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无敌,个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武当三清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旅馆呆了一天后,幽月打听了一下武当的位置,然后对比了一下去国都的路程和去武当的路程,“恩,看来去武当要近一点,而且那道长,既然知道杨大哥的病因,应该去武当比较妥当吧!恩,那就去武当!”

    幽月看着日渐消瘦的杨瑞,觉得已经不能再等了,杨瑞已经6天没吃东西了,幽月怕再拖,杨瑞得饿死,便连夜立刻启程去武当。

    …………………………

    这一路上,幽月带着不醒人事的杨瑞,可谓是吃尽了苦头。总算带着杨瑞到达了武当山,此时的杨瑞已经20天没吃喝了,幽月感觉他快挂了,所以一路没命似的奔跑,本来20天的路程,用了14天边到了武当山。

    幽月背着杨瑞,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带着他爬上了武当山,用力的敲着山门,“开门啊~~开门~~”

    待门打开了时,幽月已经累的昏倒在了山门口。

    “咦~~怎么有两个人呢?“开门的道童,见有两人躺在门口,便上前查看,”两位施主,施主??师傅,不好啦,有人在我们山门口碰瓷啦!”见两人不醒,道童连忙找人来帮忙!

    清闲道人、清冥道人和清逸道人,三人围着杨瑞,神色有些凝重。

    清闲道人皱着眉头对清冥道人说道,“掌门师兄,你看着小子中的可是那凝血神掌!”

    清冥点点头,叹了口气,“恩,应该是了,不然这世上哪还会有如此的症状呢!”

    清逸道人摇摇头说道,“掌门师兄,这种情况也不能急着定论啊,我就是想不明白,这小子居然还活着,我看他内息浑厚异常,不在你我之下啊,试想这种年纪练了什么功,能有如此的内力修为?”

    “恩,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难道幽泉又冲出江湖了?恩~~无论是不是幽泉,世上有人会这门邪功,那江湖恐怕不会太平了,哎,眼下真是多事之秋啊!”清冥点点头,叹息道,“两位师兄,可有解救之法啊??”

    清逸和清闲两位道人都各自耸肩和摇头。

    清冥看着昏迷的杨瑞,说道,“恩~现在反正也没有解这凝血掌毒的办法,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内功方面,清逸师弟练的是归一功,清闲师弟练的是阴阳诀,我练得是仙天功,所以就清毒洗气方面还得劳烦清闲师弟帮忙为这小子用阴阳诀内功治疗,我和清衣师弟,练些上好的解毒补血,强身健体的丹药,我们几个人循序渐进吧!”

    清逸和清闲拱手作揖,“谨听掌门师兄安排!”

    就在武当的几个老道商量对策的时候,幽月闯了进来,进来的时候神色有些激动,但见三位道长都在的时候,便收住了情绪,看了看躺在那边的杨瑞,问道,“三位道长,可有办法救救杨大哥?”

    清冥看着进来的幽月,眉头皱了皱,视乎觉察到了什么,说道,“哦,姑娘你醒了啊,放心,施主在我们这,并没有性命之忧,但他受伤严重,贫道们也在想办法呢,请姑娘你稍安勿躁!”

    幽月一听杨瑞并没有性命之忧,便松了一口气,“那有劳三位道长了,多谢!”

    清闲此时也走了出来,眼中也泛着和清冥一样的神色,问道,“姑娘是哪里人?这位小兄弟又是如何受伤的?”

    幽月指了指自己,“我吗?我只是个郑州边界小镇的乡下人,至于杨大哥怎么受伤的,我也不太清楚,我问过他,他视乎也不知道,他好像对那段时间失忆了。”

    “哦,我看姑娘不像是普通人啊!”说着,清逸道长,一个健步,掌中生风向幽月袭来。

    幽月大叫一声,吓的跌倒在地,这时候清逸收了手,三个老道面面相觑,“难道搞错了?”

    幽月躺在地上哭了起来,“唔~~想不到我如花似玉,你们几个老道垂涎我美色,竟然想要对我下手!唔~~”

    被幽月这么一说,三个老道一脸的尴尬,不知道如何是好。

    清逸率先陪着笑脸,将幽月那肥胖的身体扶了起来,说道,“姑娘,贫道看走眼了,请见谅,见谅!”

    随后便叫人将幽月扶下去休息了。

    清冥摸了摸胡子,看着被带走的幽月的背影,说道,“师弟啊,这姑娘练的应该是天蚕功啊,为什么感觉她体内又全无内力呢!”

    “是啊,不明白!”清逸摇摇头说道。

    清闲笑了笑,“呵呵,我看这姑娘很是纯真,没有什么心机,两位师兄就别多疑啦!”

    “恩,希望如此吧~~”

    …………………………

    这天,幽月一个人,站在武当山顶,看着渐渐升起来的太阳,面对如此的美景,诗意大发。

    武当山,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好诗,好诗啊!”清冥道长拍着手,走了过来。

    幽月行了个礼,“道长!”

    清冥道长穿着一身璇玑道衣,满头白发,手中浮尘,走路生风,让人看了不由的感叹道,

    鹤目龟趺多秀气,

    落落龙骧生虎风。

    幽月看着走来的清冥道长,暗暗称奇,不愧是武当掌门,真是生的仙风道骨,活像是那九重天外的神仙!

    “姑娘好采啊,这几句诗,将我武当山描绘的甚是雄伟啊,好诗,好诗!”

    “道长客气,不知我杨大哥醒来没有?”幽月粗略一算,来了也有7天时间了,不知道杨瑞现在情况如何。

    “施主已无大碍,我师弟每日给他用阴阳诀调养,加上我等练的丹药,从这几天的情况推断,施主应该很快会醒来,关键是施主也是个绝世高手,内力之深厚,以他的年纪可以用旷古烁今来形容,正因为如此~~~哎~~”清冥说道此处,不由得叹了口气。

    “如何??道长忧虑的是什么??”幽月对这说了一半的话,很是好奇。

    清冥道长,挥了挥浮尘,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想想能伤他的人,是不是更加的可怕?”

    幽月听的道理是明白,但对武林之事,一概不知,所以不知道怎么说,“我对武林之事所知甚少,只希望杨大哥能醒过来,我便心满意足够!”

    “啊哈哈哈,姑娘能独自带着杨施主前来,着实令人佩服啊,世间的情爱大抵如此,”清幽说着,若有所思的吟起诗来,

    一颦一笑一伤悲,一生痴迷一世醉。

    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

    “贫道很是羡慕那小子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