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刑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天刑纪》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开创纪元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感谢:一秒破苍穹、纷封一十七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上昆洲。

    乌云笼罩的天穹之下,轰鸣声“隆隆”不绝。

    山谷中,阵法的光芒闪烁如旧。而随之盘旋的飓风与飞卷的烟尘,已渐渐失去了曾经的猛烈与疯狂。

    这是阵法威力衰减的征兆。

    而山谷一侧的山顶上,依然聚集着数百人,其中有月仙子、万圣子、鬼赤、龙鹊、齐桓、羌夷、也有苦云子、观海子、瑞祥、广山、韦玄子、韦春花、林彦喜、梁丘子、姜玄、凝月儿,等等,却一个个翘首期待而神色不安。

    来自玉神界、原界,乃至于卢洲的数百万人,已相继冲入阵法,开启了天外之行。而某位先生的众多好友,仍在等待着他的归来。

    “轰、轰、轰——”

    便于此时,远处又响起了一阵轰鸣声。

    只见千里之外,流星飞坠,地火爆发,群山相继崩塌,倒灌的海水掀起巨浪,强横的威势随之横卷而来,霎时狂风四起、烟尘弥漫、山峰摇晃而彷如天地毁灭在即。

    众人更加不安,纷纷出声——

    “哎呀,再不走,来不及了……”

    “偌大的上昆洲,已沉没殆尽……”

    “虽然此地尚存,却也支撑不久……”

    “倘若所记不差,今日便是阵法关闭的最后时限……”

    “等候至今,无先生迟迟未归,莫非他已放弃天外之行……”

    “依老万之见,他带着灵儿仙子返回神洲与亲友团聚岂不美哉,又何必跟着你我吃亏受累……”

    “万兄……”

    “鬼兄,我说错了么?这多人在此等他,他却没个影子,眼看着阵法崩溃,难不成留下来陪他遭受无量浩劫?”

    “大哥未归,月儿不走……”

    “也罢,老婆子也不走了……”

    “先生为我月族之主,广山自然等他归来……”

    “哼……”

    等候多日,某位先生迟迟未归。而通天阵法即将关闭,难免使人有些慌乱,却又意见不一,顿时争执起来。

    万圣子岂肯示弱,哼道:“凝月儿你个小丫头,凑什么热闹,还有韦婆子、广山,莫非只有诸位重义,唯独老万绝情?”他吹胡子瞪眼,继续嚷嚷道:“老万与那小子的交情没人懂得,留下陪他倒也无妨,而卢洲的数十万修士已前往天外,一旦遭到原界家族与神族的欺凌围攻,又该多无辜丧命……”

    观海子出声劝道:“万祖师……”

    “闭嘴!”

    万圣子并不领情,蛮横道:“你算计过老万,尚未找你算账呢!”

    观海子摇头不语。

    苦云子拱了拱手,道:“至于何去何从,当由夫人定夺。万祖师,不知你意下如何?”

    “什么夫人,哦……”

    万圣子还想着继续耍横,回头一瞥,气焰顿消,却满不在乎道:“事关非小,只怕夫人也难以定夺!”

    在某位先生归来之前,老万是任谁不怕,倘若有人让他忌惮,也唯有那位先生的夫人,月仙子。

    人群中,一身白衣的月仙子犹自凝神远望。阵法的光芒映在她洁白无瑕的脸庞上,使她绝世的容颜更添几分动人的神采。她默然片刻,轻声道:“万祖师所言有理,你我再也耽搁不起!”

    “呵呵!”

    万圣子环顾左右,乐道:“我说如何,谁敢理论?”

    月仙子接着说道:“诸位道友,即刻动身启程!”

    凝月儿与韦春花、广山急道——

    “大哥尚未归来……”

    “莫非要舍弃我那兄弟……”

    “夫人……”

    林彦喜、韦玄子等人也出声附和——

    “何不再等几个时辰……”

    “没有无先生,此去难以想象……”

    月仙子抬手打断众人,走向凝月儿,将她带至韦春花的身旁,与人群中的广山叮嘱道:“广山,你与月族的兄弟,务必照看月儿与春花姐的周全。”

    广山不敢拒绝,重重点头。

    月仙子转而看向万圣子,又道:“万祖师,你敢否率领诸位道友前往天外,找到卢洲同道,且途中不得出现死伤,直至我与无咎的到来?”

    “这个……有何不敢?”

    万圣子稍作迟疑,不以为然道。

    月仙子自顾说道:“万祖师乃是高人,一诺千金。此去但有不测,唯你是问!”

