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刑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天刑纪》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玉山无恙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山崖之上。

    无咎盘膝而坐,双目微阖,身边摆放着几个空酒坛子。一阵寒风吹来,衣袖鼓荡摆动。他的身子禁不住微微摇晃,便好像是宿醉未消,幽幽舒了口气,然后慢慢睁开了双眼。

    天光黯淡,晨色朦胧。

    恍惚之间,犹如置身异域。而遮天蔽日的烟尘,荒凉的群山,以及远处的火光,使他不由得从晨梦中醒转过来。

    嗯,这是神洲的玉山。

    日前抵达玉山,见到了附宝,她曾为国君夫人,少典辞世之后,由轩辕继位,她便成了国君之母。虽说有熊国已不复存在,各方获救的凡人依然尊称她为王母。更有一群修仙高手,心甘情愿的追随姬轩辕左右。由此可见,她母子二人广施恩德的善举早已深入民心。若想重建神洲,离不开修士的扶持。而神洲的传承延续,则离不开黎民百姓的繁衍生息。

    不过,仅凭附宝、姬轩辕与一群修士,又能否带着人们战胜浩劫、度过那漫漫的百年长夜……

    无咎随手抓起身边的酒坛,晃了一晃。

    昨日的傍晚时分,姬轩辕为他安置住所,他却一个人离开山谷,来到十余里外的山顶之上。

    他只想独坐片刻,以便让他纷乱的心绪安静下来。

    重返神洲之后,他便连遭打击。淹没的乡野,毁坏的城郭,荡然无存的盔甲山,消失的红尘谷,无不令他愧疚而又悲伤莫名。所幸遇到了当年的故人,让他倍感慰藉。仙门修士与各地凡人的奋起自救,更是让他看到了重建家园的希望所在。

    或许,便如符宝所说,神洲人氏之所以称为神族后裔,与天赋神通无关,与强健的四肢无关,而是因为有了不屈不挠的信念,自强不息的斗志,以及人定胜天的豪迈气概。

    嗯,神洲不会亡!

    而正当救灾之时,他无咎岂能袖手旁观!

    不过,冰灵儿救人未归。各地情形,尚未明朗。还有附宝,慧眼过人,竟然从只言片语中,猜到了他的难处,并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抛却仙凡不论,那倒是个罕见的奇女子。

    而离开上昆洲,已近二十日……

    “先生——”

    随着呼唤声,十余道人影登上山崖。

    无咎丢下空酒坛子,长身而起。

    转眼之间,一群修士到了近前。其中不仅有姬轩辕、风伯、力牧,还有七八个男女修士。而便在这群修士之间,另有一位老妇人,竟是附宝,推开姬轩辕的搀扶,兴奋道——

    “兄长,你的神龙何在?”

    “先生今日巡弋玉山,察看灾情,我娘逼着我带她开开眼界,我推辞不过……”

    “老身只作远观,有何不可?”

    “便依老妹所愿!”

    附宝虽然年迈,却童心未泯,且极为固执,眼看她娘儿俩争执不下,无咎点头答应。而姬轩辕又道——

    “先生召唤神龙之前,请容弟子引荐几个好友!”

    “嗯!”

    无咎点了点头。

    十多个男女修士,相貌修为各异。

    “此乃雨师、天女、仓颉、伶伦、女魃……”

    附宝走到无咎的身旁,跟着分说道:“轩辕的好友,均为能人志士,此番参与救灾,皆功劳不浅!”

    无咎面露微笑。

    却见两人越众而出,一个双膝跪地,举手拜道:“恩人在上,请受仓颉一拜!”另外一个躬身施礼,迟疑道:“无先生,是否记得青女?”

    无咎凝神打量,诧异道:“仓颉、青女……”

    跪地之人,自称仓颉,中年光景,相貌清瘦,有着筑基六、七层的修为。他抬起头来,惊喜交加道:“家母杏儿,受先生之恩,逃出铁牛镇,后诞下一婴孩,适逢先生又至,以苟出不可以直道也,故颉颃以傲世,为其取名仓颉,寓意能屈能伸大丈夫,无愧天地好男儿。而本人便是那婴孩,蒙先生打通经脉,赐下经文典籍,这才有了今日的仓颉。家母辞世之际,念念不忘先生之恩。今日得以相见,足以告慰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躬身施礼的女子,三十出头的年纪,瘦弱的身子环绕着淡淡的阴气,显然是位鬼修,并且有着鬼仙的境界,轻声道:“当年与先生结缘,又拜先生所赐,成为上官天羽的关门弟子。师尊道陨之后,青女外出游历,只因鬼修令人惧怕,便渐渐有了女魃之名。”

    “嘿,缘分不浅!”

