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中的阳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外偷看的南真纪清楚的看到迟夫人长长的手指甲折磨着迟云彻纤细的手臂,不禁抓狂:我说夫人,就算你是sun的妈妈,也不能这样对待sun吧!手放开!手放开!她的眼死死地盯住迟夫人的手。

    迟夫人自然没察觉到着记眼刀,看着迟云彻的脸,一抹惶恐加上愤怒不安1使她美丽的脸庞变得扭曲: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莫氏夫妇也搞不太清楚情况。而莫胜阳便更是状况外了。

    莫先生,莫太太,我们出去谈一下吧。扯下母亲的手,迟云彻垂下头,令人看不清表情。

    然后莫氏夫妇便随着迟云彻出去了,迟夫人也在随后进来的医生打下的镇定剂中睡下了,留下莫胜阳与南真纪大眼瞪小眼。

    这似乎是很尴尬的局面。

    先开口的是莫胜阳。

    南学妹,我们去医院旁边的咖啡厅坐坐怎么样?他笑得灿烂,露出一口的白牙

    结果他们只是去那里买了两杯咖啡,然后又走了回来。回来的路上,南真纪忽然忆起早已过了门禁时间,赶忙打电话给焦滴滴,然后对方打了个呵欠,慢悠悠地说,南真纪,宿舍大门早关了,你自求多福吧。

    南真纪啪嗒盖上手机。

    莫胜阳端着咖啡,很厚道地表示了担忧:南学妹,那你今晚怎么办?

    没关系,大不了在医院过一晚!反正也住惯了!南真纪很大方地拍拍胸口。

    回到医院,见迟云彻他们还未回来,他们便在走廊上的椅子坐了下来。边喝咖啡边聊天。

    我说,莫学长病房里的人是云彻的妈妈吗?

    嗯。

    她一直都是这样对待云彻的?

    嗯。

    南真纪沉默了。想起之前在街头巧遇迟云彻时,看到他的伤口时的愤慨。云彻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呢?好痛,心好痛。

    就在沉默中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迟云彻他们终于回来了。三个人都是很怪异的表情。

    云彻,我们先走吧。莫先生开口,示意莫胜阳走人,然后先行离开了。莫胜阳望望父亲又望望迟云彻,匆匆道了别便离开了。

    走廊上只剩下迟云彻和南真纪。

    静静地看着她许久,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她轻缓地摇了摇头。他皱眉:怎么了?

    回去也没用,门禁时间过了,进不去。

    迟云彻又看了她许久,才像是回过神般,夺过她手中未喝完的咖啡一饮而尽。哇,好苦!

    南真纪眨了眨眼,看着少年苦得皱着一张脸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被她的笑声吓到,失神地望着她的笑脸。

    她的笑脸还是这样好看

    半响,他也勾起嘴角。也好,真纪,今天晚上你就陪着我吧。

    一年前。

    那是南真纪东拉西扯天南地北胡乱说一通之后忽然提到德尔话题:sun,你的梦想是什么?

    身旁的人轻轻执起她的手。

    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也没什么啦!她嘟起嘴,只是我已经把我的梦想告诉你了,你也应该告诉我吧?

    幼稚的小鬼。

    这般写着,他的嘴角却扬起。

    哼,那又怎样!她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又强烈地要求: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好吧好吧我的梦想是

    说了一句很容易让人想歪的话后,迟云彻便拉着南真纪的手,偷偷溜到了医院的天台上。

    那一晚,天空澄净得被人檫拭过一番的模样,漫天悬挂着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星星。他们卧着墙,看着漫天的星星。之前阴暗的天空,像是梦一样。

    她一回头,便看见那一双比星星还要璀璨的眼眸。

    真纪,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有一个小男孩,一出生便没了父亲。看着其它小朋友被爸爸扛在肩上时那么开心的模样,他的心里总会滑落一抹失落。但他并不伤心,因为他有一位温柔又爱他妈妈!虽然家里穷买不起玩具,但是妈妈在假日的时候总会陪他到公园玩,总是悉心照顾他,有这样的妈妈,小男孩也就知足了。

    可是妈妈变了,从妈妈遇到那位小男孩的父亲的时候变了。

    就在小男孩以为这辈子都会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下去的时候,他的父亲出现了。当见到他的父亲的时候,小男孩已经上初三了。他看着那个英挺高贵的男人,心底默然涌现淳淳的敬意,可是他还没笑着开口喊声爸爸时,赫然发现他的父亲身旁站着另外两个人!那是他正牌的妻子和儿子。

    然后那个男孩便知道了,自己原来是个私生子。

    可是他还没缓过神来,甚至连悲伤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的妈妈却拉着他,强悍地杀进了他父亲的家,当妈妈说这是我和你的孩子的时候,他很清楚的看到他的父亲和他的父亲的妻子眼底的震撼与惊吓。

    他的父亲在惊吓了半天之后回过神来。称小男孩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儿子,小男孩的母亲绝对在说谎。

    然后他的母亲又愤愤地拉着他离开了。他的母亲说,绝对不会让我的儿子成为私生子。

    然后,他的母亲的脸孔开始变得扭曲。有一天,小男孩放学回家,亲眼看见他的母亲拿着水果刀在割自己的手腕,看到小男孩的时候说,看,如果我死了,他就会来看我了。

    小男孩很惊恐地替母亲包扎伤口,还好伤口并不深,很快便止了血。小男孩很惶恐地给父亲打了电话,而父亲也很快赶了过来,见没什么大碍便安慰了他几句又回去了。小男孩以为事情结束了,没想到他的母亲以为这招很有效,便三番两次拿刀割自己的脉,小男孩怕的将家里所有的刀都仍了。他的母亲也的确安分了许多,小男孩快松了一口气时,却发现他的母亲不知从哪弄出一把水果刀,作势坳割手腕,他一惊扑上去,却在被他的母亲推开时不小心被那把水果刀割伤了脖子。

    还好伤口并不深,可是小男孩却因此一年也说不了话。小男孩对父亲开始有些怨怼起来:既然生下了他,又为何抛弃了他呢?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小男孩上了高中。直到他不小心翻到母亲的日记为止。</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