    万圣子察觉不妙,忙道:“哎……”

    月仙子却不容置疑道:“由我留下等候无咎,万祖师、鬼赤巫老、苦云子、观海子带人先行一步。动身吧——”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迟疑。

    天外之行,吉凶莫测,一旦启程,再无回头之路。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愈来愈近。神识可见,翻涌的地火岩浆与倒灌的海水已逼近了数百里外。随着山崩地裂的渐趋加剧,山谷四周的山峰亦在微微摇晃,使得阵法的光芒闪烁不定,天地之门或将随时崩溃关闭。

    “哎呀,不妙!”

    万圣子惊呼一声,恍然大悟道:“通天大阵之所以威力无穷,所凭借的并非只有五元玄珠以及百万计的五色石,还有整个上昆洲的地脉之力。而大阵已持续开启至今,地力渐趋耗尽,勾动地火喷发,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他顾不得多说,飞身蹿起,而人在半空,又急声喝道——

    “诸位道友,快走啊!高乾,跟着祖师……”

    事已至此,众人也不敢耽搁,纷纷与月仙子举手告辞,然后相继腾空飞起。

    “嫂子……”

    “夫人……”

    “兄弟们先行一步,夫人保重……”

    “夫人,请转告无先生,天外之行,你我无见不散……”

    万圣子、鬼赤、观海子、苦云子带着鬼妖二族的弟子,带头扑向十余里外的通天大阵;

    韦春花带着凝月儿飞身而起,广山带着月族的兄弟与韦玄子、午道子、康玄、卜成子、韦柏、乔芝女、韦合、姜玄等人紧随其后;

    紧接着龙鹊、夫道子、仲权、章元子、齐桓、羌夷、鲁仲尼、毋良子等人带着一群地仙高手,以及梁丘子、甘水子、落羽、汤哥等人,还有林彦喜师徒与荀万子、彭苏等人,也相继告辞离去。

    月仙子,依然站在山顶之上。

    她目送众人的离去,一一挥手致意。片刻之后,所有熟悉的人影已尽数消失在阵法的光芒之中。而她犹自抬头仰望,淡然的神色波澜不惊。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不绝,随之狂风横卷、飞沙走石。脚下的山峰,也在不断的震动。

    月仙子踏空而起,飞掠后退。直至数十里外,这才飘然站定。而左右张望之际,她忽然有些孤单,禁不住再次看向那冲天的阵法光芒,转而又带着疑惑的神情回眸一瞥。

    通天大阵,尚能支撑一个时辰。所幸她当机立断,已吩咐各家道友踏上了天外的征程。

    不过,无咎他缘何没有现身?

    依着万圣子的说法,他知道阵法关闭的最后时限。而他却迟迟未归,是路程遥远的缘故,还是他早已放弃了天外之行?抑或是他忘了月莲,与他的众多好友?

    月仙子尚自纠结不定,神色一动。

    山崩地陷之势,已逼近到了数百里外。而便在那喷射的火光与浓烟之间,冲出一道黑影。

    一头大鸟?

    一头大鸟状的法宝,扇动双翅,穿过烈焰,直奔这边飞驰而来。而大鸟的后背之上,坐着数十道人影,有男有女,看服饰装扮,像是来自原界的家族子弟。

    月仙子默默观望,眼光中似有失落之色。

    大鸟飞到了数里之外,渐渐停下。三位老者腾空飞起,举手出声——

    “莫非是尊使月仙子,此前有过一面之缘……”

    “在下羌谷子,本在深山闭关,欣闻族弟羌夷追随公孙无咎,便一路寻来……”

    “在下卫令,与族兄卫祖,隐居山野,获悉各地赶往上昆洲,而卫家动身为时已晚,恰好途中遇到羌家主,便结伴同行……”

    “那便是通天大阵,缘何不见各方道友?”

    竟然遇到了无咎的故人,原界的卫祖、卫令与羌谷子。两家曾为仇敌,如今已握手言和,却因闭关、隐居的缘故,而差点错过了时辰。

    月仙子颔首致意,表明了身份,又举手还礼,分说道——

    “玉神界、原界与卢洲的道友,早已前往天外。而此地的通天大阵,却难以持久,两位切莫耽搁,请吧!”

    “多谢仙子!”

    “告辞……”

    卫祖、卫令与羌谷子顾不得多问,驱使着大鸟,带着族人,急匆匆的奔着阵法冲去。而卫令忽然想起什么,传音问道——

    “仙子,公孙老弟何在?”