    无咎恍然大悟。

    当年他在铁牛镇的青楼救了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便是杏儿。后来他逃难的途中,再次与其相遇。对方恰好有个襁褓中的婴孩,他便帮着打通经脉,并以金子与功法相赠,并起了一个名字,仓颉。而青女,曾与他结伴寻仙,途经天水镇,被上官天羽识破身份,将她收为鬼修弟子。

    一位是故人之子,一位算是当年的伙伴,如今时隔多年再次相见,何尝不是缘分所致呢。

    附宝走到无咎的身旁,笑道:“若非兄长种下善因,岂有今日善果?与其说是缘分不浅,不如说是因果循环!”

    “嗯,老妹所言有理!”

    无咎连连点头,吩咐道:“两位,不必拘礼……”

    而他话音未落,一声沉闷的巨响从远方传来。

    “轰——”

    与之瞬间,群山震动,尘烟四起,风声呼啸。紧接着神识可见,远处的山体撕裂碰撞,使得延绵的群山犹如波浪般的起伏震荡。

    “哎呀,地火爆发,只怕殃及玉山……”

    “先生……”

    众人大惊失色。

    无咎凝神远望,抬手一招。

    数里之外,另有一片山谷,却为雾气所笼罩。便于此刻,山谷中突然飞出一道道龙影。而一头青龙尚未腾空,摇头摆尾俯冲直下,眨眼间到了百丈之外,围着山崖盘旋环绕。其青色的龙甲,硕大的龙首,坚硬的龙爪,摇头摆尾的气势,无不令人望而生畏。

    无咎踏空而起,吩咐道:“随我来——”

    飞沙走石中,一人一龙冲天而起。霎时群龙竞逐,风云激荡不休。

    姬轩辕与伙伴们踏剑追赶。

    山崖之上,只剩下附宝一人。她目露神往之色,自言自语道——

    “当年,精通占卜之术的祁道长说过,飞龙在天,为大吉之兆,如今神龙降世,我神洲必将重生……”

    数百里之外。

    姬轩辕、风伯、仓颉、力牧、女魃等人放缓去势,忍不住气喘吁吁。

    前方的高空之中,无咎傲然而立。他头顶的云雾之间,群龙飞舞盘旋。而朦胧的天穹之下,群山犹在震动摇晃,随之裂开一道道缝隙,地火浓烟迸溅而出。就此看向远方,汹涌的洪水趁势倒灌而来,使得地势高耸的玉山,随时都有解体崩塌的凶险。

    “玉山危矣……”

    “流星撞击,触发地火岩浆逆流,势必撕裂整个玉山山脉,我神族的数十万幸存者再无避难之地……”

    “你我修为低微,奈何……”

    “先生在此,或许无恙……”

    姬轩辕、风伯等人虽然只有筑基、人仙的修为,却见解不凡。

    无咎摆了摆手,闪身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飞遁远去。

    众人追赶不及,只能凝神张望。

    转瞬之间,无咎已抵达地火浓烟之处。只见他抬手扯出一张大弓,“嘣、嘣”便是箭矢连发。十余道烈焰箭矢,直奔地火深处射去。“轰、轰”巨响声中,火光迸溅、山石崩塌。与此同时,他又抬手一招。十三头青龙破云而出,尾随着他遁入地下。不消片刻,闷响阵阵,山石碰撞,肉眼可见群山扭曲震荡,山脉与地火的走向随之变化……

    姬轩辕与伙伴们只看得目瞪口呆,而又禁不住心潮澎湃。

    “无先生修为之高、神通之强,难以想象!”

    “以十三头巨龙疏浚地火岩浆,逆转洪水走向。一旦重塑山脉,可保玉山无恙!”

    “轩辕兄得以拜入先生门下,前程无量!”

    “呵呵……”

    众人目睹着无先生大显神通,很是振奋不已,却又无力相助,只能踏着飞剑一路追随而去。

    而震耳的轰鸣声,就此响彻四方;山体的扭曲撕裂,昼夜不息……

    不知不觉间,十日过去。

    这日的清晨,山谷一侧的山崖上,一位白衣女子迎风而立。其飘飘欲飞的云纱,娇美绝世的容颜,婀娜玲珑的身姿,淡然出尘的气度,俨然便是九天仙子降临。只是她的眉宇之间,多了一抹淡淡的焦虑之色。

    冰灵儿,再次返回玉山。

    她带着常先、玄玉、岳琼等仙门高手,驱使着战车、云舟,来回往返数趟,终于将各地的幸存者尽数救回。而直至今日此时,某人依然在忙碌着不停。

    他竟试图重整山脉,封禁地火,疏浚洪水,只为保住玉山?

    而玉山之大,足有万里,地面牵动,又不知方圆几许。仅凭他一张神弓与十三头青龙,便真的能够移山倒海?

    即使他最终如愿以偿,却怕时候不等人。

    从上昆洲寻至神洲,耗时十三日。来到神洲之后,已过去了十六、七日。而上昆洲的通天大阵,将于半个月后关闭。倘若算上返程,在神洲的日子已所剩无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