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王大人别傲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八章 救命之恩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魔罗幽胤只立在那里,一身酷黑的长袍被风鼓起,襟袖如墨,领口高立,复杂的烫金纹饰彰显着他在这片大陆独一无二的至尊地位。

    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出来跟我斗?冷哼一声,湛蓝的眸子懒懒抬眼看着白衣蒙面男子。

    主上,您千万别被他激怒,我们会保护您,您是我们的希望。一个看似领头的黑衣束腰男子沉声对身后的白衣男子说道。眼神一热,紧了紧手中的长剑,高声呼喊:兄弟们,为了主上,为了族人,杀!

    一声令下,上百黑衣人提剑飞起,置半空中呈一把巨型长剑,周身包围了浓郁的杀气,冲着魔罗幽胤破空而去。

    他却只微微开口吐出四个字,乌合之众。抬手祭出一只金色手杖,嘴里念了一句咒语后大吼一声:破!

    金色手杖发出强烈的冲击波,将剑阵生生翻折过去,天空如下了一场人雨,噼里啪啦掉了一地的黑衣人。前面的几排黑衣人受伤最重,纷纷口吐鲜血,一命呜呼了。后面的一些也纷纷倒地不起,再无力为他们的主上护驾。

    若你没有魔杖,若我没有被废弃功力,你可否还能这么强势?白衣男子很镇定地开口,仿佛死伤的是无关紧要的人员。眼角瞥到来福客栈的门口,有个女子正从结界出来。他心中一动,生出一计,轻轻一笑就扯去面巾,露出了倾国倾城的容颜。

    哦,我道是谁,大白天的喜欢遮遮掩掩,原来是我们伟大的国师啊。魔罗幽胤惊讶平时那面巾遮掩的默契,今日却不再用,难道是垂死,也不再避讳了?十分有趣。

    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必说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我并无不臣之心,望王明鉴。耶律冥单膝跪下,如神祗般的墨绿眸子涌上丝丝哀怨,望着高高在上的魔罗幽胤。

    要不是刚刚那些尸体还热乎地躺在地上,魔罗幽胤真的要以为自己冤枉了忠诚的国师。演戏,可以。这么蹩脚的戏,没法看啊。耶律冥,魔杖是本王的,因为本王驾驭得了它。你是本王的子民,本王要废你功力,要对你强势,要杀了你,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本王高兴。

    蔡多多刚一出客栈就听到了魔罗幽胤对耶律冥放的狠话,心中吃惊不小,捂着嘴巴,瞪大眼睛,大气不敢出。

    一个王,一个国师。一个狠毒,一个愚忠。

    她的白马王子怎么会这么笨,君王暴戾,为何还要死忠。不行,她一定要救下耶律冥,有了救命恩人这层关系,往二垒,三垒,全垒打发展才更加顺畅。呸呸,这个时候还能有空想这些美事,还是赶紧想办法救他吧。

    可是,魔罗幽胤这头大笨牛法力更高强的样子,要怎么破解呢。

    正思索着,从魔罗幽胤袍角那个角度,射出一道黑得发亮的光束,直直打向蔡多多的肚腹。

    多多感应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了,只下意识将眼睛闭上了。

    砰——

    一声击在肉体上的巨响,多多怀里多了一个晶莹剔透,倾国倾城的美男子,只是那唇边的鲜血和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的虚弱更加明显。

    耶律公子,你没事吧?多多觉得心被撕裂了,原本想救他的,可是却害他救了自己受了重伤。

    紧紧抱住耶律冥,狠狠瞪着魔罗幽胤,要杀的话,一起杀了吧,有了美男陪葬,这一世也不是白来。

    你放开他,跟我回魔宫。

    不,什么魔宫,我不去。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想伤害他,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多多冷冷看着魔罗幽胤。

    魔罗幽胤抬手拍了拍耳朵,像是要把沾染的脏东西拂去。你可不能死,你还得给我生儿子。

    你个下作的色牛,我才不要给你生儿子,要生也是跟,跟,跟好人生!说完,多多耳朵尖又染了一抹可疑的粉红。

    哦?不跟我生?那他就更不能活了。不冷不淡的语气,却在触及多多抱着耶律冥瞪他那副决绝的画面时,破功,杀戮味起。

    手心祭出金杖,那金色的魔光似饱含愤怒之色,多多也觉出了空气中酸酸的醋味裹携的杀气。

    如果我跟你走,去那个什么魔宫,你能保证耶律公子安全无虞吗?多多直视魔罗幽胤湛蓝的眼睛。

    好,我会留着他的命,不过,他能活多久,就看你的表现了。魔罗幽胤收回金杖,不单单是觉得游戏更加有趣,还因为腹中翻江倒海,疼痛难忍,急需解放一下。

    强忍住表情不变,设了一个结界在蔡多多和耶律冥身上,傍晚启程。说完消失在原地,去菊字上房办大事去了。

    这个结界和刚刚的不同,除了设结者谁也开不了。多多虽是凡人也无法出去了,安静下来查看耶律冥的伤势。

    多多,为了我,不值得,等王过来,我自去请死。耶律冥的美眸浸水,眉心微蹙,轻轻咳嗽两声嘴角又溢出血来。

    多多声泪俱下,紧紧抱着耶律冥,从来没有人对我那么好,给我买衣服,为我挡凶险,还准备牺牲自己。我多多不是不知好歹的女人。你能为我拼命,我也能为你两肋插刀。

    想了想,附耳过去,你尽管顾好身体,其它的先不管。

    不,我不能让一个女人来替我受罪,这样苟且偷生,不如以死谢罪。耶律冥眸子里的流光消失,黯然失色,那样的颓废不是装出来的。

    多多的白马王子受伤了,多多的心也跟着沦落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耶律公子,你要努力,总有一天,你能取而代之!多多紧紧盯着耶律冥,鼓励他。

    取而代之耶律冥回看蔡多多,若有所思,多多,你可愿意等我?

    虽然心里懵懂地觉得耶律冥在表白,还是害羞了一下,低声,却很坚定我会等你强大。</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