    “他远在神洲——”

    月仙子回应一声,话语淡漠。

    转眼之间,卫家、羌家的数十人已消失无踪。

    而通天大阵的光芒,渐趋散乱。山谷四周的群峰剧烈摇晃,并发出碎裂的声响……月仙子摇了摇头,转过身去。

    她不愿看着阵法崩溃,却又放不下月族的族人与卢洲的众多道友。怎奈她另有牵挂,不得不舍弃天外之行……

    “锵——”

    恰于此时,一声龙吟震彻天宇。

    月仙子的双眸一亮,循声看去。

    只见昏暗的天穹之上,一道道青龙破云而出。遂即一青一白两道人影飘然而落,并急声喊道——

    “月莲姐姐……”

    “哎呀,阵法即将关闭,小青带着龙族快走,老万与鬼赤呢……”

    与之瞬间,十三头青龙已冲向阵法光芒。

    两道人影,直奔月仙子飞来。

    月仙子悄悄缓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一抹笑意,轻声道:“万圣子与鬼赤已带人先行一步,月莲在此等候灵儿妹子!”

    来的正是无咎与冰灵儿,两人离开神洲之后,便驱使战龙狂遁不停,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了地方。

    冰灵儿飞到月仙子面前,彼此牵手而相视一笑。

    无咎获悉众人的去向,又见阵法危急,他顾不多说,催促道:“快走……”

    而他话音未落,诧然回头。

    月仙子像是没事人,只管与冰灵儿相拥亲热。

    “哎呀,已是火烧眉毛,你却这般镇定,幸亏我及时赶回……”

    他转身返回,一手抓住月仙子,一手抓住冰灵儿,匆匆忙忙的奔着阵法冲去。

    只听有人道——

    “我去神洲寻你便是,你能跑了不成?”

    “月仙子……”

    “唤我月莲,或是夫人……”

    “嗯嗯,两位夫人随我前往天外,造一个大院子……不不,你我携手再造乾坤、开创纪元……抓紧了……”

    “轰、轰、轰——”

    三道人影飞入通天大阵,转瞬消失在光芒之中。

    与之刹那,山谷四周的山峰相继崩塌,炽烈的地火岩浆与滔天的巨浪咆哮而至,冲天的阵法光芒轰然溃散……

    ……

    不知过去多久,但闻风雨声急,又光芒闪烁、景色变幻,彷如遭遇了一场梦境。

    只是梦醒之分,竟然这般短暂。

    “扑通、扑通、扑通——”

    三道人影从天而降,直接摔在草地上。各自虽然没有大碍,却经脉迟滞、修为不畅,便是护体法力,也难以自如。

    “两位夫人、两位仙子……”

    无咎顾不得狼狈,翻身爬起,揉了揉屁股,急忙出声呼唤。而他喊声尚未出口,倾盆大雨当头浇落。他伸手拭去脸上的雨水,一把将旁边的两道白衣人影扯起,庆幸道:“嘿,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冲入通天大阵之际,他紧紧抓着月仙子与冰灵儿,唯恐传送的途中失散,所幸没有出现意外。

    月仙子与冰灵儿已被雨水浇透,左右张望着疑惑道——

    “你我已抵达天外?”

    “缘何不见浩瀚的星空,也不见万圣子、鬼赤等人?”

    “妹子且看——”

    “院子……”

    不远处,果然有个院子,却被狂风暴雨笼罩,一时难辨端倪。

    无咎与两位仙子摆了摆手,径自抬脚走了过去。

    像是凡俗的院落,院内有灯火闪烁。

    且打听一二,究竟到了何处。而天外的创世之行,或将就此而始。嗯,想一想都让人振奋呢!

    院子便在眼前,两扇院门紧闭。

    置身异域,不便莽撞。

    无咎一手遮挡风雨,一手叩打门扇。

    “砰、砰……”

    他扣门之际,抬头一瞥,禁不住后退一步,慢慢的瞪大双眼。

    院门的门楣之上,挂着木匾,上书:祁家祠堂……

    与此同时,门扇“吱呀”开启。摇曳的灯火下,出现一位清癯老者,身着破旧的道袍,很是落魄的样子,却冲着门外看了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转身走开。

    “祁老道……”

    无咎愣在原地,瞠目结舌。

    难怪这院子看着眼熟,岂不就是祁家祠堂。而那位老者,不是祁散人、祁老道,又能是谁?

    我的天呐,梦里么?

    无咎猛一激灵,急忙转身喊道:“月仙子、灵儿——”

    狂乱的风雨之中,走来两道白衣人影。

    无咎尚未缓口气,又是目瞪口呆……

    …………本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