我的泡王子计划搅黄,你丫饿是吧,吃,我让你吃!

    咬牙切齿,愤愤地大步跟上,一会就到了竹字房。饭菜香携着竹子的清香,分外馋人。

    小花立在门边,听见动静迎了上来,一看来的是魔罗幽胤,十分奇怪地看向蔡多多,小姐?

    待会跟你细说,先吃饭。多多走过小花身旁轻声道。

    菜满满上了一桌,多多却一点提不起胃口。倒是魔罗幽胤修养很好的一口又一口细嚼慢咽起来。帅哥就是帅哥,饮酒吃菜都觉得是一种行为艺术,多多干脆就看着他吃,秀色可餐嘛。

    没人告诉你,吃饭的时候不要一直盯着别人看吗?魔罗幽胤冷冷开口。

    这个蔡多多,喜欢他也不要一直看着他啊,什么是矜持,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懂吗,这种女人,怎么会被选作命定王后的。看来有必要,去敲打敲打那些成天没事干,琢磨下一任命定王后人选的老东西们。除了外貌,拜托脑子也跟上。

    多多看着魔罗幽胤在享受着她提供的美酒佳肴的同时,还不忘顺便数落她几句。心间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抓起一只肥得流油的鸡腿,狠狠咬了一口,就当是在咬某只。

    吃吧,吃吧,这边的吃食卫生不卫生还两说呢,吃过了搞不好还拉肚子呢!

    想到此处,多多倒是想起箱子里还有些个排毒治便秘的药水。瞄了一眼魔罗幽胤俊美无双脸庞,心底窃窃笑起来。

    小花,伺候魔罗公子吃好,我去后间披件薄衫,有些凉了。说罢扭着小翘臀往藏着行李箱的柜子走去。

    十分钟畅通无比,肠子通,人轻松。就是这个,嘿嘿,管吃管喝还管通肠,我蔡多多的待客之道的确周到。

    暗暗表扬了自己一番,又随手披好一条白色披肩,将药水捏在左手掌心,徐徐步出。

    魔罗幽胤听到动静抬眼看去,轻衣款款,容颜娇羞,若她安静在一处,倒也是顶尖的美人。将杯中酒饮尽,不去看她了,只不过是一个替他传宗接代的女人而已。

    多多从小花手里拿过酒壶,悄悄将药液倒入,白净的手腕转动,匀了两下,轻启红唇,胤,你我相遇就是前世修来的福份,今日痛快畅饮,日后我蔡多多还要拜托你照顾提点了。

    将杯中酒甄满,多多挤出一个温柔的笑,劝道:胤,多喝些,别客气。千万别跟我客气,往死里喝。

    你怎的不喝。魔罗幽胤冷眼看了满着的酒杯,挑眉不悦道。

    多多先前在后间就想好了说词,此时更是奥斯卡影后附身,神态娇羞,欲言又止,身子不爽,没法陪着魔罗公子尽兴,?原是多多不好。

    没事,肚子不舒服就直接告诉我,酒是确实不能沾了,你吃菜就好了。一边喝了酒,一边琢磨,看她这个做派,难道卜师另外派了人将怀孕的事告知了她。

    多多感叹他倒是挺绅士的,知道她身体不适就不再强求,不过,对女儿家的事如此了然,就不是撒好东西。

    魔罗幽胤顾自一杯接着一杯,心里有事倒也没发觉味道有区别。

    刚才在楼道的时候,他就发出了跟踪波,对兰字上房的那位进行了定位。只要国师一出房间,就能感应到。

    因为一刻钟前,就收到了卜师发的信号波,今夜国师要与人私会,事关重大。

    看来赤焰一族终究是耐不住寂寞了,九百年,算起来是很久很久了。不过,再怎么蹦跶,也依旧在本王的掌控下。多少九百年,只要魔王不朽,这一族也只能俯首称臣。

    魔戒闪过一丝红光,跟踪波有了异动。</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