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中的阳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七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场的人皆冒出难解的表情。

    由于宿舍有门禁,因为怕赶不上门禁时间,所以本来打算出去外面吃饭的南真纪,也只能望而止步,打了个折扣——草草地在食堂解决了晚饭,然后到学校里到处逛逛。

    今天的天空像是被一层黑纱罩住,阴沉沉令人压抑,月亮也躲在云层之后看,黑漆漆的大地此刻靠的是灯光来点亮。

    坐在篮球场的观众席上,南真纪感受着凉风,呆呆地望着在晚上仍然热衷于篮球的热血少年们。因为有灯光,所以篮球场所以人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得一清一楚。

    当看到在对面坐下的迟云彻时,南真纪暗道没出去吃晚饭还真是对了。但看到随后在迟云彻身旁坐下的莫胜阳时,眉头又打起死结。

    就算是好朋友,有必要一整天都缠在一起吗?

    闷闷地坐在原位,南真纪死盯着对面的两人。那两人静静地谈了一会儿话,然后气氛似乎越来越僵,最后是冷着脸的莫胜阳先行离开。

    哎,不容易耶!据她所知,莫胜阳是一个永远摆着笑容开朗的人,sun是什么能奈把他气走啊?

    而且,sun似乎心情很不好。

    一阵轻风落坐在他的身旁。他僵了很久,才想起转头去看那人是谁。

    真纪?他的声音依旧这般美妙。

    sun,心情很dan吗?南真纪望着前方,淡淡开口。

    你不是说过吗?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忽然回头,刚好一阵风吹过,扬起她长长的头发,拂着她调皮的笑意。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迟云彻的心像是被埋下一颗种子,原本死寂的土地被一棵绿苗打破了束缚般,忽然又恢复跳动了。

    那时候,也是她陪在他身边啊

    真纪该怎么办才好呢?我很想放开一切,却放不下一个人。迟云彻找到她的目光,我不想伤害别人,却因为我的存在,伤害了许多无辜的人。

    南真纪眨眨眼,伤害人?怎么伤害的?sun,至少对于我来说,你的存在,绝不是伤害。是光,黑暗中照亮她的光。

    是吗?他喃喃,但如果不是我的存在看,事情也不会那么难解决了。

    sun南真纪看着他,感觉心情有些难过。

    真纪,我他的话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他接起电话:喂?

    一阵沉默,迟云彻的脸色越变越难看。我知道了,我马上去!他万分紧急地起身,犹豫地看了一眼南真纪,又匆匆离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南真纪望着他渐行渐院的背影,不禁嘀咕。

    难不成是女朋友?

    她的心咯噔一声,顿时沉入谷底。

    搭上计程车,迟云彻清撤的脸上是挡不住德尔担忧。刚刚医院又打电话来了,说他的母亲状况不太好他话还没听完便挂掉电话赶来了。妈妈又怎么了吗?

    思及此,他的额际冒出冷汗。

    终于到了医院门口,扔下兜里的钱他便跑出去。却意外瞥到尾随而来的南真纪:真纪?!

    被发现了?从另一辆车下来的真纪尴尬的笑笑。暗骂自己一着急便忘了门禁的事。

    紧急当前,迟云彻也顾不上她了。熟门熟络地走进医院,来到他踏过千百遍的病房门前。

    南真纪跟着他,看着他严肃的神情,不敢轻易开口。

    sun到这里干什么呢?

    病房里传来一阵哭喊声。她心一惊,看向她身前的迟云彻。他握住门把的手颤了一下,之后果断的打开门。

    因为门的声响,病房内的人皆停下动作,与门外的人面面相觑。

    南真纪吃惊的瞪大眼。

    房内一共有4个人。两男两女,一名坐在病房上的中年女人死缠着一名中年男子的衣袖,另一名中年女人和一名年轻男孩站在一旁,似在劝说那名病床上的中年女人。

    令南真纪吃惊的是——那名年经男孩竟是莫胜阳!同样没料到她会才出现,莫胜阳也愣在当场。

    小彻坐在病床上的迟夫人首先反应过来,,对站在房门外的迟云彻弱弱地一笑:快来,你看!你爸爸终于来看我了!

    迟云彻难解地望了眼为难的莫先生,走进迟夫人床边,声音抑郁:妈,快放手他不是我爸爸。

    闻言,莫氏夫妻皆露出震惊的表情。莫胜阳看了看众人的表情看,有些迷茫:什么意思?

    门外的南真纪很识相地躲在墙边不让人看见,但脑中的疑惑却让她如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说过了,她特强大的弱点,就是好奇心太重了。有什么令她疑惑却不知其所解的情况最令她痛苦了,因为她很想知道真相为何却又不知

    你说什么?!就像猫被踩中了尾巴,迟夫人一声尖叫,松开纠缠莫先生的手,转而向迟云彻进攻。你在胡说什么?!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可能你的父亲是谁而我不知道,啊?!</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