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无敌,个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上路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衣女子在被杨瑞这么一搅和后,也是匆匆忙忙的做了些诊断,然后便走出了屋,一脸的不爽,对着站在门外的幽月说道,“你朋友的病,我真无能为力,可能我师父有办法,但他现在是当朝的太医,所以难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幽月听了这话,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说的太医,是住在宫里为皇帝看病的太医嘛?”

    “当然是,天下难道还有第二种太医!”

    幽月点下了头,“那我们这些平民就是没办法了,不知道馆主还认识其他医术高明的大夫嘛?”

    白衣女子耸耸肩,“没有,我觉的我的医术不算差,但你朋友这病,可不是普通的疾病,这可能牵扯到医学见识的问题,所有只能找那些见识广博的名医,我师父就是其中之一,姑娘要是真想去,我可以为你写推荐信,但我实在是好奇,姑娘到底和这个男子是什么关系,如此不遗余力的照顾!”

    “这~~,他是我在路边捡到的,和我没多大的关系!”幽月说着,用粗胖的手撩弄起了自己的头发,脸也红了起来。

    白衣女子一看她的反应,便知道了缘由,“姐姐,按年纪我应该叫你一声姐姐,我年纪不大,但见识也算广博,本来你们之间的事,我不该说什么,但同为女子,有些话,我还是想告诉你,刚刚他说的那些话,你应该也听到了吧,这样的男人他是不会爱上你的,他有着男人的通病,你这样做值得嘛?”

    幽月虽然知道可能结果不会是自己想的,但自己还是想帮助杨瑞,“我只是希望救他命,情啊爱啊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白衣女子看着幽月,视乎看到了以前自己被男人骗的影子,便叹了一口气,还是给她写了一封推荐信,“诺,你带着这封信去国都,找太医赵信,我师父为人谦和,应该会帮你们的!”

    幽月拜谢,“多谢馆主大人,我叫幽月,不知馆主芳名!”

    “徐欣妍!”

    ………………………………

    待送走徐欣妍后,幽月回到屋中看着又睡过去的杨瑞,发愁了起来,“此去国都路途遥远,盘缠不知道够不够呢,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啊?”

    到了晚上,杨瑞醒过来吃饭的时候,幽月也没有给杨瑞说这档子事,怕他担心!

    幽月一个人坐在湖边,看着月色,有感而发,吟起诗来,

    黄昏雨落一池秋,晚来风向万古愁。

    不厌浮生唯是梦,缘求半世但无俦。

    就在幽月犹豫的这几天,杨瑞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整日的昏睡,幽月眼见如此,便觉的不能再犹豫了,便去集市上买了一辆小推车,即日启程,推着杨瑞向国都出发。

    杨瑞在感觉自己坐在什么东西上,东摇西晃的,便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坐在一个小推车上,而后面,幽月正用她那庞大而又有力的身体,推着他走,

    “喂~~幽月妹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幽月见杨瑞醒了,赶紧拿了个馒头给杨瑞,说道,“吃点东西吧,你已经睡了两天了,我就怕你睡死了过去,不能吃东西,那到时候,你不是病死,而是会饿死啊!”

    杨瑞摇摇头,很是抗拒送到嘴里的馒头,说道,“我不饿啊,我一点不也饿,我看你满身大汗的,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幽月理了理凌乱的头,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我们……我们去国都,去找太医啊,太医能救你的命!”

    杨瑞一听苦笑到,“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傻啊,人家太医会给我们看病嘛,你这是哪来的突发奇想啊……”

    幽月拿出了信,说道,“这是镇上医生写的推荐信,所以不用怕,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喂,杨瑞,你别又睡了啊,喂~~”

    幽月看着杨瑞又睡了过去,没办法,只能推着他,加紧赶路。

    杨瑞在颠簸中,嘴里呢喃的说着,“谢谢,谢谢你!”

    但这些话,幽月并没有听到。

    就这样幽月带着杨瑞走了大概5、6天的样子,由于推着杨瑞,所以行路十分缓慢,算了算,以这个速度,起码还得一个月才能到国都呢!

    这天,幽月到了一个小镇上,在街上,她推着带着杨瑞的小车,这让街上的人都驻足观看了起来,一个女胖子推着一个死人,真的是很显眼。

    幽月对围观群众的嘲笑,倒是视若不见,她视乎早有料到会如此,亦或是从小就如此,也习惯了。

    到了一间小旅馆后,幽月走到前台,想住个店,“老板,我住店!”

    老板看了看眼前的胖女人,又看了看躺在推车上的杨瑞,摇摇头说道,“这~~姑娘,你这推车上的可是个死人??”

    幽月连忙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他只是昏迷而已,请老板勿疑!”

    这时候,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拿了个八卦旗,站在外面一直看着昏迷的杨瑞,幽月见了,走了回去,“这位道长,你在干嘛?”

    道士见了幽月,抱了个拳,说道,“姑娘,这位小哥是……?”

    “哦,他是我朋友,受了伤,怎么,道长你认识此人?”

    道士摸了摸胡子,说道,“恩,他应该是杨瑞兄弟吧,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但他到底是受了什么伤,面色如此的难看!”

    幽月见是杨瑞的熟人,便行了个礼,虽然胖子行礼有些难看。

    “我正想带他去国都看病呢,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幽月叹了口气,感觉生活很是艰难。

    道士点点头,笑了笑,看出这胖妞和杨瑞关系的不一般,便说道,“贫道能否给看一看!”

    “请~”

    道士上去摸了摸杨瑞的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这是凝血神掌啊!”

    幽月一听,挠挠头,不太明白,“凝血神掌??”

    “恩,可这~~30年前,冥火宫在围攻之下已经解散了啊,奇怪?你知道,这可是30年前让江湖上闻风丧胆,冥火宫主人幽泉老怪的成名绝技,凝血神掌!”

    幽月听得一愣一愣的,感觉又听不懂,“那可有办法解??”

    “恩~这个办法嘛?”

    就在两人商讨之际,一队士兵跑了过来,将那道士邦了起来,“臭道士,你可知道,朝廷禁令,不准道士看病施药,走,带你去吃牢饭!”

    道士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带走了,临走时,对着幽月喊到,“姑娘,我叫卫言,你去武当找我师父,他老人家有办法,有办法……办法……法!”

    就这样幽月一脸懵逼的看着卫言被官兵抓走了,整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武当?找他师父?他师父是谁啊?这……那现在到底是去国都还是去武当啊,哎呀,好混乱啊……”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